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零一章 初见双侠(求月票)
    “乐氏夫妇,是号称‘阴阳侠侣’的那对吧?”

    李轩万分好奇的走下床:“我记得这对夫妇原籍南京,他二人会不会与乐芊芊有什么关系?”

    那是一对在大江南北都广有声誉的侠侣,修为高强,双宿双栖。

    据李轩听到的八卦,这二位曾经是六道司的一员,后来因故脱离,从此仗剑天下,游走于各地降妖伏魔,锄强扶弱,成为大晋最著名的一对游侠。

    江含韵此时已穿戴妥当了:“那就是乐芊芊的父母!我之前没跟你提过么?应该也猜的到吧,江南有几个乐氏,能为乐芊芊提供那么雄厚的财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怎么可能?”李轩吃了一惊,站在原地一阵发愣,

    他想原来自己那个小队里面,背景最深厚的居然是乐芊芊。

    那阴阳奇侠可都是开了第四门的大高手,不但修为已到了十一重楼,二人还有一套联手合击的技法,曾经联手对抗天位,坚持两三个时辰都不落下风。

    关键这二人都很有钱,传说两人都是世间罕见的炼器大师,天下间无数修行之人对他们炼造的器物趋之若鹜。

    虽然两人一直都不务正业的四处游玩,可他们每年只需在炼器房里呆上三五个月,轻轻松松就能有上百万两银子入手,赚钱的本事比彭富来的老爹强多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江含韵的目光在李轩依然赤裸的胸膛上流连了一眼,然后就看向了窗外:“你速度快点!”

    她想这家伙最近似乎强壮了不少,以前就一根竹竿似的,现在看起来依然是竹竿,可衣服里面却很有肉了,有了八块腹肌。

    就连修为也都提升了很多,她这几日给李轩喂招,都不能不多几分小心。

    李轩对‘势’的运用益发娴熟自如,日渐沉雄厚重也就罢了,居然还在雷法与冰法真意上入了门,一身浩气则益发的辉煌刚烈,正大堂皇起来。

    就个人实力而论,这家伙竟已不逊色于马成功多少,甚至爆发力还要超过马成功一筹。结合他那尊‘伏魔金刚’,第三门之下没有对手,第三门也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应对,俨然已是一位小高手。

    见鬼的是,李轩从一个弱鸡到现今的层次,居然只花了不到三个月——这让江含韵身为一个绝代天骄的自信,受到了重挫。

    李轩被江含韵催迫,这才加快了动作穿衣套甲。

    当他穿戴整齐,二人先后走出房间,在这里办公的明幽都众人,都向他们投以意味深长的视线。

    江含韵的面皮微红,然后就视如无睹的带着李轩往外走去。

    对于两人的床震,她最初还很在意的,甚至换过一次椅子,可那椅子抖得更厉害。动静更大,让她这些部属看她的目光更加不堪。

    至于地面——不知李轩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两人雷法炼体的时候就像是地震一样的动静,就连地面都被他们震出了痕迹。

    总之在连续十几日的‘床震’,换了两张木床之后,江含韵已经能做到无视这些怪异目光了。

    两人出了朱雀堂的大门之后不久,就撞见了骑着一匹地行龙往南面走的乐芊芊,江含韵直接朝她伸出了手:“芊芊是去南城外将军山吧?过来,我载你一程。”

    李轩也伸手了,可乐芊芊一点犹豫都没有,抓住江含韵的手后身影翻飞,就落在江含韵的身后。

    她只是三重楼境的术师,是不敢让坐骑发力奔驰的,可江含韵却能将地行龙的速度催发到极限,快过她两倍都不止。

    李轩则很自然的把手伸了回来,挠了挠自己的后颈。他本以为自己与乐芊芊已经很有默契了,可结果让他颇为遗憾。

    此时李轩在骑术上大有长进,在城内的时候还稍显笨拙,可在出城后上了驰道,却已能勉强跟上江含韵的尾尘。

    三人两骑只用不到小半刻的时间,就已抵达几十里外的将军山。才刚至山脚,李轩就已感应到这座山的南麓,两股直冲斗牛,摇星震岳般的强横罡气。

    “开始了!”

    江含韵眼神微亮,然后就直接一手提着乐芊芊冲到空际,往那罡气冲起的方向御空而行。

    李轩则是看着前方密布的丛林抽了抽唇角,还是老老实实的下了马,用他的11路公交车赶路。

    幸在他的‘雷扬千里’经李乐兴附身指点之后已经颇有水准,在陆地上一阵雷光电闪,奔行的速度也没比御空飞行的江含韵差多少。

    当三人来到南麓,就望见半空中四个正在激战的身影。

    准确的说是一方被凌虐,那两个如连体婴一般连接在一起的妖魔,被压制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只能格挡,挨刀,格挡,挨剑,在不断的格挡与被砍中轮回,可这妖魔的恢复速度,确实让人毛骨悚然。身上的血色肉芽持续不断的增殖着,任何伤势,都可以在十分之一个须臾间就恢复如初。

    而此时在战场周边立着的数十个身影,无不都面色凝重。

    “这就是第三门顶峰的比翼魔?”

    李轩看着上空,发出了一声呢喃。

    之前他在妖魔大典上看到的‘比翼魔’图像,只有第二门的修为,那是两个背对背,合在一起的身影。

    “看起来情况不太妙?我就是奇怪,这里这么多人,难道就不能一起围殴?跟它一个妖魔客气什么?”

    李轩看了片刻,就发现那‘比翼魔’虽然在短短时间内,被那乐氏夫妇斩了二十多次,可其神完魄足,竟是一点损伤都没有。

    关键是此魔的魔力,也仿佛无穷无尽,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也就是说,空中那两位砍了‘比翼魔’大半天,伤害其实都是‘MISS’。

    “人越多越乱!”

    江含韵摇着头:“你以为我们不想?‘不灭双身’与‘斗转星移’是比翼魔的本命神通,‘不灭双身’可以让他们二人几乎不死不灭,‘斗转星移’则能转嫁罡气真元,几乎没有上限。人越多越容易被他们反伤,搞不好会死人。”

    李轩心想若真如江含韵所说,那确实可怕。这头妖魔哪怕只将十位第三门武修的力量,转嫁于其中一人,都可轻松将这世上任何一位第三门打爆。

    “那么术师的道法呢?”李轩继续询问:“术师的法术,应该能伤到两人的同一部位吧?”

    “那也没用的。”乐芊芊摇着头:“比翼魔的核心在其神魄,而非肉身。需要两种不同特质的灵魂,才能够让它受伤,所以术师比武修更难。不过如能凑齐十位第四门的术修,倒是可以尝试将它强行封印。”

    “别担心,他们夫妇伉俪情深,又在刀剑合璧上浸淫十年之久。如今只是在试招,一旦找准了节奏,灭除此魔只在反掌之间。”

    江含韵才刚说到这里,就见那比翼魔的两个胸腹部位,都同时爆开血雾。她顿时精神一振,大声喝彩:“这一式妙极!”

    可她明显是高兴早了,那比翼魔胸口的伤,又在弹指间恢复。

    之后那乐氏夫妇的几击,也都是如此,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其中的那位男性妖魔则‘嘎嘎’大笑:“真险!两位差点就将我们给伤到了,真的只差一丁点,二位可以继续尝试,继续努力!可如果存着耗死我们的打算,那就是痴心妄想了。别忘了这里可是南京,这世间的怨侣不绝,我与玉妹二人力量无尽!”

    那乐氏夫妇中的女子俏脸阴寒,她虽没有回话,可之后的刀势却是悄然间增长至少一成。可这完全无助于二人的同心协力,倒是令满脸胡须的昂藏大汉处境艰难起来,光是避让抵挡那比翼魔转嫁过来的刀罡,就已颇为吃力,就更遑论与他的夫人步调一致。

    而此刻这战场周边,早已被他二人的力量夷为平地,还有无数的沟壑分布其中。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那乐夫人大概是心浮气躁了,她柳眉微蹙:“怀远,拜托稍微多用丁点力气?刚才明明差一点点就可以。”

    “什么差一点点,差好多好吧?”那乐怀远显然也是心烦意燥:“你这蠢婆娘!要斩掉这比翼魔,你我用一成力气都嫌多。你倒好,被他刺了几句就脑袋进水,用那么大力气干吗?伤到了你怎办?这个家伙就是刺猬。”

    乐夫人听了之后,就两眼掉泪:“你才蠢!怀远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就只是想毕其功于一击懂不懂?你不觉我们之间心灵相通真的很难?亏你以前还跟我说什么你我心心相印、心有灵犀,你一点都不懂我!”

    此时比翼魔中的女性则‘咯咯’的笑:“啊拉,我竟然能从您二位身上提取到怨气,两位继续!继续!”

    下面观战的李轩三人不禁都皱起了眉,面面相觑了一眼。

    “应该是这比翼魔的能力在起作用。”江含韵眼中不由流露出忧意:“挑拨夫妻生怨,也是它们天生的本事。”

    糟糕的是上空的乐怀远,也开始火冒三丈:“什么叫我不懂你?行,力气大是吧?毕其功于一击是吧?看看吃亏的会是谁!你这婆娘,从认识你的时候就这样,一点耐心都没有,你就不学学你——”

    他似感觉不妥,忽然住嘴。

    可乐夫人却已泫然欲泣,竟连那比翼魔转嫁过来的剑芒都不管,任由那犀利气芒在她的脖子上割出一条鲜红血口。

    “果然,你还是嫌弃我。口里说是爱我至深,可其实都是假的。”

    她竟跺了跺脚,径自往北边大江方向飞了过去。

    乐怀远原地愣了愣,然后就原地一声大吼:“有本事就别回来!”

    他居然也弃开那比翼魔不顾,铁青着脸往另一个方向御空离去。

    李轩看得目瞪口呆,等到这两人的身影都远远离去,才担忧的问一句:“这二位没事吧?乐大侠这未免过份了,”

    他实则是心想这位乐大侠真是够MAN,李轩还以为这个世界都是阴盛阳衰,男卑女尊的,妻管炎大流行。

    可这位乐怀远乐大侠,让他看到了希望。

    “说什么呢?他们夫妻,就只是被那比翼魔挑拨,所以才口角斗气罢了。”江含韵瞪了李轩一眼后,就转头问乐芊芊:“你娘伤得不轻,芊芊你要不要跟过去看一看?”

    乐芊芊则摇着头,神色复杂道:“应该不用,我猜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凑在一起了。我们过去,只会尴尬。”

    李轩却不能置信,他想刚才那两人吵成那样子,这个时候就能和睦如初了?

    而此时就在他们不远处,目盲老人与仇千秋面色异常凝重的对视了一眼。前者微微一叹:“如果连阴阳侠侣都做不到,这南直隶地面,我真想不到何人有这样的能为了!”

    仇千秋则紧皱着眉头,看向了南京城.

    他有关注朱雀堂内部,那‘正反阴阳天击地合大法’的修行情况。让人遗憾的是,整个朱雀堂几千号人,没有一位具有这样的资质。

    “我认为可再增悬赏,‘正反阴阳天击地合大法’修成有成,提高到四个小功。能够除去这比翼魔,则记二十大功!”

    仇千秋十指骨节爆响:“范围不限于朱雀堂,整个南直隶范围的六道司成员,都可参与!”

    目盲老人首先感觉这赏赐太过,可随后又想,这总比再请去几位天位一起出手的好。关键是,现在的情况似乎也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