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五三章 天位契机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江含韵确实是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妻子,体贴入微。

    李轩很享受这种感觉,也发现自己真的是个渣男。

    他不自禁的想大家在一起难道不行吗?薛云柔他不想辜负,可对于江含韵,他也难抑爱慕之心;乐芊芊他好喜欢的,忍不住的想要去欺负,是不可或缺的助手;罗烟则总能知道他的心意,幻术也可以变很多个人——

    不过这种想法,他注定只能藏在心里。

    而就在当天下午,李轩就已能够自如行走了。

    这一方面是江云旗的医道高明,在为他驱逐刀意的时候,尽可能的避免损伤他的身体;另一方面是武修的身体素质与恢复力,真的就如此强大。

    像是李遮天,那么严重的伤势,一个呼吸就恢复了。

    而李轩现在虽只有四重楼境,可有冷雨柔给他做‘摩天大轮转’,有江含韵给他‘雷法炼体’,还有那么多的丹药供着,他的身体素质,在同阶武修中绝对是位居前列。

    关键是他现在的修为又大涨了,经历国子监一役那番洗练,他体内的真元,莫名其妙的就提升了不少。

    真元壮大了大约三成,也更加的精纯了。如今距离五重楼境,居然只有一线之隔——

    李轩百思不得其解,只回忆到自己在面对李遮天的时候,脑子里完全被热血占领,竟真的将生死置之度外,形成了气壮山河之势。

    而当时他每诵一首诗,体内的‘浩气’就壮大一分,可能也连带着让自己的真元受益了。

    毕竟‘真元’这东西,说到底也是精神力量的一种,是与人的气血结合,发生不同的变化而已。

    其实严格说起来,他现在其实已不能算是四重楼境。

    只以自身‘浩气’的强度而论,无论是纯度,还是量,都远远超越于绝大多数儒门六重楼境的儒生,甚至能与七重楼的名儒比肩。

    可一来‘浩然正气’并非是他主修的法门,二来儒生在第四重楼境的时候,一般都会在四书五经当中,选择其中一本为自身的本经,通过日日吟诵的方式,篆刻到自己的神魄之内。

    可李轩却并不完全认可圣人的学说,其中有许多糟粕,是需要舍弃的。

    他想即便自己有一天,他要将某种经文刻印入自己的神魄,那也该是《马列》,《太祖选集》,《世祖文选》,《资本论》之类——这想法很荒诞,可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或者自己编撰经文,从四书五经中择其经文,而非是完全遵从儒家圣人。

    所以他现在的‘浩气’修为到底是属于什么层次,也很难界定。

    之后李轩,又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胸膛。

    发现盘踞在那里的阴煞之气,果然是缩小了一圈。

    那时他的一身浩气直冲星河,又有虞子等人的护道之力,数千监生的浩然正气汇聚过来,充斥在他身体内外。自然而然的就对这些阴煞之力,形成了挤压之势。

    后面李轩又假公济私,有意引导,也就令这些阴煞排除的更多。

    这一波,简直可说是血赚。

    虽然损耗了不少生命本元,可能会导致总体的岁寿折损。可由于大量阴煞被排除,他现在反倒能够活更久,为自己挣了至少小半年的命。

    且命元这东西好好调养的话,还是可以恢复的。有江云旗的帮助,他的寿元不会有太多损耗。

    所以严格来说,他的付出其实极小。

    而李轩在细细体察了一遍之后,只觉是大喜过望,他想自己终于又有命可以氪啦!而且量很不小,大半年呢!

    这念头一起,李轩就觉不对,忙自己扇了扇脸,以儆效尤。

    他发现自己真是被这一身的法器给洗脑了,居然连‘命是拿来氪的’这种观念都有了,而且习以为常。

    接下来,李轩就提着他的腰刀,往江府的后院行去。

    江含韵已经告诉过他,那边也有很宽阔的演武场,宽长都足达五十丈,是他们父女平时修习武道之地。

    原本按照江云旗的医嘱,他最好是两三天内不要动武,也不要做任何激烈的运动。可李轩现在,迫不及地的想要体验,那刻印入自己神魄的十首咏志诗,还有那首对联,以及与之对应的十余种可运用于武道的诗意。

    如‘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一句,可以让他的刀势身影,在一瞬间拔升到高空。

    未来如果他修为足够,迟早能够做到真正的‘扶摇直上九万里’。

    还有‘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可以让他的力量大增,精神意念得到极大的强化。

    而‘不畏浮云遮望眼’,不但能帮他破除幻术,还可在一定程度上,忽视掉他人的法术与刀芒剑劲等等,尤其在应对暗器上,有着极大的帮助。

    至于‘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那就更不用说,太祖这句词的意蕴运用的范围很广,极限时可以主宰世间万物的沉浮变化,甚至是生灭;融于刀意当中,则能拥有无匹的气魄。

    而‘万类霜天竞自由’,则可让他摆脱法术的控制。

    某种程度来说,这就是儒生们的‘法术’!

    儒家专修浩然正气,不像佛道两家修士那样,还有各种各样的法术咒法,甚至是神通之力配合。

    ——他们的‘法’,只在经文,在微言大义之间,与法家的‘法,术,势’类同。

    不过李轩跃跃欲试的来到演武场,发现这里的一边赫然化为寒冰地狱,一边则是雷霆狂闪。二者的中央处,则不断的传出炸响,无数的冰粉四面溅射。

    中央处站着一个身影,在雷霆与冰雾中有些模糊。可李轩还是认了出来,那人正是江云旗。

    后者也发现李轩的到来,主动散去了弥漫于这演武场上的浩瀚伟力。

    “小轩你这是要练习刀法?”

    自从李轩过了问心铃拷问之后,江云旗对他就态度大变了,如今就更是和蔼有加:“还是过两天吧,把身体真正养好之后再说。我们武人之所以体内暗伤隐患良多,就是不知惜身,也不通疗养之法。

    就理论来说,我等身体素质更加强大,寿元也应更悠久。可事实上,无论是凡人武修,还是天位,寿元都远不及佛道二门的术修。”

    李轩则若有所思的,看着江云旗,还有周围残余的电流,还有那覆盖半边校场的寒冰。

    “我看伯父刚才,似在尝试融合冰雷之法?”

    “看出来了?”江云旗背负着手,有些无奈的看着一侧的冰层:“的确是在研究冰雷交融,说来也不怕小轩你笑话,我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近乎于走投无路。

    他可能是想要找个倾诉的对象,此时又叹息了一声,神色苦恼异常:“这是你伯父我通向天位的最大难关,早在七年之前,我就已到十二重楼境的绝巅,可就因冰雷互斥,阴阳不得交征相融,以至于在天位之前被堵到今日。”

    李轩听了之后,却很是疑惑的问道:“有这么难?说来我家那位先祖,不也是以冰雷二法突破天位?”

    “那是最近千年当中唯一的一位。”

    江云旗苦笑着道:“我了解过,你先祖李乐兴他是借助了外物,一件能够同时具有冰雷之力的奇物。而这种奇珍异宝,千万年才能出现一件。”

    他背负着手:“我尝试过观想焱冰,他们冰火二法的武修,就是以此法做到单方面的冰中生火。也尝试用寒冰导电,可效果却不太理想。说来小轩你修行的,也是冰雷之法,这条路可不好走。”

    “那也未必。”李轩心想他体内的冰雷,就融洽得很,真正做到了彼此相融相生。

    可与此同时,他胸内也滋生出钦佩之意。

    校尉大人这位老爹的天赋,还真是可怕。

    在冰雷互斥不能相融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将这两种法门,硬生生的推到了天位的门槛前。居然还是天位之下,第四门中位列前五的大高手。

    这得有多强大的肉身?多强大的元神力量?

    “未必?”江云旗听出了李轩语中暗含的傲意,他不禁好奇的看了过来:“小轩你可有什么想法?”

    李轩则不答反问:“伯父,我现在需要大量的铅,锡,或者汞,不知这府中有没有?”

    “这三样东西,我药房里面就有。”江云旗微微扬眉,更觉疑惑了:“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用于演示一种名为‘超导’的冰雷交融之法。”

    李轩知道装逼的时机又到了,他的唇角微扬,心里稍微有点小兴奋:“解释起来很麻烦,不如直接演示给伯父你看。我不知道这对您突破天位有没有用,可哪怕能给您一点启发也好。”

    他想最好是能助江云旗一举突破天位,可以让他把人情还了。吃了江夫人亲手熬制的那么多虎丹,龟丹,他的嘴都已经吃软了,忒不好意思。

    江云旗也看出他面上的兴奋之意,不由意念微动:“你等等,我稍后就把东西取过来。”

    他心里不知为何,竟也生出了几分期待之意。

    ——难道说,自己突破天位的契机,就落在这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