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二二章 三春之桃
    “这镇妖塔内也有用到宣纸吗?”李轩直接问乐芊芊:“我看这纸的材质还不错。”

    所谓万事不决问百度,一般都有回应。

    乐芊芊的俏脸微红:“许~许多地方都会用到,记账,审讯记录等等。不过管理很严,几乎每一张都有记录。”

    原本是打定主意,从今日开始要与李轩保持距离的,自己发昏的脑袋,是该到了清醒的时候。所以一早上衙就冷冰冰的,没给李轩好脸色。

    结果进塔的时候,她托人制作的那张用来留念的法器画卷,却好巧不巧的被李轩看见。

    这让她尴尬之余,又无所适从。想要继续保持冷冰冰的态度,却又底气不足,心虚不已。

    “不止是宣纸。”

    罗烟蹲在地面,手抓起了一些粉尘:“还有制作火药需要的硝石,硫磺与木炭!换个角度来想,他们之所以要用火药这种方法,不是没钱,而是这些东西实在带不进来。可既然符箓能够在塔内制作,那么火药为什么不可以?”

    罗烟看着李轩:“这些火药没能充分燃烧,可见质量很差。”

    “有意思。”

    李轩听了之后微一扬眉:“那么这些东西的账册,在哪里可以查到?”

    乐芊芊答道:“塔内的第一层有一间规模不小的文档室,专用于存放文书,账册,审讯记录等等。此外在藏书楼,那边也有一套备份。”

    李轩很想现在就过去看看,可在这之前,他还得先看看另一个爆炸现场,还有神慧与血无涯等人逃脱的地下水道。

    考虑到距离,他们首先去的是黑水牢。

    镇妖塔的黑水牢,就在地下的第一层与第二层。大体是呈环形结构,位于镇妖塔的地基外层。外面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地下水库,仿佛护城河一样环绕于外。

    这水库不但是黑水牢的水源,也起着阻拦越狱的作用。

    而六道司修建这地下水库的目的,就是为防止有人通过土遁之法从地下逃脱,或者从外攻入。

    所以它很庞大,覆盖着整个镇妖塔的基座下层。

    在‘真武封魔阵’启动的时候,这里会成为一个满布杀机之地。任何人尝试泅渡,都会被这里密集的机关,还有各种致命的水系法术,活生生的轰死。

    地下水库的外层,则环绕着各种管道。一部分是给水库供水排水的,一部分则是下水管道,用来排泄塔内日常生活用水与产自人与妖的不可名状物。

    前者有厚达三丈,坚不可摧的巨大铁闸隔断,只有需要的时候会打开;后者与水库则没有直接的联系。

    出问题的就是下水管道,地下水库的南面石壁,被血无涯与神慧等人强行轰开了一个口子,直通位于五丈之外的下水管道。

    然后他们在经过两个弯之后,又往外打穿石壁,进入了另一条地下暗渠。后者一头连着水库大闸,一头则直通五里之外的大江。

    当李轩他们抵达之际,这里的水还没有完全排干。

    又由于生活管道里的东西,从那缺口倒灌之故,里面不但散发着恶心的腐朽气味,还夹杂着一股恶臭。甚至那水面之上,漂浮着一些难以言喻的事物。

    幸亏这个时候,李轩已经有了四重楼境的修为,能够做到长时间的闭气,否则他真得被熏晕过去不可。除此之外,还可利用符箓的力量,让他可以浮在空中半尺,不用接触水面。

    “就是这里吗?”李轩捂着鼻子看那洞口,一面佩服血无涯他们能够钻得进去,一面则眼现冷冽之色:“打洞的方位很精准。”

    “确实精准!而且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打穿两层石壁。只要稍稍耽搁一点时间,他们就得被赶来的伏魔总管与仇副座等人留下。”

    罗烟转过头问乐芊芊:“六道司内,有熟知这些水下管道结构的人在吗?”

    乐芊芊想了想,就微微摇头:“镇妖塔的建造时间是一千一百年前,时至如今,应该没有能够完全了解它的结构的人。这些管道倒是因最初的设计缺陷经常堵塞,几乎每隔半年就需清理疏通一次。可那些梳理管道的人,也只是顺着管道疏通,他们不可能知道管道与水库最接近的方位在何处,也不可能知道该怎样进入暗渠。”

    她又陷入凝思:“不过我记得,朱雀楼的第七层,藏书楼的顶层,都有存放镇妖塔的全套图纸。一式两份,分开保存。”

    此时彭富来,却发现李轩有些入神的看着那下水道的洞壁上方。

    “你还在看什么?快出去吧,熏死人了。”

    他最近虽也是丹药不停,可修为还差一点点才能进入四重楼境,所以是几人当中最难受的,片刻都难忍了。

    “把你的告身符牌借给我。”李轩拿起彭富来递过来的黑色符牌在那洞壁之上,刮下了一层白色的晶粉。

    罗烟看了一眼,就眼现了然之色:“这是硝石,如果这一千年内都没人动过,那么这里的硝石份量,还很不小。”

    彭富来则神色纠结郁闷的,看着李轩递回来的告身符牌:“你干嘛不用自己的?”

    “你的这个不值钱啊,换起来方便。”

    李轩指了指自己腰间,那昭示着他‘伏魔都尉’身份,外层镶金,雕文精美的告身符牌:“可我这牌,你看看,脏了多可惜!”

    他随后转身就走:“走吧,我们去顶层。”

    可镇妖塔顶层的爆炸现场,却也乏善可陈。

    这里的结构,与地底一模一样,按照阴阳鱼图的结构,这里也被一堵厚墙分成了两个不连通的区域,区别只是塔顶的面积小了一些,这里面的‘八卦’建筑也相对较小。

    只因此地,不但是‘镇魂柱’的枢纽,也同样是‘真武封魔阵’的阵法基盘。只是相对来说,这边的基盘没有地底那一层重要。

    而爆炸地点,依旧是‘坤’字位的坑洞内。这里同样有许多未能充分燃烧的火药残余,符纸碎片却没有寻到。也不知是没有,还是被内堂的人拿走了。

    从顶层下来之后,李轩就决定兵分两路,由罗烟去藏书楼与朱雀楼,查看那份镇妖塔结构图的借阅记录。他与乐芊芊,则一起前往一层的文书室。

    至于彭富来与张岳——这两个在李轩眼里就是打手,哼哈二将与吉祥物。这个时候,是没法指望的。

    不知是否巧合,他们在下楼的时候,恰见那位‘内监查使’石心,带着他麾下的一众内堂人员在往上走。

    那石心在望见他们之后稍稍有些意外,然后他眼神就变得饶有兴致:“你就是李轩?负责查镇妖塔爆炸案的那人?之前看到总管谕令,我是感觉很奇怪的,以那位总管的为人,怎会钦点一个小小的伏魔都尉负责此案?怎的对你如此放心?

    后来才想起,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固山英雄,朱雀堂最近才崛起的后起之秀,明幽之虎嘛!”

    “大人谬赞!”李轩很平淡的回了一礼,一派宠辱不惊的神色。

    他想你不称我‘神刀李轩’,或者‘刀王李轩’,咱是不会吃这个奉承的。

    明幽之虎?这是什么垃圾称号?咱又不吃软饭。

    “有点意思,就你这份气度,就已是闻名胜过见面。”

    石心已转过身,继续往上方走:“好好查吧!我虽不知龙须虎吩咐了你什么,却大概能猜到他的心思,无非是玩包庇部属,养痈遗患那一套。朱雀堂之所以藏污纳垢,龙须虎难辞其咎。石某今次从北京过来,就是为一扫此间的歪风邪气,为朱雀堂正本清源。

    所有石某有一句奉劝,万事三思!无论是谁敢阻石某之道,以私心坏公事,石某定不会容他!”

    李轩不由蹙眉,龙须虎——那正是他们伏魔总管的姓名。

    而等到石心领着的一众内堂人等,都上了后方的楼梯。张岳就眉头皱起:“有点不爽,在他口里,我们朱雀堂就是垃圾窝?”

    李轩也觉心里不痛快:“不管他,我们办正事要紧。”

    乐芊芊口中的文书室果然很大,占地足有三十丈方圆,分成七个房间。整体是按照金匮石室的布局,防火防盗。

    在这里值班的共有七名文书,主官则是一位文职的女性伏魔都尉,名叫公孙雪。她年纪大约三旬左右,却面若桃花,身姿妖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成熟知性的风韵。

    当李轩望见此女,眼中也不禁现出一抹亮泽。本能的就想起了一句话——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他身后的彭富来与张岳,则比他还不堪,几乎看呆了眼。

    李轩正以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脚面就被乐芊芊狠狠的踩了一脚,少女冷眼看着他:“看什么呢?这是伏魔中郎将王守一,王大人的夫人!”

    李轩想起了不久前见过的那位满面虬须的大汉,当即心神一凛,收束起了视线,目不斜视。

    张岳与彭富来两人也面色一肃,再不敢拿眼乱瞄了。他们听说过王守一的名号,担心会被这位中郎将锤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