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零六章 临阵磨枪
    “这种幻术?她是紫蝶!”

    大报恩寺,琉璃高塔上,仇千秋瞳孔收缩,神色微沉,蓦然往前跨出一步。可就在他准备御空而起之时,目盲老者就伸出了手,拦阻在他的身前。

    “难得糊涂啊,千秋。此女既非十恶不赦之人,也非是大魔大妖。若是能将之导入正途,善莫大焉。”

    “正途?”仇千秋不禁皱眉:“只恐贼性难改,以后还会有麻烦。”

    “些许麻烦,对我六道司算得了什么?”目盲老者笑了笑:“且先看看吧,这孩子不知从何处得来的传承,道武双修之外还幻法无双,身速与身法变化也接近天位。这化身之法,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说实话,现在你我即便想要抓,也未必就一定能够抓得住。先让他们解决这个麻烦再说吧。”

    此时在战场的另一侧,乐怀远也蓦然发出了一声呢喃:“这个女子,好高深的幻法,竟连我都被瞒了过去。”

    立在一丈之外的江云旗眼神释然,可随后却又皱起了眉头。

    而在夫子庙的一座高楼内,权顶天的神色,也为之释然,面露笑意:“原来如此,有点意思。”

    ※※※※

    李轩无法形容他这个时候的感觉,那就像是自己的小心肝被撞了一下。

    感觉眼前的罗烟好美,全身上下竟无一处不是美的,那眉眼,那天鹅般细长的脖颈,一双大长腿,无不都是引人犯罪。

    真美!

    李轩只觉自己的呼吸粗重,心脏则剧烈的跳动着,眼中则现出迷醉之色。

    直到周围有那比翼男魔的肉芽袭至,他才猛地惊醒过来,动用神雷无定诀抽身避让。

    随后李轩就猛地摇头,大惊失色,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竟对罗烟生出了些许情欲之念。

    这不对!不可能!刚才一定是幻觉!

    李轩的神色迷茫,可视线却被罗烟的身影,还有她眼里滋生的紫色幻火勾着,完全无法挪开。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越来越快,心情也越来越惶恐不安。直到三个呼吸之后,李轩忽然感觉眼前罗烟的身影容貌,与紫蝶妖女竟有八九分的相似。

    这一刻的李轩,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眼神大亮。

    是了!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罗烟?怎么会喜欢上男人呢?想必是自己对绝色无双的紫蝶一直有着觊觎之念,又因罗烟的一些地方与紫蝶相似,所以产生了错觉。

    可当他这么一想,也就越发的无法从罗烟身上移开目光了。

    就在这刻,李轩的前胸蓦然爆出了一条血线,却是因意乱情迷,闪避不及,被那比翼男魔的刀罡尾劲,在他的身上划出了一条细长的血痕。

    “这个时候,还敢眉来眼去,眉目传情。”那男魔一声嗤笑,眸中隐含着丝丝怒意:“你们二人,到底是多瞧不起我与玉妹?”

    “的确是在深情互视。”那女魔则咯咯的笑:“这两个家伙,怕是想要临时抱佛脚呢!可我就奇怪了,这男男之情,竟也能临阵磨枪?”

    她面色志得意满,眼神则倍含期待。只因那天空中的黑茧,已再次充盈。伸展开来的血翼,也已覆盖数里。

    其声势之烈,已超出了李轩二人出手之前。

    可就在她说到‘磨枪’二字的时候,就听李轩发出雷一般的炸喝。

    “滚!”

    原本李轩就在心烦意乱,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听这女魔说到‘磨枪’二字,顿时就再难以自控。

    心想你才磨枪,你全家都在磨枪!

    这一字‘神夔雷音’含怒而发,竟震撼了秦淮河周围十里云空,使无数的耳膜都为之刺痛。首当其冲的比翼双魔,更是在那磅礴浩气冲击之下,神智短暂迷失。

    而此时李轩的雷刀则以势如破竹之势,将那密密麻麻的血肉触手斩开,破灭,粉碎!

    罗烟则是仔细注目着李轩胸前的伤口,她眼眸当中先是现出了几许戾意,随后又紫火燃烧。两股寻常人看不到的火焰,趁着男女比翼魔都震撼失神之际,同时在他们身上滋生,蔓延。

    此刻那九条蛇鞭,则仿佛是活了起来,将前方那千百条肉芽触手一一抽断,撕裂,寂灭!

    最后这九条蛇鞭又缠绕在一起,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锥形,轰击在那女魔的胸前,使后者的整个胸膛与腹部都塌陷下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孔洞。

    此时他与李轩的同步率,可谓高到令人发指,李轩明明用的是刀招,可在男魔胸前制造出的伤口,却竟与罗烟那边差相仿佛。

    “杂种——”比翼男魔再次一声怒吼,挟带着极致的痛苦与疑惑。

    他其实早已清醒,那‘神夔雷音’只让他失神了片刻。可这个时候,他却感觉自己的手足像是灌满了铅,反应比平时慢了十倍不止。

    而在李轩的怀义刀挟带数十上百条紫色雷霆与毁灭之力,攻入他胸腹之刻。男魔就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中了幻术,以至于在那短暂时间内无法自控。

    可这幻术到底由何而来?男魔却是茫然不知。

    而此时更让他心惊胆战的,却是他心脏部位,被李轩一刀重创的魔核!

    这一刀,就像是斩入了他灵魂深处,让他的元神本质,都开始崩溃。

    那比翼女魔则是在发出高亢惨叫之后,眼中不能自控的现出了惊惧之意:“林郎,这有些不对——”

    她原本想说的,是自己二人身中的幻术。可此时罗烟竟已欺近到她身前,他毫无温度的笑了笑:“有什么不对的?我家的都尉大人,看来是对我已经有了些许情意。这男男之情,如何就不能临阵磨枪?”

    李轩听了之后面皮一阵抽动,然后一刀就剁掉了那比翼男魔的脑袋。

    他心内暗觉奇怪,感觉这比翼男魔的反抗过于软弱。

    之前他与罗烟是出其不意,得以重创这对狗男女,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几乎就成了木桩靶子,任他屠戮。

    可此刻置身激战之际,李轩并未多想,他随后又是一刀,再次攻入到那比翼魔的残躯胸内,将那心脏魔核切割,粉碎,彻底的绞灭!

    这一刻,它们上方的那只巨大的黑茧也蓦地爆开,赫然有无数的黑血纷洒而下,落在了秦淮河的上方,随后又渗入到了地层与河道之中,逐渐消散不见。

    李轩将自己的神念远远散开,确定了那比翼魔的神魄,已经被他二人粉碎。这才轻吁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收刀入鞘。

    这一刻,周围所有观战之人,都心神一松,知道这弥天大祸,已经被化解。

    “干得漂亮!”

    “不愧是六道司!”

    “看这配合,简直是妙到毫巅,让人赏心悦目。”

    在周围赞誉声四起的时候,李轩将自己的神念远远散开,确定了那比翼魔的神魄,已经被他二人粉碎之后,这才轻吁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收刀入鞘。

    可当他环视周边,望见四面那些观望着这边的人影,又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这可如何是好?

    要不这两个月,自己就躲在家里不见人了。

    随后李轩又蹙了蹙眉,有些奇怪的望向罗烟。他回思着刚才种种,眼中现出了些许惑然之意,然后目光又渐渐犀利。

    他现在敢断定,这个家伙,就是紫蝶妖女!

    而此时在揽月楼附近,薛云柔的俏脸,则是纸一般的煞白,

    “云柔。”江含韵的身影,落在了薛云柔的身侧。她也已复杂的目光,看着揽月楼顶。“这个家伙,他该不会真的——”

    “不可能!”

    薛云柔直接打断了江含韵的言语,她想着李轩平日里的举止,想起了不久前夫子庙那座酒楼当中,李轩与乐芊芊之间的可疑互动。

    她的面色,又渐渐镇定如常:“表姐你觉得他是那样的人么?会对男色感兴趣?”

    “说来我也感觉奇怪。”江含韵双手抱胸,想起了她与李轩之间的‘床震’,不对!是雷法炼体。

    思及此处,江含韵的脸上也现出了些许狐疑:“可事实胜于雄辩。”

    “可你我现在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薛云柔咬着唇,那如水般的秋瞳中,现出了一抹异色与坚定:“总之究竟是不是事实,我亲自试一试,就能知道究竟了。”

    “试?”江含韵狐疑的看薛云柔,心想她这表妹,到底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