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零九章 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
    依然是金陵城南的那间寺庙内,一位和尚,一位拄着拐杖的道士,两位儒生,重新在这里聚首。

    “今夜酉时,相会于鸡鸣山下?”龙睿神色好奇,再次向玄尘子寻求确认:“玄尘道兄,你确定是鸡鸣寺?他们去那边做什么?还是傍晚时分?”

    “应该是去参与都城隍庙会,今日乃都城隍诞辰。”

    玄尘子面显愧色道:“此事已经确定无疑,说来惭愧,贫道事急从权,是用了些不太光彩的手段才得知此事。“

    此时他又语声一顿,含着几分期盼:“就不知三位可都已准备好了?”

    “道友拜托之事,在下岂敢不放在心上?”

    王静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件物什取了出来:“可在这之前,我们得先确定一事。我等这次虽是受玄尘道友你委托,要试那李轩的人品才情,却绝不可以力量强迫。说来我等直接在那位薛仙子的面前出手,其实就已很过份了。”

    玄尘子闻言微微蹙眉:“可如果不强逼他,又该如何让他心甘情愿的入局?”

    “这点好办,你我大可拿出彩头,诱之以利。”

    龙睿笑了笑:“不过还有个难题,该怎么把他引到我们的面前?”

    真如大师双手合十:“龙兄你说的难题,其实也不难解决的。我恰好知道,往年的都城隍庙会,都有金陵大商家在庙会中摆出高台,设下诸关,以重金诱人登台,号称‘登天梯’,算是庙会中最引人关注的节目。今晚我等,也不妨摆一个别开生面的天梯。”

    他随后就看向玄尘子:“问题是那位李都尉出身诚意伯家,最近又屡立殊功,如今身家豪富,寻常之物,怕是不能入他之眼。道友意下如何?”

    玄尘子不由吐了一口浊气,他知道这彩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由这三位出的。

    “此法甚善,就依三位之意。第一个彩头,我可用此物。”

    那是一个丹瓶,哪怕被一层层的道门玄纹重重封印着,依旧往外散溢清香。

    “你们龙虎山的指玄丹?”

    王静从玄尘子那里得到确认之后,就微微颔首,指着身前之物:“这两件东西你认得吧?我们以前用过的,道友以为如何?”

    玄尘当即面含笑意的微微颔首,表示认可:“王兄有心了!此法一举双得,不过这题目,便由我来指定如何?王兄可莫要放水。”

    然后他的眼神稍稍挣扎了一番,就又从袖中取出了一只鸟笼。里面一只头有凤冠的青色小鸟,形神萎靡的缩在笼内。

    “这是第二个彩头。”

    “神血青鸾?”

    龙睿诧异的看了那鸟笼一眼:“玄尘道友这次的手笔可真不小。”

    这样一只拥有神兽血脉的幼生灵兽,可是极其的罕见。虽然价值上要略略逊色于高阶法器,可它的稀有程度,却可比拟极品法器。

    之所以二者间存在巨大的差距,是因这种幼生灵兽还需花时间与各种资源培育,而极品法器可直接发挥威能。可前者的成长性,却又远远强于后者。

    “算不得什么大手笔,只是顺势出手而已。”玄尘子叹了一声:“此鸟极傲,性情刚烈。被我拘拿之后就已心存死志,至今为止,它已一个月未曾饮食。再拖下去,多半不能活。”

    龙睿明白了,这是废物利用的意思。可即便如此,这桩彩头也是份量十足,换成他遇上了,也会忍不住试一试的。

    他收回了目光,然后也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空白卷轴:“第二关便由我来吧。玄尘道友,我这次够意思了吧?”

    玄尘子脸上的喜意顿时更增三分:“龙兄此法深合我意!同样是一举双得。”

    此时真如和尚则有些头疼的将双手合十:“有二位珠玉在前,却是让贫僧汗颜了。贫僧痴长这二十载,除了日常的修行之外,就只在佛经与医术上下过功夫。玄尘的道友你总不能让我与他辩经,试他的医术吧?”

    他仔细想了想:“这样吧!我先与他打几个机锋,然后再用这个东西试一试。”

    随着真如从袖里面取出一物,玄尘子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他那上扬的唇角。

    他接下来又仔细想了想,然后才从袖子里拿出了另一个鸟笼:“这是第三个彩头。”

    “火云凰?”王静看着鸟笼内那只同样身具凤冠,通体赤红色的鸟儿,他神色错愕万分:“道友抓鸟的功夫,可真不俗。”

    “王兄说笑了,这神血青鸾与火云凰,原本就是一对。我捉了这只神血青鸾,这火云凰便恋恋不去,被我擒拿。”

    玄尘子苦笑了笑,神色伤感:“此鸟本是我为师妹准备的礼物,可如那家伙能连过你们准备的三关,那么可见此人的人品才情,都是足以配得上师妹的。我这个做师兄的,岂能不成全?”

    ※※※※

    傍晚时分,李轩就来到了鸡鸣山下等候。而直到华灯初上之际,薛云柔才终于策骑在一匹龙驹身上款款而至。

    李轩望着龙驹上的少女,一时竟看呆了眼。

    后者是一身他之前从未见过的盛装打扮,她内里是一身紫色宫装,外披着纱衣。袖口与肘间绣的是朵朵睡莲,将少女的气质衬托的纯洁无瑕。肚腹上缠着一条雪白的织锦攒珠缎带,则将薛云柔那盈盈可握的腰肢,还有那胸前的挺拔,衬托的更加动人心魄。

    她的一头青丝则松散的挽起,发间斜斜的插着一根宝蓝吐翠孔雀吊钗,摇曳生姿。

    等到那龙驹近前,薛云柔的俏脸不知为何竟殷红似血,却也因此更添美艳。

    “抱歉!让李大哥你久等了。”薛云柔一边很歉意的说着,一边从马背上跃下:“在家里不小心多花了一些时间。”

    “不久,不久。”

    李轩还是呆愣愣的看着。像是猪哥一样,眼珠子一动不动:“其实我也没到多久,也就是酉时一刻左右。”

    他以前也是经历过几次约会的,主要是去给别人发好人卡。他的病情那时已经恶化,不敢耽误那些好女孩。

    可这好歹也是经验,女孩子嘛!穿衣打扮都需要时间,迟到是正常操作,能够理解的。

    等到自己的话出口,李轩才感觉不妥。现在都已经酉时八刻了。

    不过他认为这一个多小时的等待还是值得的,站在他面前的薛云柔,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他想古人所说的倾国倾城,羞花闭月,怕也不过如此。

    薛云柔望见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则‘噗嗤’一笑,眼里闪现出几分喜意。然后她就挽住了李轩的臂膀:“我们今晚先在庙会逛一逛,然后我们再去玄武湖,我家在那里准备了一艘画舫,云柔有些东西想给李大哥你看。”

    “今日自然以你为主,李某言听计从就是了。”

    李轩感觉今日的薛云柔,额外的动人,额外的充满诱惑。尤其那缕飘过来的体香,让人香蕉大动。

    此时这鸡鸣山上已经是布满了华灯,入夜之后,那都城隍庙前的庙会非但没有冷清下来,反倒更加热闹。人声鼎沸、摩肩接踵。

    而就在李轩与薛云柔一起步入其中的时候,立在旁边一座石碑上的听天獒,扬着它的狗爪,笑眯眯的朝李轩打招呼:“哟!李谦之,好久不见,近来——”

    李轩斜目看了它一眼,然后就装作看不见。蓦地加快脚步,带着薛云柔走入人群当中。

    这只狗,真是忒没眼色,没看见他现在有美相伴,正在约会当中吗?

    听天獒的狗脸顿时一僵,然后就很无趣的趴在了碑上。心想果然啊,这世界的男人都这样,是有异性没人性的。

    可接下来它又眼神微动,看向了人群当中,一个鬼鬼祟祟,却穿着一身六道伏魔甲,同样青春靓丽的身影。

    “江含韵?”

    听天獒先是疑惑的发出一声呢喃,然后它眼中就现出神采,兴致勃勃的笑了起来。

    接下来它竟一跃而起,直接往江含韵的肩上落去。

    后者差点将听天獒给一拳打飞。发现是这只可恶的狗之后,就又硬生生的止住。

    不过她却肩膀一抖一振,就将扑过来的听天獒弹飞了出去。

    “死狗,滚开!别来烦我!”

    要不是上面已三令五申,让他们务必不能再得罪都城隍及其属下一应神明,她现在就撕了这只狗。

    “江校尉你认真的?”听天獒却嘻嘻一笑,浮空悬立:“要不我现在就跑到李轩面前,说你十四岁之前的暗恋对象?”

    江含韵的脸,顿时一阵青黑。这桩旧事,一直都被她视为自己的黑历史,是不可触的禁忌。

    尤其当下,此事更不能被那人得知,否则就太尴尬了。

    此时她的十指骨节,开始发出了‘咔嚓擦’的爆响声,一身气息则严寒如冰:“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变成一具狗尸?”

    “这是都城隍庙,我才不怕你。”听天獒嗤的一笑。随后就促狭的看向了前方:“江校尉你与他们二人一起约好来逛庙会的对吧?我帮你叫他。李谦之,你看后面——”

    可这位的话才喊出半截,就被江含韵急忙抓住了狗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