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一章 不愧是明幽之虎
    当望清楚外面的雷云与李轩两人之后,司马天元就自嘲一哂。

    “可笑,刚才那一刹那,我居然还真以为是有人要劫狱。我就说现在的六道司,还有谁能有这般的大胆?”

    “来找你问一件事。”

    李轩沉着脸,踱步走入到了门内:“你们将那具煞尸,放在何处祭炼?”

    司马天元却看着断裂的门锁:“你们应该没有拿到提审我的资格?这是违规吧?”

    “这很重要?”李轩面无表情的问:“说吧,你们的煞尸,究竟放在哪一条龙脉分支?”

    那十三条龙脉分支,每一条都延展数里。

    他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人手一条条的去寻。

    司马天元则是答非所问的笑道:“今天想必是十月初二,孝陵大祭之日?”

    “少给我猖狂!”雷云拿着刀,很不爽的说着:“让我对他用刑吧,保准能让这家伙开口。”

    他现在之所以被贬到镇妖塔,又被王中郎将揍了不下五次,完全就是因这个家伙。

    对于这个往日的同僚,他是一点情分都没有了,只有憎恨。

    李轩没理会,知道这家伙就是想找借口揍司马天元一顿,可这个时间点,哪还有余暇用刑。

    他看着司马天元:“是又如何?这的确是孝陵大祭的当天。”

    “果然!这里看不到天,可我心里算着,也是到了这个时间了。”

    司马天元对雷云那择人而噬的目光也毫不在意,他低声‘嘿嘿’的笑着:“你们到这个时候才找过来,已经晚了!即便找到了我们祭尸的地点又如何?幸甚,幸甚!吾等大业将成。”

    李轩与雷云二人,不由狐疑的对视了一眼。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同时感觉到脚下的地板在剧烈的震晃,这里的天花板也有砂石簌簌落下。

    由于是身处高楼之上,这种摇晃震荡的感觉额外的明显。

    李轩的神色微凝,心想怎么又是地震?而且是时隔三天之后,孝陵祭祀的当日?

    让他稍觉安心的是,这震晃只是持续了大概两个呼吸时间,就平复下来。

    司马天元的笑声更加欢畅:“来了!来了!我原本以为是见不到这个时候了,可既然你们让我活下来。那么我司马天元说不定能有一天生离此间,看这换了日月新天的世界。”

    雷云冷冷一笑,眯起了眼:“别想了,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会先宰了你。”

    李轩则在这个时候,在袖中抓住了《正气歌》折扇,又令红衣完全放开了《正气歌》正本:“那头煞尸可是在皇宫?”

    他口中雷音绽放,浩气勃发,声如炸雷,震得这囚室之内的墙壁与锁链嗡嗡作响。旁边二十几个囚室里面关押的妖魔恶灵,也都发出阵阵恐惧的尖叫。

    司马天元的瞳孔,则是本能的微微收缩,现出了一抹惊悸之意。可他的面色很快就恢复如常,没有再显出半点的异色。

    李轩却从他的神色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当即按着腰刀,转头就走:“我们去紫禁城。”

    “紫禁城?”此时薛云柔与乐芊芊两人,才刚刚随伏魔金刚追了过来,后者不禁现出了错愕之色:“可是都尉大人,紫禁城那边虽然是最主要的龙脉分支,可一直都有人看守。”

    “芊芊,你忘了之前皇宫府库失窃案当天发生的地震?”

    李轩的眸光幽深:“我之前就在奇怪,这满南京城的大商勋贵,哪一家不比紫禁城里的内库有钱?为何他们会冒那么大的风险,挑皇宫下手?如今想来,怕是故意如此,掩盖他们的真实用意。”

    “声东击西?”乐芊芊的眼神一亮:“当天皇宫府库的大火,只是为吸引开所有人的注意?”

    李轩微微颔首:“现在没时间去翻寻档案,否则一定能查知,当日六道司镇守皇宫的伏魔校尉,一定就是司马天元。”

    站在牢门处的雷云,则语声冷冽道:“不用去查了,皇宫府库失窃案当天就是这家伙,我与他是前后脚轮班。”

    李轩回头疑惑的看着他:“雷校尉你不打算跟着去吗?如能阻止旱魃祸世,这一次的功勋就能助你官复原职。”

    他想这次去皇宫,说不定还会有一场恶战,他是很希望借助这位校尉之力的。

    在六道司众多校尉中,这位的武力可以跻身前五,足以与江含韵并驾齐驱。

    “我也想。”雷云苦笑道:“问题是为孝陵祭祀,朱雀堂所有的伏魔校尉都倾巢而出,如今值守这镇妖塔的只有四个都尉,我现在可不敢轻离。”

    之前擅离职守的苦果,他已经尝到了。

    李轩微微一愣,随后就微微颌首,继续迈步前行。

    而此时在他们身后,司马天元却又发出了笑声:“真不愧是明幽之虎!可我说过的,为时已晚!你们阻止不了的。”

    李轩听如未闻,他为自己与伏魔金刚都施展了一张神行符,加快了脚步。

    不过他的眼中,却已浮上了一抹阴霾。

    ※※※※

    同一时间,在紫金山太祖孝陵,苍凉的号角声四面响起。两万御营大军合同八千人的孝陵卫,都顶盔掼甲,沿着那环绕着紫金山的陵墙肃立。

    而在孝陵殿前,气氛更庄严肃穆。南京文武百官都穿着礼服,朝着殿内方向肃容躬身。他们后方的汉白玉广场上,则是五千国子监生,无不都屏声静气,神色肃穆的跪伏于地。

    在孝陵殿后,内红门中,一身素色礼服的二皇子朱见济与长乐公主,则是敛容屏气,神态庄严,与包括赫连伏龙在内的一众从人,在礼官的带领下一步步走入到地宫当中。

    而就在这九声号角声之后,王静那清朗浑厚,抑扬顿挫,中气十足的声音,开始响彻于整个孝陵。

    他的声音虽是传自于孝陵殿后的地宫门前,可这位诵读的祭文,整座紫金山内外都能清晰听闻。

    “晜孙见济,谨率南京文武百官祭于太祖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之灵曰:

    呜呼!昔以汉族不幸,皇纲覆坠,乱臣贼子皆引虎狼以危中国,遂使神州陆沉,中原板荡,赵宋末造,代于蒙兀,异族因得以盘据,灵秀之胄,杂以腥膻,几及百年。我高皇帝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义——”

    就在王静那清朗的声音当中,伏魔总管龙须虎,正眉头紧蹙的转头‘看’仇千秋:“祭炼旱魃?李轩是这么说的?”

    平日都是一身道装打扮的他,今日却是难得的穿上了一身六道伏魔甲。暗金色的甲胄,使得这位目盲老者,平添了几分威武与肃杀之气。

    “他说连日来南京地震,是有人仿效南梁时的大将军侯东,以龙气祭炼旱魃。”

    仇千秋状似神色肃穆,倾听着王静诵读的祭文,可此时他的心思却半点都没放在这祭文上。

    “若真如他所言,那么接下应该还会有地震。”

    “仿效侯东?”伏魔总管倒吸了一口寒气:“侯东之乱后两年,江南旱灾,赤地千里,饿殍百万。”

    “所以我认为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仇千秋皱着眉头:“请总管尽快下令,授予李轩全权,统调我朱雀堂在城内的一应人等,尽快侦知煞尸的方位。”

    “这是理所应当,李轩那孩子我信得过。可只是如此,还远远不够。城中的校尉只有五人,却要负责镇压全城妖魔,王中郎将得代我们坐镇朱雀堂。”

    伏魔总管语声凝冷:“这里其他人暂时不能动,千秋你可带沈知谋与殷若兰他们夫妻回去,悄悄的走。回城之后配合李轩行事,那孩子查案的本领不俗——”

    可就在他话落的时候,二人就只觉脚下的地面,又开始了剧烈的震晃。而这一次,竟是持续了足达七个呼吸都未休止。

    此时立在前方的群臣还好,勉强能维持镇静。后面的那些国子监生,却都纷纷现出了错愕惊慌之意。

    “怎么又是地震?”

    “第二次了,而且时间更久。”

    “这是不祥之兆啊!”

    “会不会是这次的祭祀,触怒了太祖?”

    “据说陛下已经起意更易国本,立二皇子殿下为储君。”

    “我也听说了,可太子并未失德,听说几位阁臣都不赞同。”

    就在众人开始议论纷纷之际,前方那位监督众人拜祭礼仪的南京礼部侍郎,当即勃然大怒:“肃静,太祖陵前,大祭之日,谁敢喧哗!”

    众多国子监生当即心神颤动,开始哑然无声。

    那位礼部侍郎却没有就此罢休,他手持马鞭走过来,朝着那几个议论声较大的监生,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十鞭之后,这位才一声怒哼:“还有谁再敢喧嚣鼓噪,本官即日格其功名——”

    此时他的语声,戛然而止。这位礼部侍郎心神有感,抬头看向了天空,只见上空的那轮大日,赫然被一片血红色遮蔽。那周围的白色云团,也在这刻化为血色。

    人群前列的伏魔总管与仇千秋,也同样抬头看着天空,后者的眼眸里,已经闪现出一抹惊怒之意。

    “血刀老祖!”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阔达百丈,纵横数里的血色刀罡,往孝陵上空轰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