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零二章 冰雷相生
    回城的途中,李轩果见乐氏夫妇一起如胶似漆的过来将乐芊芊接走。可后者不知为何,是一脸不情不愿的模样。

    “是这对神仙眷侣太恩爱了,恩爱到芊芊总认为自己是多余。他们又喜欢到处跑,每年与女儿相处的时间都不到一个月,所以芊芊她其实是被她姐姐一手带大。”

    江含韵感慨的同时,眼里也夹含着几分艳羡,可随后她又头疼的抚着额:“这下可麻烦了,如果连乐世叔他们都没办法,这南直隶地面,只怕无人能奈何得了他们。”

    “什么意思?诺大的六道司,会拿一个九重楼的妖魔束手无策?”李轩不由蹙了蹙眉,想起了罗烟。

    他想如果真没其他办法,那只比翼魔又为祸甚烈,无法遏止,那么自己也不是不能为世人牺牲一二,尝试与罗烟联手的——

    李轩发现自己的‘舍生取义’套装也正在发光,与他脑海里面的想法交相辉映。

    命都不想要啦,还要名声做什么?

    可江含韵的下一句,就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有还是有的,三到五名天位联手镇压,或者十二位第四门的术士一起封印,这都不容易,不过我听说总管已经在筹划此事了。”

    而在二人返回朱雀堂之后不久,李轩就得知了伏魔总管颁下的全新法令,修炼‘正反阴阳天击地合大法’有成者,月底考核时可以获得四个小功;诛杀‘比翼魔’者,可获大功二十,六道人元丹三枚,中品法器一件。

    李轩一瞬间有些心动,后面两个条件没什么,他手里积存的与六道人元丹效果相近的丹药,就有十五六颗,足够他用两个月时间了。那个时候,他可稳稳踏入五重楼境,人元丹对他的用处会降低到极微弱的程度,有等于无。

    至于那中品法器,李轩也看不上。只因他身上的‘舍生取义’套装,已经有了六件,几乎把他全身上下塞满,就只差没戴耳环。

    可那二十个大功却很是惹眼,只因按照六道司的规矩,任何人只要凑齐百个大功,就可以换取一件极品法器。

    而李轩的手中,已经积存了三十五个。

    ——至于自己的名声,一件极品法器似乎更香一点。

    不过这几天罗烟似乎有什么私事,很忙碌的样子,每天在朱雀堂处理完公务之后就匆匆离去。李轩虽存心试探,却找不到机会开口。

    此时又有另一事,吸引了李轩的注意力。李承基拿去的那枚‘玄寒冰玉’已经练成法器,委托冷雨柔给他送来。

    果然是被制成了一件玉配,样式是灵芝如意。以‘玄寒冰玉’为主体,外层镶金。

    自然,那不是真正的金子,而是一种价值更高昂百倍的炼器材料‘紫金’。这些紫金的内部,镶刻有至少上千枚道家符文,将炼器之人的精湛技艺展露无遗。

    这件法器的名字,则被命名为‘玄寒如意’。

    李轩当天就兴致高昂的将这件法器佩戴上了,然后在六道司的校场中练起了刀,果然是冰意浓郁,寒气冻人。

    之前李轩全力一刀斩出,可冰封周边八十余丈,可如今却能扩展到一百一十丈开外。

    需知这八十余丈与一百一十丈只是半径,所以他寒力覆盖的面积,其实增加了将近一倍。再考虑到剧烈越远,真元外放的效果就会递减。李轩在寒力方面的增长,更加的夸张。

    而无论是李轩的寒法之意,还是寒法之势,在佩戴这‘玄寒如意’之后,也都有了巨大增幅。

    ——这也有助于他的日常修行,不但观想起来更容易,坚持的时间也更久。

    不过李轩最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

    此时他拿出了一团水银,放在了自己的身前,随后李轩就将刀尖指着这团银白液体。

    随着温度降低,这汞液很快冻结。李轩虽然极力的将他的真元,他的寒力,聚锁于这团水银上,却依旧由丝丝缕缕的寒气往外溢散,使地面冻结。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轩的脸上渐渐现出了喜色。

    他现在做的这个小实验,是与超导有关。

    在李轩那个时代,荷兰物理学家H·卡茂林·昂内斯发现汞在温度降至4.2K(268.8摄氏度)附近时会突然进入一种新状态,其电阻小到实际上测不出来,这位物理学家把汞的这一新状态称为超导态。

    而此时当将他一丝丝电流,打入那团完全冰封的汞内,确实感觉不到任何的阻力。

    ——这意味着三件事,其一,在这个世界,超导现象是存在的,冰雷之法,确实可以交融共存;其二,他的寒力,已经可以小面积的制造接近于绝对零度的温区;其三,他设想中的那件法器,已经有了实现的可能。不过在这之前,他必须寻找到一种足够坚韧的超导材料。

    ※※※※

    李轩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为新得的法器欢欣不已时。这南京城内,却正有人为他的事无比头疼。

    就在这座巨城的东南角,江府门前,江云旗正气呼呼的从门口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冲着门内吼:“我连大江上游的二百年金龟都给你钓来了,你还想怎样?为这破事,龟族那些老不死都联手寻我打了一架。

    是!那混小子确实人品极好,才德俱佳,可我们家女儿她自己不上心,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干着急——”

    结果门内扔出了一物,江云旗见状面皮抽了抽,急忙将他那心爱的钓竿抄在了手里。

    之后当他走出门,却觉无处可去,往日他痴迷的垂钓,今日竟似索然无味。他开始漫无目的在街上晃荡,不过在踏过两条街道之后,江云旗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怀远?”

    那竟是他的知交之一乐怀远,江云旗暗觉奇怪,大步走了过去:“弟妹呢?”

    乐怀远的面色灰败,气息恹恹:“生了一点小口角,她的气还没消,所以在街上逛逛。那个比翼魔,真是害人不浅。”

    江云旗顿时微微错愕:“你二人当日不是已经和好了?”

    几日前乐氏夫妇与比翼魔之战,他也是观战者的其中一位

    “之后又生了嫌隙。”乐怀远的面色纠结:“是我家芊芊,我夫人发现她应该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却又不肯对我们说。我夫人她火冒三丈,最终把火发在了我身上。换在往日,这点小口角算不得什么,可这几天我们夫妻之间的火气额外得大些”

    “这比翼魔,确实让人头疼。据说六道司已在广邀天位,却不知来不来得及。”

    江云旗想起了他周围的邻居。可能由于他们地处城南,受到的影响额外大一点,发生争吵的夫妻就有三对。

    对了,还有他自己——

    江云旗的神色也变得额外郁闷:“说来我家也是一样,都是为了儿女。走,既然撞见了,可见是缘分。我们去找个地方喝一壶。”

    “你我兄弟许久不见,确实该喝一盅。”

    乐怀远微一颔首,然后他又想起了一件事,神色凝然的问:“兄长,说来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想问你。你自进入十二重楼巅峰已经有七年了吧?兄长到底是有何难关,在天位之前卡了这么久?”

    江云旗闻言一楞,上下仔细看了乐怀远一眼,然后就心中了然。眼前这位一身元气充盈,踏入十二重楼就在近日。

    自己这些年头疼的问题,乐怀远也将一一面对。

    “要入天位可不容易,真元纯化,神意提炼等等,有着众多的门槛。日后你有什么疑难,都尽可向我请教。”

    江云旗苦笑了笑:“可如今天位于我而言,其实已无阻碍。唯一困扰我的,就只是冰雷之法如何共融,如何相生。”

    乐怀远闻言一楞,然后也皱起了眉头:“冰雷共修,这条路可不好走。据我所知,在千年以来唯一走通这条路的,也就只有那位‘意寒神刀’李乐兴。”

    “据我所知,即便李乐兴,也是借助天材地宝之力,将之融入己身。而这种奇宝,可遇不可求。我多方打听,倒是知晓一件奇物的下落,或能助我——”

    江云旗正说到这里,忽然听到了一声轰鸣震响。他神色错愕的转目望去,然后就面色微沉:“这只比翼魔,还真是张狂到了没了边,真当它在这世间无人可制?”

    就在他的目视之处,可见一个体积庞大的黑茧,正悬浮于金陵西南,秦淮河的上方。

    乐怀远见状,也不禁蹙起了眉头。

    这妖魔竟是准备在这金陵城内突破第四门,的确猖狂!

    此刻在朱雀堂内,正在练习家传‘寒意天刀’的李轩,只听朱雀楼当中警钟大作,连续三声轰鸣。然后江含韵,马成功等人都是全副武装,从各自的签押房内冲出。

    李轩本身就是两层甲胄在身,兵器也在手里,他便毫不犹豫就跟了上去:“校尉大人,发生了何事?为何会有警钟?”

    “那只比翼魔,在内秦淮河上空结茧。”

    江含韵的眸色青沉:“它要在那里破境!”

    李轩的面上也掠过了一抹讶色与怒意,这简直就是将他们六道司视为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