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一一章 登天梯
    “彩头?”李轩侧目看了过去,眼现出几分好奇之意:“什么样的彩头,银钱吗?”

    他不是听不出玄尘道人的不怀好意,可一听到‘彩头’这两字就很感兴趣。

    不过据他原身的记忆,那些大商家在庙会中摆的天梯,奖金最高都不会超过万两。

    如果是这样,他还真没兴致去奉陪。最近他连着几笔重金入袋,腰部又鼓起来啦。

    当然,这万两纹银虽然不是什么小钱,可相较于身旁的薛云柔,这点钱自然不值一提。

    “这三关天梯只要通了任意一关,便可得纹银三千两。三关皆过,则是纹银两万。”

    玄尘道人说完这句,就发现李轩眼中的兴致迅速消退。他想真如和尚的判断果然是对的,这些许阿堵物果然不能入此人之眼。

    所以他随后就把语声一转;“这只是针对凡人的赏格,修行之士还有加料。增加难度的同时,还有三件世间罕见的奇物作为彩头。第一关是龙虎山的指玄丹;第二关是一只幼年的神血青鸾;第三关则是火云凰。”

    薛云柔不由对玄尘道人侧目以视,眼神更加冷冽了。

    那神血青鸾她不知是什么情况,可第一关的指玄丹,还有第三关的火云凰,都是她这位玄尘师兄之物。

    “神血青鸾与火云凰?”

    此时在李轩对面,乐芊芊的表哥宋子安不自禁的眼现惊奇之色:“你们几位可真是大手笔,那可都是稀世难寻的神兽血裔,居然被你们拿来做登天梯的彩头?即便第一关的指玄丹,也极其珍贵,不但可助人短暂达至天人合一之境,感悟天地大道,还可壮大神魄。”

    他‘刷’的一声打开了折扇,同时斜目望着李轩:“这般神物,便是我都感兴趣了。正好,过些时日就是芊芊的生辰,而宋某一直都想要给芊芊谋一件礼物。那只火云凰正好合适,难得的是成双成对。李兄,你我不如前往一观,看看究竟?”

    李轩心想你要去就去,扯我干吗?听这语气,还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不过玄尘说的这三件彩头,也确实动人心弦。

    如果真的是神血青鸾与火云凰,那么这些东西的总价值,已经超过五十万两纹银!

    真不知这玄尘子是出于什么心态,居然舍得这样的血本,是自负无人能够破这三关吗?

    乐芊芊那边当即摇头:“表哥无需如此费心的,我父亲他早就给我准备了一只护驾灵宠,只待我修为到了四重楼境,就可订立灵契,那也是一只白泽血裔,是最适合我的。”

    薛云柔则强扯着李轩往前面走,同时嘟起了嘴:“别看,什么登天梯,一点都不好玩。陪我去看糖人,那位师傅的手艺可真厉害,你看那只凤凰,简直惟妙惟肖,堪比那些著名的画师。”

    李轩想了想,还是顺着薛云柔的心意往另一个摊子走。可就在这刻,那玄尘道人又语声悠悠的说着:“我记得师妹最近,正在凝练后天玄雷道体吧?那么这指玄丹,可是大有用处。还有那火云凰,可是师妹未来兼修火法的绝佳臂助。如果就这么错过,那真是可惜了。”

    李轩闻言微愣,蓦然站定了脚步。再次定睛看了那擂台方向一眼。然后就笑了起来:“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几分兴致。”

    他当即迈步,转而往擂台的方向走,可薛云柔不但紧紧抓住他的手臂,还皱着眉把樱唇凑到他耳旁:“别上当,我这师兄他心存不良,想要看你在我面前出丑呢。”

    “我知道。”李轩了然的点了点头:“只是过去看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薛云柔却反倒加大了力气:“李大哥,没必要去的。那什么火云凰,指玄丹,我家的财力又不是买不到。”

    李轩感受到少女拉扯的力道,他是又觉温暖,又感好笑:“我看那边的前面两关,似是考校棋艺与诗才,这两方面我都稍稍懂一点,应该还不至于连一个题目都做不出来,云柔你可别太小瞧了我。”

    薛云柔狐疑看了李轩一眼,在仔细寻思了一阵,她还是顺势放松了手,随着李轩一起来到了擂台前方。

    她想自己喜欢的,可从来都不是轩郎在这些技艺上的成就,而是李轩的担当,为人,还有她身临险境时,毫不迟疑的挺身而出。

    即便李轩这次一关都破不了,甚至当场出丑,自己就不喜欢了吗?

    玄尘子师兄的那点心思,她心如明镜。可这点上不了台面的龌蹉手段,如何能动摇她对轩郎的情意?

    何况还有她呢,有她帮忙出谋划策,李轩怎么都能过一两关的。他们又不是专研此道的文士,一定要与他们比个高低。

    “这棋关的守关之人,是王静王溪泉,他乃是江南棋界的后起之秀,在国子监内号称小棋宗。他创下的几个死活题,整个南京城至今都无人能解。”

    玄尘子拄着拐杖跟上来,笑盈盈的说着:“师妹也可试一试的,我记得师妹最喜欢的就是下棋了。曾经痴迷于此道,几乎耽误了修行。”

    李轩过来之后,首先是看那些挂在擂台旁边的白幡。这些幡布上,绘着一张张棋图,有官子题与手筋题,还有好几个死活题。

    他初时面色平淡,可直到最后一题,李轩的神色却微微一凝。

    “看起来都挺容易的。”旁边的宋子安,此时无比自负的将手背负在身后:“李都尉,这些棋图,你可看懂了?”

    李轩不禁唇角抽了抽,心想自己居然被小瞧到了这个地步,他没理会宋子安的挑衅,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也看得差不多了,如果这些题目,都是由这位王兄自创,那么他的棋力的确可入国手之林。”

    玄尘子闻言不禁暗暗哂笑,这个整日流连青楼的纨绔,能知道什么是对弈?什么是手谈?估计这家伙连这题目看都未必能够看懂。

    这些言语,怕不都是打肿脸充胖子?他却乐见其成,正愁该如何挑动李轩上台。

    “李都尉既然看懂了,那不妨上去一试?”

    宋子安此时也冲李轩眼咪咪的笑:“你我不如一起登台?看看谁能拔得头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