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七八章 老婆你啥时候到哇
    就在大半个时辰前,镇江府治所丹徒县内的含元阁。

    李炎手持着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对面的好友与同僚——镇江水师千总沈元辉。

    “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沈千总?我家那些兵器甲胄,现在是落到你手里了吧?要不要我将我家那位邢管事拉来与你对质?”

    沈元辉是一位四旬左右,中等身材,方面大耳的武官,他面色青沉道:“没什么好解释的,就如大人你所说,是我与你家的邢管事勾结,将你们家那座庄园的兵器甲胄取走。那家伙贪心得很,几十口刀,十七领甲,就管我要了三千两纹银。”

    “那么我李炎可曾亏待过你?”李炎继续说道:“即便这次我走前,托你照看我家的产业,也是给了你好处的对吧?”

    “是我对不住你!”沈元辉痛饮了一口酒:“大人你非但没亏待过我,反倒对我恩德如山,且不说大人的提拔之恩,之前你怜我家贫,给我介绍的那几笔生意,真是帮了我的大忙。我沈元辉不是没心的人,知道你是真把我当兄弟的。”

    “那这究竟是什么缘由?”李炎又为沈元辉斟酒:“你们是想要造反吗?”

    沈元辉持着酒杯的手顿时微微一颤,半杯酒液都洒落在了手上。

    李炎则是失笑道:“我又不是瞎子!水营里面多了二十多条艨艟,十五条斗舰,还多了两千多号人,在日夜操演。韩柔他们那些不听使唤的,都被你们打发到运河上去看守水关。镇江总兵林紫阳应该是你们的头?他将那么多流民收拢在城外庄园,是意欲何为?”

    “大人慧眼如炬!”

    沈元辉神色微微一笑,放下了酒杯:“既然话说开了,那么末将也不瞒你,我等就是要造反!上皇无德,以至于土木堡大败,丧师辱国;而当今则皇统不正,人心不固。此时正是我等英雄奋起,建功立业之时!如今有弥勒佛子下生,明王出世,即将澄清宇内,建清净世界,我等正当附之冀尾,助其定鼎天下,建不世之功——”

    李炎见他面泛红晕,越说越是激动,不禁一阵错愕失神:“沈元辉你是疯了?你什么时候入的弥勒教?”

    “我没有入弥勒教,却见过弥勒佛子本人,那心胸气度都无不让人心折,使人心甘情愿为他效死。”

    沈元辉神秘的笑了笑,随后又容颜一正:“说实话,我买那些兵器,也是存着万一的念想,想要逼一逼你们父子。林总兵的意思,是想要把你们父子都拉过来的。可你父子二人位高权重,被朝廷的高官厚禄养着,不到万不得已,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参与谋反的。”

    “所以将我家的兵器甲胄放在你们偷运军械的船上,嫁祸我家?”李炎冷哂道:“我李炎还真是谢过你们的好意了。”

    沈元辉却浑不在意:“此事确实做的不地道,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正常的方法,可没法让你们诚意伯府随我们造反。”

    他随后虎眼圆睁,看着李炎:“大人何妨认真考虑一二?大人的难处我明白,诚意伯府坐拥荣华富贵,没必要别着脑袋随我们造反。可你是不知我等准备了多久。此时只需弥勒佛子登高一呼,这沿江两岸三十万大军,三万水师都将景从,那时至不济都是一个划江而治的局面。

    试问那时覆巢之下,你们诚意伯府哪里还能保得住这份富贵?可如果你们诚意李氏愿意相助,助我家佛子遮断大江,阻断漕运,这天下必将鼎革。到那时大人你不但公候可期,甚至未来列土封疆,都未必不可。”

    李炎半眯着眼,状似在倾听,一直等到沈元辉的话音落下,才笑着询问:“你们动用了多少人?我今天如果不答应,是不是回不去了?”

    沈元辉心神一凛,握住了腰刀:“不瞒大人,此间共有六位第三门在此!便是林总兵,也在附近等着。今日您在丹徒城内多方走动,应该打听到了不少消息,甚至城内的虚实想必您也清楚不少,我与林总兵是真不敢将你放回南京。”

    他随后语音一顿:“除此之外,我等也欲借大人你这条命,与诚意伯谈一些大事。”

    “六位第三门,加上你与林紫阳,还真看得起我李炎。”

    李炎‘啧’了一声,然后笑问道:“沈千总你一定认为我李炎很傻吧?这个时候跑都来不及,还傻乎乎的约你出来喝酒。可沈千总你可知,我为何会选在这座贵到不讲道理的含元阁?”

    沈元辉愣了愣神,也觉奇怪。他这上司对部属虽然大方,可平时他自己的衣食住行,一向都抠门的紧。

    然后他就蓦地神色微变,看向了城外方向。只见在他们东面,赫然腾起了两团赤红火焰。

    他似想到了什么,目眦欲裂的看着李炎。

    “是你的人做的?”

    “不是我诚意李氏还有谁呢?”

    李炎将杯中之酒缓缓饮尽:“我之所以选在含元阁,就是因这里够高,可以欣赏城外的这两场烟火。一处在水营,一处是那位林总兵名下的仓库。多亏了你们把得力人手都调了过来,给了我可趁之机。还有,你们制作那么多猛火油,应该是准备用来守城的?烧起来可方便了——”

    他语音未落,对面就是白光耀眼。一把锋利无比的雁翎刀,将二人间的酒桌,还有李炎身后的地板窗栏,都在无声无息中一分为二。

    “这就恼羞成怒了?”

    李炎闪过那刀光之后,毫无温度的一笑:“林紫阳那厮既然敢嫁祸我家,我李炎岂能没有回敬?”

    他身影化成火焰,竟然将对方的犀利刀光视如无物,直接就欺身到了沈元辉的身侧,一掌拍出,正好击在沈元辉横在胸前的雁翎刀上。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沈元辉的浑身上下赫然都布满了白霜,他不可思议的看向对面:“八重楼境!”

    “猜对了!”

    此时李炎的腰刀已经出鞘,赫然如一条炎龙一样充塞着这座楼宇。

    沈元辉拼命的后退避让,手中的雁翎刀一连劈斩七次,那犀利苍茫的刀气,将整座楼宇割裂的支离破碎。

    也包括李炎斩出的浩大炎龙。

    李炎却笑道:“火无形无质,那是你能斩得碎的?”

    只见那赤红光焰,在冲击到沈元辉身前时,竟又汇而成龙,全须全尾的贯穿撞入到了沈元辉的体内。

    “刀魄?”沈元辉口中溢血,他强撑着躯体,异常艰难的说着:“真是天才!你的刀,何时入的魄?”

    轰——

    当他的最后一个字道出,沈元辉整个人就已化为火炬,熊熊燃烧。

    “半年前就已经入的魄,难道什么都跟你说?”

    李炎已经感觉到周围迅速靠拢过来的气机,他不但分毫不惧,反倒哈哈大笑:“舒爽!老子最不喜的就是你这样的二五仔,会将老子衬得像是蠢货。不宰了你,老子的意念如何通达?”

    沈元辉已然化成灰烬。

    此时李炎的身影,如一只火焰大鹏一样飞向了远处的江面。可他飞出不到三十丈,就有一个伟岸身影追到了他的身后。

    “给我下去!”

    那是一股无比强横磅礴的风刀,斩来之时,就将李炎身化的火焰,直接压缩成了球状。

    李炎不得不化炎为冰,整个人在那风刀斩击下坠入江面。他往那风刀来处扫了一眼,就嘿然一笑。

    “让我下去?林总兵你确定?这可正合我意。”

    在李炎坠水之刻,就有无数的寒冰向四面散开。一道道寒魄刀光,让周围追击过来的几人,都面色顿变。身影都被那刀势,强行逼到了百丈之外。

    可即便如此,这几人也不好受,浑身都结出了一层冰棱。

    此时空中的狂暴龙卷,却已经往下贯穿。

    “老夫岂不知,整条长江水系,你们诚意李氏都可如鱼得水?”

    那是一个白眉苍发,五官方正,面硬如铁的老者。他也是用雁翎刀,在劈斩挥斥间一连七次粉碎了李炎的躯体。后者则不断的通过周围的寒冰转换,挪移方位。

    可李炎能够利用的江水与寒冰越来越少,只因那狂暴龙卷,竟将整个江面的水抽取往上。

    这个时候如果李轩在场,会发现这里的空气,竟已变得异常干燥。所有的水分子,都被那狂暴风力强行抽走。

    而此时在云空之上,则布满了磅礴水汽,仿佛一片巨大的黑云。

    “大江是你们李家的根本,那么老夫便抽干这大江之水。”

    此时林紫阳的周身,赫然又爆散出成百上千裹带雷霆的风刀,往李炎存身之地纵横交错斩击。此时他的一头须发尽皆竖立,目中的火焰几乎化为实质:“今日老夫如让你遁走,我林紫阳愧领‘风君’之名!”

    李炎被迫挥刀,一连与他对斩了七次,口中渐渐溢血。李炎却全不在意,他的身体化冰为炎,长刀却是寒意沛然。竟也从半空的乌云中引下了磅礴雷霆,灌注入他的冰刀之内。

    两人交手,竟在这须臾之间,就使这河床之上,多出了上百条纵横交错的刀痕。

    “真有意思!下官在镇江任职以来,还是头一次见林总兵如此的气急败坏。可总兵大人可曾考虑过,在这大江之上对我动手的后果?”

    林紫阳不屑一笑,语声沉冷:“李炎你无故擅杀朝廷将官,又纵火焚烧战船,老夫将你擒拿问罪,有何不妥?”

    “我哪里是在说这个?你林紫阳要对我下手还需要理由吗?”李炎‘嗤’的一笑:“这里可是镇江!扬州就在对岸——”

    此时林紫阳恰好追击到了李炎身前,他的雁翎刀第一次获得机会,正面劈斩到李炎的胸前。

    后者虽持刀挡住,可身影却如被陨石撞击,整个人倒卷翻飞着爆退百丈,在河床之上滑出了巨大的深痕。

    “老夫岂不知你们诚意伯府在扬州有众多盟友,就如那彭八百?又岂不知这长江之上的众多龙君,都会是你们的帮手?”

    此时林紫阳的气势,竟是狂暴如龙:“可你等不到他们,一刻之内,你李炎要么被我擒下,要么死于此地!”

    李言见状,不禁暗暗叫苦,他在勉力抵挡之余抽出了些许余暇,往西面的方向扫了一眼。

    心里在想,老婆你啥时候到哇?你家男人在等你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