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七章 干吗不早说?(求保底月票)
    黎明时分,大江之上,二百艘战舰都拉满了船帆,在往下游的方向急速航行。

    而这些战舰的主帅,崇明岛水师左卫指挥使庞玉,正将眉心紧皱成一个‘川’字,瞭望着远方越来越近的北固山。

    “不是说林紫阳手中有许多佛朗机炮吗?都到这边了,怎没听见有炮响声?”

    庞玉的一位部下,一位穿着千户服饰的男子眉头也蹙起:“指挥使大人,那边的战事怕是已经结束,我等最好是不要贸然接近。”

    “可惜!”

    庞玉也不认为铁瓮城能守下来,他发出了一声轻叹:“要阻止林紫阳席卷江浙,这座铁瓮城是唯一的可能。总之还是让人过去远远看一眼吧,万一呢?”

    他终究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传本指挥使将令,所有船只降帆减速,再给所有的‘蒙冲’与‘先登’传令,让他们准备冲滩登岸。”

    “登岸?”

    那位千总不由咧了咧唇:“怕是没法轻易登岸,您看甘露港那边,明显是被林紫阳的人打下来了。”

    “那就换个地方!”

    庞玉正说着话,却忽的一声惊咦,发现北固山上那弥漫的白雾与巨大的风涡,他的眼神微亮,心想这场战斗,难道还没结束吗?

    那么他们这些人,倒是赶上了。

    “可我们是水师,擅长的是水战而不是守城。”那位水师千户则是不满的咕哝着:“我听说过李炎,一个嘴上无毛的年轻人,能济得了什么事?还有那个李轩,就更是出了名的大纨绔,烂泥一样的二世祖。他们会守城?

    林紫阳就不同了,那家伙能征惯战,当年硬生生从土木堡的尸山血海中杀出来。如今他麾下三万大军,那么多的攻城利器,还有妖族、弥勒教。我觉得我们这些人就是去送死——”

    然后这位,也望见了北固山的大片白雾与风涡。

    “那是什么鬼?”

    水师千户才刚说出这一句,就见那风涡的中央处一团赤红的光华闪现。而那红光在一瞬间就扩散开来,弥盖了整个北固山的上空,火舌狂卷。

    再然后,那足以撕碎人耳膜的爆炸声,才传入到了他们的耳内。

    之后是巨大的罡风与气浪,使得江面之上巨浪滔天,船队中一些体型较小的船只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被那卷起数丈高的浪潮直接掀翻。

    而等到这第一波的巨浪卷落,所有战船上的水师将士,都是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爆炸?”

    “这莫非是天上的玉帝出手,炸了北固山?”

    “快救人,把落水的人都拉上来。”

    “这个威力的爆炸,山上的人该不会死绝了吧?”

    “我过去看看!”庞玉则直接从甲板上御空而起:“通知指挥同知,稍后由他暂掌大军,由甘露港直接登陆。告诉他,机不可失!”

    那位水师千户想说甘露港那边有镇江军驻守,可随后就想起,经历刚才那样的爆炸之后,甘露港的镇江军不可能不受影响。

    当他注目望去,果见那边的房屋已经有小半坍塌。码头上停泊的一些商船,也是东歪西倒。

    ※※※※

    此时在北固山下,两万人的战阵已经一片披靡,这里绝大多数人都被那气浪罡风冲击震倒。

    于此同时,林紫阳那不能置信,饱含着不甘与怒恨的咆哮声,在北固山的上空回响震荡。

    那位弥勒教的法师,则是神色怔怔的看着前方,面目呆滞。

    那白雾与风涡,在爆炸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将一片狼藉的铁瓮城展现在他的眼前。

    那年久失修的城墙已经彻底倒塌,可镇江军的七千精锐也堪称是全军覆没。

    弥勒教法师望见好几千人或仰或伏的倒在城墙内外,基本都是血葫芦的模样,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声息。剩下侥幸存活的一部分人,要么就是身处的位置较好,避开了绝大部分的爆炸威力。还有一部分则是修为较高,身体素质强大,却都倒在了地上,发出了阵阵哀嚎。

    弥勒教法师知道这些人多半也是活不成了,他擅于火法,所以知道爆炸后的高温,会烧伤这些人的咽喉气管,让他们的每一个呼吸都成为酷刑。

    除非这个时候,是有顶好顶好的伤药供这些人使用,才能够让他们恢复过来。

    甚至那些跟上去的妖军——那几百只强壮的熊罴与黑虎,也有一些躯体被炸成粉碎。剩余绝大多数都哀嚎着,趴在地上翻滚,挣扎,试图破灭身上的火焰。

    ——那应该是猛火油,李炎等人将猛火油堆积在铁瓮城中央的几个房屋内。

    当爆炸发生,这些猛火油也随之爆开。

    而那些妖军因行动敏捷,在白雾中的视力更佳,走在全军的最前方,故而是首当其冲。

    “这面粉也能爆炸?这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是弥勒教法师的一位师弟,他眼神懵懂的走了过来:“师兄,这可如何是好?对面竟然还有这一手!林总兵那边,怕是需要我等援手。”

    “还援什么手?大势已去,林紫阳那家伙已经完了,我们撤!”

    弥勒教法师竟直接拂袖,转身离去:“尽早走,否则迟恐不及,我们这些人都得死在这里。”

    那师弟一阵错愕:“这么快,可我们还有两万大军——”

    他的语声戛然而止,只因他发现周围那些从地面上爬起的将士们,无不都面现惶恐之意。此时再往远处眺望,可以发现已经有不少人丢下兵器,往远处逃跑。甚至有不少百户,小旗之类的武官。

    随着这些人离去,从阵中逃跑的人竟越来越多,逐渐成人潮汹涌之势。

    甚至那几十只身材魁梧的山精也在迈开脚步,往南面的方向奔行而去。

    这位师弟在一瞬间,就意识到一件事。

    山下的这两万人,只是林紫阳的新募之兵。而在一个半月前,他们还只是漕夫,是流民。

    他们不但军心未附,对大晋朝廷也依然心存敬畏。

    而之前的林紫阳,只是以其权柄,军势,财力将之强行统合,可如今这位才刚举旗起兵,就遭遇了重挫。让这些亲眼见到这惨烈一幕的漕夫,流民,哪里还能有丝毫战意?此时的他们,又怎堪大用?

    依然是在同一时刻,甘露寺方丈法性大师脚步踉跄,口角溢血的从地面爬起。

    ——他其实伤势不重,北固山的这场爆炸对于普通人来说固然致命,可对于一位开了第三门,修至九重楼境的武修来说,最多也就只是让他们的肺腑遭遇冲击而已。

    真正打击到法性的,是铁瓮城这场战局的逆转!

    居然赢了?朝廷那几千羸弱之兵,居然重挫了拥兵三万的‘风君’林紫阳?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他法性何必做这恶人?

    那李炎兄弟,他们竟然有这样的破敌之策,为何不早说?

    他随后面色凶厉,看向了前方多位被震得迷迷糊糊,陆续从地面爬起的黑衣人,眼眸中蕴育着无尽杀机。

    ——今日只需将这些武僧灭口,那么甘露寺曾与林紫阳勾连一事,谁都不会知道。

    即便李炎等人怀疑,也拿不出足够的证据。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附近的土层翻卷,李轩与江含韵,罗烟等人重归地面。

    “还真的是甘露寺的秃驴!”

    没了白烟遮蔽,罗烟只扫了这些人一眼,就知道究竟了。他的目光,随后又落在不远处的法性身上,然后就双眼一凝:“法性大师?”

    他似笑非笑道:“这是嫌属下不够给力,准备亲自出手吗?”

    “无量寿佛,这如何可能?”

    法性强忍着出手的冲动,合十一礼:“只是见贼势嚣横,反迹昭彰,所以前来助诸位一臂之力。”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李轩与江含韵等人,已经干脆利落的将那些黑衣蒙面的武修全数擒拿。

    很简单的,这些第二门武修本就肺腑受伤,李轩一声神夔雷音炸喝,就将这些人再次震晕,而后江含韵裹挟雷霆的一拳,就让他们的肢体与意念麻痹,彻底失去抵抗能力。

    “前来助我等一臂之力?”

    李轩笑了笑,直接大步走了过去:“你若真有心相助,那就束手就擒吧!这些武修与贵寺有涉,疑是甘露寺武僧,大师身为甘露寺主持,难逃干系。”

    法性不禁皱了皱眉,他知晓这些武僧的身份,无可抵赖。

    “这或是误会?这些人确是我甘露寺的人,可老衲之令,是命他们协助朝廷军马。”

    “是不是误会,你可以随我去朱雀堂解释清楚,总不会诬陷了你。”

    李轩才不打算与这位废话,有了这些武僧,他已经有了直接拿人的理由。

    只要把这法性拿下来,怎么炮制这家伙都可以,证据也大可事后从容去寻。

    此时他已走到法性身侧,然后右手一翻,从袖中取出了两枚镇元钉。

    法性的脸色忽青忽白的变换,此时他甚至有一拳,打爆李轩头颅的念头,却又顾忌旁边虎视眈眈的江含韵,也敬畏六道司的法度。

    可就此束手就擒,也是法性绝无法接受的。倒不是担忧六道司会严刑逼供,而是因他的小须弥戒中,还存有林紫阳的一纸誓书。

    “游徼大人此言,未免过于霸道——”

    他身影如纸一样飘退,从李轩的身前远离。

    可就在法性语声未落之际,一位身披青色袈裟的中年僧人踱步从远处行来:“我可举证,我寺方丈法性与林紫阳勾结,不但意图资敌,还指使寺内武僧截杀游徼大人您与水师守备李炎。他的手中,还有林紫阳亲笔书就的誓书。”

    李轩与江含韵的眼神都同时一亮,心想这可就精彩了。这叫山水轮流转啦!今日因甘露寺憋的一肚子火,都有了宣泄的途径。

    这一刻法性的面色,则是煞白如纸:“释空!”

    他的双手指骨‘咯崩’作响,杀意如潮,却又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

    江含韵,素灵环,甚至还有那释空和尚的目光,此时都让他背脊生寒,心中本能的滋生遁意。

    可即便想要逃,似乎也不容易。那江含韵乃是雷法武修,此女的远程奔行之速,一定是凌驾于他之上的。

    法性的目光闪烁,在众人当中扫望,最后心神微动,看向了某个方向。

    在他的瞩目之处,薛云柔正耳鼻溢血,从铁瓮城的方向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