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五章 区区面粉
    试验成功,李炎等人开始在城头正儿八经的讨论起了作战方案。

    李炎首先询问道:“这粉尘爆炸,可有什么具体的条件?总不可能洒出去就爆炸吧?”

    “当然不能。”

    李轩摇着头:“对面粉的密度是有需求的,最低必须保持在每——”

    他原本脱口而出,想说出每立方米空气中,至少含有9.7g面粉粉尘。可随后就意识到不妥,转而以真元操控,将部分面粉抛起,使之悬浮于空。

    “大概是这个程度以上,也不能太浓,得保证其中有充足的气。除此之外,还需一个较为密闭的空间,不过这通过御风,在粉尘覆盖的范围内制造出一定的压力就可以办到,最后,必须有足够热度的点火源。”

    “一千九百石的面粉,如果全都洒出去,威力确实可以覆盖整个战场,甚至整个北固山。”

    素昭君有些为难的双手抱胸:“有个难办的地方,林紫阳可是号称风君,这些面粉洒过去。那位哪怕是不加防范,也一定会将之吹散,不会让面粉靠近他的大军。”

    “这确实是个难点。”

    李炎微微颔首:“不过我们这边也有一位玩风的行家,李轩说扬州龙君这次会出手帮忙。”

    “龙族一脉,风水二术是其根本,也是他们赖以行云布雨的本钱。”

    师世石蹙了蹙眉:“可这位龙君,能否在御风上压制住林紫阳?”

    李轩想了想,就从怀中拿出了一根特制的信香:“究竟能不能,问一问龙君就知道了。”

    随着这信香燃烧,很快一团烟气凝聚成一头身具五爪的蛟龙形象:“你们问本王与林紫阳的御风之能到底谁更强?当然是本王更强一点!他算是哪根葱?”

    “要把风吹过去?咳!不过我这边强的也很有限,如果说他是半斤,我这边大概是十两(古一斤十六两)的样子。问题是今天刮的是西风啊!我吹是能吹,可速度会很缓慢,估计会形成一个面积很大的大龙卷,往对面徐徐刮过去,而且对面军中,应该还有两个弥勒教的第三门术师吧?”

    “不止!第二门的也有十位以上。”

    薛云柔微微颔首,她之前一直都在与两名术师对抗。全靠身上一水的上品法器,又消耗了不少宝贵的上品符箓,才能勉力维持局面。

    “这就更难办了。”扬州龙君苦笑道:“除非是现在的西风,能够转成东风或者北风,我保证能吹得林紫阳找不着北。”

    李炎几人互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之前的兴奋都逐渐消退。

    唯独李轩摩挲着下巴,眼中依旧是精芒四溢:“只要能够与之相持,这一计其实就成了大半。我现在有一个想法——”

    在场的众人,都不禁向李轩侧目以视,而当李轩说出接下来的一段话,几乎所有人的瞳中,都再次现出了亮泽。

    “此策可行!”师世石的眼里面再次透出喜意:“问题是现在炮火不停,还有李兄,他们夫妇一旦与之交手,也难免会将粉尘引爆。”

    “这点好办,一开始只需控制住粉尘浓度就可以。”

    李炎猛地一拍城垛:“就这么办了!时间紧迫,我们商定一下细节就开始,接下来得辛苦龙君了。江校尉,你那边先让俘虏将那些面粉从仓库里面取出来!”

    ※※※※

    大约一刻半时间之后,林紫阳就望见铁瓮城的墙头,忽然往外洒出了大团的白色粉末。

    “那是,面粉?”

    林紫阳鼻间嗅了嗅,然后就眼现惑然之意:“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很快他就见这些面粉被卷扬而起,在铁瓮城墙的上空,形成了大团的白色烟雾,逐渐将大半个铁瓮城覆盖。

    且随着那粉尘越洒越多,白色烟雾的覆盖面积,也在逐步扩大。

    “莫非是要逃跑?”这是一位穿着僧袍,却留着短发的男子。他坦胸露乳,胸部有着卍字刺青。

    林紫阳看了这位弥勒教的法师一眼,然后凝思道:“有可能!却未免小视我林紫阳了。”

    他抬手一拂,那原本徐徐而至的西风,就蓦然间风力大涨,瞬间就将铁瓮城上的白色粉尘吹开了一大半。

    可就在这个时候,东面也有一股狂风对刮过来。风势竟比他们还要强上一些,在铁瓮城的上空,西风形成僵持之势,甚至在不久之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风涡。

    “扬州龙君?”

    林紫阳的目光冷冽,眼眶微睁:“我说呢,看来这位,也是打定主意要与我林某做对了——”

    那位弥勒教法师则是蹙着眉:“他们还在洒着面粉,覆盖面积在扩大。”

    此时不但空中的面粉在不断的增多,那白色风涡也在扩大,不但覆盖住了整个铁瓮城,还将小半个北固山都笼罩了进去。

    对面抛洒面粉的速度极快,已经能阻挠视线了。

    这个时候,山下的火炮都停止开火,那些山精也没有再抛石。

    一方面是他们已经无法看清目标,一方面是那风力,已经影响到他们的精准度。

    “可这情况不太对劲?”这是林紫阳麾下的一位卫所指挥同知:“大帅,这等风力,普通人怕是寸步难行。’

    “普通人是寸步难行,可城内的却是身负重甲的精兵。高明的术师,只需几个法术,就能让他们行走自如。”

    弥勒教法师沉吟道:“大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可如果你认为有风险,也可以放任,等风停了再说。”

    “这风一时半会停不下来,那扬州龙君虽然是个虚架子。可他的法力,支持个一两天还是能办到的。也没什么可忌惮的,只是面粉而已。”

    林紫阳先是失笑,然后沉吟道:“你去联系甘露寺,让他们注意封锁李炎他们的后路。他们不是不愿留把柄吗?如今白面弥天,目不能视,正适合他们出手。”

    “是!”弥勒教法师应了一声,然后询问:“那么那位法性大师的条件?”

    “你只管先应着便是。”

    林紫阳一声哂笑:“传我之令,丹徒卫与丹阳卫全军整甲,准备登山。玄夜法师,七千人份的‘小韦陀咒’,你们能做得到吧?告知叶道全,让他亲自带队,多带些好手。还有,再告知虎君,让他的妖兵,也进去看看。”

    他的‘灵视’,已注意到那铁瓮城的城墙上竟没有了一兵一卒。

    更远的地方他就看不到了,他不是术师,而武修的‘灵视’,哪怕到了他这个境界,目力还是有限的。

    “可以!”弥勒教法师答的毫不迟疑:“不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他看着前方范围越来越大的白色漩涡,用笃定的语气说着:“最多一刻!”

    他想这位林总兵还是很谨慎的,其麾下那些流民,虽然都身强力壮,也操演了一个多月,可毕竟是新成军未久,众心未固。

    一旦在那不能远视的风涡中遇袭,这些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很难说。

    而丹徒卫与丹阳卫,这两支镇江军中最精锐的人马,可以在任何恶劣的情况下,都能做出妥当的应对。

    至于叶道全,不但是丹阳卫指挥使,也是一位八重楼境的武修,是林紫阳麾下实力最强横的大将。

    准一刻之后,大片的金光就已覆盖住了正列阵行进的七千精兵。

    韦陀乃佛门的护法菩萨,四大护法天王麾下三十二神将之首。而佛门的‘小韦陀咒’,不但可以强壮人的力量,还可以增强人的抗打击能力,缺点是会使人的体重增加不少,行动较为艰难。

    可在这狂风席卷之际,这‘小韦陀咒’的副作用就不再是副作用,反而是不可忽视的优势。

    唯独这些镇江精兵的登山速度放缓了不少,体力消耗也大大增加。从山脚处到修筑于二十丈高山腰处的铁瓮城,他们足足花了小半刻。

    可随后前面传来的消息,却让林紫阳眼现出疑惑之色:“不但城墙上没有人?铁瓮城内也空空如野,没有了人迹?”

    这其实很正常,并未出乎林紫阳的意料。

    如果李炎等人决心撤离,自然是把人撤的越干净越好。

    让他有疑问的是,甘露寺那边传来消息。李炎带来的那些水师舰船依旧停留于岸边,他们也没有发现李炎的水师将士,以及师世石麾下那部分丹徒卫兵马的踪迹。

    这个消息,无疑是与铁瓮城内的情况是矛盾冲突的,以至于让林紫阳怀疑,甘露寺的人是否出尔反尔?有意蒙骗。

    “我过去看看。”

    林紫阳稍稍凝思,就振身而起,从地行龙的背上飞起,直扑那铁瓮城内而去。

    他之前不愿在城破之前出手,是因顾忌城中已修复完成的‘十方铁壁阵’,担心李炎夫妇的绝命一搏,反噬己身。

    所以宁愿花些时间,以滔滔大势来解决顽敌。

    在席卷运河,聚兵十万之前,林紫阳绝不愿让自己承受任何伤势。

    可如今铁瓮城内既已空无一人,‘十方铁壁阵’也再非是阻碍,那么他也再无任何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