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三一章 这才是真相(完)
    就在司马天元问话的时候,仇千秋已经一个抬手,以磅礴劲力将司马天元存放于门外的重剑,直接摄取到了手中。

    他投往司马天元的目光中,则是犀利如刀,杀机暗藏。

    而如王守一,沈知谋等人,更是直接闪身,阻拦在了大门口处,不给司马天元任何逃逸之机。

    几人都知司马天元的这些话,不过都是狡辩之辞。只以李轩拿出的这些证据,就足可为这位司马校尉定罪。

    六道司诛除邪魔,难道还一定要问这些邪魔为何祸乱人间,究竟有什么理由吗?

    “这是我的部属乐芊芊从南京户部,查到的一份文档。”

    李轩扬了扬手中的另一份卷宗:“乃是二十五年前司马通玄——也就是你现在的父亲,将你过继至名下,并易名为司马天元的户籍档案。二十五年前,你的父母因故丧子,故而将年仅四岁的你抱至膝下收养。

    而在这之前,你的名字是房天元,乃是建灵年间大臣房孝儒的后人。昔日房孝儒被夷十族,唯有其堂弟房孝复因当时身在军伍,得太宗宽赦,留下一脉幸免。可子子孙孙,依旧得沦为贱户。到了你这一代,房家就只余你一人。我仍不知你为何要制造爆炸,将血无涯等人救走,可想必是与此有关?”

    司马天元的闻言微楞,然后就沉默下来,他的脸上已无笑意,面目也渐渐阴沉。

    “此外这三天当中我四处走访,得知你司马天元自入职以来,几乎所有的薪俸,都捐给了城外的几座孤老院。可我去看过,那边名义是奉养全城孤老,可内中收养的全都是年老力衰,孤苦无依的贱民之后。”

    李轩说道这里,神色是无比的复杂:“还有,你说镇妖塔图纸一事牵强,可真的牵强吗?你的舅父顾宏已死,可当时参与工程的几人当中,还另有三位墨门大匠在世,我前日去拜访过其中的两人。

    其中有一位对我言道,昔年你舅父顾宏对你无比爱重,时常在他们面前引你为豪,说你在机关图纸上有过目不望之能,无论怎样复杂的图纸,你司马天元只需看一眼就能原原本本的复写。而昔日他们为改造镇妖塔水道,打造镇妖塔模型之时,你司马天元就时常出入其中。”

    这个时候,就连目盲老者的脸色,也逐渐发生变化。

    他初时是万万不肯信的,可当李轩的言辞一一道出。老者看司马天元的眸中,也渐渐现出了痛心之意。

    “也就是说,当夜确系司马天元伪装林嫂身份,趁雷云离开法坛之际进入,埋设炸药与神火符?李轩,你可将他犯案的前后经过,都给我详细说清楚!”

    “下官领命!”

    李轩朝伏魔总管躬身一拜,然后环视着在场众人:“司马校尉筹划劫狱,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在一个半月前,血无涯被关押之后不久就已开始筹备。从那个时候起,司马校尉就已经有意识的抓博蛇妖入狱,从总库套取硫磺。在案发之前三天,司马天元与那位林嫂就已制作好了火药与神火符,其中一部分,已在九月十七日送至顶层。

    可这里必须一提的是,在这位最初的筹划中,并未想过利用下水道,而是准备在‘镇魂柱’与法阵失效之后,直接打通第三层的外壁。他为此特意将一只九重楼境的‘穿山魔’移到了三层,而在‘穿山魔’监牢旁,本就有一只同样九重楼境的恶灵‘散灵童子’,前者有穿山碎石之能,后者有散灵之力,可以将外壁中那些防护符文中蕴藏的灵力化为乌有。”

    李轩说到这里,又从袖中那出了一张宣纸:“这是司马校尉亲自签发的调令,将原本位于三十二层的‘穿山魔’,以协助调查一桩案件为由,将之调到镇妖塔第三层。可由于仇副堂主临时起意,将血无涯等人关押入黑水牢,这位司马校尉不得不临时改变了计划。

    可对司马校尉来说,这非但不是坏事,反倒是绝佳的利好。妖魔恶灵皆不可控,而相较于血无涯等人所在的楼层,黑水牢可供他们利用的高手更多,也更加强大。司马校尉也可进一步摆脱嫌疑。”

    “而在案发之刻,司马天元扮装成林嫂的模样进入镇妖塔,先以预先制作好的信笺调开雷云,然后趁着送餐之际,将火药送入底层。之后他便返回到地下一层,在爆炸发生之后,为神慧与血无涯等人解开镇元钉,并亲自为他们打通水道,将神慧等人送走。”

    李轩再次转过头,看向了司马天元:“司马校尉,不知我说的可对?”

    司马天元看李轩的目光也很复杂,他定定的看了李轩良久,随后不答反问:“你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就在那次遇袭之后!”

    李轩面无表情,眼神淡然的回应:“我的神魄要较常人强大,也敏感得多。在当时就感应到校尉大人你对我含有杀机,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可能陷入到了误区。如果我没猜错,那日你现身,原本是欲助那些刺客将我杀死。只是因我的神夔雷音出乎你们的意料,不得不临时改弦更张?”

    当日的他,确实感应到了些许异常。

    可李轩之所以会怀疑司马天元,却是因红衣女鬼。当时红衣已经自鼎中现形,散出了无数的血丝与飘带。

    这很奇怪,当时就局面来看,李轩等人已经转危为安,及时赶到的司马天元,则是让他们更增筹码。

    可红衣还是从鼎中现行,面朝司马天元的方向开启了战斗姿态。

    唯一的理由,就是受司马天元的杀意所逼,

    “还有在城东轿子山的那场围剿,之所以功败垂成,固然是因我们六道司的力量。可你司马天元,也有通风报信之嫌。按照王中郎将的安排,原本是用不着你孤身一人直闯弥勒教那些邪修的腹心之地。”

    目盲老者听到了,面上已经充斥着悲意与沉痛:“天元,我想知道,这究竟是否真的,又是为何?”

    “为何?总管这个问题岂非是笑话?”

    司马天元一声冷笑,他将头颅一扬,显露出了昂扬之态:“这堂堂大晋,将人当成畜生一样对待,不给一点余地,还能指望这些畜生一样的人不反抗么?”

    “可你明明已经不是贱民了,你的父亲司马通玄对你那么疼爱,甚至不惜动用人情毁去应天府户曹,篡改了关于你的档案。要不是南京户部留了底,我都险些查不到。”

    这是乐芊芊,她话才说出口,就在周围人等的注目下羞红了脸。

    可在之前查案的过程中,乐芊芊也确实积累了太多的疑问,不吐不快。

    “我的父母确实对我恩重如山!”司马天元也诧异的斜眼看了乐芊芊一眼,然后凄凉一笑:“可就如李轩所说的,我记忆极好,记得四岁之前发生的一切。

    那时我生父生母都已死,一人茕茕独立,孤苦伶仃,仿佛活在地狱。便是那些乞丐,都活得比我好些。全靠同为贱籍贱户的同族帮衬,才没有饿死街头。那苦的滋味,如入骨髓,让我没齿难忘。

    我自然可以继续做我的司马天元,伏魔校尉,甚至是未来的伏魔中郎将。可有些事,有些人,不是想放就放得下的啊姑娘!我便只享受我的荣华富贵,然后就看着他们继续沉沦深渊,子子孙孙都不得超脱?

    我可以用自己的薪俸,在南京救助一些人,可整个南直隶,整个大江南北,又有多少贱民子弟,在经历我四岁之前的境地。做人,不能忘本!”

    乐芊芊不由一阵哑然无言,李轩则是眼神一黯,面色清冷,

    此时的仇千秋,已经一个踏步来到了司马天元的身前:“笑话!你说的不能忘本,就是与邪修为伍,祸乱南京?那血无涯炮制将军山血祭案,使九姓渔民数百位童子身死魂灭,神慧以弥勒教义蛊惑人心,不知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其余被你纵走的邪修,无论哪一个,都是血案累累。”

    他看着司马天元,双手中凝聚绝灭之力:“你是要束手就擒,还是要让我出手?”

    “你说得对,我司马天元确是罪大恶极的。”

    司马天元竟无惧无畏,毫不相让的与仇千秋对视着:“我想要的一切,直中不能取,就只能魔中求!我想这天要压我,我便掀开这天!地要缚我,那我便踏破这地。人不能容我,我便与魔为伍。”

    “痴狂!”仇千秋的眼中闪现过些许冷意,然后抬手之间,这大厅内就已风云变幻,两条如龙一样的黑色火焰,一左一右的摄向了司马天元。

    而此时那司马天元的周身,则已萦绕着一层黑气,竟将那些含韵绝灭之力的黑色火焰,逼在一丈之外。同时一条条黑色的丝线,在他周身蔓延,一身气势,狂烈如魔!

    “在我心愿未了之前,想让我束手就擒,绝不可能!”

    立在李轩身侧的罗烟,顿时将她的眼微微一张:“他突破第四门,进入十重楼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