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零章 惊心动魄
    仇千秋的回复,比李轩想象的还要快。

    他们三人才堪堪来到朱雀堂的门前,这位副总管的符书就已经到了。

    这位正与伏魔总管一起参与孝陵大祭,可对于李轩的请求,仇千秋还是特事特办,第一时间给了批复。

    等到李轩到镇妖塔前,就感觉到自己仇叔的好。

    由于这几天上面的中郎将、校尉等等都各有要务,一群都尉也都有公务在外。在镇妖塔的第一层,一群想要提审案犯的人已排在镇妖塔外面等着呢。

    这些都尉游徼们只能眼含艳羡的,看着李轩被一位伏魔游徼迎了进去。

    李轩的脸色,却很古怪,只因这位负责陪同他去看那头煞尸的,正是原火鸦都指挥使雷云。

    后者一边啃着一块条状的石头,一边给他们解释道:“之前这头煞尸被关押在第十七层,镇妖塔生变的时候,这头煞尸差点脱困。幸亏那‘真武封魔阵’恢复得快,否则祸患不小。我们查到司马天元,曾经在它的棺木上动过一点手脚,可能是想将它放出来。

    最终可能是由于楼层的缘故,这位嫌麻烦,没有继续破坏封印。不过事后我们还是给它追加了十二颗五百年的桃木钉,又将它转入到二十四层。”

    他说到这里,就面无表情的斜睨了李轩三人一眼:“你们想笑就笑,咱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薛云柔没见过雷云以前猖狂嚣张的模样,没什么感觉,李轩与乐芊芊却再管控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都‘噗哈哈’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一阵哈哈的大笑,捧腹跺足,许久都止不住。

    “你们夸张了啊!”雷云眼见李轩越笑越疯,手锤着墙壁,一副走不动路的样子,不由一声冷哼:“不就是因罪降职么?信不信顶多一年,咱就可以爬回去?”

    李轩心想自己笑的哪里是这个?不过接下来他还是恢复了正常:“你这是被调到镇妖塔的狱政所了?这可赚不到什么功勋。”

    “暂时的。”雷云继续啃着石头,一脸的不满:“总管说先让我不领薪俸,在镇妖塔任职半年,以赎前过。半年之后,再外出办公。”

    乐芊芊则好奇的问道:“雷校尉你怎么还在啃石头,还有,你现在不沾酱,不卤制了?”

    “还在啃,当然是因没吃完。至于沾酱,卤制——”

    雷云看了自己手里的石头一眼,神色里含着忧伤:“已经没人给我做这些了。”

    李轩则‘啧’了一声:“可以找某人帮你,总管居然把你调到镇妖塔,这岂非是老鼠掉到米缸?”

    “都尉大人你不知道。”乐芊芊摇着头:“公孙雪她已经被降职为游徼,调职到外地了。”

    李轩顿时脸颊一鼓,又‘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次他对雷云,是真有些同情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镇妖塔的二十四层已在眼前。雷云轻车熟路的把他们带到一个被命名为‘地字二十七号’的牢房。

    这房内的面积大约是一丈见方,中央处摆放着一尊血红色的棺材,外面则缠绕着大量的锁链。

    这些满布着朱红色符文的锁链,都是从内室墙壁上的一个孔洞中伸展进来。它们联系着‘镇魂柱’,一应妖魔鬼怪的灵魂神魄,都逃不过‘镇魂柱’的镇压。

    “你们等等——”

    雷云径自打开牢门,然后就将那锁链一一解开。之后也把那封镇在棺材山的铁钉,一一挑飞。

    此时那棺材内部,蓦地响起了一声声闷吼,像是野兽咆哮,可内中又夹杂着金属摩擦声,额外的瘆人。更有一股凶厉的黑色煞气,不断的从内涌出。

    乐芊芊胆小,悄悄躲在了李轩的身后。李轩与薛云柔却是神色淡然,现场两个第三门强者在此,还怕一头身在镇妖塔内的十重楼境煞尸?

    李轩自己借助伏魔金刚之力,也足以与许多第三门正面抗衡了。

    而就在雷云将那棺盖挑飞之刻,里面顿时喷出一大团凝如实质的黑雾,它们凝聚在一起,就仿佛凶兽‘梼杌’般的形状,朝着乐芊芊扑食而去。

    ‘伏魔金刚’却已提前出手,它一拳轰出,携带着雷霆电火,一击就将那黑雾轰成粉碎。

    不过乐芊芊还是被棺材里面的情况吓了一跳,只见里面一头极其丑陋狰狞的煞尸,正冲着他们凶横的嘶吼。

    它裸露在外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一千年的老树皮,充满着斑驳与皱褶。还有许多地方,流着黑色的脓液。

    “乱叫什么?给我老实一点!”

    雷云拿起了手中的腰刀,连刀带鞘对着棺内一阵抽打,等到这煞尸的吼声平复下来,这位就又用腰刀的尖部,镇在这煞尸的眉心,使得后者动弹不能。

    “可以看了,放心!有我在呢,还能让这头煞尸跑出棺材?”

    他斜视了在李轩背后探头探脑的乐芊芊一眼,然后好奇的问:“话说回来,你们要看它做什么?十重楼的煞尸,其实也不算少。”

    李轩看着雷云的这番动作,不禁唇角微抽。这好歹是一位尸王阶的存在,竟被雷云这么对待,可谓是逼格尽失。

    他随后以询问的视线向薛云柔与乐芊芊二人注目,后者直接使用‘神眼观’,薛云柔则是眼中现出了些许氤氲灵光。

    片刻之后,薛云柔就眉头微蹙:“不对!不是这头煞尸,它体内一点龙气都没有。”

    乐芊芊随后也微摇着头:“确实不是它,那座法坛虽然由于雷陨石破碎的缘故,没有完全成功。可理论来说,他们应该已通过地脉抽取了部分龙气。”

    “龙气?”雷云不解的询问:“你们在说什么?”

    “云柔她们复原了将军山那座法坛,认为这法坛的作用,除了炼尸之外,还有抽取龙气的作用。除此之外,还涉及到什么‘斗转星移’,‘乾坤倒转’的效果。”

    考虑到雷云是将军山血祭案的主办人之一,李轩没做隐瞒。而此时他的眼中,也现出惑然之意。

    李轩发现自己的守护灵红衣,对这血棺内的煞尸没有任何反应。

    “既然不是这头煞尸,那么他们在将军山血祭中祭炼的那头煞尸,又在何处?”

    “说来之前江校尉也质疑过,那些术师的解释是它的体内,被注入了一些腾蛇之血,气机有了变化。”

    雷云的手摩挲着下巴,眼中现着些许异色:“这就有意思了,李代桃僵吗?就连这等样的十重楼尸王都被抛出来,当做是引开我们六道司视线的道具。这些建灵余孽,他们所图甚大啊。”

    李轩则继续询问薛云柔:“如果那头煞尸被继续祭炼下去,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是说,这等样规模的法术,应该是有什么异兆吧?或者在什么特殊的地点,才能进行?”

    薛云柔当即陷入了凝思,乐芊芊的瞳孔中,却已闪现出一抹亮泽:“我知道,这是有过前例的!三千年前的南朝时期,梁武帝在位时的太清三年,大将军侯东就曾经抽取南梁龙气,在建康炼制过一具旱魃。

    当年建康持续地震,其中最强的一次,震塌了皇宫与建邺的外城墙。此后的两年中,江南旱灾,赤地千里。”

    “地震?”

    李轩与雷云二人面面相觑,眼中都闪过了一抹惊色。

    薛云柔也吃惊不已,她知道太清三年,时名‘建康’的南京城发生过一次大地震,却不知这与祭炼旱魃有关。

    李轩心脏发冷,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今日的孝陵大祭。那些建灵余孽盯上孝陵,难道并非是为二皇子,而是为这旱魃?

    又或者,这又是掩人耳目,声东击西之策?

    “那么这南京城内,何处可以用于祭炼旱魃?有没有可能是在孝陵?”

    “孝陵那边不可能的,那边可是大晋龙脉之源。哪怕尸王,放入进去都会被龙气瞬间碾灭。”

    乐芊芊摇着头,神色凝重:“如今南京城内外,除了将军山之外,共有十三条龙脉分支可以供他们窃取龙气。我给你画一一出来吧。”

    她拿出一把匕首,开始在地上勾画图形。

    而仅仅须臾之后,没等乐芊芊画完,李轩就蓦地转身,往楼外的方向走:“雷校尉,请问司马天元现在关押在何处?我现在就要见他。芊芊帮我飞符给伏魔总管与仇副堂尊,将此间之事转告,让他们万分小心。”

    雷云则一阵犹豫,可他在稍稍思量了片刻之后,还是跟了上去:“跟我走吧,他现在被关在镇妖塔的十三层。”

    司马天元不但是六道司的重犯,也是朝廷的钦定要犯。常理而言,李轩是需要提出申请,得到许可之后,才能提审的。

    可雷云心知此事关系重大,也就事急从权了。

    即便事后上面斥责,他雷云反正虱子多了不痒,都已经被贬成游徼了,上面还能把他贬到哪去?

    二人竟是在这镇妖塔内使用上了遁法,不过片刻就已来到了十三层的一间牢房之外。

    雷云没有这间牢房的钥匙,他懒得去寻十三层的牢头要,直接一刀将那铁锁劈开。

    而在这牢房内,一头乱发的司马天元抬起了头,以冷冽而又含着疑惑的目光,看着门外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