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三章 都予了他
    同一时间,在北固山的后山。江含韵正俏面沉冷,立在那紧闭的甘露寺大门之外。

    “六道司伏魔校尉江含韵前来拜访,还请法性大师现身一见!”

    那宽大的寺门却是紧闭着,里面没有任何声息动静,死一般的寂静。

    江含韵等了片刻,瞳孔中更多了几许阴霾:“大师,我知道你听得见!林紫阳勾结妖族,阴谋作乱,这已是事实。甘露为一方大寺,在镇江常州两地信徒不下三十万,难道就要坐视不理,眼见林紫阳率兽食人,席卷运河,以致于生灵涂炭么?”

    “校尉大人请回吧!”

    此时那大门内传出一位年轻僧人的叹息:“这是你们世俗的纷争,于我们方外人又有何干呢?何况校尉大人全篇都是臆想之辞。林紫阳已经传信于我寺,说是你等无故攻打铁瓮城,杀伤他麾下将士,意图叵测。此外这位林总兵是否谋反,朝廷也还未有定论。”

    江含韵瞬时暴怒,一身罡气爆发,震得周围山石开裂。

    “可那些妖虎与熊罴是假的?那些山精你们看不见?他究竟哪来的三万大军?哪来的那么多的攻城器械?你们甘露寺的人是眼瞎了?”

    这次那大门之内,整整一刻时间都没有任何声息。

    江含韵一双玉手开始‘咔嚓嚓’的作响,可能是感觉到了她的怒火,这整座甘露寺都被一层淡金色的荧光覆盖,仿佛是一只巨大的金钟笼罩于上方。

    “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都不懂吗?”江含韵无可奈何,只能一脚将门外的香炉踢翻:“你们这些秃驴,愧受镇江几十万百姓香火!”

    那重达数千斤的香炉赫然被她一脚踢到了山下,然后这位就转过身,气呼呼的往铁瓮城方向走去。

    她没走几步,就听后方传来了罗烟的声音:“校尉大人?”

    江含韵回望身后,发现罗烟与彭富来,张岳,乐芊芊四人,正从密林之中走出,她麾下的都尉马成功,也在其内。

    江含韵不由错愕:“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与张岳的主意。”答话的是彭富来:“仪征那边的罪证与案犯都已交割,由冷都尉在看守。我们几人有点担心李轩,所以过来看看。”

    他又指了指西面:“西边的几个方向都被大军封锁,我们就只能从河口那边过来。”

    马成功头疼的挠了挠头:“我是怕他们几个出事。”

    对这几个富二代,官二代,他可头疼了,虽然平时用得顺手,可一旦擦着碰着,都不好向其家长交代。

    尤其这一个月,这一组人虽然屡立大功,让他也积累了不少功勋资历,可也让马成功心惊肉跳,头顶上的头发都快掉光了。

    江含韵则心想这几位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可既然人都已经上山,那么她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罢了!你们都随我来吧,恰好铁瓮城那边缺人。林紫阳既然勾结妖族作乱,那么这桩事,就不仅仅是凡世权争,我们六道司责无旁贷。不过先说清楚,今日之战,风险极大。尤其你们几人修为浅薄,说不定就会阵亡于此。”

    “这次的风险,我们上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此时的罗烟,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下面卡在两颗巨树间的铜香炉,江含韵的脚印竟清晰可见。

    “校尉大人方才似怒不可遏?是因这甘露寺?”

    “自然是甘露寺的这些秃驴!”

    江含韵又冷眼往旁边的甘露寺刮了过去:“眼见这诺大的镇江府与常州就要遭遇兵灾,这些秃驴却打算不闻不问,闭门自守。”

    “哈!”罗烟不禁笑出了声,言语里满含讽刺:“校尉大人竟欲求助于甘露寺这些六根都不清净的和尚?这岂非是白日做梦,缘木求鱼?

    那些小乘僧人,侵占民田在行,愚弄百姓在行。平时收个妖,超个度,也都得给足了钱,没有钱是不能去西天净土的。可你若要他们舍了锦衣玉食的日子,还有那数千顷的良田,去冒着玉石俱焚的风险与镇江军搏杀,那就是笑话了。”

    “我倒是没想过那么多。”江含韵蹙了蹙眉:“如果甘露寺只是普通寺庙,我也没有硬逼着别人,随我们去与镇江军死战的道理。可甘露寺乃是太宗敕封的镇国寺,还御赐了三百僧兵的名额,本就有护佑一方,除灭邪祟之责。他们又受了镇江诸地几百年的香火,百姓们求神拜佛是为什么?不就是为求个平安,不受邪祟之扰?”

    “结果这些赫然被百姓们的捐献养得一身肥剽的秃驴,真有事了,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吗?”

    罗烟闻言一乐,随后她就神色肃然起来。

    此时北固山下,一副波澜壮阔的战争画卷,已逐渐展现在他的眼前。

    ※※※※

    江含韵不知道的是,此刻就在甘露寺中,一座窗门紧闭的阁楼内。

    一位身披大红袈裟的僧人,正透过窗格,往江含韵几人的方向注目着。

    他身后的一位中年僧人,则是惴惴不安:“方丈,我也不是不赞同您的封寺之举。却只恐事后,不好向朝廷交代。那位李守备其实说的没错,于少保秉性刚强,昔日为拒蒙兀人南下北直隶,甚至连废立皇帝的事都做了出来,他可不像是忍得住这种事的人。而近年大晋国势渐盛,林紫阳虽能得势一时,却必难持久。”

    “这个时候,还管什么于少保?”法性大师冷笑道:“江浙糜烂,他身为当朝兵部尚书,首先就得向朝野谢罪,得收拾残局,哪里还有能耐来找我们?”

    他随后又微微一叹:“如果那位诚意伯世子有三五成胜算也就罢了,老衲也不会吝惜此身,陪他们拼一把。问题是他现在是一点胜机也无,即便加上我寺上下人等,守住北固山的机会都不到半成。难道真要老衲拼着全寺基业毁于一旦,陪他们去冒险?没有这样的道理。”

    他身后的中年僧人不由抬起了眼,往窗外看了一眼:“林紫阳与弥勒教及妖物勾结,可谓是狼子野心。铁瓮城的确守不住,可我担心,一旦铁瓮城破,他会更进一步,对我寺的积蓄也有了贪念。”

    “此事的确可虑。”

    法性大师正说着话,就神色微动,看向自己的身后。一位同样四十岁许,身材却有些发福的中年僧人,正‘噔噔噔’的上了楼。

    “主持!主持!我拿到林紫阳的誓书了!他承诺今日这一战,只需我们甘露寺袖手旁观。那么他就担保事后不会动我们寺庙一草一木。”

    这位肥头大耳的和尚,满面红光的将一张写满了字的宣纸,递到了法性大师的手中:“您看,他不但保证不会动甘露寺,我们在山下的田产,城里面的产业,他也不动分毫。”

    法性大师看了那宣纸上的字迹一眼,随后就双手合十:“无量寿佛,善哉善哉。释能你这一份誓书,真有无量功德。”

    “可那位也有条件。”这胖和尚小心翼翼的看了法性一眼:“我们需要额外给他的大军捐输万石精粮,两万石粗粮,金银十万两。还有,他希望我寺能够助他拿下诚意伯的两个儿子。我们无需直接出手,暗中相助就可。”

    法性蹙了蹙眉,又再次看向窗外,看着山下那些正在抛掷巨石的山精,还有那已快构建完成的回回炮。

    他的面皮微抽,然后又紧咬住了牙关:“都予他吧!还是那一句,务必得小心行事,不要留下任何把柄。这桩事,由你二人亲自处置,不得经他人之手!”

    ※※※※

    于此同时,在南京城,五军都督府的大堂内,也是气氛紧凝。

    脸色苍白的二皇子虞见济在堂中高坐,在他左右手,还有南京镇守太监秦明玉,兵部尚书,以及包括许国公,怀国公在内的众多五军都督府都督与都督同知。

    此时几乎所有人的面色,都是沉冷如冰。

    上首处的秦明玉,竟是嘴唇青紫:“六道司来人传信,六道司伏魔游徼李轩昨日乃是奉二皇子之令查探兵械盗卖案,因查得林紫阳在铁瓮城内有巨量军资,所以自镇江水师借调八百人入驻铁瓮城。之后不到半个时辰,林紫阳夤夜起兵,合数万人围于北固山下——”

    “这岂非是荒唐?”说话的人,是居于诸位国公之下,一位身穿三品文官服饰的男子,这位眉头紧蹙:“他这样的作为,林紫阳哪怕没有反意,也得被他逼反!”

    这位兵部侍郎的话音才落,在场的怀国公就也寒声道:“正是此理!即便查明了林紫阳要谋反,也该徐徐图之才是。”

    秦明玉看了这几位一眼,却出奇的没有显露出附和与赞同之意:“已查得林紫阳麾下,共有军马三万,兵甲精良。另有佛朗机炮三十门,回回炮五十具,床子弩上百具,还有妖军七百,其中成年的山精就有五十头。”

    随着他的话音,这大堂内的声音逐渐沉寂,所有人都流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

    而此时秦明玉的声音,又暗哑了几分:“六道司那边只是官面上的说法,内缉事监的人方才禀知老奴,伏魔游徼李轩在入夜之际,其实就已经在仪征县境内,掌握了林紫阳谋反的罪证,且擒拿了众多活口。其兄长李炎更是在傍晚时分纵火,烧了林紫阳收集的战舰与部分军资,斩杀镇江水师千总沈元辉,又与林紫阳在镇江附近发生过一场大战。”

    上方的二皇子虞见济,不由神色一动:“秦公公,也就是说,林紫阳当天夜里是一定会兴兵造反的对吗?”

    “这个老奴无法确定?”秦明玉擦着额上的冷汗:“不过林紫阳私蓄兵甲,勾结弥勒教与妖族,确实反迹已昭,难以掩盖。”

    二皇子虞见济闻言微微颔首:“也就是说,李轩他们兄弟二人率军连夜进驻铁瓮城,是为抢占要地?阻止林紫阳席卷运河?”

    他这一句道出,堂中不少人都神色诧异的往虞见济注目。

    坐于虞见济身后的国子监祭酒权顶天,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赞赏之色。在议事之前,先为李轩之举正名,这位二皇子的智慧,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