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一六六章 内藏丘壑
    在外院李承基的书房内,此间的父子二人虽然都坐着,可心情都如热锅上的蚂蚁,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

    李炎已经连喝了七碗凉水,最终还是按捺不住的站起身:“我去内院那边看看风色。”

    “坐下!”

    李承基瞪了他一眼:“以你媳妇儿的聪明劲儿,绝吃不了亏。她又是知道分寸的人,就只会趁些口舌之利而已。可如果你过去,那就是火上添油,你娘肯定会更火冒三丈。”

    就在此时,伯父的管家匆匆走入:“伯爷,少爷,内院那边已经没动静了。少夫人正往西侧院那边走,她与夫人都说她们有些乏,正厅晚宴就不来了。”

    父子二人闻言大喜,可随后就都狐疑的对视了一眼。心想这场婆媳战争就这么落幕了?怎么会这么快?以往可都是要闹上一两个时辰的。

    “我问你!”李炎皱着眉:“我娘与昭君她们可有什么异常?”

    “看起来都好好的。”管家仔细回想,眼神疑惑:“要说有什么异常,那就是少夫人不让我靠近,似乎很嫌弃老朽。对了,老夫人也是一样,她让我在堂外回的话。”

    李承基父子听了虽觉疑惑,却都没放在心上。二人都匆匆起身,各自往居处行去。

    李炎喜不自胜,脚步匆匆,他对这一天期待已久。

    托小弟李轩的福,他母亲最近买来了不少大补之物,他跟着吃了不少,感觉一身元气充足,已经积蓄到了火山喷发的时刻,这次定可将媳妇杀到丢盔弃甲,哀求告饶。

    不过当他来到了他居住的西侧院,却见两位女仆一个抱着被子,一个端着枕头,在门外等着他。

    “少夫人说了,她现在不想见你,这几天都不想,她让少爷您去外院书房去睡。”

    李炎顿时一阵石化,好半天才回过神,脚步蹒跚的往外院走。他想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媳妇了呢?明明是久别胜新婚的时候,自己居然被媳妇赶出了房,这是什么道理?

    而就在他挪步走到外院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老爹李承基赫然也是神色茫然的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也跟着两位同样抱着枕头与被子的侍女。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齐齐眼露出惊奇意外之色:“爹(炎儿)你也被赶出来了?”

    然后父子都同病相怜,异口同声的一叹:“夫纲不振呐!”

    ※※※※

    深夜时分,国子监分院已经三更鼓响。

    可在问心楼外,聚集在这里的国子监生依旧是恋栈不去,此处人群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越聚越多,许多闻讯的人正在陆续赶来。

    不止是国子监的监生,甚至整个南京城的士子,都在往这边云聚,其中甚至不乏名儒。那噪杂的议论声,在此起彼伏。

    “打听出来了吗?究竟是何人?”

    “我有确切消息!之前的问心铃,确实已经失控了,内部的封禁破碎,器灵已经失去理智。祭酒大人虽然秘而不宣,却与许多当世大儒打过招呼。”

    “这样的情况都能够连破六关,用时不到两个时辰,此诚为圣人再世!”

    “匪夷所思,真是匪夷所思!”

    “已经查过了,六道司的朱雀堂查无此人!所有的伏魔游徼,没一个合乎条件的。要么是年龄不对,要么就是品性不够。倒是外地,有几个德行过人的伏魔游徼很可疑。”

    “找出来,一定要找出来!如此遗珠,此等璞玉,岂能遗于儒门之外?”

    “这人不就在楼上吗?此事自有祭酒与两位司业大人处置。”

    “哈!你焉知此子非是儒人?方才楼上霞光彩溢,此等异景,是前代二十余位护法所没有的。这说明他的道,已压过了二十七位大儒,与虞子之道交相辉映。”

    “尔等难道就没望见那道横扫出去的气芒?那分明是李遮天留下的刀气。所以我更好奇,他到底在楼里面留下了什么?”

    人群之后,江含韵用手指刮了刮脸,同样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

    “虽然他能安全登楼我很高兴,可舅娘她不是说问道这一关很难,几乎没可能通过吗?不但要有大儒的学问,还得有大儒的风骨,可那家伙明明是胸无点墨的——”

    江夫人闻言一声冷笑:“蠢丫头!能做出‘云想衣裳花想容’这等诗句的人,你真以为他是真的不学无术?人家只是内藏锦绣,不愿外露而已。”

    薛夫人的神色,却是复杂到难以言叙:“能够使二十七位大儒与虞子,都认可他的道,想必是胸有丘壑的。”

    关键是这人品,也是当世中最拔尖的一位。

    “很有意思。”

    新近赶到的张副天师,也正手捋长须,略含异色的看着那问心楼顶。

    “那位踏上问心楼顶的,真是诚意伯的次子李轩?”

    他啧啧赞叹着,脸上现着莫名的笑意:“如果是真的,那么李承基那厮生儿子的本事,倒真是不俗。一个李炎就足以撑起诚意李氏的门墙,不意其膝下,竟然还有如此麟儿。还有这虞子的理学,眼看就要到了群魔乱舞,门墙败坏的边缘,结果今日竟又有续命之势。”

    薛云柔在旁,有些惭愧的敛衽一礼:“劳堂舅您破关走一趟,外甥女真过意不去。改天云柔去蓬莱岛买点好酒回来给您赔罪。”

    “无事无事!这不是看了一场好戏吗?当然,酒是要的,越多越好。”

    张副天师哈哈大笑,然后袍袖一拂:“我们去城墙那边等那位李贤侄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法力一拂,就裹带着身边四女一个瞬闪,就到了数里之外的城墙之上。

    而此时在问心楼的楼顶,气氛却是颇为凝肃。

    李轩在南面临窗处盘坐着,而在他的对面,则是国子监祭酒权顶天,还有不久前赶至的两位国子监司业。

    “三位大人,在下毕竟非是儒门之人,这理学护法于我而言,是真不合适。”

    权顶天微一摇头:“虞子当初可并未明言这护法不得由外人担任。”

    旁边的一位国子监司业则是笑道:“我倒是觉得,你这个外人倒是更合适些,更能做到公平公正。且此事你也该去寻虞子商量,毕竟规矩为虞子拟定,李游徼你身上的护法印玺,也非我等能左右。”

    李轩不禁两眼望天,心想这虞子他还活着吗?

    可能吧?据说人突破天位之后,寿元都会大幅度的延长。

    可问题是,自己该到哪里去找这位虞子商量?

    他仔细想了想,还是眉头微蹙,眼神抗拒:“这太麻烦了。”

    想都能想的到,这理学一大家子,不知得有多少的麻烦事。

    “也不麻烦,也就是每年去北京参与一次文庙祭典,观望一下我理学诸生之气。然后是大儒讲学,你得偶尔去听一听,看一看,寻出我们理学的不肖之徒,鱼目混珠之辈,或开革门墙,或加以惩戒。再有就是所有十重楼境以上的大儒每年会上呈一篇文章,由你来品评;此外,我理学内部发生争执,也得由你来仲裁。”

    那位国子监司业眼见李轩眉头越皱越紧,也感觉心虚,他随后就语声一转:“自然,我理学一脉上下,也不能让您白白为我辈操劳。按照过往的规矩,礼部每年会赠予您‘中元理气散’十瓶,‘蓬莱神浆’三瓶,‘天蚕锦’三匹,还有其它,包括和田玉璧一对,翡翠如意一对在内的各种财物。此外我等请护法您品评文章,旁听讲学,也会奉上礼金。”

    李轩心神微动,心想我艹,这待遇很好啊。

    这都是些好东西,光是其中的中元理气散就让人动心。对于儒修而言,那一瓶就相当于一枚六道人元丹。‘天蚕锦’是极好的制器材料,蓬莱神浆产自海外,可以温养神魄。

    他面上却不动声色:“嗯哼!这不是待遇的问题,是真的很麻烦。也罢,这印鉴一定要跟着我,又没法归还。那么在你们寻到新的护法之前,我就勉为其难吧。”

    权顶天与在场的两位同僚互视了一眼,不禁都眼现喜色。

    “不过我有个条件。”李轩此时却又语声一转:“我如今修为浅薄,所以希望这理学护法的身份,短时间内不得公开,你们还得尽量帮我隐藏身份。”

    他还是很谨慎,很有逼数的。理学护法牵涉极大,而自己不过是一个三重楼修为的小小伏魔游徼,这小身板绝对扛不住事。

    “合情合理!”权顶天闻言也微微颔首,甚至是眼现赞赏之色。

    “其二,目前我顶多只能在南直隶听听大儒讲学,看看你们的文章,至于其它的职责,且容我过几年再履行不迟。”

    “使得!”另一位司业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了下来:“不过我理学中如有争执冲突需要仲裁,护法必须前往。自然,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也闹不到你的面前。”

    李轩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下来。

    而在与三位大儒谈妥之后,李轩就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发现已经是子时时分了。

    然后他的视角余光,就发现了旁边一直神色讪讪,一言不发的江云旗,李轩的脸顿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