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九五章 电子跃迁
    半个时辰之后,李承基看李轩已经冻到了筛糠一样,这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很不错!”李承基的眼里面现着异色,李轩在武道上的进境,几乎每一天,都让他感到震惊,震撼。

    “应该说是让我惊喜,冰法上的进境就已很不俗,在雷法一道,就更是神速。”

    李轩知道这是因这两日,他几次观高手大战的缘故。江含韵与素昭君二人,在雷系武诀上的积累,都是超群拔俗的。

    此时他已牙齿打架,全身上下都在颤栗,他饱含不甘道:“老头,信不信我晚上就这副模样去正屋吃饭?”

    “可以啊,为父无所谓的。”

    李承基手捋着胡须,眼神里有些得意:“陛下的圣旨,估计稍后就可以送到府里面。为父公忠体国,勤于王事,今晚就直接去八卦洲上任,不在府里面歇了。嗯哼,公务繁忙,一两个月内估计没法回家。”

    李轩双眼圆瞪,下巴都快惊掉了。心想我艹,这老头原来还有这一手?

    八卦洲就在南京北面,是一个江心洲,与南京城隔着一条大江。南京两卫八营近九千人的水师驻地,都设在此间。

    他母亲刘氏再怎么魔焰滔天,估计也没法把手伸到军营里去。

    “可如果某人诚心诚意的想学,那么为父还是可以在府里面多呆两日,在家办公的。毕竟炎儿他们伤势未愈,老夫哪里能放心离去。即便陛下,也得体谅一下人情。”

    李承基笑眯眯的看着他:“轩儿你准备选哪样?”

    李轩闷哼了一声,他虽没说话,却运转起了雷霆之力,给自身解冻。

    此时李承基又将祠堂里供奉着的那把刀往李轩丢了过去:“要使你速成武道真意,还是少不得这降神之法,求助于我们的先祖。你先看看他是如何运用冰雷之法于浩然正气,然后我再帮你巩固凝练,尽量在三天之内让你入门。

    对了,这次轩儿你可吞了那枚四转大还丹,这丹你应该还没用吧?这可以让你支撑得更久一点。有老祖宗助你炼化药力,也可以节省你好几十天的巩固之功。”

    等到李轩将丹药服下,又在李承基的指点下做好了众多的准备工作。他的眼瞳就微微变幻,浮现出了些许紫意,一身气势也为之微变。

    整个练武场,开始雪花飘舞。

    “嗯?你这个后辈,很不错嘛。这才多久?一个多月的时间,修为就提升到这个层次了,武道之势也已登堂入室。所以这一次,是想要窥寒法真意与雷法真意的门径?唔~这是浩然武意?”

    那‘李乐兴’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咦:“有意思了!这浩气,竟比老夫还要更纯正?唯一不足的就是刚烈有余,厚重不足。真是幸甚,老夫的后辈当中,竟然还真有人能继我李乐兴的衣钵。”

    他随后就看向了严阵以待的李承基,神色古怪:“想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是你心里的想法吗?别说出来给别人听见?可我已经说了。回归正题,要修理你爹的话,稍微有点难度,你这个爹在武道上还是有点水准的,我尽量。小家伙看好了——”

    李承基听了,就不禁暗暗冷笑。心想这不孝子,果然还是得再寻机会,好好的修理几次。

    就在这个时候,‘李乐兴’蓦然挥刀。而此时他不知怎的,就已经出现在李承基的身前。

    “我最核心的雷法真意,是这样的!”

    李承基的心神惊悚,在千钧一发之际截住。

    ‘李乐兴’用刀,既没有雷的杀伤力与不受控制的狂暴,却反是神出鬼没,这一刀竟然是只差两寸就可以企及他的脖颈肌肤。

    此时的李乐兴,则是‘自言自语’着。

    “能够理解吗?电子跃迁?老夫不太明白,不过听起来应该是差不多的意思吧。你这后辈的悟性很好,我以前曾跟我儿子讲解了无数次,他就是听不懂,蠢不拉几的——”

    李承基听到这里,不禁一身是汗。李乐兴的儿子,不就是他的祖父?

    这个时候,李乐兴身周的雷霆,却开始转为狂暴。两片浩大磅礴的雷霆,开始往两边伸展。

    “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要发挥我的核心武意还是很难。我们先学学其它的,神雷之暴,雷霆之狂,关键是与浩然正气的合作,这是我与其他武修最大的不同之处——”

    ※※※※

    李轩在诚意伯府‘刻苦’学习的时候,薛云柔却来到了紫禁城外的洪武门前。

    就在洪武门的侧门处,一位大约二旬左右,大袖飘飘的俊逸道人,正等在这里。

    薛云柔神色略有些复杂的来到了俊逸道人的前方:“玄尘师兄!劳您久候了,之前有事稍稍耽搁了。”

    “无妨的!”道人微笑着回头,一派温和如玉,仙风道骨的气派:“该是我搅扰了师妹才对,可这次没办法,为兄奉师命下山,必须尽快见二皇子殿下一面。可因之前殿下在江上遇袭之故,殿下身周戒备森严,稍微有点麻烦。”

    “此事云柔自然义不容辞。”

    薛云柔说完这句,却又眼现狐疑之意:“其实师兄要见二皇子,应该去找我堂舅的。”

    她的堂舅,也就是洞玄观主张应元,那位张副天师。

    “去过啊!”玄尘道人的神色有些无奈:“师尊所言之事,由副天师他带话过去其实更好。可副天师他偏偏坐关了,似乎之前因某个缘故提前破关,所以这次必须补上,八九天不得出来。我思来想去,也只有求助于云柔你了。”

    他这位师妹可不仅仅是与长乐公主相熟,其亡父也是二皇子的蒙师。而薛云柔本身,也是当朝皇后聘任的供奉法师,深得皇后母子信任。

    “堂舅又闭关了吗?我竟不知道。”

    薛云柔听到这里,就有些心虚。之前张应元的提前破关,就是与她有关。

    “既是如此,师兄请随我来!”

    她手持着一张紫色的宫牌,竟带着玄尘子通行无阻的进入到了洪武门内,一直往宫内深处行去。

    此时玄尘子又神色惊奇的侧视着薛云柔:“我观云柔你这一身法力,洋溢汹涌,这已是七重楼境了?是何时的事?”

    “就在不久前。”薛云柔似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笑意:“经历一些事情,心境凝练,恰好突破了。”

    “这可比师尊预计的,要快得多了。”

    玄尘啧啧赞叹的同时,一直用眼注视着薛云柔那清丽绝尘的侧脸。他犹豫了好一阵儿,才终于下定决心开口:“对了!云柔,我这次下山,给你带了一件礼物。”

    “礼物?”薛云柔笑望了过去:“那云柔就谢过师兄了,什么礼物——”

    她只当是普通的天材地宝,或者法器之类,可薛云柔随后却见一只火红色,有着长长凤冠雀尾的小鸟,从玄尘的袖子中穿飞了出来。

    薛云柔见状,顿时微微一愣:“这是,火云凰?”

    ——这是凤凰之后,血脉极度精纯,虽然及不上听天獒,可也不差多少。与江含韵的那只四尾灵狐,在伯仲之间。

    后者兼具九尾灵狐与白泽之血,只是因受了她那表姐的牵累,所以神异不彰。

    “师妹不一直想在风雷之外,兼修火法吗?”

    玄尘微笑着道:“有了此鸟做你的护法灵兽,你的火法修行,一定是事半功倍。若能精心培育,也是一个强力的帮手。”

    薛云柔看着那火色的小鸟儿,真是喜欢极了,可随后她却心念微动,看向了对面玄尘额心处的凤纹印记。

    ——记得她这位师兄的护法灵兽,是一只‘赤血金凤’,那也是凤凰的血裔。

    而所谓凤凰,凤为雄,凰为雌。

    薛云柔一瞬间就收起了笑意:“师兄,你这礼物可太贵重了,玄鸟嫡裔,价值亿万,不逊色于极品法器,此鸟恕云柔愧不能受。”

    玄尘不禁错愕:“有什么不能受的?你我师兄妹互赠礼物,不是很寻常么?云柔你若觉得贵重,日后回我一件价值相当的就可以。还是说,云柔你不喜欢?”

    “不是不喜欢。”薛云柔摇着头,她仔细想了想,然后就很认真的回应:“师兄您的心意,云柔一直以来都很明白。可现在与往日不同。云柔如今心里已经有了人,不能再装糊涂。师兄你是个好人,可云柔一直只是将你视为兄长。”

    玄尘听到这里,不禁如受雷击,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薛云柔的眼中,则掠过一丝无奈之色:“云柔道心不纯,一直贪恋红尘俗世,其实是配不上师兄的。而以师兄您这样高深的道行,又丰神俊朗,何愁找不到合适道侣?”

    之后她就继续迈步往前走,玄尘则失魂落魄,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整个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而等到他醒过神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一座殿宇之前。

    这座南京城内的宫殿,绝大多数都已年久失修,荒草萋萋。唯独他们眼前的这座,似被人精心修缮过,显出了皇家气派。

    薛云柔带他走到廊下,就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我去见二皇子,师兄请在此稍候,等内侍通传。”

    她说完这句后就走进了殿内,玄尘还是懵懵懂懂的立在那里。

    不过下一瞬,旁边就传来了一声佛号:“无量寿佛,没想到能于此间撞见玄尘道友,这岂非缘分?”

    另一人则笑道:“原来真如大师,也认得玄尘道长。”

    玄尘侧头望去,就发现了一个他熟悉的和尚,还有两个他同样熟悉的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