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五九章 功德无量
    李轩在江府内,也感觉地面在剧烈的晃动。不过江府的建筑都很坚固,就连围墙都没有倒塌。

    不过附近的民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当李轩登上高处,发现周围塌了一大片。而就在地震平息之后,江父江母便在第一时间出面,组织起周围的居民清理那些倒塌的房屋。

    他们家就是这附近的里长,江云旗又是当世有名的大高手大国手,在南京城内德高望重,这组织救灾一事,自是当仁不让的。李轩也带着他的‘伏魔金刚’加入其中,后者就是个加强版的挖掘机,用处极大。

    万幸的是,南京城内的平民多是使用木质建筑,砖木结构则多是大户人家使用。所以周围倒塌的房屋虽多,受伤的人也多,却少有因此丢了性命的。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六道司与官府的力量也开始介入进来。

    二十多个伏魔游徼,加上一百多个捕快,配合李轩他们利用废墟中的建材,一起在附近的空地搭建了一片临时的简陋房屋,供那些失去房屋的灾民居住。

    官府还额外给每家每户送了一石粮食,又拿出了许多药材。说是二皇子的恩典,令官府开了南京户部的粮仓。这使得一应受灾百姓,无不俯身往紫禁城方向膜拜,感恩戴德。

    直到傍晚时分,李轩他们才把所有灾民都安顿好。

    这个时候,地面却又发生了轻微晃动。

    那应该是余震,李轩只感觉地面轻微的颤动。所以众人虽是心惊胆战了一阵,可最终各处受损轻微。

    而之后的两天,这样的余震又发生了四起。直到孝陵祭祀之日的前三天,才彻底平息了下来。

    此时的李轩,也开始将心力投入到了‘断后金刚’上,他用了大约三天时间,才将自己的雷法真意与浩然武意一一复刻进去。

    冷雨柔在这伏魔金刚的内部,增加了一个特殊的法阵,可以复制与模拟李轩这个主人的武道真意。

    ——这又是动力机炉更换后的福利之一,以往的伏魔金刚,可没有多少能量来支撑这个耗能巨大的阵法。

    而众所周知,拥有真意的武修,与没有真意的武修,差距何止十倍?

    在这个世界,人本身的力量就像是桶里面的水,总共就只有那么多。可武道真意,却能让人调动周围的溪湖河海,将里面的水化为己用。

    最直观的比较,是之前的伏魔金刚只能在全力出手的江含韵面前撑过十回合,而如今三十个回合不在话下。

    李轩本人的武道修为,在这几天当中也是一日千里,在武道真意的道路上狂飙猛进。

    这都是江云旗的指点之功,这位一直在等乐怀远夫妇炼造的法器用于突破天位。平时闲着没事做,就来指点李轩的刀道与冰雷二法。

    这位在冰雷二法上的修为造诣,那可比李承基强得太多,高了整整一个层次。

    李轩悟性本身就很不错,是能够举一反三的,又是来自于现代,知道推导总结的学习方法。无论江云旗教什么,都能很快的吸收领悟。

    以至于数日之后,江云旗就不止一次的对江母喟叹:“小轩的父亲,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他想如此良才美玉,竟然被埋在了沙尘底下十余年。

    让江云旗更觉惊喜的是,李轩在医道上竟然也有着不俗的天赋。

    他虽然不通阴阳辨证,可对人的身体却很了解,江云旗说的东西,李轩都能听懂。后者偶尔说的一些见解,则让他矛塞大开。

    “所以,小轩你认为人之所以会咳嗽,会发烧,会生病,很大原因都是因这些所谓病毒,细菌的原故?”

    江云旗拿着李轩临时用两片水晶制成的‘显微镜’,看着盛在碗中的水,只觉是眼见大开。

    李轩利用自身的元神感应能力磨制出来的显微镜,只能做到八十七倍变焦,还远无法让人看见0.5-7μm大小的细菌病毒,还有体积更微小得多的病毒。

    可江云旗本身的修为强大,目力惊人,直接弥补了其中的差距。

    “有意思,真有意思!佛家说一碗水中十万八千虫,竟然还真有道理,小轩你是怎么发现的?”

    江云旗眼神发光,惊叹不已。

    他却并无多少惊奇之意,只因江云旗身为一位积年的第四门巅峰,准天位的高人,这些年来对体内的微生物,也是隐隐有些察觉的。

    只是修士的感应能力,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如显微镜这样的细致。

    所谓的‘入微’,只是相对常人而言。

    “就如伯父你所说的,佛观一碗水,有十万八千虫,我小时候特意验证了一番——”

    李轩随口撒着谎,同时将一块取自桑树的木片递了过去:“还不止是细菌病毒,伯父你仔细看这块木片,可以看到许多微小的空洞,我把它命名为细胞。且不止是木头,人与所有生灵的身上都有。”

    他一方面希望现代的医学理论,能够通过江云旗这个当世国手散播出去;一方面也希望江云旗能够在雷法炼体的技巧上,更进一步。

    最近他发现江含韵传承的炼体之法,其实相当的粗糙,还没有细化到细胞层次。

    李轩未来是一定要走雷法炼体这条路的,可与其他自己花时间钻研,还不如借助江云旗的力量。

    后者在医道上的造诣,感应能力的强大,远不是他能比较的。唯独对人体构造方面,限于这个时代的缘故,稍稍不如。

    “还真的是!”

    江云旗神色兴奋,他想如果李轩所言是真,那么自身的医术,定可在现在的基础上,得到一次巨大的突破,甚至可裨益于整个天下。

    “小轩你可知你这一言,简直是功德无量,未来可活人亿万?”

    这一刻,江云旗有种难以言喻的冲动。

    他是真想将这孩子收到膝下,细心教导,传以衣钵。

    这可比他早年教导江含韵开心多了,后者的根骨不凡,超拔于世,可悟性就只是一般般。

    她在武道上面还肯用点心,可在医术上学了将近两年,却是一窍不通,教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小轩这孩子就不同了,他无论说什么都一遍就懂,还可别做阐发,颖悟绝伦。

    可惜就是年纪轻了,还不知垂钓之乐,自家闺女也不给力,否则翁婿俩相约一起去东海钓鳌,岂不美哉?

    李轩没发现江云旗看他那炽热的眼神,他又拿出了几个透光的琉璃片,准备用‘混血法’,给江云旗普及血型的知识。

    可就在李轩说到‘然后是血型——’这一句的时候,外面有一位江府的仆人匆匆走入进来。

    “老爷,公子,表小姐与乐家小姐联袂拜访,夫人让你们尽快过去。”

    江云旗不由微觉诧异,心想这次他夫人怎就这么大方,肯将薛云柔那孩子放入门?

    李轩则是神色一凛,当即迈步,往江府的正厅疾步行去。

    之前两天,他其实都有去过薛府,一方面是与薛云柔私会,一方面则是看她破解法阵的进度。

    李轩记得他昨日返回的时候,薛云柔对他的说法是,多则三日,快则一日,应可能初步推断出这座祭坛的功用——莫非?

    等到李轩匆匆走入正厅,就见薛云柔与乐芊芊都面色凝重的坐在江夫人的下首处。

    而在见李轩到来之后,薛云柔就即时起身:“轩郎,将军山那座法坛,除了祭炼煞尸的功用之外,还可抽取南京龙脉!并且还有涉及‘斗转星移’,‘乾坤倒转’的功能。”

    “龙脉?”

    李轩吃了一惊,急忙踏前数步,将薛云柔递过来的阵图拿在了手中。

    “炼尸就炼尸?为何又涉及到龙脉?这‘斗转星移’,‘乾坤倒转’,又是什么意思?”

    “这一部分,我与芊芊还搞不明白。那法阵残缺太多,目前只能复原到这个地步,我们需得更多时间,才能知道他们的目的。至于龙脉——”

    薛云柔蹙着眉头:“应该用于强化煞尸,降低煞尸由阴转阳的难度。”

    李轩则心想,这个能抽取龙气,祭炼煞尸的祭坛,与红衣她有什么关联呢?

    “所以理论来说,这具煞尸有着历朝皇室的血脉,才能够承载龙气,且是年代越近越好。如果这煞尸是出自晋室,那么任一出自三服之内的龙子龙孙即可,前元与前赵,则只需出自嫡脉的皇子与帝姬,再前面的就需受过郡王级,甚至亲王爵位以上的册封。而且死亡的年代,不能太久远。”

    乐芊芊小声道:“我觉得,我们得去六道司,看一看被封印在镇妖塔的那具煞尸,说不定能对后续的推演有益处。不过我与薛姐姐,都没这权限。”

    李轩凝了凝眉,然后又询问江夫人:“伯母,校尉大人她不在府中?”

    “她清晨的时候就去了孝陵。”

    江夫人摇着头:“小轩你忘了?今日孝陵大祭,明幽都负责孝陵内宫,含韵她必须提前入驻。”

    李轩还真忘了,他这几天光顾着跟江云旗学东西,还有就是去薛府与云柔私会,没怎么关心过朱雀堂的情况。

    “那就请伯母借我一头地行龙。”

    李轩说话的时候,将一张飞符放出。

    这是联系仇千秋的,他原本是想将江含韵也叫上,有这位校尉陪同,手续方面会简单得多。

    可既然江含韵不在,那他就只好亲力亲为了。

    幸在他上面有人,等到三人赶到镇妖塔的时候,估计仇千秋就可将许可的谕令给他发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