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二一章 啥都不许带
    李轩前世从没当过领导,可他知道一个很朴素的道理。只要老板能把钱给到了位,让下面的人开心了,那就不愁御下的问题。哪怕是零零七,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抱怨的。

    所以接下来李轩给三个旗六十多组人马安排工作,调整值班表的时候,基本没遇到问题。

    李轩对人事的安排很合理,不但考虑到方方面面,还做到了公正公开,即便是都里面的几个刺头,看了后也无话可说。

    而等到这些公务都处理完,李轩就私下问罗烟:“紫蝶呢?这次她也跑出去了吧?你可知她在何处?”

    他的想法是很简单,如果紫蝶是与神慧、血无涯他们在一起。那这桩案子就简单了,直接顺藤摸瓜,将那群人一网成擒。

    “紫蝶的事,你问我做什么?”

    罗烟斜睨了李轩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着:“紫蝶在镇妖塔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仇副座还给她安排了一间上等的雅间,她干吗要跑?据我所知,她是被那些人抓出去的,现在都昏迷着,没法联系。他们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我都没法感应到她在哪里。”

    李轩失望之余,又有些为她担心:“紫蝶出事,会不会影响你?”

    他知道许多分身化身之法,看起来很神奇,可其实与本体神魄联系紧密。一旦折损,都会牵连主体。

    “对我本人影响不大,可如果就这么毁了,那也挺可惜的。那可是以上古秘法制作的人偶,一切都与常人没什么两样,花了好多珍贵的材料。以我现在的财力,都只能再制作一具。”

    罗烟知道自己的身份瞒不过李轩,所以也敞开了说:“我也很好奇,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能联系上,就尽快通知我。”

    李轩接下来就带着罗烟,彭富来,张岳,还有乐芊芊几人,一起前往镇妖塔。

    唯独薛云柔留了下来,委屈兮兮的看着他们离去。

    可没奈何,秦淮河那边现在就需要人坐镇。

    其实换罗烟也可,可既然涉及到幻术与爆炸,那就离不开这位玩火的行家。

    而就在李轩进入塔门的时候,几人都被值守在外的一位伏魔都尉拦住:“小乾坤袋,小须弥戒,除了衣物之外,一应的空间法器与随身器物都需存放在此,离塔时再行取回。”

    李轩不由双眼微凝:“平日里都是如此吗?”

    他这是第一次“正式”进入镇妖塔,所以不清楚这边的规矩。

    “一千年来日日如此,据说早年曾经出过几次有人夹带东西入内,助妖魔逃狱的案例,所以司里在这方面管控很严。尤其空间法器,是重中之重。”

    那伏魔都尉说话的同时,又捏了一个道印。那门口处蹲着的两只石狮忽然就活了过来,化作狻猊之形,围在二人身边一阵乱嗅。

    最后它们冲着李轩身后的四人一阵龇牙咧嘴,张岳一阵愣神,然后就恍然大悟,很不好意思的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小须弥咒印’。

    “都忘了我还买了这东西!”

    可那两头狻猊还是盯着张岳,后者脸皮微抽,然后迟疑着从怀里面掏出一个女子的肚兜:“不会是这东西吧?过份了!这太过份了,这就是一件衣物。”

    李轩也觉得这太过份了,心想这大概是这肚兜上的气味,与张岳本人不同,上面还纹有能助人洁净身体的符文所致。

    在这两头畜牲看来,这就是法器的一种。

    彭富来则是神色默默的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个瓷瓶,放在了旁边的桌上。

    “玄元鹿血丸?”张岳诧异的看了彭富来一眼:“老彭你肾虚啊?要用这种壮阳药?想起来了!我说呢,昨夜含春楼的月姑娘来找你,你都累成那样了,还能与她纠缠一晚上,隔天还跟我吹。”

    “滚!”

    彭富来哼了一声,肥脸上浮现出一层不易察觉的绯红:“你懂什么?我最近在练‘子母斩神刀’这种暗器手法,这东西能够帮我活血,增加我的手感。否则我干嘛放在手边?存放在乾坤袋里不行?”

    李轩心想我艹,自己这两个死党,还真是行走的打桩机。

    亏他还真以为这两位是改过自新了,从此远离烟花之地。结果他们是离开了秦淮河,却把烟花直接带到了家。

    ——据李轩所知,这两人为了上衙方便,最近在朱雀堂附近租了一座小宅院。有时候练习累了,就直接住在那边。

    他之前就在奇怪,在朱雀堂的班房住,岂不更方便?这边的住宿条件也不差的。

    罗烟则是万分不解,她想了片刻,才从袖里面拿出了一根小黄瓜咬了一口:“就连吃的也不让带?我最近有点上火。”

    乐芊芊则脸色绯红的,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了一张卷起来的画卷,状似若无其事的将之放在桌上。

    彭富来很奇怪:“这么大的东西,你干嘛不丢乾坤袋里面?带身上多不方便——”

    可下一瞬,随着一股突兀的大风刮来,那画卷被吹开一截。随着里面的符文引发,光影投射。李轩的绝世蓝颜就这么虚空投影,展现在了几人眼前。

    彭富来顿时秒懂,转头望向前方目不斜视。乐芊芊的俏面绯红,手忙脚乱的将那画卷塞入到乾坤袋里。

    李轩也没被放过,他接下来面无表情的从袖里拿出三条薄如蝉翼的羊肠膜。

    罗烟扫了一眼,就‘嘿’的一笑。

    ——这东西,是用羊的盲肠制作,专用来避孕的。

    直到五人都被清理干净,那两只石狮这才满意的返回基座,重新蹲了下来。

    那伏魔都尉笑着指了指它们:“就为了防夹带,堂里面养了整整十二头拥有狻猊血脉的火眼狮,轮换值班。每一只都很能吃,吞金兽似的。”

    李轩则若有所思:“那么这些火眼狮,是否有被人利用的可能。”

    “没可能的。”那伏魔都尉摇着头:“它们只按契约行事,即便我们的总管,也没法左右它们。只因但凡有疏忽,或者有徇私之举,它们就得赔上性命。”

    李轩点了点头,又仰头上望,看着这座镇妖塔。

    ——在那个破洞被打开之前,这座高一百七十丈的巨塔别说是窗户,甚至连一个排气孔都没有。

    而在进入大门之后,彭富来就摩挲着下巴:“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是怎么把火神符与炸药这种东西,带入到镇妖塔的?据说用量很大是吗?”

    “此事的确得重点调查。”

    李轩微微颔首:“可当务之急,还是先到爆炸现场看看再说。”

    他们首先看的是镇妖塔的最底层,也就是地下第三层。

    其实之前李轩参与议事的时候,已经看到过现场了。可当时为了避嫌,李轩没有仔细去看。

    镇妖塔的底层,大致是呈黑白阴阳鱼的结构,中间被一堵厚墙与楼梯隔开。

    在阴鱼阳鱼内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长方形建筑,整体呈八卦图形状排列。之前他们议事的厅堂就在其中,里面的地面,墙壁都刻录着大量的玄异符文。

    而在两个阴阳鱼眼的位置,则各有一座高达一丈的法坛,那便是‘真武封魔阵’的枢纽。

    事发之际,火鸦都指挥使雷云与青翼都指挥使殷若兰,就各自坐镇于这座法坛上。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阴鱼阳鱼中的一切都是彼此对称。

    而发生爆炸的地点,就在阳鱼一侧的西南方,坤字位的一角。

    这里有不少刻意为之的坑洞,作为‘坤为母’的象征。

    当李轩他们抵达的时候,现场早已被破坏了。

    张应元与那群术师修复法阵是一波,石心与内堂的人是另一波。

    不过这里爆炸后产生的碎砖碎石,还是全须全尾的保留了下来,张应元也拓印了现场的图影。两边对照,对查案没影响。

    “硫磺与硝石的气味。”

    罗烟鼻尖轻嗅了嗅:“就是普通的炸药,可以现场的痕迹看,用量应该在三石左右。不是太剧烈的爆炸,可位置选的很好。刚好可以破坏那个关键的符文,导致‘真武封魔阵’失效。”

    “三石?”张岳匪夷所思道:“这量也很不小了,可他们究竟是怎么运进来的?”

    彭富来则笑道:“我猜他们一定很穷,与其用炸药,倒不如多用些中品的‘爆炎符’。只需三五张,就可抵得三石炸药的效果,还更加隐蔽。”

    “有道理!”

    罗烟此时神色微动,然后冷笑。

    她已经知道血无涯与神慧等人,将‘紫蝶妖女’绑去的缘由了。

    李轩则是听如不闻,仔细的翻查现场。

    他在现场勘察上的本事虽不怎么样,却知道现场勘察与尸检一样,最重要的是耐心,细致。

    而就在大约半柱香时间之后,李轩从那些砖石底下,翻出一片白色的符纸。随后就眉头微蹙,陷入了凝思。

    “怎么了?”罗烟凑过来看了一眼,眼中就微现异色:“这是符纸碎片?有意思,居然没有完全燃烧?”

    理论来说,符箓在引发之后,一般都会迅速燃烧殆尽。

    “这不是专用的符纸,而是普通的宣纸。”

    李轩微凝着眼:“能够在宣纸上作符,我佩服此人的本事。此外这纸上用的符文,也不是朱砂之类,而是人的血液。”

    也意味着这些符的制作时间,很可能不会超过三天。只因超过三日,这宣纸制成的符箓,就会自然而然的失去效果。

    这极可能是临场制作,就地取材,而非是他之前以为的夹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