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九九章 怎么成了助攻?(二合一大章)
    当李轩他们走入酒楼,却发现眼前换了一个世界。

    不再是之前那窗明几净的楼宇,而是一座残破的四层木楼,周围全是碎裂的桌椅,还有散落的陶瓷碎片。时间也从白天换成夜间,气氛则阴森无比,周围还有阵阵阴风刮拂。

    “造于太清三年四月——”

    乐芊芊捡起了地上一面破碎的瓷片,然后若有所思道:“这是三千年前的六朝时期,梁武帝的年号。那时大将侯东作乱,毁了整个建康城。这只宅鬼,莫非是出自那个时代?”

    罗烟闻言却讽刺的笑了笑,神色不屑。

    “都是装神弄鬼!是不是宅鬼,都是两说。”李轩开着的‘护道天眼’,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破除幻术,这让他眼前的情景不断的虚实变换着,也得以洞察这楼内的几分虚实。

    “不管这是什么年代,直接找到这头恶灵将之除掉就对了。”

    “那么这恶鬼在何处?在楼上?”

    彭富来随着众人踏上了楼梯,随后就感觉到一股阴风在自己背后拂过。他心中一惊,猛地往身后回视,才发现后面一个人影都没有。

    此时他却发现,有这种感觉的不止是他一个,张岳也在往后张望。

    “还是装神弄鬼,吓唬人的幻——”

    李轩话说到一半,就感觉自己的右背被一个软软的大肉包顶住。乐芊芊脸色发白的抱住他的手臂,她的声音也在发颤:“都尉大人,我的肩膀上有个血手印,不知道哪来的。”

    李轩被肉包顶的心慌意乱,他侧目看了乐芊芊一眼。李轩自己的视觉,确实看到乐芊芊肩上的血手印了,‘护道天眼’却什么都没看到,只观睹到一些道法的痕迹。

    “我艹,我身上也有。”彭富来的面色发白:“这只恶灵,怕是有点能耐。”

    他想这恶灵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在他身上留下这血手印,那么对方要取他的性命,搞不好也是轻而易举。

    李轩则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确实很厉害,这头恶灵手段了得。芊芊你靠我近一点,我护着你。还有,大家换个位置,我的‘伏魔金刚’来殿后。”

    他总算还记得,不能重色轻友,也要照顾自己的发小兄弟。

    乐芊芊则是一阵不解,她已经靠得够紧了。

    换成别人,她会以为对方是在占自己便宜,想要吃她的豆腐。可眼前这位,乃是听天獒与问心铃认定的正人君子,是不为女色所动,强过柳下惠的人物。

    也就在此刻,她感觉有人在自己耳旁吹气。乐芊芊顿是全身一颤,果然离李轩更近了,肉包都被压扁。

    李轩遗憾不已,心想自己就是太谨慎,干嘛要穿外甲呢?有一层‘夔牛夜光甲’,其实就已足够,那可是皮质的软甲。

    旁边的罗烟,则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位新扎的伏魔都尉,人品可真不是一般的渣。

    接下来众人调换了一下位置,有高高壮壮的伏魔金刚走在最后,张岳与彭富来顿时就安心了不少。

    可这之后的十几级楼梯,却依旧是鬼影幢幢。忽而周围有白影掠过,忽然身后探出一只血手,可当他们回头去望,却什么都看不见。

    幸在二人都是武修,又都是胆肥的,近日还跟着李轩见识了一些大场面。虽然心惊于这只‘宅鬼’的手段,倒也没什么惊惧之意。

    彭富来只是感慨道:“如果薛仙子在就好了,这只宅鬼定没法这么嚣张。”

    可他随后就一阵发愣,只因这位踏上二楼之后,就发现一位他们很熟悉的少女身影,正背对着他们,立在他们的前方。

    “云柔?”李轩也很惊讶:“你怎会在此?什么时候来的?”

    “被人请来的,比你们先到一会儿,刚才我还听到你们在下面说话。”

    薛云柔回过身扬了扬手中的一张纸条:“今天上午,有个小乞丐把这张纸条递给了我,说是轩郎你在这里出了事,要我来救人。”

    此时她的柳眉却微微一蹙,看向手抱着李轩的乐芊芊。

    薛云柔介意极了,感觉心里扎了一根刺。却又知乐芊芊素来胆小,经不起幻术的吓唬。

    至于她的轩郎,他乃是不为女色所动的诚实君子,问心铃认可的在世圣人。轩郎他多半只是本能的加以回护,根本就没意识到不妥。

    而就在薛云柔这么想的时候,乐芊芊就已弃李轩而去。她‘噔噔噔’的跑到了薛云柔的身边,差点就哭出来:“薛姐姐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薛云柔顿时心中一舒,抱住了乐芊芊的肩膀:“没事,有我在呢!这只是道门幻术,鬼蜮伎俩,用不着害怕。”

    李轩则略觉遗憾,他面上却毫无异色,从薛云柔手里接过了那张纸条看了眼,然后他就唇角一歪:“这种鬼画符,亏你也能看得懂。”

    薛云柔则语声凝冷:“此人担心被我认出笔迹,很可能是我的熟人。”

    李轩心绪一沉,他环视四周,很快就看向了薛云柔目视之处:“云柔你刚才在看这些?”

    在护道天眼的观照之下,可见前方的墙壁角落里面,都有些许的苔藓滋生,还可见一个个细小的孔洞。

    “那是什么?这地方怎么会有苔藓?”

    李轩感觉奇怪,苔藓只会在潮湿寒凉之地滋生,可这座酒楼就在夫子庙旁,南京贡院之前,日常都是宾朋满座,客人如织的。

    乐芊芊也现出了疑惑之色,她什么都没看到。

    “我就是觉得,这些苔藓不对劲,所以提前做一些准备。”薛云柔解释的同时,指了指她的身侧。

    此时共有十二枚紫色的符箓,飘浮在她的身周。

    这些符箓之间,赫然有着一丝丝的电光在闪烁跳跃,彼此连结,就仿佛是一座小型的法坛。

    薛云柔随后又捏了一个道诀,使得乐芊芊的眼中,现出了一层绿色的荧光:“芊芊你博学多识,可以看看究竟。”

    乐芊芊则先四下扫望了一眼,脸上就恢复了血色。薛云柔的‘神眼观’法术效果,可比她的‘小神眼观’强多了,此间的一切虚实都被她洞察无遗。她肩上的血手印根本不存在。

    之后乐芊芊才看向李轩说的那些苔藓,然后凝眉道:“那东西是幻苔!可以增加幻术的威力,还可放大人心中的恐惧之念。”

    她想怪不得,自己刚才会那样,可随后她的神色凝重:“一般来说,这种幻苔只会与木系大妖伴生。这座酒楼里面,只怕还真不是什么宅鬼。”

    就在这刻,众人只听‘轰’的一声响,他们周围的地板都在瞬间被巨力掀开,无数的木藤忽然从四面八方冲涌而起,宛如灵活的小蛇般潮卷而至。

    那气势遮天蔽地,一瞬间就将几人全包围在内。

    “果然!”薛云柔一声冷哂,那十二枚紫色符箓,当即爆出了浩大雷潮,一瞬间弥漫了整个楼层。

    那雷霆所过之处,那些藤蛇要么化火燃烧,要么就直接被轰成焦炭齑粉。

    更有一道道凌厉无比的风刃,在几人的外围,仿如螺旋桨一样的卷动切割,将那些藤蛇都割裂粉碎。

    可恰在薛云柔准备追根溯源,将几团浩大的雷矛,直指那些木蛇源头的时候,一道黑白二色的光束,蓦然从楼层上方照射下来。

    李轩一直在为薛云柔护法警戒,当即就挥刀往那光束斩击。可这束光竟在他的刀前分化,又在刀后聚合,轰击在了薛云柔身上。

    “大元磁阴阳逆乱神光?”

    乐芊芊当即变了颜色:“都尉大人小心看护薛姐姐,这种道门神通专破道法。”

    大元磁阴阳逆乱神光专破各种道法神通,是利用元磁与阴阳颠倒之力干扰灵元,令法术失序,无法成形。

    可如果轰击在人的身上,也会有一定扰乱的效果。

    在乐芊芊的眼中,这束射来的‘大元磁阴阳逆乱神光’,威力其实不是很强,修为深厚的第三门术修基本都能抵抗。

    可薛云柔的情况不同,她的修为才刚刚晋阶,正处于神魄剧烈变化,法力虚浮不定的时间点。

    这‘大元磁阴阳逆乱神光’虽然威力不彰,可对于现在的薛云柔来说,却极其危险。

    果然下一瞬,薛云柔就发出了闷哼声,她一身的法力都在这瞬间紊乱失序。那澎拜的雷霆,还有众多的风刃。就像是断了电,须臾间就消弭无形。

    乐芊芊几乎不假思索,就准备使用请神之法。可她才刚转念,就有几根木藤缠绕住了她的手足,并以无可匹敌的巨力将她往下拖拽。

    而此刻在她的下方,这座酒楼的第一层,赫然现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

    李轩的长刀挥斩,瞬间就将薛云柔与乐芊芊周边的木藤都斩断大半,却依旧未能阻止它们,将二女往那深坑之内拖拽。

    且不但是这两个女孩,彭富来与张岳也都同样被缠住,在众多藤蛇的拉扯下坠落深窟。

    也就只有罗烟安然无恙,她的九条长鞭无坚不摧,但凡那鞭影扫荡之处,一切披靡。至于‘伏魔金刚’,那些藤蛇根本就扯不动,这大块头稍稍发力,就将这些缠绕过来的藤蛇全都扯断。

    “罗烟救人!”

    李轩御刀而行,雷光电闪般往那下方窟洞方向坠下。罗烟则两条长鞭抖动,蓦然伸展到十丈余长,与拉扯彭富来与张岳的那些藤蛇扯在一块。

    可那些藤蛇的力量极大,罗烟似力不能及,也被拖拽着跌下了二楼。不过彭富来与张岳被他一扯,被拖拽的速度大幅放缓。

    此时的李轩,则借助神雷无定之法,疾追着薛云柔与乐芊芊的身影而去。他的遁法,远超过那些藤木的拖拽速度。

    可洞窟之内却有无数的藤蛇,前赴后继的涌出来,拦截着李轩的身影。

    等到他们沉到地面之下十七丈左右,李轩就望见下方的洞窟有了几个分叉口。本来一起被拖拽着的薛云柔二女,此时竟一分为二,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分别被拖到另一个分叉口内。

    李轩心绪微沉,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

    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动用武道真意了。问题是他还没有把握,将之运用于实战。

    可这个时候,他再没把握也得试一试。

    李轩紧握了握怀义刀,先是整个人不进反退,身影上升数尺,同时长吐了一口浊气。再然后,这深坑之内的洞壁,就蓦然结出了无数的冰晶。

    而此时李轩的身外,也蒙上了一层白雾。

    寒意天刀*冰魂雪魄!

    当长刀斩下,赫然透出了长达近丈的森白刀芒,可更让人心惊的是,那刀身之上,溢出了近乎无穷无尽般的凛冽寒意,使得周围的温度,几乎接近了绝对零度。

    ——这原本是李轩平时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可此刻他一身浩气勃发,竟与他一身寒冰真意,九幽寒煞都交相呼应,隐隐有了交融之势。

    这一瞬,李轩前方所有的藤蛇都被冻结,并以惊人的速度,往洞窟深处扩散蔓延,甚至令那些藤木拖拽薛云柔的速度也大幅放缓。

    而此时的李轩,又真元转化,由冰生雷,使用了幻电天刀中他最熟悉,也最有把握的一式刀招,

    幻电天刀*雷暴千里!

    一片刀光,一团雷电,摧枯拉朽般的往前冲击,所过之地一片披靡。仅仅只用了不到两秒,李轩就已经闪现到了薛云柔的身侧。

    他的刀芒挥斥,武道真意加持下,干脆利落的将那些捆住薛云柔的藤木全数斩裂。后者挣脱束缚,当即法力一卷,使那‘阴元伞’护于身周。那‘玄冥至阳梭’也从她袖中穿梭而出,带着无穷无尽的雷爆,扫灭摧毁着周围一切的藤蛇。

    而正当薛云柔,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李轩却神色凝重,周围现出了一条条紫色雷霆,并左右伸展,形成了两片巨大的双翼。

    ——此时如果李承基在,会认出李轩此刻正在尝试使用的,正是李乐兴曾经对他施展过一次的所谓‘雷法真意*电子跃迁’。

    可李轩才刚开始,就感觉到不妙。他一身真元,竟在这顷刻间,差点被他抽空。

    此时他如果停止下来还是可以的,可在李轩的神念感应中,乐芊芊已在这短暂的时间中被拖拽到地下。而在他们下方,竟是一条四通八达,不知会通向何处的地下暗河。

    此时除了李乐兴教给他的这法门。李轩想不出任何方法,在五秒之内穿越过厚达三十丈的土层,出现在乐芊芊的身侧。

    幸运的是,他在之前就有了预料,提前使用了一枚‘二九归元丹’。这枚用于回气的丹药正在他腹内化开,一股股元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到他枯竭的经络当中。

    此时李轩更喷出了一口精血:“诚意伯之后,有请龙君助力!”

    他这是动用自身血脉之力,借请当地龙君助力。

    似这种地下暗河,一般都是由所谓的井龙王管辖。可此处是南京地面,辖制此间的却是金陵龙君。

    这一瞬,一股股浩瀚元力蓦然横空而至,突兀至极的灌入到他的体内。这元力的量,比之‘二九归元丹’提供的元气不知强了多少倍,一瞬间就填补了李轩的亏空。

    李轩心里不由‘诶’了一声,心想这金陵龙君对他可真大方啊,还是说对他与他的父兄,都是如此大度?

    下一个刹那,随着那磅礴雷翼忽然间不见踪影,李轩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乐芊芊在这段时间,被那些藤木拖拽的比李轩之前预判的还要远,两人间的距离也足有三十多丈。

    可借龙君的元气之助,李轩还是勉力追上。而下一瞬,随着他的雷刀爆发,周边的一切木藤,都被卷动的刀光,爆发的雷霆炸为齑尘。

    此时李轩又挥刀往下一斩,换成了寒意天刀,一瞬间周边八十丈方圆之内的暗河都被他这一刀全数冻结。也将那些潜伏在水下的藤木,全数封冻在其中。

    当两人落在暗河河面,转危为安的乐芊芊已经是喜极而泣,八爪鱼一样的抱住了李轩,试图从后者的怀中汲取温暖。

    方才她孤身一人被拖入这个深坑岔口,李轩的身影也随后消失之时,那种无助与恐惧之感几乎吞噬了她的心神。

    那种绝望与害怕,甚至超越了之前,被法性挟持的时刻。

    所以当李轩现身,将她从那众多藤木缠卷下救助出来,她的惊喜也难以形容。

    可紧接着,乐芊芊就发现李轩的脸上竟是七窍溢血,耳鼻双眼都有血丝溢出。

    “都尉大人!”

    乐芊芊只觉心脏揪紧,似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她赶忙用衣袖给李轩擦着血,眼泪如断线珍珠一样的掉落:“大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

    “我没事,芊芊你注意站我身后——”

    李轩还真的一点事都没有,这些血只是强行使用‘电子跃迁’,被那天地之力撕扯拉伤。可他肺腑完好,阴煞也没有进一步侵袭入体。以他现在的恢复力,这点小伤,半天时间不到就可以好利索。

    唯独法力方面消耗过巨,龙君的援助,已经被他消耗殆尽,只能靠丹药慢慢恢复。

    可随后他发现周围那些木藤都在往后收缩后退,竟已经没有了继续攻击的打算。李轩眼珠一转,寻思自己反正是需要一段时间恢复亏虚的真元。就整个人往后一倒,又特意从鼻孔里逼出了更多血液。

    “哎呀,不知怎的头好晕,我得躺一躺。别哭啊芊芊,我说过的,我最见不得女孩为我掉眼泪了。你要心疼我,以后多给我弄一点小纯阳丹。”

    不过最让李轩满意的是,乐芊芊直接蹲了下来,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胸膛内。软软的,香香的,这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

    李轩感觉自己体内元气恢复的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唯独乐芊芊那断线珍珠一样的眼泪,真的让李轩心疼。可这个时候他如果说自己一点事都没有,会不会挨打?

    关键是毁人设——他李轩可是诚实厚道,从不诳言欺人的正人君子来着。

    就在这时候,薛云柔在一团紫色的炸雷当中,从上空飞落下来。她望见七窍溢血的李轩,也不由面色微白,心脏揪紧,毫不犹豫的就将李轩的头,从乐芊芊的怀里抢了过来,然后从袖中取出了一枚淡金色的丹丸,放入李轩的嘴里。

    李轩无语,这赫然是一枚‘龙虎小元丹’,算是他之前用过的‘龙虎大还丹’的简化版,也是一种疗伤圣药。可他现在,只是真元亏虚而已,其实没什么伤,这实在太浪费了。

    薛云柔却神色异样的看着他,眼中同时含着心疼与欢喜。

    她看出李轩的武道真意,运用极其勉强,应该是才掌握不久。可这种情况下,李轩依旧不顾自身安危,甘冒被真意反噬的危险,不惜一切的闯入到这深坑内将她救下,且是在乐芊芊之前。

    乐芊芊则觉失落,感觉怀中空荡荡的,她看李轩的目光同样痴怔。

    这是第二次了,都尉大人竟又是拼着性命不要,被阴煞侵染,也要救她乐芊芊的性命。

    于此同时,在洞窟的上方,带着面具的玄尘,出现在窟口处。他看着下方那深不见底的洞窟,眉头一阵紧皱。

    ——这剧变与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本该是几人被同时拖入地层之下。然后李轩在他的安排下,显露出种种丑陋之态,让师妹她看穿此人的真面目。

    玄尘心想事后师妹一定会恨她的,可等到过一些年月,以师妹的聪慧,一定会知道他的用心良苦。

    可眼前的情况,怎么像是给那家伙助攻?

    就在此刻,他身后出现一个巨大的钢铁身影,手持着重剑往玄尘头顶重斩。

    玄尘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那尊‘伏魔金刚’,使用的招法,则是三十六路大伏魔剑中的‘泰山压顶’。

    “滚开!”

    玄尘转过身,心情很不好的一挥袖,浩瀚的法力在他的身前编织出一个虚幻的八卦图形,将那重剑挡在了自己的头顶上方。

    然后下一瞬,他就见这尊机关傀儡两边膝盖都现出了孔洞。

    嗯?那是什么?

    玄尘的脑海里面才闪过这念头,就听到了两声‘咚咚’的声响,还有仿佛鸡蛋碎裂的声音。

    他整个人顿时如虾米一样躬起身体,整个意识都被剧痛侵蚀。

    再而后,一股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响彻在了这座酒楼。

    “嗷!痛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