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五五章 大晋少保
    “伯父你这是想要折杀我?”

    李轩在旁边笑着拱了拱手:“这两个月劳伯父伯母辛苦,给我吃了那么多的妖丹与山珍海味,晚辈一直都觉汗颜。如今能有一二愚见裨益于伯父,是李轩的荣幸。”

    他心里是长舒了一口气,忖道总算是把这人情给还上了,不至于在见到江含韵与江母之后心里总感觉亏心。

    “小轩你何需自谦,我却是知道,如果没有你这番提点,我这一辈子都难突破天位。与李遮天同归于尽的可能也微乎其微。”

    江云旗摇了摇头,接下来却没有再说什么,他是喜欢做更多过于说的人。

    似这种成道之德,古代的修道人是要视为再生父母的。他该做的是记在心里,而不是嘴上说说。

    “夫人,稍后到我秘库,把里面封冻的那只夔牛取出来,就这几天给小轩与含韵他们做一次全牛宴。”

    江夫人闻言一愣,她知道秘库里那只三百五十年的夔牛,是江云旗特意从南疆捕捉过来,是准备用于最后施展‘血炼秘术’的重要祭品。

    可随后她就想到,既然江云旗已做到了冰雷交融,那么这只夔牛,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我这就带人去取。”

    此时江夫人的眼神,却略有些复杂。

    她想江云旗竟然连这真正的神兽都拿出来了,可见李轩对江云旗的帮助,是何等的巨大。

    江云旗突破天位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可她原本是想要用药材丹汤将李轩喂饱,用人情拴着这孩子的。

    这下可好,他们家还倒欠了人情。

    江含韵却对母亲的心思全无所觉,她重重的拍了拍李轩的肩膀,然后询问:“那么父亲你何时突破天位?”

    她知道刚才的江云旗只是做到冰雷交融,距离天位也只有一线之隔。

    “就在这几天了,得先找你乐叔父炼一件法器作为助力。”

    江云旗手捋着长须,神色略有些得意:“可即便是现在,当世中一大半的天位高人,也奈何不得我。对了——”

    他随后看了看李轩:“你还让我带了水银与铅,也就是说,这两种材料也能做到你所说的超导?”

    “能实现超导的材料有很多,这只是其中之二。”

    就李轩所知,在他那个时代已经有二十八种元素,数千种合成材料可以实现超导现象,不过他此刻,却对江云旗所说的法器感兴趣起来:“冒昧问一句,伯父说的法器,可是与超导有关?”

    见江云旗点头,李轩就眼神一亮:“能不能顺便给小侄也炼一件,我这些天也收集了不少材料。”

    主要是李大陆帮他收集的,他没这个时间。

    江云旗闻言却哈哈大笑:“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器物,哪里需要你出钱?一应的材料与酬金,由你伯父包了。”

    ※※※※

    清晨时分,当朝‘少保,兵部尚书’于杰与他的一众从人骑着地行龙,从北方重镇宣府的南门疾驰而入。

    入城之后,于杰就直接御空而起,横空千丈,来到了宣府的北面墙头。

    他先是往四面扫望,发现城墙上守备森严,各种守城器具都井然有序的摆放于墙头,而驻守于此的众多兵将也都精神抖搂,这才满意的微一颔首。

    “情况如何了?”

    他问的是宣府总兵朱国能,这位的面色凝然:“仅是昨日,我们布置在外的哨所,就已发现二十二股蒙兀人的游骑,三五十人一群,其中走得最远的一支,竟已深入到怀来。”

    于杰的眉头微蹙:“如果也先率铁骑大举南下,宣府能否撑过三个月时间?”

    “三个月没问题,唯独城中的粮草与箭支还有欠缺,最好是再运点进来。还有天位高手,至少需两名天位坐镇宣府,才可保证万无一失。”

    朱国能说到这里想了想:“对了,还有蒙兀国师阿巴师,我听说这位已经出关了,那位可了不得,我等应付不来,他一个法术就可以碎了宣府的城墙。”

    “此人自有我来应付。他若敢对宣府出手,我便破了他们的阴山狼坛。”

    于杰背负着手,眸色平淡:“最近两个月,我都会驻节怀来镇,辖制宣府与大同诸军,直到确定今年不会有边患。”

    “那就没问题了,宣府众军士气高昂,只要有足够的粮草军械,别说三个月,五个月时间都能守住。”

    朱国能说完之后,就又不解的问道:“情况就真恶劣到这个地步?不是说也先与蒙兀大汗脱脱不花已经起了龃龉么?孛儿只斤家的狼崽,可不会甘愿当人的傀儡。而且现在,都已经到了晚秋。”

    “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于杰斜睨了他一眼:“可人家又不是蠢的,就不会转移矛盾?中原富庶,又是没了牙的老虎,张口一咬就能吃饱,干吗要同室操戈?”

    朱国能闻言一愣,然后猛地一踹女墙,狠狠的骂了一声‘艹’。

    “也就是说,元廷之内的争斗越是激烈,也先南下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大约如此——”

    于杰正说到这里,就忽然神色微动,看向了南面。那边有一道红光横空而至,就仿如陨石般往这边疾坠而至。

    他不禁微微蹙眉,看着那红光落在眼前,现出了内中一位穿着大红官袍的身影。

    “商相公?你不在北京处理政务,跑来这里做什么?据我所知,那位刀魔李遮天,如今可还在南京地面晃荡呢。有你在京师的天地坛坐镇,他还稍微会有点忌惮,若知道你离开,那家伙只会愈发的放肆。”

    朱国能看清楚这位之后,就悄然后退几步。

    他认出面前此人,正是当朝兵部左侍郎,兼左春坊大学士,内阁辅臣的商弘,也就是那位三元及第的商相公。

    他眼中也现出了些许惑然之意,京师天地坛乃是天子祭祀皇天后土、祈五谷丰登之场所。

    可除此之外,那也是大晋倾大量国力打造,用于震慑天下妖魔邪修的镇国重器。

    传说此处杀阵一起,可从此地遥击一万二千里,神鬼莫当!敌人强如天位,也有可能被一击杀死。

    可因启用杀阵的代价极大,需损耗无数天材地宝,所以除非是真正穷凶极恶,祸乱天下的妖魔,朝廷轻易不会动用。

    原本这天地坛,是由礼部尚书与左右侍郎轮流值守的。

    可在太宗年间,儒门天位大多都被招入内阁,所以这天地坛值守的重任,也在往内阁转移。

    而这个月负责坐镇天地坛的,正是他眼前这位内阁辅臣商弘。

    “少保大人一路往北巡视,消息过时了。”商弘笑了笑,走近到于杰身前:“就在一天前,李遮天时隔多年后再闯国子监,却被新任的理学护法重创,破除了他的无敌刀势。”

    “什么?有人击败了李遮天?”

    旁边的朱国能吃了一惊,心想那李遮天是何等样人物?那是整个大晋排名前五的天位,哪怕在势压天下的于少保面前,也能全身而退。

    这位理学护法是何等人物,居然能击败李遮天?他们大晋,难道又出了一位天位吗?

    他随后就发现自己的失态,忙躬身致歉。

    于杰没打算与他计较,他同样错愕万分,他的神色古怪:“新任理学护法?你确定?我记得,新任的理学护法,是诚意伯家的那孩子,如今只是四重楼境的武修。”

    “就是这位。”商弘的目光,竟也有些匪夷所思:“听起来确实荒诞,如果不是多方确证,我也万万不能置信。听说这位一身浩然正气正大堂皇,精纯无瑕,不逊于于少保当年。当夜这位口诵十首咏志诗词,俱都是千古名篇,由此激发五千国子监生壮志热血,浩气勃发,从而重创李遮天!”

    “十首咏志诗词?都是千古名篇?”

    于杰眯着眼,却更觉荒诞起来。可既然是出于他眼前这位之口,那想必是有根有据的。

    “千古名篇!如今整个京师文坛都为之轰动,到处都有人传抄,以至于京师纸贵。首辅他看了之后,也是大加赞赏,说天下共十斗之才,此子怕是独据八斗,让人艳羡。”

    商弘笑了笑,然后就神色微肃:“这位护法的事,我们稍后再说。这次我来寻少保大人你,是有一要事相商。还请屏——”

    他正想请于少保屏退左右,却听于杰道:“可是为太子废立一事?”

    商弘不由一愣,然后苦笑道:“正是为此而来!下官斗胆请少保大人,在陛下面前劝谏一二。”

    旁边的朱国能听了之后就面色微白,悄然后退数步。

    “劝不动!”

    于杰摇着头,面目清冷:“以上皇与太后的为人秉性,天子岂能不心忧后事?又怎敢将皇位交给太子?陛下自有亲子在,为何非要传给他的侄儿?他想要易储,自是人之常情。我阻止不了,可也不会助他。”

    商弘蹙紧了眉头:“可是少保大人,太子他聪慧仁厚,至今以来并无分毫失得之处。而贸然更易国本,只恐这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天下,这朝局,都将动荡不宁,甚至是腥风血雨。”

    于杰却侧过身,看向了城墙外:“太子确无过错,可那位太后却未必了。”

    商弘不由苦笑,心知是最近那位太后的动作,将这位少保大人给惹恼了。

    居然连纵容弥勒教作乱这种事都做了出来,那位为阻天子易储,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太后娘娘的作为确实荒唐,可她也是护子护孙心切。且太后的过失,与太子何干?”

    “商相公请回吧,”于杰背负着手,依旧不为所动:“回去后转告太后与太子,这帝位只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

    商弘喟然长叹,然后猛一甩袖:“还请少保谨记,未来大晋内祸乱丛生,必始自今日!”

    可一直到商弘化虹离去,于杰都没有回头。

    这位往城墙外看了良久,才转过头吩咐身后的一位幕僚:“将李轩的那十首所谓的千古名篇,都给我寻来,让老夫看看到底是何成色!有何资格击退李遮天?

    还有,给我传信权顶天,让他务必在近期内将李轩留于铃内的大道文字拓出。老夫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道,能够让我理学历代先贤认可?”

    这位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南京国子监外院,问心铃内的虚空,王静正神色忐忑的,看着眼前这座朴实无华的石殿。

    “进去吧!”

    素心站在殿门外,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静:“如今理学护法已有人了,不过你既然到了这里,就有资格进入这座殿堂,看理学历代先贤的留书。”

    王静深吸了一口气,蓦然迈步踏入其中。

    而当他进入这石殿,第一时间望见的,就是虞子写在正中央的‘存天理,灭人欲’六字。然后是两旁‘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大儒留书。

    王静当即一阵目眩神摇,心绪激荡不已。

    其实这些文字,他幼年时就已经读过。可此刻观这些大儒的亲笔留字,却又让他有了新的领悟。

    而王静这激荡的心绪,一直到望见排列于右侧第十四行的一副留书为止。

    “知行合一?”

    看着那一行如春蚓秋蛇,毫无筋骨的字迹,王静的瞳孔,却当即收缩成了针状:“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金陵李轩?”

    “你是有幸看到它的第一人。”

    素心的神色复杂:“可惜这里是以留书的顺序来排列,如单以文气来论,这副留书一定可排入前五,是可以被天下读书人奉为圭臬的。”

    她语声未落,就发觉身旁王静的一身气机开始剧烈动荡。当素心转头侧目,发现这个家伙全身上下都赫然发散着金色的光芒,一声浩气,开始充塞于殿堂之内。

    于此同时,端坐于一间书舍中等候的权顶天也忽然一声轻咦,抬头看向了还未完全修复的问心楼一眼。

    是王静!他那个不成器的弟子,居然在进入问心铃之后,突破了七重楼境!

    “他看到的,到底是何等样的道?”

    此时权顶天眼眸里的期待,已经比之前更强烈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