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四章 真的能爆炸
    “那就是有功无过了。”

    虞见济看着堂下诸人,尤其是那位兵部侍郎:“伏魔游徼李轩的手中,确有孤颁下的一份文书,给予他便宜行事之权,并可从地方调集千人之军。兵部尚书尉大人与秦公公,也深感军械盗卖案事关重大,不能专委于左副都御史席应一人,所以也在文书上附属了印信。”

    权顶天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而旁边南京兵部尚书与秦明玉的脸色,也果然好看了不少。后者似乎才想起来这一桩事,他脸上的青紫瞬间消退:“不错!李轩之名,咱家早有耳闻了。六道司的后起之秀,屡破奇案,听着就很靠谱。而那兵械盗卖案已经迁延数月都未有结果,那些流散在外的兵器,让咱家日不能食,夜不能寐!

    如今果不其然,李轩奉命之后不过一日,就查得林紫阳阴图谋反,使军械案真相大白。你们都说林紫阳是被逼反,此言简直荒唐。以咱家来看,这个脓包,早破比晚破的好。此人不知已筹备了多少时日,连回回炮都有了五十门。据说丹徒城中还有更多的火炮,只是因他兵力有限,未曾启用而已。咱家就不明白了,难到还要等到他准备周全,席卷运河?”

    南京兵部尚书尉知礼也微一颔首:“李轩兄弟之举,可谓忠勇无双,即便北固山最终守不住,也能为朝廷争取时间。”

    他手指在自己扶手上点了点,就像是敲打在所有人的心上:“眼下的当务之急,可不是议论李轩的功过,而是北固山铁瓮城,该不该救。”

    “我以为必须救!”说话的是许国公:“铁瓮城地势险要!又在镇江与江南运河之腹背,此城只要还在一天,林紫阳就不能挥师南下,席卷运河。”

    另一人则手抚长须:“镇江就在南京之侧,林紫阳西可以进窥南京,往南则能奄有常,苏,湖三州,这铁瓮城的位置的确至关重要,可问题是他们守不守得住?能不能撑到援军赶至?”

    “没可能的,那林紫阳既然有山精五十,佛朗机炮三十门,那年久失修的铁瓮城,哪里还能撑得住?那是两朝之前建造,用于对抗蒙兀人的要塞,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修缮了。”

    “林紫阳本人也武力强绝,麾下又有大军助其威势,实力可以直追天位。”

    “知道那边撑不住就不救了吗?万一那李轩等人守到了今日傍晚,我等岂非坐失良机。”

    “去救这必失之地,才是真正的坐失良机。此时正该调一只兵马走水路入常州。”

    “调兵我估计是来不及了,却可以派些高手过去。他们缺的,应是能与林紫阳对抗之人,我觉得可以请诚意伯过去一趟。在水上,他的实力就可比拟天位。”

    “李承基如今还是停职待勘,殿下遇袭一案,他还未洗脱嫌疑。”

    堂下议论纷纷,争执不绝,二皇子虞见济不禁眉头紧皱,他直接站起了身。

    “诸位且住!”

    这位直接就询问兵部尚书:“如今距离北固山最近的兵马是哪一支?需要多少时间?”

    南京兵部尚书尉知礼略一沉吟:“自然是扬州,然而扬州兵马已不堪用,那边的几个卫所,早就糜烂不堪。如今光是镇压北面运河与弥勒教,就已很是吃力。其次就是苏州崇明岛水师,日前崇明岛水师有五营水军,被监察御史崔承佑抽调到镇江江面,巡查不法。可以在一个时辰内登陆北固山。”

    他又抱了抱拳:“然而这五千水师投入北固山,也是杯水车薪。”

    虞见济愣了愣:“那么其它几处呢?南京御营数万人,还有苏州,常州,松江?”

    尉知礼苦笑道:“江南之地繁华富庶,民间承平已久,武风暗弱。据老夫所知,江南唯有松江的金山卫,广德州,宁国府等地军马或堪一战,可他们自陆路挺进,需时数日。而南京御营不可轻动。再说北面,距离最近的就只有滁州府,中都凤阳,尤其是中都留守司,那边有三万御营与陵卫军,自于少保整军之后,颇为精锐。”

    “孤竟不知江南军务,已糜烂至此。”虞见济不禁蹙眉,然后长吐了一口浊气:“军务方面,孤不甚了了。然而孤观北固山形势,以崇明岛水师前往援助似无不可。那边能救则救,不能救则沿运河南下,至常州抢占要地,阻断江河。然后是武道高手,据孤所知,南京城内高手如云,难道就派不出一位能与林紫阳抗衡之人?”

    “殿下,这只怕有难处。”

    秦明玉再次开口,这位脸色苍白的将一张飞符递入虞见济手中。

    “刚才接到的消息,刀魔李遮天入南京了,这位自东门入城之后,就直接去了诚意伯府。”

    此时整个堂中,都传出了哗然炸响,绝大多数人都因此变了颜色,甚至是眼现恐惧之意。

    权顶天的面色,这刻也青沉似水。

    这无疑是最糟糕的情况,外无援军,那铁瓮城赫然已成死地!

    ※※※※

    此时的李承基,正神色匆匆的从诚意伯府的祠堂中大步走出。他的腰上悬着一把长刀,却并非是他平时经常佩戴的那一把。这位脚下的速度也快到骇人,从祠堂里面走出来之后,仅仅几个步伐就已经来到了前院。

    可李承基才刚出了府门,就心神凛然,顿住了脚步。

    只因台阶之下,立着一位他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位看起来颇为落魄的年轻人,他的面目还是俊逸的,却不修边幅,不但头发散乱,脸上也布满了如钢针一样的胡茬,一身衣物看起来也是许久没浆洗了,衣领发黑,衣袖也有许多酒渍与油渍。

    可这位的一双手,却是非常的干净,十指修长,肌肤如玉,让人联想到女孩的秀手。

    “李遮天!”

    李承基心绪沉冷,已经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阁下来此何为?”

    那年轻人很温和的笑了笑:“最近恰在南京游玩,有人告诉我你的两个宝贝儿子出事了,可能会在林紫阳手中罹难。”

    李承基不由握紧了腰间的刀:“然后呢?你欲拦我?”

    “众所周知,我李遮天睚眦必报!”年轻人神色洒然:“昔日你在江上拦我一次,自我刀下救了那人。那么今日,本人便一报还一报,也来拦你一次。”

    他随后看着李承基握着的刀:“这是想要动手?有意思,那是李乐兴留下的刀吧?李某倒是很期待的,昔日李乐兴号称意寒神刀,江南刀王。破界之时,据说已有中天位的境界。

    李某倒也想看看,这位意寒神刀的刀法究竟如何?不过你我的这一战,只怕小半个南京城都要不保。城内那座八门金水阵早已不如当年,历代镇守太监都偷工减料,只怕防不住你我的天位刀威。”

    这一刻,李承基几乎将嘴里的牙齿全数磨碎。

    而就在下一瞬,他望见冷雨柔骑着一匹地行龙从侧门冲出,然后往东面方向发力奔驰。

    那年轻人斜目扫了她一眼,竟未做理会,他继续看着李承基:“别人都可以,唯独你不行。”

    ※※※※

    江含韵带着罗烟等人从北固后山回到城头的时候,发现李轩与薛云柔正围着一袋面粉捣鼓着,旁边的李炎与师世石,则立在旁边围观。

    “你们在做什么?”江含韵满眼的不解,心想这个时候,这几位不该在城墙上守着吗?城头上只素昭君与素灵环两人怎够?

    “别说话,看着就好。”李炎将长刀抱在胸前,凝神注目:“李轩说可以用仓库里储藏的面粉。制造一场波及整个战场的爆炸,现在正在做试验。”

    “爆炸,用面粉?”江含韵感觉荒唐:“这你也信?”

    面粉这东西能够发生爆炸?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她虽然越来越感觉李轩可靠,有着世间少有人企及的英雄气,可这次李轩的主意,还是有点挑战她的三观。

    “所以得做个试验。”李炎语气不确定的说着:“也就是这么一会儿,不会耽误什么。他是我弟弟,又是我等这次名义上的主官。他的话,我总得听一听——”

    他正说到这里,就见薛云柔将一股狂风刮起,将袋中倒出的面粉吹刮了起来,笼罩在前方一丈之地。外层还有一股轻微的风压环绕,在外约束。

    同时李轩的双手滋生电流,贯入到那些粉尘当中。

    而下一瞬,那些面粉‘轰’的一声发生爆燃,赤红色的火舌席卷周边。

    李炎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猝不及防下连额前的刘海儿都烧焦了几根。可他接下来却是一阵狂喜,与师世石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振奋之意。

    这个方法,似乎真的可行!

    江含韵则整个人僵住,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

    这些面粉,该用来包饺子,做面条的东西,居然还真的爆炸了?爆炸了——

    罗烟则定定的看着李轩,然后就失神的呢喃:“居然还有这一手?面粉也能爆炸?我自诩是玩火的行家,却原来一直都是在班门弄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