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一零章 修罗场再现?
    江含韵面色微白的掐着听天獒的狗嘴,低声训斥:“给我闭嘴!你敢多事,我现在就宰了你!”

    听天獒‘呜呜’的说不出话,可随后它尾巴一摇,在高空中招出了一杆细小的风矛,那矛尖指处,正是李轩与薛云柔二人的方向。

    “你敢!”江含韵的神色无奈:“我听说你喜欢吃三味居的骨头汤与黄龙醉是吧?我这几天让人给你置办一次。”

    听天獒的眼中顿时现出了些许得色,它随后又把尾巴摇了摇,让空中的风矛,变化成三枚风刃。

    “行,三次就三次!”

    江含韵哼了一声,终于将听天獒的嘴松开。可她的周身罡气,还是时不时的发出爆竹一样的声响。

    其实那骨头汤与黄龙醉花钱都不多,相较于他们这些修行人来说不值一提,可这种被敲诈勒索的感觉却很不好。

    “我要喝的可不是三味居的骨头汤。”听天獒却砸了咂嘴,同时‘嘿嘿’的笑着:“你母亲给李轩熬的虎丹汤与金鳌汤,李轩喝了之后总是赞不绝口,搞得我也想尝尝味道。下次你母亲再熬汤,麻烦江校尉你带些给我。咱每次也不要多了,一个小酒缸大小就可以,鳌丹与虎丹我不敢想,多给我盛点骨头。”

    然后它就往前方看着:“校尉大人是跟梢尾随他们来的?这种行为可不太好。不过本獒倒也能够理解,这是怕被你表妹横刀夺走吧?那毕竟曾是你孩提时的——哎哟!”

    可听天獒的话还没说全,江含韵就一拳砸在它的头顶。虽然力气不大,可听天獒还是栽落地面,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

    “你这是恼羞成怒!”

    它稳定住身影之后,就用双爪抱住狗头,很是气愤的盯着江含韵:“四次!记住了,必须给我带四次汤。还有,你再打我,我跟你没完。”

    “是你自己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江含韵面色酡红,义正辞严的怒斥道:“我只是担心表妹不懂事,被那家伙占了便宜,你少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听天獒咧了咧嘴,神态万分不屑。它心想自己本来就是一只小狗狗,该怎么吐象牙出来?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至极!

    “行!行!可像你这样,也不是办法。”

    听天獒看在李轩这些天提供的那些吃食,最近又花钱给它塑了金身的份上,决定还是忍着气,给江含韵出出主意。

    “你表妹她今天的决心很大,知道我的谛听神通,听到她心声在说什么吗?”

    “在说什么?”江含韵贝齿咬着下唇,侧目询问。

    “她现在的心思,大概就如你现在想的。”

    听天獒用爪子挠了挠脸:“人家可是豁出去了,就连铺床的白巾都准备好了。像你这样心态傲娇,犹犹豫豫,是迟早会失去他的。”

    “铺床的白巾?”江含韵的整个人顿时僵住,那吹弹可破的面皮一时间白了又青,青了又紫。

    白巾铺床——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是传统习俗中,新婚夜用于铺床的白巾?云柔她这次居然这么大胆?

    听天獒的心脏则开始打鼓,心想李轩啊李轩,咱这次可是为你豁出去了,够义气吧?诓骗这位女魔头的风险,可不是一般的高,会死狗的!

    随后听天獒,又万分好奇的看着江含韵。它在想这位血手人屠,铁血修罗,接下来会选择怎么做呢?

    ※※※※

    当李轩与薛云柔一起走入到庙会最繁华的地段时,少女就像是放飞的小鸟,带着李轩在各个摊位上逛着。

    捞金鱼,套环,射箭等等——薛云柔一项项玩的不亦乐乎,他也很凑趣的没用任何修为,就陪着少女一个个摊位的疯玩。

    不过在这个玄幻仙侠世界,捞金鱼与套环的难度可高了,那些金鱼额外的灵活有力气,捞鱼的纸则是一碰就破;而套环时与目标物隔开老远,后者还可以活动。

    以李轩现在的耳聪目明,竟也是收获寥寥,赔了好几百两银钱——这些商家极其狡猾,对他们这些修行之士的收费极高。

    一直到那些猜灯谜的摊位前,李轩才算是一振雄风。

    “错把梅花当桃花?这应该是指鹿为马。”

    “僧尼共谋脱佛门?应是约定俗成。”

    “万般皆下品,打一官职,尚书?”

    依靠着前世的积累,李轩势如破竹的一路将灯谜破去,而就在他横扫到这个摊位的中段时,却忽然一声惊咦,在身侧不远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芊芊?”

    他的人形百度乐芊芊,此时就俏生生的立在十步之外,旁边还立着一位二旬左右,品貌非凡的惨绿少年。后者应该是从摊位的另一侧走过来,也将那些灯谜全都横扫。

    “都尉大人?”乐芊芊也是眼现讶色,可当她望见挽住李轩手臂的薛云柔之后,俏脸就微微有些发白:“还有薛姐姐,你们怎的也在这里?”

    “是我约了李大哥来逛庙会。”薛云柔把李轩的手臂抱得更紧了,同时笑盈盈的看向乐芊芊身旁的少年:“芊芊,不知这位是?”

    “他叫宋子安,是我的表兄。”乐芊芊脸色有异的给两人介绍着:“他从淮安过来,母亲让我陪表兄过来逛一逛。”

    宋子安当即彬彬有礼的朝二人一礼:“淮安宋子安,见过两位。这位想必就是芊芊的上司,伏魔都尉,明幽之虎李大人吧?一直都有听闻过李大人的声名。我家芊芊,劳您照顾了。”

    可不知为何,李轩却从宋子安的神态中,感受到了几分敌意。这位似乎想要在李轩眼前展现出与乐芊芊之间的亲近,特意往少女身边站近了一步。可乐芊芊却又不着痕迹的,往外退开一步,始终保持着三步距离。

    “宋兄过誉了!”李轩回礼的同时,双眼微微一眯,虽然乐芊芊的反应让他很满意,可那惨绿少年宋子安的举止,却让他生出了警惕之心。

    这个家伙,是准备挥锄头,挖他家的小白菜——不对,是人形百度吗?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旁边的薛云柔,则是看了看他的眼,又循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若有所思。

    也在这时,旁边又传来一声惊咦:“好巧!师妹你怎么来了?”

    李轩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面白无须,双手拄着拐杖的陌生道人,正从远处的人群当中行出。他的脚似乎不能落地,行走时完全依靠拐杖。这让道人的步态艰难,可他身周却似有着一层无形力障,将周围的人群排挤开来。

    “玄尘师兄?”

    薛云柔也很惊讶,很关切的询问道:“师兄你这是怎么了?你一个八重楼境的术师,好端端的怎么就伤成了这样?究竟是伤在何处?还有,伤你的是谁?要不要我请我姑父给你看看?”

    玄尘道人的面皮抽动,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李轩,还有他身后矗立的‘伏魔金刚’一眼,眸中现出了滔天怒恨。

    尤其薛云柔挽住李轩的一双小手,让他怒火攻心。

    可他随后又及时收住:“我这伤不提也罢,再过几天就好。至于那伤我之人,本道自然会要他好看!此人秉性卑劣之至,说出来只会污了师妹的耳朵。”

    玄尘道人换上一副笑容,亲和可掬:“对了,师妹还没回答我,你怎的也在这里?”

    “是我约李大哥来逛庙会,”薛云柔落落大方的给玄尘子介绍:“他叫李轩,六道司的伏魔都尉,也就是我对师兄你所说的那人。”

    就在薛云柔说这句话的时候,李轩明显察觉到玄尘道人散出的强烈敌意,还有那眼中一闪而逝的不甘与怒恨。

    这位隐藏的很好,可李轩身为男人的直觉还是准确的捕捉到了。

    他心内当即警铃大作,心想这莫非是又一个想要挖他家小白菜的?

    真是歹运,这好好的约会,怎么就被搅和成了这样?

    撞见乐芊芊与她表兄也就罢了,怎么又来了一个玄尘?这贼老天,怎么就见不得他好!

    此时薛云柔正在反问玄尘:“倒是玄尘师兄,你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不好好在家静心休养,反倒来这庙会凑热闹?”

    此时她的眼中微含狐疑之意,面色清冷。

    玄尘一听就知薛云柔是起疑了,他这位师妹,素来都七窍玲珑,冰雪聪明。可他脸上却毫无异色:“我这是与几位好友约定,要在今年的都城隍庙会摆下天梯,藉此会一会金陵城的英杰。我是不好推脱,且这伤势也确无关大碍。你们看那边,那座擂台就是我的几位好友设下的。保圣寺的真如大师,江南大儒权顶天的弟子龙睿龙守智与王静王溪泉,都是这江南之地最拔尖的几位年轻俊杰。”

    几人循着他所指之处看过去,果见那边摆着一座高台,下面则聚着人山人海。至少有三五百人围在那边看热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而此时玄尘又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唇角:“说来我那几位好友这次都在彩头上下了血本,就不知李都尉有没有兴趣?”

    薛云柔的眼中顿时现出了几分愠怒,她已听出了玄尘语中含着的挑衅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