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三章 出乎意料的人
    李轩才刚跃起到半空,就听城墙之内响起了一阵大喝:“紫禁城重地,谁敢放肆?”

    “尔等何人?怎敢擅闯宫城?”

    “哪里来的贼子,敢在洪武门前放肆?”

    “六道司办案!”李轩说话的同时,将伏魔总管给予的符书令谕招到了自己身侧。他生怕城上的人看不清楚,同时以法力激发,使符书上的文字散发强光。

    “本官奉上令入宫城查案,事态紧急——”

    可他的语声未落,就有数十支弩箭,狂风暴雨般从城墙上穿射过来。李轩面色一冷,当即御刀拔空,一式‘扶摇直上九万里’,直接冲击到了三十丈高空,也将那些流星电闪般的箭支全数避开。

    城墙上的那些禁军士卒依旧不肯罢休,二十余把连珠劲弩,依旧是紧锁着李轩的身影。

    不过李轩的‘伏魔金刚’,却已随后跟上。它手持着大伏魔盾,硬顶着众多箭支,跃到了城墙上。它的庞大躯体就像是流星坠落,直接在城头砸出了一个深坑。巨大的罡气澎拜,将周围的御营将士尽数掀翻。

    此时罗烟等人也都紧随而至,依靠着‘伏魔金刚’的掩护,陆续落在了城墙上方。

    可与此同时,城头之上有人在厉声嘶吼。

    “快去敲惊闻鼓,有贼子擅闯攻城!”

    “六道司有贼人造反啦!”

    “快来人!贼子已经上了洪武门的城墙。”

    同时急骤的鼓声,在各个方向响起,大量的宫城禁军,从四面方向涌出。

    “这些禁军不太对劲。”

    当李轩从高空飘落,张岳就在他的耳旁低声道:“总不至于连我们六道司的授命符书都认不出来。”

    彭富来则是语声冷冽:“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问题,我看刚才动手射你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他们在刻意混淆视听。”

    “我知道。”李轩落地后没有停留,他继续如大雁般继续往前滑行,同时眯起了眼:“请罗游徼助我一臂之力!”

    下一瞬,他就浩气勃发,发出了雷震般的震吼:“本人李轩,今奉朱雀堂总管之命入宫查建灵谋逆案!宫中所有人等都不得妄动!否则以建灵同党,谋逆案犯论处!”

    他这一吼,使得三里范围内,所有人都耳膜震鸣。几乎所有听到李轩这几句的御营将士,都眼神茫然,现出无所适从之色。

    李轩屡破大案,又重伤逼退李遮天,其‘金陵之虎’的大名已响彻整个南京,这些御营将士都是多少有些耳闻的。

    知道这位不但是理学护法,一身浩气精纯浩大,还是整个南京城数得着的仁人君子,正派栋梁。

    六道司的威名则更是深入人心,在皇室北迁之后,他们也确有入紫禁城查案,捕杀妖邪之权。

    此时罗烟的眸子里面,则是现出了一抹紫意。这让旁边的玄尘子为之一惊。他感觉到一股撼动人心的力量,正从罗烟的眼中散发开来。

    这是一种可用于抚慰人心的强大幻术,竟让玄尘子的心神都为之幻动。也令周围赶过来的绝大多数禁军将士,都松开了他们手中的兵器,开始遵照李轩之言,站在原地不再动作。

    这让入城的二百名六道司精锐都神色一松,他们突进的速度,也都陡然加快了起来。

    途中也偶有人对他们动手,试图截击,众人却是毫不客气,在第一时间将之镇压。且都是非伤即死,这个时候没人有空去捕捉擒拿。

    在李轩神夔雷音宣告之后还敢动手的,那一定是建灵余孽的同党无疑。即便不是,那死在他们手中也不冤。

    洪武门之后是外五龙桥与承天门,后面则是社稷坛与太庙。

    当李轩登上内五龙桥,就眉头紧蹙,他至今还没能感应到,那头煞尸的具体方位。这宫城之内干净得很,居然连一点邪煞之气也没有。

    不过这也正常,如果有邪煞之气散出,宫中的人不至于毫无所觉。

    “应该在东宫!”薛云柔手持着一面罗盘,忽然开口:“这个方向,龙脉的反应有些异常,那边的‘气’就好像是被堵塞住了。”

    东宫?

    李轩不由微微一愣,心想怎么会是在东宫?

    二皇子虞见济,天位修为的伏龙先生,还有出入于内的众多朝廷大臣,勋贵武将,竟然都毫无所觉么?

    可李轩还是毫不犹豫,往春和殿的方向赶,大晋所谓的‘东宫’就是指的此地。

    自二皇子南下之后,这是南京紫禁城中唯一被修缮过的宫殿。

    而就在李轩当先而行,腾空飞上奉天门的城墙时,他望见前方一群内穿着禁军的将官服饰,外面却披着青色大氅的内厂番役。

    其中不乏镇抚级的将官,可其中为首的一位,却还是李轩与之打过交道的内缉事监的档头,秦明玉之侄秦人凤,他朝着李轩拱了拱手:“抱歉了,李兄!这是职责所在,这奉天门后便是内宫。即便你们六道司办案,也得走个程序——”

    李轩没有与他废话,直接拿出伏魔总管的符书,往这人的面前一照:“少废话,有人在皇宫之内祭炼旱魃!你不想死就别拦路。”

    秦人凤的瞳孔顿时收缩,当即一声怒吼:“放行!让他们过去,传我之令,所有人都不得阻截。千户以上,都给我跟上。”

    他对于这位修复问心铃,有着再世圣人般人品的李大都尉,信任度还是极高的。根本不假思索,就信了李轩的话。

    此时李轩则在墙头处猛地一踏,运用起了‘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的刀意,竟然短暂御空,人如轻燕般的往东宫方向穿击而去。

    飞行的速度,完全不逊色于他主修的遁法‘神雷无定诀’,且人在高空,可以忽视所有建筑障碍。

    “我艹!”彭富来早早就被李轩甩开一大截,当他登上承天门的城楼,李轩与罗烟,薛云柔,玄尘几人已经到了前面的奉天门。

    其中的后三位也就罢了,可李轩那遥遥领先的身影,却让彭富来瞠目结舌,不能平静:“李轩的遁法,竟有这么厉害了?这才不到五里路,我们就被甩开二里半。”

    张岳则一言不发,他加快了速度,闷头往前方疾奔。

    不止这两位,只能在地面疾奔的秦人凤,也被御刀而行的李轩甩开了数十丈。他看着李轩飞行的方向,只觉是不可思议。

    “李兄,李都尉,怎么会是东宫?那边一直都有重兵守卫,还有伏龙先生。”

    “先去看看再说!”

    李轩周身已经雷光电闪,如流星一样的往下坠落。

    他原本是准备直接落在那座‘春和殿’前的,可那东宫之内暗伏的危险气息,却令李轩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在最后改弦更张,转而往东宫前的春和门落下。

    而就在他下落之刻,那殿宇之内就射出了无数的劲箭,数达二百,前赴后继。

    如果是在二十天前,李轩一定没法应付。可这个时候,他的冰雷二法与浩然正气,都有了巨大提升。

    他的长刀如电,以肉眼难及的速度格挡挥击,将那一支支威力射速都比拟现代机枪子弹的箭支挑飞格开。

    此时更有上百杆的火枪,从旁边的阁楼里面探出,朝着李轩开火。

    “我来吧!”

    玄尘开口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超出到李轩身前。这位从袖中滑出了两把长剑,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斩击。密不透风的将所有的劲箭子弹,都全数反弹了回去。

    而此时他整个人,就像是正在席卷的飓风,在护着李轩前行。

    后面的薛云柔吃惊不已,她看出玄尘使用的,是他们龙虎山传承的‘伏魔龙虎剑’。

    因有炼体之效,所以一应术修也有修行。

    问题是玄尘子身为术修,此时却展露出武修的气势。且这套明明是走大开大阖,刚猛雄浑路数的剑法,却被玄尘子运用出了风驰电掣,凌厉霸道的意蕴。剑如迅雷,在她眼中带起了片片残影。

    这似乎是,无垢宝典?

    薛云柔只觉是风中凌乱,她想自己的师兄,怎么就走上了这条路子呢?

    自己的舅父,当代天师,可一直都是将玄尘子当成衣钵弟子培养的,自言未来能继承他一身道业的,一定是玄尘子。

    可如今,这可如何是好?

    “这里的高手可真不少!”

    罗烟双眼微凝,眸中再次现出紫意。

    随着她的幻术,周围那些弩箭与火枪的射速,果然大幅降低。同时她的九条长鞭挥出,直往前方的春和门挥砸过去。

    此时罗烟全力出手,那鞭梢处的小锤,竟仅仅一击就瞬时将那巨木制成的朱红大门轰击粉碎。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血色的刀光,从门内穿飞而出。势入血色长虹,直往李轩斩去。

    “血无涯?”

    玄尘子柳眉一凛,他手中一双长剑在这刻也现出了龙虎之势,与贯空而至的血色刀光碰撞交击,一瞬间交手千斩。

    而此时在玄尘子的身后,更现出了一枚赤色飞剑,往前方斩击。仅仅一击,就使前方百丈之地化为火海,使得那大门之后传出了一阵刺耳的嘶嚎惨叫,可随后那门内,又走出了两尊体型庞大,高达十丈的黄巾力士。

    已经随后赶至的薛云柔手捏灵诀,蓦然在左右两侧生成了两条声势浩大的雷浆光束,将这两尊黄巾力士轰成了碎石。

    而就在几人合力,往东宫深处突进之时。落在后方的八名伏魔都尉,还有秦人凤等一众内厂番役,也都已陆续赶至。

    “还真有问题!”秦人凤的脸色苍白,破口大骂:“把楼上的那些射手都给我打下来!”

    他的眼神惊悸,知道这旱魃一旦祭炼成功,先不说他秦人凤能不能逃得性命。他的叔父秦良玉,事后却是一定会被问罪的,只怕事后连去凤阳守陵的机会都没有。

    而随着秦人凤的叱骂声,沿着东宫院墙的一条线瞬时间气浪澎拜,刀光剑影,飞沙走石,一阵阵的轰鸣爆响。

    那‘伏魔金刚’也跟了上来,它在李轩操纵下一个滑行,就到了李轩的面前,顶着那‘大伏魔盾’往前冲击。

    这都令李轩几人的压力大减,原本在两旁侧击的弩箭与火枪至少有一半没了动静,而顶着大伏魔盾的‘伏魔金刚’,一个人就可顶住宫门之内射出的大半箭支。它的动力无比强劲,连那些力达十石的劲箭,都无法将伏魔金刚撼动分毫。

    等到几人守望相助,在血无涯等众多高手的截击下突入到东宫内部,春和殿前,一直单手托着罗盘的薛云柔却皱起了眉头。她着盘上疯狂乱转的指针,眼神犹疑:“应该就在这东宫里面,可我现在找不到具体的方位——”

    “我知道在哪!”

    李轩发现他的守护灵‘红衣’,不知何时已显化在他的身后。正伸展出无数的血丝与飘带,往旁边的一间侧殿飞射过去。

    同时一股无比迫切的意念,自血眼少女那边传递过来。更有一条条的红痕,在李轩的视界之内,往侧殿那边延伸,不断的变换。

    那就好像之前他使用‘弱点洞察’这一能力时的情况相同,血眼少女正用这种方式,来为他指印道路。

    “掩护我!”

    李轩稍一转念,就猛地一咬牙。他浑身上下雷光一炸,就循着那些红痕往前突击。

    他的身影似如电闪,竟然避开了所有箭支枪弹,也避开血无涯斩来的刀罡,一刀斩碎了妖僧神慧招出的巨大木人,强行闯入到了侧殿之内。

    这里面除了各种家具摆设之外空无一物,可李轩很快就把目光看向地面。血眼少女探出的无数血丝,正在往下伸展。

    “伏魔!”

    就在李轩这一声断喝之后,随后跟进的伏魔金刚猛地从门外一跃而至,猛地一拳砸在了殿内的大理石地面!

    巨力冲击下,那地层瞬时往下塌陷,将一间规模不小的地下室展现在了李轩眼前。

    当李轩冲下台阶,就见这地下室的中央,赫然摆着一副血棺。而血棺之旁,则是有一位和尚,已经一位头戴高帽,穿着宫装的中年妇人。

    “这是——”

    当李轩望见血棺内的那个身影,看着眼前的和尚,面上却是一阵极致的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