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八一章 我的贡献可大了
    李家的两兄弟,都是果决敢断,雷厉风行之人。李炎把伤口处理好,就直接往运河的方向去了。

    李轩则直接用上了水遁术,潜入到了水下。

    龙君的居处,当然不可能是在江底。否则当年大晋建国时的几场惨烈水战,得把这些龙君的宫殿都给打塌不可。

    据李轩所知,这些龙君大多都是在水下面积宽广的洞**建造宫殿,然后借助人世间的香火,将之改造成类似于‘地府’般的存在,几乎半独立于世界之外。

    不过这些龙宫的入口,统一都在水下。

    这是因蛟龙不可离水,否则必将气力大衰。‘龙游浅水遭虾戏’这句话,可不仅仅只是民间谚语。

    也只有那些登顶天位的真龙,才可遨游于九天之上。

    李轩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按图索骥,来到了水下深处一座十丈高的无字石碑前,然后抱拳一礼:“诚意伯府李轩,前来拜见龙君!还请龙君不吝拔冗一见。”

    可首先从石碑里面探出来的,是一只巨型乌龟的头部。

    “诚意伯府的人?”

    它上下看了李轩一眼:“以前没见过的面孔,可这股气息,这股血脉,的确是李乐兴的后人没错。你应该就是李承基的次子李轩吧?我听说过你。后生,请问你来此有何贵干?龙君他有事在忙。不是什么紧要的事,你最好别搅扰他,跟我说就可以。”

    李轩心想这就是所谓的‘龟丞相’了,果然民间传说并非是没有缘由。

    “是为镇江总兵林紫阳即将起兵造反一事。”

    李轩注意到这只巨龟的瞳孔骤然一缩,他心神微动,面上却很平静的说着:“在下奉有当朝二皇子与南京兵部之命,特来请龙君相助。”

    那巨龟却是微微一叹:“林紫阳?这一天还是来了,你进来吧。”

    此时那石碑,竟然化作了一扇巨门。

    李轩没有迟疑,直接跨入了进去。入眼的情景,与他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龙宫自然大不相同。

    这里的一切建筑都很大,且风格巍峨奇丽。值得注意的是,每一座的殿堂四壁都有圆形的孔洞,看起来就像是蛇洞。

    里面的空间也很广阔,反正李轩一眼看不到尽头。

    ——出于礼节,他没敢用护道天眼观望。

    那只巨龟,此时已全须全尾的出现在他面前:“跟我来吧!就在前面。”

    它的身躯赫然有半亩大小,此时摇晃着尾巴,向前方一座大殿游了过去。

    “这次也算是巧了,后生,我正打算为我那些子孙向你求个情。”

    李轩狐疑的看着这位:“龟丞相此言从何谈起?李轩何德何能,有什么地方需要丞相你来求情?”

    “是你那位丈人。”巨龟轻声一叹:“他现今在这条江上到处乱跑,在找三百年份的金鳌,还有虎妖,龙鳄。搞得我们这些龟族胆战心惊。”

    李轩愣了愣,才意识到龟丞相在说谁,他不禁摇头:“江伯父可不是我的丈人,而且他钓的是金鳌,与你何干?”

    “他说没有金鳌的话,三百年份的元龟也是可以的。”

    巨龟全身打了一个寒战,一副不寒而栗的样子:“之前我被他放下的诱饵诱了过去,亲耳听到他这么说的,他还念叨了好几次你的名字。那不是你的丈人吗?可好奇怪,他为啥会对你这么好?”

    李轩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他直接结束了话题:“这事我会与江伯父说的。”

    那巨龟很是欢喜,而此时它已将李轩带到了巨大的殿堂前。随着这位伸出了一只爪子,在门上敲了敲,里面传来了一个气喘如牛,又饱含不耐的男子声音。

    “什么事?你难道不知道我正在忙着?”

    不知是否错觉,李轩听到里面传出了几声娇喘,还有轰隆隆的滚动声响。

    “殿下,诚意伯府来人了。”巨龟很平淡的说着:“奉有当朝二皇子的教旨与南京兵部之令,为平林紫阳之乱前来借兵。”

    “林紫阳那厮终于造反了?”

    那男子的声音骤然高了八度:“你们再等等,等我办完这桩公务。我快出来了,嘿咻,嘿咻——两刻,三刻,至少得等半个时辰!”

    结果半刻之后,那殿堂的门就打开了。

    一股奇怪的气味顿时从内急涌而出,形成了一股狂风,刮在了李轩的脸上。那股熟悉的牛奶气味,让他只觉风中凌乱。

    然后他又望见这殿堂之内,一条条无比巨大的蛇痕。应该是两头无比巨大的蛇状物体,在这里面翻滚挤压所致。

    关键是堂中还有一些可疑的白色液体——

    李轩的面色无比怪异,可最后他还是把目光,放在了上方处,穿着五章衮袍一脸胡须的中年男子。

    “六道司伏魔游徼李轩,见过龙君殿下。”

    那龙君一声干咳,很是威严的问道:“你是为镇江林紫阳而来,可有文书?”

    李轩将袖中的文书取出,捧在了身前。而王座上的中年男子探手一招,就将之取了过去。

    “确有二皇子的大印,奉天子命巡视江南的钦差关防,南京兵部的关防大印。”

    龙君很快将文书合上,一脸的为难:“可这事情很难办呐,这份教旨只是让你查案时便宜行事,可视情况从各地卫所抽调千名锐卒,却没有明说让你从寡人这里借兵。事后如果朝廷问责,你这份文书未必就能够抵赖过去。”

    “事急从权。”

    李轩很淡定的抱了抱拳:“龙君,如果江浙糜烂,这大江南北的贸易只怕都得受影响。尤其漕运,这一两年之内只怕得彻底断绝。还请龙君看在江浙百姓,运河两岸无数人的生计份上,鼎力襄助!”

    他又斜目,向那老龟使了个眼色。

    后者顿时心神一凛:“殿下!既有二皇子的文书,那我等也可交代得过去了。这镇江一旦出事,我们龙宫的收入,只怕会锐减九成。林紫阳起兵反叛,别人都可以坐视,唯独您不可以。您忘了那家伙好几次差人伪装盗匪,抢了我们龙宫庇护的商船?”

    那龙君不由无语的睨了巨龟一眼,心想这老龟怎么回事,平时还是很稳重老道的,可今日怎么就这么快把他们的老底儿漏了出来?

    亏他还想拿捏一二,从诚意伯府讨要个人情的。

    没奈何,龙君只能一叹:“罢了!你们一家老幼,都贯会以大义压人。说吧,你要我怎么做?嗯——”

    此时这龙君忽然神色一动,面色微变:“慢着!你站在那里别动!”

    他竟然身躯变化,显现出一条百三十丈的庞大龙躯,并将那硕大的龙头凑到了李轩的身边仔细嗅了嗅。

    然后他就像是见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把龙躯急速收缩,眼现惊骇之意:“是那个女人的气味?你跟她接触过了?不对,这个气味,她快出来了?她快出来了!”

    李轩心想这位说的是哪个女人?他抱了抱拳:“龙君,敢问?”

    那巨龙却没理他,这位又显化成中年男子的形状,在御阶上面色焦急的转圈儿。

    “怎么办?这该如何是好?她快出来了!怎么会出来的这么快?说好的是要被镇压五百年,可这才到五甲子。”

    龟丞相先是不明所以,可随后它就若有所悟:“您说的是鄱阳湖的那位?”

    它看龙君的目光就变得同情起来:“殿下的修为三百年都没有丝毫进益,现在的身体也很虚。那位如果看见了,是一定要对殿下你用家法的。这些年我劝过您不知多少次了,稍微抽一点时间用在正事上,可您总不听。”

    “生孩子难道不是正事吗?我三百年中可是生出了七头蛟龙,我为咱敖家的人丁兴旺做了多大的贡献,你这个老龟知道个什么?老祖宗他都夸我,说我广撒龙种,生孩子极有能耐。这天下的龙如果都像我这样努力,咱敖家也不至于才十几条真龙。”

    龙君的声音骤然拔高,然后苦恼的用头撞墙:“完蛋!完蛋!她就不会跟我讲道理,不行,我得闭关!还有时间,我行的!我能行。”

    李轩听了,不禁面色古怪的插口:“殿下,那个~林紫阳谋反——”

    “我现在哪还有心思管他反不反?”

    龙君很不耐烦地挥了挥袖,随后又顿住了脚步:“不对!”

    他看着李轩,眼神狐疑:“那条母龙,怎么会在你一介凡人的身上留下她的神印?”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位随后就换上了一张笑脸,无比和蔼的看着李轩:“李轩贤——贤弟!需要愚兄做什么?你只管吩咐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