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九七章 郎情妾意(六千字大章)
    朝廷的封赏没有让李轩失望,首先是给了他‘世袭卫所指挥使’的敕封。这是秩正三品的武官职位,也就是日后李轩的子子孙孙,都可从他这里继承‘世袭卫所指挥使’一职。

    大晋朝没有子,男这二等爵位,这‘世袭卫所指挥使’一职,差不多就等于前朝子爵的地位。

    这是世袭武官的顶点,下一步就是封伯,由此可见朝廷的赏赐之厚。

    当然,这也是因李炎当时是戴罪之身,朝廷将北固山之战的功勋,全都计算入李轩身上的缘故。

    可惜李轩已入了六道司,自己没法享用。否则他现在,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正三品武官,比李炎还要高些。

    其次是九颗‘三昧鼎元丹’,这是出自于少府的丹药。药效要比六道人元丹强些,弱于四转大还丹,也是极罕见的丹药。

    其余还有包括玉器丝绸之类的财物若干,大概有五六万两银子——他已准备将这笔钱,用在当日随他们作战的将士身上,尤其是那些伤残与阵亡者。

    李轩自忖他非是军中之人,无需太多的顾忌,不惧朝中文官弹劾他收买人心。

    然后最重要的,是于少保亲手书就的一卷《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内中浩气磅礴,只就‘质’来说,完全不逊色于文忠烈公的《正气歌》,可惜字数少了,在浩气量方面稍稍不如。

    可对于李轩来说,此物的价值不逊色于一件高品法器。

    唯独那‘千锤万凿’,‘烈火焚烧’,‘粉骨碎身’的字样,让李轩面皮抽动。他感觉自己的神魄,与他那一身的‘牺牲’套装,似乎更加的水乳交融了——舍生取义之日似乎就在眼前。

    等到李轩送走了朝廷天使,在管家帮助下将圣旨请入祠堂,就见李炎提着刀,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

    李轩毫不犹豫,当即抬腿就往内院方向跑。

    “你跑,你尽管跑,我看你能够跑到哪去!”

    李炎一边追,一边冷笑:“这次我便豁出去了,你即便请出娘亲也没用。”

    李轩则身影如电,半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你怎知我是去请娘亲?我这次是要去找大嫂,将某人初恋的信物奉上。”

    李炎原本对李轩的话,是嗤之以鼻的,心想咱媳妇还能护着这家伙不成?

    可听到后一句,他就脸色一变,同时注意到李轩正手拿着‘寒蛟珏’,在他的头顶上摇晃。

    再看他们的位置,距离他们居住的东偏院,赫然只有不到一百步的距离——

    李炎心中顿时一慌:“慢着,你停下!停!我不追,你也别跑。”

    李轩见他大哥确实停了下来,也顿住了脚步,他神色很诚恳的回望李炎:“大哥,有诗云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我何必这样互相伤害呢?”

    李炎心里在骂MMP,脸上却是和颜悦色道:“小轩你说得对,你我在诚意伯府生存已是如此艰难,不该自相残杀。这样吧,你把那‘寒蛟珏’还给我,我今天就不揍你了。”

    李轩却发现李炎的脚步正在悄悄靠近,他忙也退后几步:“你别过来,我警告你!小心我现在就跑。还有,大哥你这说法可太没诚意。今天不揍,明天揍不就可以了?你好歹立个能让我放心的毒誓,说你我一切恩怨都从此一笔勾销,否则这东西我真没法还你。”

    李炎气得乐了:“你倒是说说,我该立什么毒誓,才能够让你放心?”

    “这个?你就只需说如果违誓,一年之内不能与大嫂同房就可以了。”

    李轩笑眯眯的说着:“咱就对着祠堂,在列祖列宗的面前立誓,要大声说给我听。”

    李炎的目光,渐渐变得危险起来。他正想是不是哪天找个机会埋伏,将这臭弟弟痛打一顿,直接把东西抢到手,然后就见李轩往东偏院的方向又挪动了一步。

    “哥你可想好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否则小弟只能选择同归于尽。”

    他知道自己去了素昭君面前,其实也是等于自爆。李炎固然要遭遇天诛,可自己也绝没有好结果。

    李炎则是一阵磨牙,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小弟,自从他与父亲罢官待勘之后,就变得奸猾似鬼,竟一次便宜都没让他占到。

    ※※※※

    半刻时间之后,李炎站在了李家祠堂前大声宣告:“我李炎在此立誓,如果李轩将‘寒蛟珏’归还,我与他一切过往恩怨都就此一笔勾销,不再追究。如有违此誓,让我一年之内无法与昭君同房。”

    然后他就眼神愤愤的瞪着李轩:“这下你可满意了?”

    李轩拿着‘寒蛟珏’,有些不舍:“那你还欠我一万两?这东西可价值不菲。”

    “行!算我欠你。”

    李炎一口银牙都快磨碎了,可好在他立誓之后,李轩就将‘寒蛟珏’丢了过来。李炎小心翼翼的将之接到手中,然后珍重万分的用袖子擦拭了一阵,这才收入到袖子里面。

    这个时候,李轩则有些担忧的看着李炎的下身:“老哥,你那里没事吧?会不会留下什么后患?或者心理阴影之类的?要不要先去找个地方试一试,看看行不行?或者请个医生给你看看,我跟江伯父他很熟——”

    李炎的脸顿时又一阵发青,想起了刚才那痛不欲生的疼痛,然后牙关中吐出了一个字:“滚!”

    他想幸亏刚才防了一手,是穿了一身内甲过来的。否则刚才那颗弹珠,真可以让他做太监。

    李轩也真就灰溜溜的‘滚’了,他当即就带着那尊‘伏魔金刚’,还有一应的家当离开诚意伯府,准备一两个月内暂不归家。

    这是因李炎看他的目光,似乎随时随刻要把他给生吞了,让人毛骨悚然。李轩也担心老哥的那玩意如果真出了问题,素昭君与老娘会找他算账。事涉诚意伯府传宗接代的大业,说不定他老爹都得提刀宰了他。

    而等到李轩策着地行龙来到朱雀堂的大门前,发现这里出入的众多六道司人员,无不都饱含敬意的对他拱手施礼。

    “我等见过都尉大人!”

    “恭喜大人,今日起晋升伏魔都尉。”

    “都尉大人安好!”

    “大人未免太勤勉了,您的假期还没到吧?这就来当班应卯了?”

    “——之前听说过都尉大人在北固山的勇烈,大人不愧是吾等楷模。”

    初始李轩是很谦虚的,很稳健的,可等到他走入明幽都的大院时,却是面泛红光,走路都在发飘。

    不过他也注意到,这朱雀堂内外,有很多成双成对的人在做着武道练习,有男女配对,有二女合璧,也有男男相加的,似乎在练习一种二人联手合击的战法。

    然后李轩也很意外的发现,彭富来与张泰山居然也提前小半日,出现在这朱雀堂。

    “这可是稀奇事。”李轩‘啧啧’的感慨道:“你二人一向都是不到点不应卯的,今日莫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这么早就赶过来了,还有,你二人脸色怎么不太好看?怎么回事?都加官升职了还这副模样?”

    这次六道司的赏赐是很到位的,张彭二人也的确升职了,如今都是正职的‘伏魔巡检’,并领‘伏魔游徼’的俸禄。

    也就是资历与能力还达不到升职要求,可功勋却已足够,甚至是超越。二人从此可享受‘伏魔游徼’的一切待遇,并可在未来能力资历都达到一定水准之后即刻升职。

    除此之外,上面还给他们各自奖励了一件中品法器,还有几个大功。

    按照六道司的奖惩规则,这已是相当的优遇。毕竟两人在北固山也没出过什么力,只因李轩在报功时给他们两人提了一嘴,就成为‘有功人员’。

    “别说了!”彭富来无精打采的叹声道:“整整三天时间都被拉着去各处相亲,换成你,你也会这样。”

    张岳则把半个身子都趴在桌上,一副元气耗尽的样子:“我宁愿把时间都放在习武上,这简直比我练习一百轮刑天霸战诀都累。”

    李轩这时候才想起一件奇事,他老娘居然没逼着他在这三天内去与人相亲?真是奇哉怪也。

    这莫非是因李炎与素昭君的伤势,想不起这一茬?

    “都尉大人。”此时乐芊芊走到他身边,心忧万分的小声问着:“那个,都尉你现在还好吧?我是说,你的寿元,还是只有一个月?”

    “现在是一个月零三天。”李轩眼睛眨都不眨的撒着谎,然后故作阳光的望着乐芊芊;“你别担心,一切都会变好的。”

    乐芊芊咬着银牙,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她蓦然从袖子里取出一个丹瓶,往李轩手里塞:“这是我买来的小纯阳丹,可以增加元气,排除阴煞。”

    李轩又觉愧疚起来,可他随后就想到自己没了的一个月寿命,的确是因乐芊芊消耗的,就又心安理得的把丹瓶收了起来。同时叹气道:“你别哭啊!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了你。我最见不得女孩伤心了,芊芊你可知你这一滴眼泪,可使我又少活一天,心痛的不行。”

    此时江含韵与罗烟,恰好联袂从门外走进来。前者听到李轩这句话,顿时面色一黑。

    尤其是乐芊芊,竟是俏脸娇红,羞不可抑。

    ※※※※

    “校尉大人!”此时彭富来与张岳等人,都已察觉到江含韵二人的到来,同时起身行礼。

    江含韵则阴阴的看了李轩一眼,才收回了视线:“你等应该已经听说了?总管大人准备以你们这一队人为基础,在明幽都之下再建一旗。可限于堂里人力紧缺,总部初步决定给你们先调集三十人,把这一旗的架子先搭起来。”

    她指了指罗烟手上捧着的一堆文件:“这是他们的档案名单,估计这两日就会过来报道,李轩你得把人都给我安排好了。”

    “下官明白!”李轩抱了抱拳,脸上是喜滋滋的。

    虽然他估计自己接下来会很忙,可升官晋职是人生莫大喜事。

    六品伏魔都尉在六道司内,已经可算是中层骨干了。换在地方上,完全可以独当一面,有资格主持一县之地——似扬州府与杭州府那些人口密集,经济繁华的县城,自然不能指望,可那些边远之地,却绰绰有余。

    而在南京城,伏魔都尉虽然有着众多上司,可权责又额外大些。

    似马成功,手下可管着七八十号人,辖区内管着数万人,即便那些高门勋贵,也得客客气气。

    “然后是辖区!”江含韵指着旁边悬挂的南京舆图:“夫子庙周边这四条街道,今日后都归你们管辖。所有涉及妖魔与修士的案件,都由你们这一旗接手,你与芊芊稍后去一趟马成功那边,去将那些陈案卷宗交接过来。”

    “这没问题。”李轩面上却微有难色:“不过日常的巡街,还是得马都尉再帮忙坚持几天。还有,我这个小院子怕是不太够用。”

    其实自中元节之后,六道司南京城内的巡逻力度,已经下降到正常水准。

    像李轩他们,已经许久都没有到街上去了。

    夫子庙附近四条街道周边不过三里方圆,堂里面给他们的任务其实不重。可他这一旗的人才刚新建,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整理人事,熟悉业务。

    “上面已经把旁边的三个院落都拨给你们,足够你们这一旗的人用了。”

    江含韵不知何故,对李轩完全没有好颜色,不过她还是公私分明的答着:“至于日常的巡街,我已交代过马成功,由他们再负责五天,五天之后再由你们接手。可如果那边发生案件,还是得你们自己处置。还有什么问题吗?可一并说出来。”

    李轩仔细寻思片刻,就摇了摇头:“暂时没有。”

    “有处理不了的困难就找我,别耽误了公务,上面对你们这一旗,暂时没多大指望。”

    江含韵将一本书册,丢在了桌案上:“然后还有一事,这是上面下发的‘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摹本,总管有令,我等朱雀堂上下所有人等,都得组队搭配,练习这门合击战技。说是月底考核,此事会计入档案,如果这门战法练习得好,可奖励两个小功,以后优先升迁,可若没能达标,则记过一次,扣除一个小功。

    除此之外,有兴趣精修这门战法的,可去朱雀楼报道。不但堂里面会有不少优待的,总管大人也会亲自出面指点。”

    李轩心想怪不得,今天堂里面那么多人在练习合击之术。他却更觉奇怪了:“敢问校尉大人,这可是有什么缘由?”

    “是因一只九重楼境的比翼魔。”

    答话的却是乐芊芊:“这是一种很罕见的妖魔,是怨灵化生而成。一般都是彼此深爱的情侣,却因各种缘故,明明彼此相爱之人却走到互相杀害的地步,死后化为怨灵,再由孽力滋染,最终化而成魔。

    它们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可一旦成了气候,任是天位强者,都很难将之除去。它们为祸虽然不烈,可其所过之处,夫妻情侣必生龃龉,甚至是刀剑相向。”

    李轩最近有空就看《妖魔大典》,一听这比翼魔的名字,就知道究竟了。

    彭富来就‘啧啧’有声的说着:“九重楼境的比翼魔?那可是个大麻烦,要两个人完全步调一致,心灵相通,这可是千万人中无一,双胞胎都很难做到。”

    “我与那东西交过一次手,确实挺棘手的。”

    江含韵叹了一声:“如今我们朱雀堂只能对它严防死守,将之驱赶到南京城外,然后此魔为祸之地,夫妻必须分居至少一月以上。可这治标不治本,总会有疏漏的时候,还是得尽早将之除去。”

    她手指点了点桌案,语含威严的交代:“你等也当勤加练习,不可怠懈!”

    谈完公务,江含韵就不着痕迹的将乐芊芊拉到了院外:“芊芊,之前你家人可是镇重拜托过我,让我照顾好你。你我两家乃是世交,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不好向你父母交代。”

    乐芊芊则眼神疑惑的看着江含韵:“校尉大人你一直都对我很好,也很照顾,我现在也很好啊?”

    “可接下来就不好了。”

    江含韵冷眼看着乐芊芊:“我是说李轩!他是什么人,芊芊你难道不清楚?那是个以前整日留连青楼,惯会哄骗女子的纨绔,你可别被他口花花的骗了。”

    “李轩?”乐芊芊的脸顿时又一片晕红,她看着江含韵想了想,就垂下了螓首,下巴几乎就抵住了胸膛:“校尉大人您放心,芊芊不会与你争抢的。即便真喜欢都尉大人,芊芊也不会夺人所爱,只需能远远看着他就可心满意足。”

    “你!”

    江含韵不由一阵凝噎,然后无语的仰头望天。她随后又转过头,瞪视着公房里面的李轩,眼神凌厉的像刀子一样。

    这个家伙,虽然没在秦淮河鬼混,可如今却专祸害芊芊与云柔这样的无知少女,更加的可恨。

    此时的李轩,却正照着‘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的摹本,用腰刀比划试了几招。可仅仅第一招,李轩就感觉不对劲了,他用了一招‘水里捞月’,旁边的罗烟,居然也同样一式‘水里捞月’。

    他再用乌云遮顶,结果罗烟还是一模一样的招法用出来。

    两人同时停住了动作,然后心照不宣的各自移开了视线,各自将那摹本收到袖里。

    彭富来见状不由一乐:“我觉得你们两个挺有默契的,要不我去给你们报名?这次上面开出的赏格额外大方,整整十个大功,我看你们很有希望。”

    “滚!”李轩睨了彭富来一眼:“你敢擅作做主的话,我跟你翻脸。”

    他想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以伏魔总管与仇千秋的能为,一定可以解决那只‘比翼魔’。

    可一旦他与罗烟,一起将‘‘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修炼到‘心灵相通’,‘珠联璧合’的地步,那他的名声就全毁了,日后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同志’之名。

    何况罗烟既然不是紫蝶妖女,那么这位与他的同步率,应该没那么高。

    “那么你准备找谁一起练?”张岳抱着万一的希望询问:“总不会是芊芊吧?”

    李轩则白了他一眼:“泰山你说了?”

    男女搭配才干活不累嘛!找个香香的妹子一起练这合击技,总比寻个糙汉子好。

    不过这个时候,李轩却发现屋外的江含韵正用饱含怒火,刀枪般的目光砸过来,旁边的乐芊芊则委屈兮兮的低着头。

    李轩一阵发懵,心想自己也没做啥啊?江含韵干嘛又气成这样?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瞪做了坏事的大灰狼似的?

    接下来的两天,李轩却陷入到了脚不沾地的状态。人事安排,人力调度,物资申请,接手旧案等等,事务繁多,远超李轩的想象。

    所以别看他这一旗目前就只有三十几号人,却耗费了他不少时间才梳理妥当。

    而等到一切搞定,这一旗的事务都进入正轨,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此时李轩的麾下共有五个小队,每一队四到五人,再加上几个后勤与文职,一个旗的架子就已搭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仇千秋果然是一位很贴心的世叔,给他安排的几位伏魔游徼,要么是资历深厚,老成厚重的;要么就是能力杰出,为人干练的,基本不需要李轩去多操心什么。

    然后还有一队是李轩直辖,由罗烟任队长,下面则是彭富来,张岳与乐芊芊三位。

    ——这三人虽然都升了职,可要他们独当一面,显然还是不现实。

    可若把他们塞到其他小队里面,李轩又不放心,他想乐芊芊肯定会被人欺负,彭富来与张岳则是刺头,而且是待遇等同‘伏魔游徼’的刺头。

    所以还是得把他们凑在一起,由自己亲自统辖。

    等到诸事略定,李轩终于有时间与乐芊芊一起练习郎情妾意剑,烈火干柴刀——错了,是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

    不过乐芊芊是术修,练起剑法来笨手笨脚,李轩却很有耐心的手把手的教导,帮忙矫正一下姿势之类。而就在他练得起劲的时候,彭富来就匆匆跑过了。

    “谦之你别练了,夫子庙那边出了大案,左游徼他们一队人都已经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