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九三章 你喜欢哪个?(为催更圈催更邀请函活动加更)
    李轩与李承基在医馆守了足足一天,才等到江云旗从李炎夫妇二人躺着的静室里走出来。

    “没事了,他们的五脏六腑已复位,一身气脉也都已恢复。接下来他们只需归家静养就可,我会让我的两个弟子,轮流到你们家探看的。还有,顶级的伤丹也可以用了,如果没有,我们这边可以提供。”

    李轩父子二人自是千恩万谢,而等到他们将李炎夫妇送上马车,又各自登上了一头地行龙。李承基就挤眉弄眼的问:“轩儿你与江校尉怎么样了?有没有戏?”

    李轩看了这位诚意伯一眼,心想自家这老头真是为老不尊,他装作听不懂:“我与江校尉很好啊,什么有戏?”

    “跟为父还不肯说实话么?你连人家的门都登过了,还跟为父装。”

    诚意伯手捋着胡须,一声冷哼:“说来与你扯上关系的,已经有好几个了吧?天师双璧,还有一个乐芊芊,都与你蛮亲近的。没想到你这小子,即便不去青楼了,也能如此风流,四处沾花惹草。说来这几个女孩,你究竟喜欢哪个?”

    李轩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心忖道我一个都不想,现在小命都快不保了,哪还有心思去想女人!

    诚意伯则似笑非笑,自顾自的说着:“估计你娘会喜欢薛云柔,你嫂子会喜欢江含韵。为父么,这三个女孩当儿媳妇都行,他们都是好姑娘。不过轩儿你如想在未来一振夫纲,不蹈为父与你兄长的覆辙,那么江含韵与乐芊芊更合适。”

    李轩不由好奇了:“芊芊她也就罢了,娶了江含韵,我李轩还能有什么夫纲?”

    他以后要敢反抗,怕不是得被江含韵给打死。人家薛云柔,那可比校尉大人温柔多了。

    诚意伯则‘嘿’的一声笑:“薛云柔那孩子外柔内刚,腹黑着呢。你别看她现在对你小意温柔,可等到日后进门,那孩子有上千种办法让你乖乖听话。还有你娘,我料那孩子一定能将你娘忽悠的心花怒放。可以她的手段,日后保不准得将你娘气到内伤,还能不显山露水。昭君她算什么,那孩子才是你娘的克星。”

    李轩愣了愣,然后就对诚意伯刮目相看了,这位也是个人精呐,看人的眼光很准。

    “至于江含韵,她性情看似与昭君相近,可其实与你嫂子不同。”

    诚意伯注意到李轩那崇拜的目光,不禁得意的手捋胡须:“你嫂子性子也是直来直去的,可她心思玲珑,聪明绝顶,许多事看得清清楚楚,却不屑理会,手段则过于刚强了点。而江含韵,她是真的单纯,估计平时还有点迷糊。我儿你则一肚子坏水,腹黑成性。老夫料定你虽然一开始会在江含韵手里吃亏,可日后一定能将江含韵降得服服帖帖。当然——”

    他语声一顿:“罗卜白菜各有所爱,江含韵人单纯是单纯了,可她估计一辈子都学不了薛云柔那样的温柔体贴。你究竟喜欢哪个,还是得看你自己。”

    李轩斜睨着他:“听老头你的意思,是更喜欢跟江家结亲?”

    “我可没这么说。”诚意伯哈哈大笑,然后叹息着用手锤着自己的腰:“不过我们这一家人啊,估计以后免不了伤病什么的。有个名医国手做亲家,是会感觉安心一些。”

    李轩一声嗤笑,然后就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他直接将公主赐下的那枚‘玄寒冰玉’递了过去:“爹你可认得高明的术师?能否将这东西,尽快制作成法器?最好是三五天处理好。”

    这事他可以拜托乐芊芊与薛云柔,估计还不用花多少钱,可李轩认为自家能处理妥当,那就不需要欠人情。

    “三五天一件高阶法器?儿子你怕不是在做梦?这‘玄寒冰玉’的品质倒是不错,可炼制一件高阶法器,怎么都得三五个月!”

    诚意伯斜眼睨着李轩,随后心神微动:“倒也不是没办法,无非是多花点钱。罢了,此事就交给为父,不过三五天不可能,我尽量在十天之内完成。对了,你打算做成什么?制成一枚玉佩如何?你身上的‘寒蛟珏’,也该还给你兄长了,人家初恋情人给他的东西,你拿着不好。”

    他想这次小儿子为炎儿之事甘冒奇险,又立下了天大的功勋,阻止了一场可能牵连江浙数百万人的兵灾,自己为他花点钱也是应当的。

    关键是李承基料定自己不久之后就会复职,那个时候,府里可不会缺了金银,人情也会变得很值钱。

    李轩则眯起了眼,心想原来是初恋情人的信物啊。

    他让李大陆四处打探究竟,却没有一点收获,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从老爹这里得知了实情。

    呵呵!老哥啊老哥,你现在的卵蛋可就捏在我手里了。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可我很急啊!

    ※※※※

    回到诚意伯府的时候,一直等在内院门口的刘氏,就扑在李炎夫妇两人的担架上嚎啕大哭,泪眼婆娑。

    李轩看着不太对劲,感觉自家母亲瞪他与李承基的目光中饱含杀气。所以他在将李炎夫妇送回房之后,就很机警的以返回朱雀堂复命为借口,逃也似的离开了诚意伯府。

    不过他也确实是想要去朱雀堂报功,心想这次的大事件,朱雀堂怎么也得给他三五十个大功,下发些高品质的法器与丹药什么的。

    可情况比他想象的好,那位计功楼主见到他就很头疼:“叫我说什么好呢?如今对你真是赏无可赏了,上面给你定下了三十个大功,加上你之前的,有四十五个。可其它的东西,是真的很头疼。上面商量了好一阵子,也没定下方案。仇副堂尊的意思,是直接给你一件极品法器,用以酬功。”

    李轩就心想仇世叔真给力,上面有靠山就是爽。

    可他随后就听计功楼主又语声一转:“常理来说,就北固山一战,赏你一件极品法器一点都不过分。可你现在的修为,拿了极品法器也用不了,搞不好出门就会被杀人夺宝,关键是目前我们六道司也没有存货。可如果将极品法器拆分成几件上品法器,估计你也不愿意吧?”

    李轩当即猛摇头,有极品法器,谁要上品法器啊?

    上品法器就已经可遇不可求了,而极品法器,那是更稀罕的东西。即便他们传承数百年的诚意伯府,父亲那样的准天位战力,也就只有那么一件。

    即便他用不了,拿回去给老爹用难道不香吗?

    “要不我给你三件上品法器,再搞一件空间大一点的小乾坤袋?内有十丈方圆,品阶极高——”

    计功楼主的语声戛然而止,只因他看见李轩将带着小须弥戒的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空间法器我已经有了。”李轩的眼神中有些得意:“至于里面空间,够用就好。”

    在李轩看来,这种空间法器,只需解决有无的问题就好。至于里面的空间大小,他暂时没太大的需求。

    毕竟他现在所有身家,加上一些平时可能用到的杂物,都塞不满这小须弥戒的三十分之一。

    “这就难办了。”计功楼主稍稍沉吟了片刻:“这样如何?这件极品法器,司里确实拿不出来,可否暂时先记着?司里面现在就给你搜集材料。等到日后你修为到了第三门,可以向炼器楼申请,为你量身打造。这个权利可以继承,哪天李轩你英雄就义了,也可由你家人来换。”

    李轩心想你才英勇就义,你全家都英勇就义。

    话说这方案,他倒还能接受。不过他在砍价方面,还是有点水准,当即就皱起了眉头:“这得多久?我现在的情况,楼主您也看到了,最近不太走运,风波不断。我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得没命,所以现在急需能提升战力之物。”

    计功楼主听了之后,就又陷入了沉思:“你现在的安全,也的确是个问题。林紫阳的余党,还有弥勒教的人,很可能会盯上你。尤其总管他已决定打破常规,提升你为六品伏魔都尉,准备在明幽都下,新建一旗,由你来执掌。你现在若没有一点拿得出手的武力也确实不行。

    可要想迅速提升战斗力,一个是降神术,一个是机关术。降神术就算了,如果不是精通道法之辈,请神临身只会留下诸多后患。也就只能是机关术,恰好,机关楼里面有一具当代鲁班大师年轻时制作的一件机关傀儡。虽是六重楼的层次,却有着接近于七重楼的战力,很是了得,你有没有兴趣?”

    “可以!”

    李轩心想这倒很不错,他知道计功楼主口中的鲁班,不是春秋年代的鲁班,而是墨家的一个荣誉称号,地位仅在墨家钜子之下。

    能够得到这一称号的大师,其机关术自非小可。

    且墨家的机关傀儡绝大多数都厚实耐打。

    “那就这样。”计功楼主脸上现出笑意:“极品法器先给你存着,我再给你一张凭条,你去领一件中品法器,这次的赏格就这么定了。你得知道,这个仅仅只是我们六道司的奖赏,大头其实在朝廷那边。”

    对朝廷的赏赐,李轩也很期待的,可他更关心现在:“中品法器?又是增加浩然武意?”

    “自然!”计功楼主奇怪的睨了他一眼:“你现在的情况,浩然武意自然是堆得越高越好,越雄浑浩大越强。”

    李轩就心想好吧,他都已经一身‘牺牲’套装了,也不介意多这么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