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一四章 牵丝戏
    当李轩从龙睿的书案前离开,玄尘道人已是面如死灰。

    他也听见了李轩最后对龙睿的那些言语,却不认为龙睿能够在今晚对上李轩那句上联。

    玄尘道人好歹也是参研过一段文学的,知道这一联的难度,搞不好就是一个千古绝对。

    此时他只能自我安慰,算了!那神血青鸾已经生元无几,继续不饮不食下去,那就活不了多少天了。

    所以这鸟其实不值钱,无非就是送他一只死鸟而已,一只死鸟——

    可这个家伙,他怎能有如此才情?

    可恶!经历这两关,云柔怕是更喜欢他了吧?

    手谈,诗词与音乐,可是他师妹最喜欢的。

    玄尘道人随后又把目光,落在了坐镇在第三关的真如大师身上。

    他现在已经不抱折辱李轩的打算了,这位连破两关之余,还将王静与龙睿这两个守关者难住。

    这等样的能耐,已经让李轩在云柔的眼前出够了风头。

    尤其是那首词——刚才薛云柔看李轩的眼神,简直就可将钢铁融化,也彻底融灭了玄尘的心。

    此时的玄尘道人,只求自己的这位好友能够守住此关。否则他这次,真是输得底裤都要没了。

    难道真的要以这‘火云凰’,继续成全他们?成全李轩?

    玄尘道人看了看自己的下身,心想佛也无此大度。

    他宁愿委托他人将这鸟送给师妹,也不愿经李轩之手,由后者借花献佛。

    而此时台下的众人,早已议论纷纷。

    “这位六道司的伏魔都尉,可真了得。”

    “王静王溪泉,龙睿龙守智,这可是我们南直隶小有名气的儒士,居然被他给难住了。”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首词的意蕴,真是一言难尽。”

    “就不知这第三关,是什么内容?”

    “没贴出来,可既然是由和尚主持,那么考校的一定是佛法吧?”

    “说起来,台上那位是保圣寺的真如大师吗?”

    “应该是他,这可是活人无数,功德无量的大师。”

    “说是药王菩萨的在世化身呢,寻常人被他抚一下顶,就可保一年之内无病无灾。”

    “那这一关悬了,有真如大师坐镇,这位伏魔都尉怕是只能铩羽而归。”

    真如大师的面前没有桌案,只有一个蒲团。

    李轩神色洒脱的直接走过去,在那蒲团上坐了下来:“大师,不知你这一关,考校的是何题目?”

    他对这一关,其实没抱任何希望。如果这和尚考校的内容真与佛门有关,李轩知道自己铁定是输。

    他又不是神仙,还能通晓佛经不成?

    让人惊奇的是,宋子安竟然没跟过来,这位在台上也没下去,只定定看着李轩的身影,脸色阴晴不定。

    “我这里的凡人关,就只有三个问题。过了之后,才是为修行者设置的题目。”

    真如大师正襟危坐着,与之前的龙睿同样,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李轩。

    “第一问,施主你看旁边这旗幡飘舞,敢问施主,这究竟是风动,还是旗动?”

    李轩的眼中,不禁显出了异色:“我看是和尚你的心在动吧?”

    ——这种佛门的小故事,他以前躺在床上刷手机的时候,看过不知多少。

    真如大师的眼中,顿时闪现精芒。

    接下来,他又探手一招,一滴水液出现在他的手中。

    “第二问,请问施主,有什么方法能够让这滴水,永不干涸?”

    “这个简单。”李轩探手一招,将那滴水招了过来,然后信手一弹,使之落入到数十步外的一条小溪中。

    “将之融入到江河湖海中。”

    真如大师不禁微一颔首:“第三问,我有一位师兄佛法有成,认为这世间一切皆空,万法皆空,四大皆空,五蕴皆空,人需要放下世界所有的执着与相,请问施主您以为呢?”

    李轩笑了,然后就向真如伸出了手:“那就请真如大师,将这一关的彩头给我吧。”

    真如大师不禁疑惑的扬眉:“施主还未答我之疑。”

    “既然一切皆空,那么我是否也可将和尚你的问题,当做不存在?”李轩理直气壮的反问:“和尚你可别执着。”

    真如大师失笑:“此确为断见,是不能真正参透经义的迷悟。可见施主果是有大智之人!以小僧之意,即便现在将彩头奉上,那也是心甘情愿的。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施主如打算得这火云凰,还是得再过一关。”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将一个木盒,推到了李轩面前。

    “我这一关,考校的其实是音律。可小僧本人不擅音律声乐,只能依靠他物来完成。”

    他打开了木盒,瞬时间一股音乐响起。不过最吸引人的,却是从里面飘出的八个莹白色的光团。

    李轩初时心想这不就是普通的八音盒吗?可当他望见这八个光团,神色才微微一凝。

    仔细看的话,就可见那光团之内,赫然有八个仿佛拇指姑娘般的小人儿。

    她们穿着一层红色的轻纱,轻纱里面若隐若现,如烟如雾。

    其中的每一个都是容貌美丽至极,却都将娇躯缩成一团,双手紧紧环抱着她们的膝盖。背后六对透明的翅膀,则将她们紧紧包裹着。

    “这是?”李轩很是吃惊,好奇的看向真如。

    “来自于西方的‘音之精灵’,三年前由一位传教士赠送给我。可现在,她们已快凋谢了。”

    真如大师叹了一口气:“这是我的错,本人不通音律,令这几只‘音之精灵’萎靡至此。所以我这一关,需要阁下能弹奏一曲,且必须是有资格作为这些‘音之精灵’的食粮,让她们能够重振精神的佳音。

    施主如能办到,那么不但这只火云凰,施主可以拿去。这八只‘音之精灵’,施主也可取走,也算是小僧为她们寻得真主了。”

    李轩更加不解了:“食粮?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身后蓦然探出了无数的血丝。

    李轩赶紧内视自己的神魄,发现那‘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的鼎盖被顶开了一条缝。红衣女鬼正探头探脑的往外看,那张小脸上,竟是一脸的渴望与期盼。血色的双眼,则不断的向李轩传达情绪。

    总结起来,就是想要,想要,好想要!

    李轩心想好吧,无论是为了火云凰,还是为了这八只‘音精灵’,他都必须拿下这一关不可了!

    真如大师则不厌其烦的加以解释:“这些‘音之精灵’,以音为食。且还得是上等的音乐,要么是弹奏的水准极佳,要么就是她们从未听过的新曲。据说她们在西方。出生于一个位于森林,像花园一样的城市。那里每日都有人弹奏音乐,用的是迥异于东方的乐器,其中还有许多大师,所以她们在那边的生活欢快极了。”

    “明白了。”

    李轩微微颔首,然后环目四顾:“这里谁带了笛子,能否借我一用?”

    要说上等的音乐,他现在脑子里面藏了好几百首,都是他那个世界流行一时的金曲。其中还有不少,是最近十年间流行的古风歌。

    可这些歌李轩清唱不来啊,总会跑调,他也没下功夫去练过。

    不过李轩曾在兴趣使然下,练过五个月的笛。在掌握基本的技巧之后,专练了几首曲子。

    可惜后面他又有了新的兴趣,把笛子丢到了床底下生灰。

    “我有!”薛云柔来到他身侧,将一只湘妃笛,递送到了李轩的面前。

    她看着李轩,满满都是意外之意。轩郎他,竟然还通音律吗?

    薛云柔感觉自家的轩郎,就好像是一个挖不完的宝藏,总能够让她惊喜。

    李轩把笛子拿在手里,先是试着吹了几个音,熟悉了一下。然后就有一股优雅婉转的笛音,响彻于这擂台上。

    薛云柔能够感觉到他技巧的生疏生涩,可仅仅片刻,她的面色就微微一凝。

    李轩的这一曲,竟好听极了,是她之前从未听说过的。

    而那八只音精灵,最初时是一动不动,可当听到一半,她们的翅膀就往后张开,纷纷睁开了金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李轩。

    这一刻,台下的玄尘道人,是面如死灰,心想这家伙怎么啥都懂?

    完了完了,自己拿出这三件彩头,看来是真要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不过在大约六十个呼吸之后,那八只音精灵虽已把紧缩着的娇躯放开,神态却依旧萎靡。

    “请问施主,这究竟是何曲?”真如大师双手合十:“小僧以前从未听过。”

    “曲名为《飞雪玉花》。”

    其实是动画片秦时明月的插曲,李轩很喜欢所以练过。他依旧看着那八只音精灵,心想莫非是这曲太短了么?

    的确短了些,全曲只有一分钟多一点。

    李轩想了想,又将那湘妃笛凑到唇旁。而这次他吹奏的,却是一曲《牵丝戏》。

    当那悠扬的笛音再次落入众人的耳中,原本已再次现出恹恹之态的八只音精灵,就蓦地身躯一振,开始挥动着翅膀,分别落到了李轩的肩上,头上与笛上。她们双眼半阖,在静静倾听着,面上流露出了迷醉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