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三七章 又被忽悠了
    李轩是带着几分纠结的情绪,来到朱雀楼的顶层的。

    按照之前计功楼主的说法,这次六道司为他提供的灌顶,将是冰法一类。

    可见鬼的是,他今日冰法大进,冰雷之间的平衡已经被破坏。

    如果再来一个冰法灌顶,岂非是雪上加霜?

    可要让他就这么放弃,李轩却又舍不得。这可是自己拿命换来的机缘,灌顶对他武道底蕴的提升,可以说是立竿见影,一次就能省他数月参研之功。

    对于李轩这样荒废了习武黄金时间的人来说,尤其重要。

    而当李轩来到顶层,他发现这里除了他们的伏魔总管之外,还有一位穿着一身蓝色锦袍的年轻人,他大约是三旬年纪,五官则平平无奇,是那种丢在人堆里完全找不出来的相貌。

    李轩也感应不到这位身上,有任何真元罡气的痕迹。

    可他知道此人既然能够出现在朱雀楼的顶层,那就绝非凡类。这位搞不好就是修为已踏入返璞归真之境的强横人物。

    果然当李轩施礼之后,伏魔总管就给他介绍道:“这位是赫连伏龙,你可以称呼为伏龙先生。今日先生受二皇子之托,会亲自给你提供灌顶。”

    李轩的五官神色,顿时僵住。

    赫连伏龙?是那个赫连伏龙?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是有打听过众多天位高手的情况的。

    毕竟是玄幻仙侠世界,对于这些武力的天花板,可以随时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自己的人物,李轩必须有所认知。

    而赫连伏龙,正是大晋疆域内,不多的数位依旧在活跃的天位高人之一。

    自从这位在三十九年前打破天人之限,就一直服务于皇家。

    不是说会由一位与伏魔总管相当的伪天位,来给他灌顶么?怎么就忽然换成了赫连伏龙?

    目盲老者见他这副模样,也毫不觉意外的笑了起来:“你这次侦破的镇妖塔爆炸案,让二皇子欣赏备至,听说你因早年荒唐,导致根基不足,就拜托伏龙先生帮你一把。恰好你这次的赏格,我们这边还没有议定,便连同之前拟定的灌顶一起,换一枚六道生元丹,为伏龙先生恢复灌顶损耗的元气。”

    ——六道生元丹,是一种上品的灵丹,专用于疗伤与培育元气,号称能够生死人肉白骨。它的位阶在六道天元丹之下,六道地元丹之上。换成道门九转,佛门九炼的划分,则是在六转六炼的层次。

    之前城隍老爷给李轩使用的龙虎大还丹,就是这个层次。

    李轩却眼现出纠结之色:“可属下近日寒法大进,冰雷二法已经失衡,这灌顶的时间能不能再延后一两个月?”

    “嗯?”赫连伏龙一声惊咦,然后他的眉心中赫然裂开,竟然现出了一只二郎神一样的竖眼,上下扫望着李轩。

    “有点意思,你不过四重楼境的修为,寒法武意的进境,居然就到了这个层次。九幽绝寒,上品寒力,原本还担心由我来灌顶,让你无法固守根本,被我神意撼动根基。可如今看来,却是我多虑了。”

    他随后侧目看向目盲老者:“此子的冰雷二道,的确失衡严重,非是灌顶良机。可之后的几天,我都需蕴养元气,全力备战刀魔李遮天。祭祀孝陵之后,则会即时赶往北京,没时间在此地停留。不知龙总管,可有解决之法?”

    伏魔总管也在仔细观望着李轩,他那无瞳的眼中现出一层蓝光,窥望着李轩体内的究竟。

    良久之后,这位陷入凝思:“办法还是有的,他现在之所以冰雷失衡,主要还是煞力。九幽绝寒乃顶级寒煞,也不知他究竟是怎么掌握的。可在雷法方面并无同等级的雷煞匹配,自然是一边倒的情况。也算是恰好——”

    目盲老者唇角微挑,看着李轩:“玄武堂的前任伏魔总管坐化之后,留下了三枚雷天舍利,是其生前掌握的雷煞‘先天雷晶’所凝。你如能炼化此物,倒也能与你的寒煞‘九幽绝寒’比较。不过此物无比珍贵,我六道司内以上品法器视之,必须二十个大功才能兑换。你如果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动用堂中供养的三足神鹤,给你调来此物。”

    李轩本能的就生出抗拒,明明他只需十五个大功,就可再攒一件极品法器了。

    可天位灌顶的机会,也确实难得。错过了这个村,就再没这个店。

    他寻思了片刻,就有些肉疼道:“属下自然是肯的,可我听说煞力这东西,最好是循序渐进。”

    目盲老者闻言失笑道:“常理是如此,可普通的煞力,在‘九幽绝寒’的压迫下,连站住脚跟都难。且你既然有了‘九幽绝寒’,那也不用担心身体会承受不了。只需事后你去换一种更高明的观想法,两种煞力自然就会形成平衡。”

    他又给李轩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与伏龙先生也不会放任不管,在你融炼舍利的时候,会为你护法。”

    李轩听了之后就猛地咬牙,再不犹豫:“那就换了!”

    他需要冰雷二法的平衡,而上品的雷煞,无论是对雷法修行,还是对雷法真意,都是有着极大助益的。

    毕竟‘九幽绝寒’的好处,李轩是看在眼中的。他在寒法上的修行速度,一直都比雷法快。‘九幽绝寒’也能助增他的掌力刀势——那至少百分之二百的增幅且不论,最重要的是‘九幽绝寒’对于术修,对于各种灵异邪魔的克制。

    可当他话出口时,就发现老者那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居然微现喜色。

    李轩心想自己该不会是又被忽悠了?

    这位总管自然不会在宝物价值上忽悠自己,可对方的目的,搞不好就是为拆散他的八十五个大功,不愿再为他筹备一件极品法器。

    李轩的心里才闪过这个念头,就听赫连伏龙道了一声‘起’字。李轩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等到恢复感官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间静室内。

    此时赫连伏龙,又一指点向了他的眉心:“注意了!”

    李轩感觉自己的脑海内,仿佛是炸裂开来,一股强横无匹的意念,在裹挟着他的神意,游向了未可知的方位。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赫然化身成一条巨大的螭龙,游荡于北方冰原之上——

    它在舒展着躯体,肆意的挥发一身寒息,并借助那些天然就藏蕴着奇异符文的鳞片,无拘无束的穿行于冰层当中。

    很快,这只冰螭就锁定住了它的猎物——那是一只行走于冰面上的巨大白熊。

    ※※※※

    一天之后,李轩才心神恍惚的从朱雀楼里面走出来。

    他的精神,依旧沉浸于过往的那一天‘冰螭’生涯中。

    赫连伏龙极具巧思,没有强行将他的冰法真意灌输给他,而是将之凝聚成了一条螭龙,将李轩的神意引入其内,自己去感悟,自己去体会。

    这可以最大程度的消除隐患,减小对李轩元神的冲击。

    可相应的,李轩究竟能从这‘冰螭’中体悟多少真意,就得看自己的悟性了。

    李轩不知自己这次灌顶的收获究竟是多还是少,可从赫连伏龙离开时的表情来看,这位对灌顶的成果应该是很满意的。

    他兴致勃勃,也不顾此刻已是深夜时分,径自走到了位于朱雀堂后院的一座校场内。

    幸运的是,这里还摆放着三具木人。

    李轩手起就一掌,将其中的一具冰封在冰层当中。

    那看起来就是一块半丈方圆的冰坨,可李轩却注意到里面的木人,其实已化为齑粉的状态。

    这冰中蕴藏的煞力与武道真意,也让它难以被融化。正常的温度下,它可以存在个五六天。

    ——三百年前晋太祖遣军北上攻伐割据淮东的周王张诚,他的先祖李乐兴就是一刀冰封淮河水系,且持续十日都未化散。将张诚的水师,都冻于濠泗之间。

    接下来,李轩又是抬手一道雷光,怀义刀以惊人的速度出鞘入鞘。而在雷光电闪间,那冰块也好,木人也罢,都在顷刻间化为粉尘雷渣。

    这是‘雷天舍利’,已经在伏龙先生与伏魔总管的看顾下,融入他体内的成果。‘先天雷晶’的力量,已经与他的雷系真元初步交融。

    那是一块块如同银白色晶石一样的雷霆之力,是雷电凝聚到极致之后的产物,此时正流转于他的经络之间。

    ——这很不科学,可李轩不但已将之融入体内,还能够初步调用它们的力量。

    “伏龙先生说你在寒法方面的天赋,是他百年未见之璞玉。还说似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后进,哪怕没有二皇子的请托,他也是愿意提携的。”

    就句话,来自于李轩的身后。当他侧目回头,就见仇千秋立在三十步外,笑望着他:“可就是蠢了一点,我如果是你,这八十五个大功怎么都不会拆散的。你该先向我与你父亲求助的,先天雷晶这种雷煞,对于诚意伯府与我来说,并非是不可求之物。可极品法器,却真是无价之宝。”

    李轩倒是不觉怎么遗憾:“小侄其实仔细想过了,现在六道司连一件极品法器都没法给我兑现,要指望这第二件,不知该等到什么时候!倒不如先换些有益的东西,多掌握一些保命之能。”

    仇千秋愣了愣,然后哑然失笑道:“倒也有些道理!也对,你如今在我们六道司内部的白榜排位,已经提升到十七,日后倒是不愁没有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