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八章 绝灭神针(5K大章求月票)
    李轩一看法性的视线,就知道情况不妙。

    在场等人要不就是武力值足够,要不就是对这位甘露寺方丈警惕有加。如彭富来与张岳,乐芊芊不但躲在了江含韵的身后,更在身上用了一堆的强力符咒。三人身边,还有六重楼境的马成功可以回护照应。

    唯独从铁瓮城方向退过来的薛云柔,不知是什么情况,不但口鼻溢血,一身气息,也散乱不堪。

    这个时候,薛云柔应该是在铁瓮城那座半埋于地下的仓库中,用术法配合那位龟丞相,掩护李炎与师世石二人麾下的三千兵马,还有那些俘虏才对。

    为何她会退到此间?铁瓮城那边是出什么事了?

    “云柔你小心——”

    李轩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听见前山的铁瓮城内,传出林紫阳炸断山岳般的震吼。

    “李炎,给我受死!”

    就在李轩心绪微颤,薛云柔螓首回顾之际。

    法性的身影,就蓦然如标枪利剑一样穿梭而出。江含韵早有防备,同样雷霆炸闪,提前截在了法性与薛云柔二人之间。可当她挥动雷刀,虚空横斩。法性的整个人却化为虚影,竟然将那雷刀无视,直接穿梭了过去。

    而远处薛云柔本就苍白的俏脸上,则是现出了几许惊悸之意,她本能的祭起了‘阴元伞’,可那阴绿色的阴元盾才刚张开,冲击到她眼前的法性,就忽然散化成一团气雾消散。

    这一幕,让远处的罗烟,也眸现意外之色。

    “神足通*敛影逃形?”

    这个和尚,用的竟是声东击西之计!那个将所有人瞒过的身影,竟然是幻术,还是能短暂瞒过他罗烟的幻术!

    就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法性的人已经来到了乐芊芊的身前。

    马成功立时往侧旁一刀轰斩,可法性的速度却更快数筹,他一拳就将乐芊芊身前一件盾牌形状的法器轰飞,而后探手就抓住了乐芊芊的咽喉。

    “江含韵你敢动手,老衲就让她死!”

    他蓦然回身,就只见江含韵的雷刀,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

    法性冷笑,他手部发力使乐芊芊的咽喉发出‘咔咔’的响声:“还不给我退开?”

    江含韵面色青沉,长刀依旧遥指着法性:“你可知道她是谁?”

    “她这个相貌,又一身的法器,老衲倒是能猜到几分。”

    法性一声嗤笑,不以为意的说着:“可老衲现在,还管她是谁?与其现在被你们抓去六道司问罪,最后以反贼论处,倒不如让她给我陪葬。退开!这句话我不想说第三次!”

    江含韵皱了皱眉,终是收刀后退,身形掠至十丈之外。

    此时法性,又将一把镇元钉,丢在江含韵的面前:“你要想她活,就自己镇住气脉。”

    李轩心中一紧,有些担忧的看着江含韵。后者则不做理会,她手提着刀,冷眼凝视着法性:“不可能,你当我是白痴?自封气脉,然后任你宰割?法性你如有这样的痴心妄想,那大可试试看。你不如一刀将她给宰了,看看我会不会如了你的意?”

    “诶??”

    乐芊芊听到这里,不由花容失色,差点就哭出来。

    好在江含韵接下来一句,让她心神稍定:“不过你且听好了,芊芊她今天要有半点意外,伤到半根毫毛,我必将你千刀万剐!”

    法性则回以冷哼:“待老衲玉石俱焚之时,也会让她身承万针噬心之痛!”

    他不再强求江含韵自封真元,转而四下里扫了一眼,然后稍作沉吟之后,就往西面方向退去。

    不同于东面的素灵环,南面的释空,他的西面仅仅只有李轩与罗烟二人,是在场诸人当中,除他手中少女,还有那小胖子之外武力最弱的两人。

    关键是在那边的方向,还有林紫阳及其麾下两万大军。

    “不能让他走!”

    说话的是那位举证的释空,他的脸色铁青:“我家这位方丈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昔日我师叔法都大师与他争夺甘露寺方丈之位,而后不久就在一次外出时死于宵小之手。一年后法性接任方丈不到一个月,法都大师的俗家一门死绝。我还有一位师弟,只因当面指斥他贪墨寺中银钱,就被他寻了一个过错,打到半身不遂,到现在还关在寺庙的黑牢里。”

    法性闻言皮笑肉不笑:“这话说得,且不说释空师侄你所言之事都是子虚乌有。即便是真,我也犯不着得罪六道司与这位姑娘的家里,平白给自己添麻烦。”

    “小僧所言之事都有据可查,尤其法都大师家的灭门案,你们六道司卷宗有过记载。只是因这位手尾干净,没能够找到真凶。”

    释空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这位姑娘如被他带走,谁都不知她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言尽于此,诸位自择。”

    法性没再理会,他已经退到距离李轩不到两丈之地。

    李轩则面目阴沉,看着不断逼近的法性与乐芊芊二人。

    “那个叫释空的和尚,说的应该是真的。”此时罗烟声如游丝的在他耳旁说着:“这个法性,真有可能撕票,我们最好是别让他走了。”

    “见机行事吧,没有把握别硬来。”

    李轩的脚步看似在往外挪,给法性让开道路,可他握刀的手,却始终未曾松懈。

    看着花容失色,俏脸煞白的乐芊芊,他心中一阵揪紧,同时脑海内心念电转。

    只凭神夔雷音与他的浩然正气,只怕是镇不住这个秃驴。一旦失手,反倒会令乐芊芊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唯有文忠烈公的《正气歌》与红衣女鬼的协力,他才有可能办到。

    他想自己好不容易获得三个月寿元,这次搞不好就要挥霍没了。

    可李轩自问是无法坐视眼前的少女被这秃驴掳走。

    且不说乐芊芊是担忧他的安危,才会进入北固山这个险地。就只凭乐芊芊这两个月对他的帮助,李轩的良心就不会容许他袖手旁观。

    随着李轩的心意一定,他元神之内,存放于那‘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内的《正气歌》卷轴,就开始缓缓舒展。

    鼎内的血眼少女似惊讶,又似在惊慌,她勉力想要将《正气歌》合拢,不让自己的阴煞渗出,侵入李轩体内。

    “帮我!”

    随着李轩意念中饱含决意的这两字,鼎中的血眼少女不由微微一愣,可她依旧未曾松动,那千万血丝依旧在拉扯着《正气歌》卷轴,使之无法彻底张开。

    “帮我!!”

    如果说李轩之前的那个念头,是含着命令与决意。那么现在,李轩的意念内却是带着些许恳求。

    血眼少女稍稍迟疑,终是彻底放开了对卷轴的控制。任由《正气歌》完全舒展,一个个金色的文字在书卷上显现。

    也正如李轩周身那‘舍生取义’套装,在逐渐发光共振一般,再无可阻挡。

    而此时的李轩与法性之间的距离,已不到一丈。

    “杀!”

    李轩突如其来的这一字炸喝,蓦然震荡数里方圆。

    法性对他的神夔雷音不是没有防范,毕竟爆炸之前,李轩才用过这法门,化解过他的危机死劫。

    可当李轩这一字吐出,法性还是在那磅礴浩气的冲击下一阵失神。李轩则刀势如流星闪电,在红衣女鬼的寒煞辅力下一刀挥斩,赫然将法性握住乐芊芊脖子的右臂一刀斩断。

    罗烟的九条蛇鞭同时凌至。他动手的时间,竟然与李轩炸喝之刻完全相同,不差分毫。而九条蛇鞭尾端的尖锥,几乎是势如破竹的洞穿入法性的胸膛。

    江含韵则紧随其后,一式雷刀削段了法性的头颅。

    可出人意料的是,就在李轩将乐芊芊一把扯到自己身后的时候。那法性竟然未死,他浑身肌肤化为血色,一颗血肉模糊,却小了一半的脑袋,赫然竟从脖颈里面长了出来。

    “给我去死!”

    他将所有的怒火,都朝着李轩与乐芊芊发泄。哪怕是罗烟的蛇鞭,几乎在第一时间扯住他的双足,哪怕是江含韵再一刀捅入他的心脏,撕裂他的躯体都无法阻止。他的右臂在恢复,左臂则是陡然胀大,肌肉虬结朝着李轩轰击。

    “李轩!”

    江含韵的面色发白,眼含惊悸。

    李轩本人倒是无惧无畏,他的刀刃上已经凝聚无数的血色丝线,血色丝线此时正陆续萦绕其上。

    此时一股腥风扑鼻而至,这法性的左手已经膨胀到蒲扇大小,那血红色罡元带给李轩的压力,竟不逊于当初的那位城煌元周!

    李轩心有预感,哪怕自己接下来的这一刀,能够破开法性的掌势,自己这次怕也是要在床上躺几天。

    可就在这刻,他眼前忽然现出了一团五彩光霞,那是无比美丽,无比灿烂的光影画面。而后法性的身影就被轰飞了出去,他整个身躯甚至都被那抹流光溢彩轰成了碎片,血肉纷洒了二十丈之地,竟是尸骨无存。

    李轩又往他的右边转过头,然后就见五十丈外,冷雨柔骑着一匹地行龙,面色清冷的将手中一个黑色圆筒收起。

    李轩惊奇不已,既惊讶于冷雨柔的出现,也为她使用的暗器震撼。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比散弹枪还厉害。不对!用加特林炮来比较可能更合适。

    且冷雨柔打出的那些五彩光霞,速度更快十倍。

    而此时不单是他,在场的几人,罗烟,薛云柔,江含韵,释空等等,也无不都怔怔的看着冷雨柔。眼神震撼之余,又含忌惮。

    “这是,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你家这女仆,身份怕是不凡呐。”

    罗烟首先反应过来,饶有意味的看了冷雨柔一眼,随后又看向法性和尚的那些血肉:“修罗不死身,能修成这种邪魔秘术,这和尚也不是凡人。”

    李轩才懒得管这死掉的和尚如何,他先回过头,上下看了一眼乐芊芊:“芊芊你没事吧?”

    乐芊芊当即如受惊的小兔般摇着头:“我很好。”

    她随即又捂住了喉咙,刚才还是受了点伤,喉骨几乎被法性抓裂。

    李轩见乐芊芊除了喉部不适之外,其它地方确实无恙,随后就转过头,含着几分焦心的询问薛云柔:“云柔你呢?究竟是怎么受的伤?铁瓮城那边怎么回事?”

    那边的情况的确让人忧心,虽然由于视角被土丘遮挡的缘故,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可那持续传来的震爆声,还有林紫阳那仿佛濒死野兽般的咆哮,却让他将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薛云柔见他焦切中含着担忧,不禁心中微甜,可她却知事态紧急,神色肃穆道:“我没有大碍的!那林紫阳是疯了,他是恨极了你哥,不惜使用‘神灭大法’,也要将你哥杀死。我是在给他们夫妇使用‘巨灵神力术’的时候,被他遥空点了一指。”

    李轩的神色微变,‘神灭大法’是这世界流传较广的一种搏命秘法,是极端的氪命之术。

    以元神寂灭为代价,换取远超过自身的战力。

    使用‘神灭大法’的林紫阳固然是活不成了,可李炎与素昭君夫妇,估计也别想活。

    此时江含韵与素灵环等人,都已御空而起,往铁瓮城的方向飞去。冷雨柔更是先行一步,驾驭着她的地行龙直奔铁瓮城。

    李轩紧随其后,他的身影化为雷霆,爆发之速竟然不比素灵环慢上多少。

    而等到他穿越过山林,以‘护道天眼’远望,李轩的眸色就微微一变。作为爆炸的中心地,铁瓮城内的景象,自然是一片狼藉。

    让人心惊的,却是天空中的两个身影。李炎的手臂软塌塌的垂在一侧,看起来竟似已不能动弹,胸口处有两个惊人的血口,尤其是他的下腹处,已经有一片空洞。

    这位赫然在自己身上,插了十几根金针,勉力支撑在素昭君的身前。

    后者的情况更不妙,虽然没有李炎的可怖伤口,可她胸前却有着大片的血液,气如游丝,似乎连站立都很困难。

    李轩估测她受的应该是内伤,肺腑五脏估计都已受损。

    旁边还有师世石与另一位全身重甲的陌生武将,两位八重楼的武修,此刻亦是浑身染血。

    他们正在奋力阻止林紫阳,可后者一刀一式无不含拔山超海,伏虎降龙之力,其浩瀚声威,竟一点都不弱于之前拥军数万之刻。

    这二人哪怕只与他稍稍沾碰,就得口鼻溢血。

    可他们却都未有任何迟疑,都是拼着重伤,也要阻拦林紫阳的疯虎之势。

    江含韵与素灵环两人都已加入进去,也是不做任何保留,可这仅仅只是稍稍延缓了李炎夫妇命绝之时。

    只因林紫阳已完全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对于其他人不管不顾,只是倾其所有的朝着李炎夫妇二人出手,哪怕是江含韵全力以赴的一刀,轰斩在他的肩侧,这位也是不做理会。

    只因那强大的风压,还有他身上的宝甲,足以将江含韵的刀力化解大半。而此时林紫阳斩出的一刀,哪怕是在那陌生武将的大枪拦截之后,也依然将李炎与素昭君二人,同时轰到二十丈外的密林内,几乎无法起身。

    “畅快!畅快!”

    林紫阳哈哈大笑,宛如蛮牛一样的继续顶着携手合击的众人往前:“可仅仅如此可还不够,今日唯有杀了你二人,方可泄老夫胸中之恨。”

    李炎勉力站起,却一声嗤笑:“赌注输得精光,自己不想活了,所以也要拖着我们是么?你这样输红了眼的赌徒我见得多了。”

    “那又如何?”

    林紫阳不甚在意:“我就是这般想的,几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毕生所求成空,也自问逃不了事后朝廷的追杀,那还活个什么?嘿!纯阳仙子素昭君,诚意伯世子李炎,今日有你夫妇二人给我陪葬,这结局倒也还算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神色微动,望见不远处的冷雨柔,朝他举起了一个黑色圆筒。

    这让林紫阳首次生出了危机感,可他随后就继续往前。这位身躯赫然在方寸之间高速挪移,幻化出了数十上百个幻影,用于规避冷雨柔的神念锁定。

    他前进的速度,则只是稍稍受到了影响,依旧在不到半息之后,再次顶着江含韵几人的围攻截击,来到了李炎夫妇的面前。

    当他的大刀挥斥三十丈碧蓝刀芒轰落地面,前方整片山林,都不复存在。

    李炎与素昭君夫妻二人勉力撑过这一刀之后,竟都进入油枯灯尽的状态。二人身影抛飞着,坠落于百丈开外,然后都躺在了地面动弹不能。

    “都给我受死!”

    林紫阳的眼里面,同时含着厉色与解脱,他周身的气元,则不减反增。

    李轩则心急如焚,他的身影在雷霆环绕下,全速往那个方向急掠而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耳中传来了一个很熟悉,又让人惊喜的声音。

    “不用过来,他二人没事。”

    那竟是仇千秋,这位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林紫阳的身前:“要杀他两人,在本座面前,你怕是痴人说梦。”

    他一掌探出,直接以肉掌硬撼林紫阳的刀势,然后这铁瓮城的上空,升腾起了一股蘑菇云团。

    随着那大绝灭之力肆掠,林紫阳的躯体,元神,都在寸寸崩解,归于寂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