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三二章 祸害遗千年
    “是吞天换日大法!”

    薛云柔的语中有着几分佩服,可面色却很平静:“换在其它地方,说不定还真有可能给他逃了,可这里是——”

    此时那两条黑炎巨龙,蓦然在气劲爆破中撕开了那司马天元的重重罡气。

    仇千秋掌握的绝灭之力,竟然化作丝丝缕缕,潜藏于那黑炎巨龙当中,无孔不入的穿袭进去。明明是哪怕头发丝大小的一缕,就可毁灭百丈方圆的力量,却在仇千秋驾驭掌控下无比驯服,未曾波及周围一丝半毫。

    甚至司马天元周身溢出的强大罡劲,也被他强行镇压住。那恐怖的破坏力,只及周边三尺。

    “吞天换日又怎样?”仇千秋眼神睥睨,气度雍容:“在这镇妖塔内,即便天位高人,也难从我掌下逃脱,你这顽抗何益?”

    “我怎就顽抗不得?”司马天元哈哈大笑:“我现在是魔啊!天不可抗,那就向它低头吗?低头的话,那我算什么魔?还造得什么反?”

    此时他的周身,现出了无数的幻影。这是司马天元的身体正在方寸之间疾速的挪移变幻,在努力摆脱着那两条黑炎巨龙。

    他明明不擅长遁法,可这个时候,哪怕薛云柔这样的第三门,只能望见一片重影,无法洞见司马天元的真身何在。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微微动容。意识到这位司马校尉,可能在平日里隐藏了极大的力量。

    而就在下一瞬,司马天元的身影竟然短暂将两条炎龙摆脱,高飞于两丈之上。同时身化残影,往那大门方向疾掠而去。

    仇千秋却一点都不慌张,此时他反倒将一双手背负于后:“滚回来!”

    这一刻,司马天元的肩上蓦然多出了两个掌印。此时他的身影就如断线风筝一样倒飞而回,撞在了后方的墙壁上。而就在司马天元七窍溢血,挣扎着站起的时候。

    仇千秋又一声冷哂:“跪下!”

    司马天元顿时又一口鲜血吐出。他的身躯在沛不可挡的重压之下前倾,直到最后时刻,司马天元才勉力恢复了些许元气,强行支撑住了自己的躯体。

    “佩服!真不愧是威震白虎堂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万古绝灭仇千秋!”司马天元竟还能笑得出来:“可想要让我下跪,那除非是天塌地陷,”

    仇千秋没有说话,可在他身后,已经凝聚出一座巨塔的形状。

    李轩只一眼,就认出那正是他们所在的这座镇妖塔。而仇千秋运用的正是武道之势,将整座镇妖塔化为自身拥有的‘势’。

    而此时这层塔内,明明还没启用‘镇魂柱’与‘真武封魔阵’,可司马天元的周身上下,却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他的周身骨骼,也发出了‘咔嚓擦’的响声,似乎随时都要在重压之下散架。

    他的五官七窍,也溢出了更多的鲜血,可随后就被寒力冻结,司马天元的眼仁中更是现出了无数红丝,他的唇角还是上扬着,却含着无尽的悲凉:“可惜!可惜!不能亲眼见这天地革新,见虞棣的子孙沦为罪囚!”

    就在话音落时,司马天元竟然并掌如刀,直接就往自己的脖颈削去。不过在这之前,一只拐杖已经毫无先兆的出现在他的前额左侧。

    仅仅一击,就令司马天元直接晕迷。

    此时目盲老者就立在司马天元的三步之外,面含悲痛的将他的拐杖收回,他看向了仇千秋:“此人之父与我交情莫逆,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实在不忍见他就这么死在我面前。”

    “我这里无妨的。”仇千秋的反应平淡,不以为意:“唯独此人心志坚韧,即便总管你留他活口,只怕也问不出什么。总管大人,你得有心理准备。”

    他知道什么人可以用酷刑与死亡来威逼屈服,什么人不可以。

    似司马天元这种人,与神慧之流绝非一类。

    仇千秋敬他是一条好汉,是有心成全他的死志,至少也可让这位免了事后的酷刑拷问。

    目盲老者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不禁微微苦笑。再然后,他就将目光看向了满身伤痕的甄神炼,以及不远处的石心。

    “石监察使!”目盲老者的眉目间蕴着怒火:“甄校尉的这身伤,你最好是给我一个交代!此事老夫绝不会善罢甘休。”

    石心的脸已经青白一片,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冷汗,他注意到这殿堂之内,除了他部属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在向他注目。且无不都是眼含冷意与排斥,甚至是在不屑,嘲弄。

    可更让石心头疼的是此事的后续,即便是六道司,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案犯用刑也是常有之事。

    问题在于甄神炼,本就是六道司的一员。如果此人是爆破案真凶也就罢了,可对方既然不是,那情况便有些尴尬了。

    即便是身负纠察内部不法的内堂,也不能这么胡作非为。

    “即便他不是爆破案真凶又如何?”

    一个呼吸之后,石心一个拂袖,直接往镇妖塔的楼梯方向行去:“我们在他家搜查到的弥勒佛像与佛经,总不会是假的?又焉知内鬼只有一人?这桩案子,我仍会查个水落石出。来人,将甄神炼与司马天元都带回第九层看押。”

    “我劝石监察使还是早点收手的好。”仇千秋却微一嗤笑:“你过于粗心了,甄神炼修的核心法门,可是‘真武神照经’!你说他是弥勒教徒,这怕是说不过去。继续纠缠,监察使怕是不好交代。”

    石心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加快了脚步往外走。他的眸中,弥漫上了阴霾。

    真武神照经是一种结合了道门神降之术的武诀,借助道门‘真武大帝’的力量修行。

    这门顶尖武诀可以极大程度降低对武修的资质要求,可核心要点之一,就是保持对‘真武大帝’的信仰。

    ——这件事也很容易就可验证,只需甄神炼还能动用真武之力,那就不可能是弥勒佛的信徒。

    这个时候,江含韵则重重的在李轩的肩上一拍:“干得漂亮!”

    可她的面上,依然有着几分震惊与伤感。她与司马天元同事三载,眼见后者坐实了内鬼的身份,被伏魔总管擒拿,她心内不可能没有触动。

    那沈知谋与殷若兰夫妇,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触,二人都很佩服的朝李轩一抱拳:“不愧是明幽之虎!若非李都尉,今日我们朱雀堂,都不知该怎么收场。”

    虽然这次朱雀堂也是丢人现眼,损失惨重,可好歹这内鬼,是由他们自己揪出来的,与被内堂抓获不一样。

    “侥幸而已!”李轩心想还真是侥幸,如果不是司马天元对他起了杀机,他多半得挣扎好几天之后,才有可能洞察真相。

    此时李轩却发现人群中,有个人消失不见了,他不禁疑惑的询问:“雷云雷校尉呢?”

    他说过要请雷云喝一壶的,自是一口唾沫一根钉。

    “司马天元顽抗的时候,他就已经偷偷溜了。”沈知谋一声冷哂,语气幸灾乐祸:“他见机得快,否则这次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李轩闻言一愣:“王中郎将不是已经教训过他了么?”

    “那是被仇副总管及时拦住了,暂时罢休。”殷若兰笑着解释:“王中郎将已经同意与公孙都尉和离,可他怎么都得出一口气的。且他即便过了王中郎将这一关,还有公孙雪的姐姐呢。内监察使公孙灵,还有她的丈夫雷真,据说今日就可赶至南京。我听她语气,分明是挟怒而来。”

    “可怜见的!”李轩也忍不住同情的笑了起来,心想这一席酒,估计得延后一段时间了,真让人喜闻乐见。

    “真希望他能安然无恙——”

    而就在李轩正为雷云的小命操心的时候,江含韵却已不动声色的,来到了乐芊芊的身边,她的目光,却停留在李轩的身上。

    “芊芊,我问你一件事,李轩说他的性命,可能已不足三月,这是不是真的?”

    这个问题,她数天前就想问。可当日镇妖塔生变之后,她始终没能寻到机会。

    乐芊芊闻言稍稍错愕,然后就面色一黯,用贝齿紧紧咬住了下唇:“是真的,都尉大人因某种缘故,性命已朝不保夕。而且时间不是三个月,如果没有更好的丹药,无法在修行上更进一步,都尉大人至多只能支撑一个月左右,这都怨我,要非是大人为我两次损耗寿元,大人他的处境不会这么危险。”

    她依旧坚信着李轩对她说的话,认为自己是李轩寿元大减的罪魁祸首。

    这么一想,她就感觉自己与李轩保持距离的做法,似有点没良心。自己是不是该对他好一点?

    此时江含韵的脸,则是一阵发白,一身气息在瞬间数次变换。

    而旁边的罗烟,则竖起了耳朵,她含着疑惑的看着江含韵与乐芊芊二女。

    心想这两个婆娘在说啥呢?李轩李大都尉他活不长了?

    没道理的,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个人渣祸害,怎么都得有千载寿元。

    可不知怎的,罗烟只觉自己的心里,稍微有点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