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二章 我有破敌之法(6700字大章)
    当李轩带着二百名从龙君那里借来的虾兵蟹将,抵挡运河口与李炎会和时,他这大哥直接惊呆了。

    “我艹,李轩你怎能有这么大的脸?”

    跟随在李轩身后的那些‘虾兵’,每一条都有五丈长,挥舞的虾钳足有越野车大小,体型则堪比一辆大巴。

    那二十位‘蟹将’,体型就更加夸张。让人联想到那些现代矿山里面的‘卡特彼勒797’巨型卡车,而且是浑身重甲,那一双蟹钳就好像巨锤,看起来威猛无比。

    ——这明显是扬州龙宫中最精锐的一支军马,全员都有着四重楼境的修为,在水中的战力,足以抵得几营水师。

    “我也感觉莫名其妙。”李轩回忆着龙宫里面的情况,感觉一头雾水:“我说要问他借一只数量二百人的精兵,龙君就将他的亲军给了我。

    我说稍后的北固山之战,可能需要龙君襄助一二。他就说自己身为龙君,虽然没法直接出手干涉人间纷争,可只要林紫阳大规模的运用风系武诀,他就会以林紫阳干扰镇江与扬州二地气象之名,帮我们镇压风力。”

    “他真这么说?”李炎更加吃惊:“这扬州龙君该不会是换人了吧?那惫懒货色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十一个时辰在滚床单,而且口味猎奇的很,什么东西都能上,而且男女不忌。我上次去就看到他跟一只成了精的土蚯在滚,还把我赶了出来。

    这次他居然肯把他的龙鞭收起来,亲自出手助阵?真是奇哉怪也!说实话,你这次如果能请他的龟丞相帮把手,我就很惊喜了。”

    “有这么夸张?”

    李轩也觉奇怪,他仔细回思着那位扬州龙君与龟丞相的话,可还是一头雾水。

    “似乎是与鄱阳那位被锁的龙君有关?他说我身上有鄱阳那位龙君的气味,又说她快出来了。”

    “怎么可能?那封印牢固着呢,你又不是没进去看过。”

    李炎一声嗤笑,然后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他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我思来想去,也就只可能是因你比哥我长得俊了。这个看脸的世界,真是让人绝望。”

    李轩顿时不寒而栗,想起了离开龙宫的时候。那位龙君一直握着他的手,神态异常的亲切,还亲自送他出门。

    他的脸色顿时忽青忽白的变换,好半天才回过神。然后李轩就看着李炎身后的几十条船,还有船上的众多水营将士:“有把握吗?”

    他们制定的计划,是先用镇江水师八百人,合同二百龙宫兵将攻下铁瓮城。之后李炎的至交好友,‘丹徒卫指挥使’师世石会以演训的名义,率军进驻北固山。

    这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后患——可难点在于千人之军,能否击破有两千精兵驻守的‘铁瓮城’?

    “原本只有五成把握,可现在——”

    李炎斜目看了李轩身后那些虾兵蟹将一眼:“应该不会有意外了,林紫阳如今正于丹徒城中调兵遣将,他必定想不到我等会如此胆大包天。只要这位没有坐镇在北固山,铁瓮城我们拿定了!”

    “那位甘露寺的主持又怎么说?”李轩又看了北固山临水一侧的后山一眼。

    这也是比较让他担忧的,甘露寺也是江南大寺。寺中僧兵三百,加上地形险要,也是此战不能忽视的一个点。主持本身,也是一位九重楼境的高僧。

    “那位主持和尚奸猾着呢,说是只要‘确证’林紫阳谋反,他们甘露寺自然会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不管他,那家伙总不至于从贼,他也该知道林紫阳一旦势成,一定会盯上甘露寺的众多钱粮。”

    李炎的语声一顿,眸光冰冷的看向了西面:“夜长梦多,既然人都已经齐了,那就现在开始吧!”

    ※※※※

    当日夜晚,正出入于运河口的商船船夫,还有那些在甘露港码头上卸货的苦工们,看到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一幕。

    整整一百八十头跟船只一样大小的巨型龙虾,还有二十只块头更大的螃蟹,突然就从水里面窜出来,行动迅捷的爬上了北固山。而在它们身后,还有二十条大船冲滩。船上跳下来的八百名水军将士,同样身手矫健的紧随其后。

    铁瓮城内的两千精兵早已奉林紫阳之命集结待命,铁瓮城的守将则是丹徒卫的指挥同知,一位李炎口中的精干得力,武力强横的中年武将。可当那些虾兵在薛云柔的术法掩护下冲上城墙,城内的精兵将领还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仅仅几个呼吸,铁瓮城城防就已被攻破。

    ——要不是考虑到这座城的城墙,还需要用来防御林紫阳的大军,那些蟹将们估计只需几钳,就可将那城墙砸碎。

    而随着李炎麾下的水军旧部踩着几只龙虾的背部攀援而上,这场战事,就在不到两刻时间中尘埃落定,整个过程如雷霆电闪,迅雷不及眨眼。

    而那位指挥同知虽然极力反抗,却被协力联手的李炎、素昭君几人快速斩杀。

    不过这一战,也让李轩见识到了大晋武将们对‘势’的运用。

    这位指挥同知的真实修为,不过是七重楼境,可在战斗之刻,此人却利用自身掌握的军权,一度爆发出了九重楼境的实力。

    且无论是铁瓮城的精兵,还是那些镇江水师的将士,也都让李轩很惊讶。

    这些人最多不过二三重楼境的武力,不过当他们穿上衣甲,三五成群,甚至十人十二人的结阵,娴熟的利用分进合击之法,实力都明显有了提升。

    城中的精兵,一个十人队,就可对抗两到三只四重楼境的虾兵——这些虾兵上岸之后,固然实力大减。可他们依然有着碾压性的力量,还有坚不可摧的甲胄。

    且铁瓮城这一战,如不是镇江水师的将士及时跟进,这些虾兵几乎就被铁瓮城的精兵赶下城头。

    李轩暗觉惊奇,之前他在玄武湖码头与崔洪安等人干架,那些御营精兵也不过尔尔——

    “你当这是南京御营的那些所谓精兵?”

    李炎嗤笑着:“所谓精兵,个人的武道修为未必得有多强,却一定得精通战阵。可御营早就烂透了,真正的精锐,都被勋贵与将门当家丁豢养着呢。还有之前大胜关陈汉阴军之战,我们老头在岸上也有接近准天位的战力,可为何他会伤的那么重?还不是因那几头鬼将,可以借助阴军运势?”

    他又手摸着下巴沉吟道:“不过还是很意外,我一直都听说林紫阳在操训士卒上很用心,可却没想到,这铁瓮城的兵精锐到这个地步,这已经有九边将士的水准了。”

    他想要不是李轩的脸长得好看,从龙宫里面借到了龙君的亲卫,估计他们未必就能够这么快将铁瓮城拿下。

    也在这个时候,北固山的西麓方向,蓦然传来了一声饱含怒火的咆哮:“李炎!你这是在找死!”

    李炎往数里外的上空看了一眼,果见林紫阳身负重铠,披着大氅,正悬于高空,往铁瓮城方向怒视。

    他稍稍意外,就‘嘿’的一声笑,眼神讥诮:“林总兵来晚了!其实林总兵你早该想到的,你既然做得了初一,难道我李炎还做不得十五?”

    李炎也没有刻意高声说话,可林紫阳却更是怒意勃发,他用杀机无限的目光扫了这边一眼,就蓦然回身,往丹徒城的方向退离。

    “好好守着吧,守不住你等便只有死!今日老夫不杀你,誓不为人!”

    “那么林总兵日后,还真未必做得了人——”不过李炎这句怼出口的时候,林紫阳的人已远去多时。

    李轩则持着手中那份二皇子赐下的文书,开始策马在城中奔走:“城内所有人等都给本官听着!本官乃六道司伏魔校尉,诚意伯次子李轩,奉二皇子殿下与南京兵部之命清查军械盗卖案!

    今日已查得镇江总兵林紫阳与其麾下部将,乃军械盗卖案主谋,意图谋反!本校尉特来将之擒拿。你等乃朝廷官兵,是被林紫阳权柄官位裹挟,本身并无罪过。如还识得大义,还顾念家人,就速速缴械投降!否则必杀无赦!”

    这是因城中的精兵虽被正面击溃,可还有将近一千余人溃散到城中的建筑与房屋内潜伏。

    一旦林紫阳那边兴兵攻城,这势必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而李轩本人虽只是一个小小的伏魔游徼,可为取信于人,特意将自己说成是伏魔校尉。

    也不知是那文书起到了作用,还是李轩的说辞动摇了人心。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陆续有七百多人的铁瓮城守军,从各处房屋之内走出。

    也就在李炎致力于清剿残敌的时候,他们望见丹徒县城的城门打开,大股的军马从城内驰出。

    还有其余几个方向,也有火光亮起,大股顶盔掼甲的士兵成群结队的往北固山下涌来。

    李轩遥望那些火把,竟仿佛有两三万人的规模。

    幸运的是,师世石已经率领他麾下两千五百人的兵马赶至北固山,一部分进驻甘露港,一部分则入驻铁瓮城。

    “林紫阳为谋反可谓是处心积虑,一直都很隐蔽。我也是在不久前,南京武库的军械盗卖案发,此人开始有意收拢流民之后,才猛然惊觉。”

    师世石是一位三十岁许,身材魁梧,面红如枣的昂藏大汉。他进城之后,首先是布置城防,并沿着城墙巡视一圈之后,才来到西面城头,与李炎汇合。

    “他背后的势力极大,一个月前我曾冒死往北边上了三封秘奏,又让人去寻你们诚意伯府,还有北边的于少保求助,却都如泥牛入海,全无音信,派出去的亲信也生不见人,死不见鬼。从那时候开始,林紫阳就对我倍加防范,甚至是有意架空。

    我估摸着,要非是此人暂时还没有起兵的打算,又担心朝廷惊觉,我这条小命就要没了。所以李老弟你今日如不来,我都已准备弃官而逃。这虽然后患无穷,可总比他反叛之日,斩了老子的头祭旗的好。”

    他接下来又说起了林紫阳的虚实:“李老弟万不可小视了这老东西,他手里还有着不少牌。林紫阳不知哪来的财力,在镇江周围至少豢养了万余私兵。那些虽都是他这一个半月来收拢的常州流民与漕夫,却都是兵甲俱全,身强力壮,训练有素,战力不会逊色于正常的卫所军。除此之外,可能还有着弥勒教与妖族的助力。”

    “妖族?”

    李炎不由与妻子对视了一眼,他想起素昭君从金陵赶来的途中,也曾遭遇了两只强横的妖修。

    他的眉眼间,首次浮现出了些许忧色。

    ※※※※

    此时的李轩,则来到了铁瓮城的库房。他大哥李炎需要在战起之前,尽量将城墙加固。而他与江含韵的任务,是看着俘虏,催逼他们全力以赴将城中所有能够用于守城的军械送上城墙。

    江含韵已经在这里了,她背负着手,在门口遥望着里面堆积如山的各种物资。

    “李轩你来了?今日算是歪打正着,林紫阳在这里,还真存了不少东西。”

    李轩扬了扬眉,走入进去转了一圈,也觉震撼不已。这库房里面,还储藏着两千套甲,五十万支箭,六尊佛朗机炮,二十尊虎蹲炮,二十具床子弩,三百桶猛火油,其余物资不计其数。

    还有大批的粮食,光大米就有一万三千石,脱壳了的小麦,也有九千石。还有磨好了的面粉,也有一千九百石左右。

    可以说光是这个仓库,就可以坐实林紫阳的谋反之罪。

    而等到他们将箭只与火炮等等物资,都送上四面城头。就见李炎与师世石的脸都是铁青色的。

    “怎么了?”李轩好奇的询问:“情况很不妙?”

    他记得不久之前,李炎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看那边!”李炎往前面指了指:“那个老东西,真是胆大包天!”

    李轩往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然后也觉呼吸一窒。那是他们的西南面,整整五十位肩高约二十丈的巨人,正手扛着巨木,往铁瓮城的方向行来。

    在它们的侧旁,还有一百二十头高三丈的熊罴,以及同样一百二十头体型差不多大小的黑虎。

    “那是山精,而且是有巫族血脉的山精。相较于那些妖军,这是最麻烦的。”

    师世石的面色青沉:“昔日蒙兀人攻打襄阳,就借助过山精之力。它们的投石,威力更胜过投石机与佛郎机炮。太祖立国时就有明令,与妖巫勾结者,天下共诛之!我看他是疯了。”

    李炎则长吐了一口浊气:“我现在还真没把握守住这里了,小弟,麻烦你再与龙君那边说一声,务必得看住我们的那几十条船,那是我们唯一的退路。”

    李轩微微颔首,心情沉重。

    他知道李炎等人,自然是不愁退路的,他们武力高强,想撤自然就能撤走。

    问题是李炎的旧部,还有师世石麾下的人马。这些人愿意跟着他们犯险,总不能将之置于死地。

    “还有,让人去把甘露寺的主持法性叫过来!”李炎手按着刀,杀气腾腾:“他要再敢推脱,老子定让于少保消了他们的度牒!”

    不过接下来,薛云柔那边又有了一个好坏参半的消息。

    林紫阳居然已暗中修复了铁瓮城的法阵,这座城看似老旧残破,可位于城中地基内的阵法却是接近完整状态。只需有高明术师嵌入几颗符石,就能让它正常运转。

    坏消息则是铁瓮城的‘十方铁壁阵’,需要配合城墙,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威力。

    林紫阳在城内虽然也积蓄了不少筑城物资,包括制作三合土的黏土,糯米等等,可剩下这点时间,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没法继续加固城墙了。

    而就在一段为时半个时辰的紧张准备之后,从丹徒县涌出的火光长蛇,已经抵临至北固山下。

    整整七千大军,在山下的原野中立阵,后续还有两万余人,正在赶来的途中。

    策骑而来的林紫阳再次出手,一道含着狂暴风力的苍茫刀气,蓦然往铁瓮城的城头重斩。

    李炎眸色微变,他身影当即腾空而起,素昭君那边也心有灵犀的同步升空;二人刀剑合璧,在虚空中化为两条巨大的炎龙。

    可仅仅须臾,这赤红炎龙就被斩碎,李炎与素昭君的身影被轰退了将近百丈。而那苍茫刀气,则余势未尽的落往城头。

    “给我碎!”

    出手的是江含韵,她的刀掀带起了酷烈的雷霆,炸入到了那刀芒当中,终将之强行轰散。可这位伏魔校尉,也在半空中滑退了二十余丈,口中也溢出了血丝。

    幸在林紫阳这一刀之后,就暂停了出手。他端坐在一匹地行龙的背上,冷笑着仰望城头:“这是老夫给你们的开胃菜。最多凌晨之际,就是铁瓮城破,你等授首之时。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希望你等届时能给老夫些许惊喜。”

    他说完之后,就策骑回到了后阵。李炎也七窍溢血的从空中降落,他的面孔有点苍白:“有点低估这老头了,他的武道,虽然还停留在‘魄’的层次,与我及昭君相仿。可对势的运用,却比我想得更强。刚才这一刀,只就威力来说,已经有我们家老头的水准。”

    素昭君也很狼狈,她的情况只比李炎稍好:“可这样的一刀,他暂时也斩不出第二次了。专心守城吧,都到了这个境地,难道还能反悔不成?”

    李轩却注意到城上的将士,大多都是面色青白,有些甚至是眼现惧意,可见士气已经很低迷了。

    ※※※※

    接下来的情况更是急转直下,林紫阳的军中,首先是推出高达三十门的佛朗机炮,上百门的床子弩。对着铁瓮城的城墙持续轰击。发出阵阵轰鸣巨震,白色的火药烟气弥漫战场。

    因是仰攻,这些炮火与弩箭的威力都减弱不少,可李轩依旧感觉到脚下的城墙在持续的震颤,不断有碎石散落。幸在城墙上,也有足够的火炮与巨弩,而李炎麾下的水师将士们,对火炮的运用都很熟悉。

    可当林紫阳麾下的数万大军终于在山下完成集结,五十只山精也进入战场。李轩眼中的这场远程‘炮战’,就彻底陷入到了一面倒的境地。

    那些山精丢掷上来的巨石足有磨盘大小,而且非常精准。不到一刻,城上的佛郎机炮就被它们砸碎了四门。就连那城门楼,也被轰砸到稀烂。

    更可怕的是,在林紫阳的大军前方,还有四十具高大的‘回回炮’在搭建。

    甘露港那边也是被一鼓而落,林紫阳旗下一部三千人的亲军,势如破竹的杀入城中。师世石留在港内驻守的七百人,竟连两刻时间都没守住。

    这不是师世石的人不够精锐,而是甘露城本无城墙,又失去山上的箭雨支援。在现在的情况下,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对面抗衡的。

    “回回炮,山精,佛朗机炮!”师世石立在城墙上,双手微颤:“他是想要做什么?这用来打破南京城都够了。这江浙之地,只怕没一家能守得住。”

    李炎则看了一眼天色,然后神色平静的说着:“我们得想个办法,否则未必能守得到天明。甘露寺那边还没动静?”

    他看的是自己一位旧部,一位官至千总的水师将领,这位却面色冷肃的微一摇头:“我与李游徼一起过去的,可那边寺门紧闭,我们根本无法进门。他们说是出家人,不问方外之事。江校尉听说之后,已经亲自过去了。”

    “这些秃驴。”李炎不禁‘嘿’的一笑:“林紫阳那老狗,都已经与妖族勾结,还鬼个方外之事?”

    此时他视角余光,望见了再次登上城墙李轩,李炎眼神平静,毫无波动的看了过去:“小弟,麻烦你与江校尉看着那些俘虏,把所有伤患送上船,把他们送到北岸去。你与江校尉,薛仙子也走,不用回来了。”

    李轩闻言一楞,看着李炎:“我们走了,这里怎办?”

    他李轩也就罢了,菜鸟一只。可江含韵,薛云柔却是主战力。

    “这还用问?”李炎不禁瞪了他一眼:“守不住了,当然得撤!你们先走,我与你嫂子断后。”

    李轩蹙了蹙眉,他没注意到身上的‘英勇就义’套装正在发光。

    “这才守了两个时辰?是否过于草率?就没有其他方法可想?”

    他已意识到要避免江浙大乱,运河两岸百万生灵涂炭,这‘铁瓮城’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另一个让他心生抗拒的缘由,则是李炎夫妇。

    林紫阳的武力,他方才已亲眼目睹。而如今聚兵近三万人的镇将总兵,武力只会更加可怖。

    他预计李炎二人从林紫阳刀下逃生的几率,可能都不到百分之一。

    “你咋那么多废话?”李炎一声苦笑:“我但凡有一点办法可想,就不至于说这么窝囊的话。现在除非是能将那些回回炮给毁了,否则就没有守住这座城的可能。快走吧,我猜天明之前,林紫阳一定会再出手一次。”

    李轩往城下看了一眼,也是感觉头皮发麻。那些回回炮都有重兵驻守,想要将之摧毁谈何容易?

    可随后他就心神微动,想起了铁瓮城仓库里的一件事物。

    李轩眼神闪烁,犹豫了半晌之后才含着迟疑道:“那些回回炮我没法摧毁,不过我可能有办法,在这山下制造一场超大规模的爆炸。”

    其实之前他在仓库里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就有了一些隐约的念头。

    毕竟在穿越之前,他才看过一场关于爆炸的电影。

    李轩想如放在正常世界,这应该是很难办到的事情。可这是在各种神奇法术层出不穷的仙侠世界,未必就不能成功。

    “超大规模的爆炸?”李炎狐疑的问:“什么方法,多大规模?”

    “我不确定。”

    李轩想着仓库那高达一千七百石的储量,在心中快速计算着:“覆盖下面整个战场应该没问题,威力也很大。四五重楼的武修应该没事,可四重楼之下,如果处于爆炸的中心,只怕很难活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