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一三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
    就在王静凝思苦想之际,李轩施施然的走到第二个书案前,这里考校的是对联,书案上罗列了许多宣纸,上面写着各种长短题目。

    “我这里的规矩,也与王兄那边一样,凡人三题,彩头是纹银三千;不过修行者,最后一题会有变化,彩头则换成旁边这只神血青鸾。”

    龙睿兴致勃勃的看着李轩:“都尉大人如果有意,可从我这些题目中先任取其二。”

    “我先来!”宋子安依旧抢在李轩的面前,将其中一张宣纸抽出。

    龙睿的神色怫然不悦,心想你第一关都没过呢!可当他望见这位眼中隐现的红光,就眼神无奈的任之由之。

    这家伙喝了邪心酒,正在发酒疯呢。

    “水底日为天上日?”

    宋子安蹙了蹙眉,就站在原地定定发呆。他想自己应该是能想得出来的,可此时却不知怎的,脑筋打结。一时之间,想不清楚。

    此时李轩,则抽出了另一个上联。

    “碧涧生潮朝至暮?青山如画古犹今!”

    “清风明月本无价?进水远山皆有情!”

    李轩对了这二联,就负手看着龙睿:“第三题呢?”

    而此时的宋子安,则堪堪将他选择的第一题对了出来——水底日为天上日,眼中人是面前人。

    这位侧目看着李轩,眼神既不解又震惊,他心想这位怎么能这么快?

    台下的乐芊芊,也吃惊不已。她从不知自家的都尉大人,有着这等样的文才。

    玄尘道人也是一阵错愕,在之前他仔细调查过李轩的过往。这个家伙明明是胸无点墨,不学无术的人。

    唯有薛云柔没什么意外表情,很简单的道理。若李轩真的不学无术,又如何做出‘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样的诗句,又如何能成为理学护法?

    “给你们修行人士出的第三题,却非是对联了。”

    龙睿眼中光泽一闪,然后将一副卷轴展现在李轩的眼前:“都尉大人,我这张卷轴不知是何人制成。它有一桩神异,非是风流缊藉,情真意切的文字,不能在其上留迹。今日就有请都尉大人,以身边的女伴为题,在这书卷上写下一首诗词。”

    “风流缊藉,情真意切?”宋子安凝神想了片刻:“这卷轴是用薛侯纸做的?”

    龙睿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起来:“这位宋兄见闻广博,这确实是薛侯纸,又经人以道门秘法加工。所以寻常的诗词文字,在这纸上可是留不下痕迹的。”

    李轩听他们这么一说,也从原主的记忆中提溜出关于薛侯纸的记忆。

    这是一种神奇的纸张,传闻是由九百年前大赵文远侯薛良,采四千二百年巨桑之皮,制成的纸张,所以名为薛侯纸。

    传说那巨桑修为有成,在临终前已经化形,号曰‘桑君’。所以这薛侯纸,不但可制作顶级的符箓,还能够承载顶级的文章。

    宋子安蹙了蹙眉,然后伸出手:“笔来!”

    龙睿唇角微抽,心想你两个对联还只答了一个呢。可他想了想,还是将笔墨送到了宋子安的身前。

    后者当即染墨濡笔,伏案疾书。

    看笔画他应该是想写一个林字,可结果宋子安一个木字偏旁写出来,那黑色的墨水却完全无法渗入到纸张当中。

    宋子安蹙眉,又换了一个‘江’字。可结果还是一样,黑色的墨水滴溜溜的往旁滑开,在卷轴上无法留下半点痕迹。

    宋子安又连续换了好几个字,却都不能在纸上留痕。这令他一阵大怒,脸色涨红一片。

    “我说了,非是情真意切的上品诗词文意,是不能在其上留迹的。”

    龙睿怕他恼羞成怒,将卷轴撕毁,赶忙把卷轴抢了回来,然后笑望李轩:“李都尉可愿一试?”

    李轩则是一阵迟疑:“说可以吗?非得写出来?”

    他是担心自己那一手丑得不行的字,那真没法见人。

    “必须写出来。”龙睿摇着头:“这张卷轴,便是我这一关的难点所在。不但诗词的水准得入上品,还得夹含真情。”

    如果李轩的诗词,不是写在这张卷轴上,他的玄尘道友又如何能知道,李轩对他的师妹确是情真意切?

    李轩回过头看了眼薛云柔,还是有点犹豫。

    诗词已经想好了,无非是当一次文抄公。可这词一旦写出来,撩妹撩得有点狠了。

    龙睿接下来又指了指旁边的鸟笼:“这一关确实很难,所以我们的彩头也重。这只神血青鸾罕世难寻,体内神兽血脉的纯度高达七成。如果放在黑市船城发卖,估计不会少于三十万两纹银。”

    旁边的宋子安则一声嗤笑:“劝你别费力气,你一个都没读过书的纨绔,能写出什么像样的诗词?”

    李轩却已拿起了笔,然后在卷轴之上写出了一个‘东’字。

    让李轩轻松了一口气的是,他这一手丑字并不影响他的书写。

    “你这字,简直狗爬。”

    宋子安先是嘲讽,然后脸色就一阵僵硬。

    这个家伙,他在这卷轴上写出了‘东’字?这怎么可能?不是说这卷轴,只有上品文意才能留痕?

    此时龙睿也一声惊咦,他定神注目着李轩手握的笔。看着那笔下的一行文字,一个个现于纸上。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是描写正月十五日上元节夜,夜里的花灯,像春风吹开了千树银花,又像满天繁星雨点般落下。宝马拉着的彩车奇香四溢,都是来观灯的富贵人家。悠扬的箫声四处回荡,皎洁的明月渐渐西斜,鱼龙彩灯欢快飞舞,通宵达旦不觉困乏。

    女子们打扮得似玉如花,蛾儿雪柳头上遍插,她们笑语盈盈地走过,一路上香气飘洒。我焦急地把她寻找,在人群中找了千百回也不见她。突然间我一回头,不经意间却在灯火稀疏之处发现了她。

    这首词的上半阙,用在这灯火辉煌的城隍夜市,倒还算是应景。可词的下半阙,其实是有些不符合他与薛云柔之间的情况。

    可李轩想到不久前,他在庙会之外望见薛云柔策骑而至的身影时,他的心情也就只有这首辛弃疾的词,能够表述个七八分。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龙睿在低声沉吟,细细揣摩的时候,旁边也早有书童,将诗词的内容大声宣读。

    一时间这整个台上台下,都寂静到落针可闻。几乎所有人,都在仔细倾听。

    薛云柔初时还只是为这首词的优美辞藻惊艳,可当她听到‘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却感觉自己的心脏‘嘭’的一声,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又像是被人用力抓住,漏跳了好几拍。

    薛云柔面色娇艳,毫不犹豫的飞身而来,直接来到了高台上,将那卷轴取在了手中。她爱不释手,喜不自胜的细细观看着,心绪间一股难以言喻的甜蜜萦绕流转。

    就唯独这字有些丑——嗯,是可爱!

    可薛云柔还是暗生恼恨,心想这都是彭富来与张岳那两个混账,把轩郎他给带坏了!

    否则以轩郎的天赋与才情,但凡在练字上花点时间,都不会把字写得东倒西歪,像春蚓秋蛇。

    而此时人群当中,隐藏在角落里的江含韵,则是神色复杂的呢喃着。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好词!我活了三百年,也就只听到三五首诗词,能够与之比较了。”

    悬在半空中的听天獒饱含深意的望向了江含韵:“其中就包括那首‘云想衣裳花想容’,那是李轩给你做的吧?”

    江含韵冷冷的睨了它一眼,目中流露出的寒意,让听天獒当即打了一个寒战。

    在台下,乐芊芊先是面现出惊艳之色,眸光熠熠生辉的看着台上的李轩。随后她却又面色寥落,伤感自怜,这首词是极好的,都尉大人的才情,真可惊艳世人,可却非是为她所作。

    “这卷轴多少钱?”薛云柔看了一阵,就小心翼翼将那卷轴收好,然后直接就放入到她袖内:“出个价,我买了。”

    “此物就送给姑娘了。”龙睿还是很上道的,他接下来又往鸟笼一指:“这只神血青鸾,二位也可带走。”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那一直神态萎靡的神血青鸾,此时竟抬起头,瞳光灼灼的看着李轩。

    龙睿顿时想起了之前玄尘子的言语,这只鸟儿不但性情极傲,还是个情种。

    ——这莫非是看对眼了?

    “彩头先不忙取。”

    李轩此刻虽是笑望着龙睿,可眸中却略含冷意:“看你这里的众多对联,可见龙兄是极好此道?就不知龙兄可敢答我一题?只要今晚龙兄能够对上,那么这神血青鸾我可原样奉还。”

    龙睿顿知这报复来了,眼前这位不好相与啊。

    旁边的王静就是前车之鉴,到现在还埋首于棋盘上冥思苦想。

    他却毫不在意,神色的自信的回道:“都尉大人只管出题便是!”

    李轩则背负着手,唇角微扬:“我前些年去杭州陪兄长迎亲的时候想出了一个上联,自己却一直都对不上。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龙兄以为如何?”

    龙睿的神色,顿时就转为凝重。他眼里的自负,正在渐次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