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二章 小道义不容辞
    那浩大的血色刀罡斩下,使几乎所有目睹之人,都为之心悸不已。

    那位执掌长鞭的礼部侍郎,却面色清冷,毫不动容:“所以人等不得惊慌,不得擅动!此间乃是太祖皇陵,数万御营大军驻守于此,不容妖邪进犯!我等人心如城,浩气在胸,何惧魑魅魍魉?”

    那些国子监生原本还有些躁动,可随后就在这位礼部大儒的冷眼注目下安静了下来。

    他们之前就经历过李遮天强闯国子监之战,那时刀魔的威势,更在血刀老祖之上,可最终那位还是败落于他们的理学护法之手。

    果然那血色刀罡斩至到孝陵上空,就仿佛是遇到一面坚不可破的铜墙铁壁,轰然碎散开来,化作千万道碎散刀气四面席卷,却没能够伤到孝陵的一草一木。只将孝陵周边的草木夷平,斩出了一道道深达数丈的沟壑。

    在这之后,那血刀老祖就再未出手,只有一团覆盖周边三十里的浩大血云,凝聚于孝陵的上空。同时一股酷烈无比,腥气四溢的刀意贯空而至,遥锁着孝陵内外。

    此时虽有陵中的大阵防护阻隔,三万御营将士的血勇之气,数千国子监的浩意冲击,可那血色刀意,却还是引发孝陵殿前的众人体内血液激涌,沸腾鼓荡,隐隐有爆体而出的趋势。

    一些浩气修为较弱的监生,更是从鼻孔中溢出鲜血。

    那礼部侍郎则是冷哼着,将大袖一甩:“圣人曰: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只是霎那,此间所有人的血液都归于平静。

    而这位侍郎又面含轻蔑的朝着空中一指:“邪魔外道,安敢在太祖陵前放肆?”

    他竟是轻而易举的,就将此间数千监生的浩气凝为一股,在盘旋而上的途中,更是凝聚起了此地龙气,化为一条巨大的黄龙,撞入到那血云当中。仅是一个扑击,一个甩尾,就将这周围三十里方圆的血云轰散开来,只能碎散到了孝陵之外。

    正在随众人行跪叩之礼的仇千秋,却不禁深深皱眉。他没能在这孝陵的外部,感应到属于血刀老祖的气机。

    “不用找了,他就藏身在孝陵南面八十七里的云层当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谨慎,滑不留手。”

    伏魔总管的神色冷冽:“周围藏身的邪魔倒是不少,第四门的就有好几位。”

    “这点实力,他们可攻不进孝陵。”仇千秋一声冷哼,随后心神微动:“他们不是要攻孝陵,而是要隔断孝陵与南京?”

    “大约是如此!”目盲老者微微颔首:“你与沈知谋及殷若兰二人尽快回城!诚意伯足智多谋,他定不会让血刀放肆!”

    而就在他语落之际,一道同样横空数百丈的刀罡,从玄武湖的方向横扫过来。极致的寒意,竟使那天空中残余的血云全数冻结,开始化作一枚枚血色的冰雹自空中坠落。

    也在这一刻,目盲老者忽然听到了一阵‘咔嚓嚓’的声响。他先是不明所以,可随后就眼神剧变。

    此时目盲老者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些建灵之后,到底是意欲何为?

    ※※※※

    在第二次地震发生的时候,已经走入到地宫之内的虞见济,面上就已没有了丝毫血色。

    他眸中隐含恚怒,隐蔽的往不远处,同样脸色铁青的钦天监正扫了一眼,就又在礼部尚书的指引下,规行矩步的继续往前走。

    可随着上方的尘沙簌簌落下,那些随行在虞见济身后的宫人,还有两旁五步一岗,肃立在侧的侍卫,都不禁变了颜色,无不都是气息慌乱。

    “肃静!”

    权顶天一声冷喝,止住了众人的躁动之意,随后就眼含赞赏的,看向了旁边巍然不动的虞见济。

    “殿下,事已至此,当以不变应万变,有什么事,可到完成大祭之后再说。太祖陵前,无论如何都不可失仪!”

    他在虞见济耳旁低声耳语,可这句话,却也同样是对旁边的长乐公主说的。

    就在地震发生之刻,这位公主的步伐与动作都明显有了些慌乱,不似之前那么优雅从容。

    当他们通过这条长约二十丈的甬道,前方是一间宽阔的地下殿堂,就逐渐展现在了虞见济的眼前。

    这里长宽都达八十丈,地板铺以金砖,石壁则是大理石,两侧共有二十四根盘龙巨柱,支撑着这个巨大的殿堂。而在这些巨柱,还有四壁之上,一共悬挂着九百六十盏铜胎鎏金掐丝珐琅的龙纹铜灯,将这间地下殿堂映耀的金碧辉煌,仿如白昼。

    两旁还有六道司与南京御营中选拔出来的精锐,总数千人,都气息沉稳,宛如岩石般的朝着殿内深处半跪着。只他们身上穿着的簇新战甲,在灯光照耀下浮光跃金。

    在殿内的深处,则是一面巨大的墓门。那是由当世最坚固,甚至远超钢铁的玄青石打磨而成,外层包金,上绘龙纹。

    而在墓门的前方,则是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有两行苍凉威猛,铁画银钩的大字,左边是‘钦晋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右边是‘孝慈昭宪至仁文德承天顺圣高皇后’。

    虞见济的心神一凛,神态更加的肃穆恭敬起来。

    接下来他却需下跪膝行,每膝行九步,就得跪叩一礼。

    不过就在虞见济与长乐刚刚掀裾跪下,此间的众人都同时感应到,那从陵外灌入进来的刀意。

    此处墓内有龙气镇压,那可令人血液沸腾的刀意,对这殿内众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可权顶天与礼部尚书的面色,依旧是为之一凝。而虞见济的眉头,也微微一蹙。

    随行的赫连伏龙与张副天师,则都神色冷冽的,往地宫之外看了一眼。

    “殿下放心!”赫连伏龙也凝声如线,在虞见济的耳旁说着:“区区一个血刀老祖,还不足为患。哪怕加上他那些徒子徒孙,都进不了这孝陵的门——”

    就在这一刻,这位伏龙先生的脸色,也骤然一变。他也听见了这附近传来的‘咔嚓’声响,那应是机括转动的声音,位置就在墓室之内。

    赫连伏龙也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他的目光望向了甬道之外。

    “是护龙闸?”

    就在他说话之际,甬道外就传出了一声轰然巨响。一扇厚约三丈的巨大石闸,自甬道的上方轰然落下,将这地宫内外彻底隔绝。

    望着那甬道之外,同样通体都是玄青石打磨成的厚重石闸,赫连伏龙不由眉头禁皱。他原本自信,今日无论那些建灵余孽是什么样的图谋,自己都可应对,都可处置,都可镇压。

    可此时赫连伏龙的心内,却已隐隐滋生出心悸之意。

    赫连伏龙想不明白,这些建灵余孽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打算,才会以护龙闸隔绝地宫。

    这些人究竟是想以这‘护龙闸’,将他与此间的张副天师,与权顶天,礼部尚书,钦天监正在内的众人困在此间;还是认为,他们可以在他赫连伏龙的眼皮底下,危及到二皇子的性命?

    ※※※※

    就在孝陵之内,那‘护龙闸’落下的时候,李轩正在街道上策着一头地行龙,往宫城的方向飞奔疾驰。

    伏魔总管与仇千秋的反应极快,李轩走出镇妖塔不久就已接受到总管授予他的符书谕令,可以全权统调六道司城内所有人马。

    可此时整个朱雀堂,都抽调不出多少人手。坐镇于朱雀堂的伏魔中郎将王守一,倒是非常配合。他勉力在一刻时间,聚集起了二百名游徼巡检,又给李轩找来了八名都尉。

    可在这之上的第三门强者,却是一个人都找不来了。

    自古时起,每当龙蛇起陆,天地反覆之日,便是世间妖魔法力大涨之时。

    此时因地震之故,整个南京城已再次乱成一锅粥,王守一是连一位校尉都无法给李轩抽调。

    幸运的是,今日罗烟也在值班。这让李轩心神大定,有紫蝶妖女这位大高手在,加上一个第三门的薛云柔,让他多少有了一些底气。

    不过策骑奔行在李轩一侧的罗烟,此时却以略含不满的目光看着他:“你去了国子监后,就好几天没有来点卯当值,结果一来,就是这么大的阵仗?”

    “我也想待在家里好好养伤来着,有假期不享,干吗来当差受罪?”

    李轩神色讪讪,语声却很凝重:“稍后还请罗游徼不要做任何保留,全力出手。总管大人已经给了我准话,说是无论有什么后患,他与仇副堂尊都一起兜着。”

    他知道全力以赴的紫蝶,实力是远远凌驾于江含韵之上的,甚至是超出江含韵与司马天元的合力。

    仅仅那天位之下,盖世无双的身速,就足以让无数第四门的高手无可奈何。

    “可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罗烟正低声抱怨的时候,李轩却忽然眼神一亮,看向前方:“玄尘道友,好久不见!”

    这位玄尘子,此时就立在他们前方三十丈外一间脂粉铺前,一副踌躇不定,欲进还休的模样。

    这位闻言之后先是像受惊的兔子般往旁一跳,随后他又回头,眼含着几分羞涩与疑惑的看着李轩与他身后那群奔腾而来的庞大骑队。

    “李都尉?请问你这是?”

    “缘由稍后再提!我现在有一事需玄尘道友相助。”

    李轩没有降低速度,他身下的地行龙,直接就从玄尘道人的身边飞奔而过:“只需玄尘道友今日助我一臂之力,那么那本书的第二卷,也可借玄尘道友一观。”

    玄尘听李轩求助,就不打算拒绝。因之前的过节,还有《无垢宝典》一事,他自觉还欠着李轩极大人情。

    而听到‘那本书’三字的时候,玄尘的瞳孔内,顿时神光大涨。李轩虽然用词隐晦,可他知道,那必是《无垢宝典》的第二卷无疑。

    “都尉相招,小道义不容辞!”

    这位干脆利落的飞身而起,直接落在了李轩后方,彭富来骑着的那匹地行龙上。身姿则似柳枝,看似随风飘荡,可下盘却是稳如磐石。

    罗烟则瞳孔微微一收,她想这个玄尘的身法,还真是了得。身为一个术修,玄尘遁行的速度,竟然能够及得上她的六七成,且爆发力似还更有胜之。

    而就在这之后仅仅不到半刻,李轩就已策骑来到了洪武门前。此时洪武门的三座拱门,都是紧闭着。

    李轩没打算叫门,他直接飞身而起,直往城墙之上飞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