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六三章 天雷轰顶
    “嗯哼!”

    听天獒神色愣愣的与李轩对视了好半晌,才摇着尾巴一声轻咳:“怎么说呢?此人并无任何私德有亏之事,阴私之事倒是有几件,可即便我说出来,人家也不在意。”

    那明媚少女正冷笑着,似乎准备看李轩大惊失色的表情。可在听了这句之后,这位顿时如天雷轰顶,一阵发呆,然后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听天獒,那神色就好像说,你怕不是在蒙我?

    “这不可能!连虞子都被政敌攻讦,说他有盗媳之嫌。还有三百年前的那位大儒庄守,与他三嫂也有些许私情。那些个闯关之人,哪个没做过几件亏心事?你敢说他一生私德无亏?”

    此时这明媚少女按住听天獒额头的手,已经出现了氤氲紫气:“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了!要多少法力,你跟我说!”

    听天獒的狗头上冒着冷汗:“真没有啊,我没骗你!素心啊素心,你给我再多的法力也没用啊,看不到就是看不到。这位真的是一位无瑕君子,他简直就像是圣人。我自己也很惊讶来着,从来就没看到过像他这样的,古人说的柳下惠都没他厉害。”

    李轩听到这一句,不由怒瞪着这头獒犬。

    把他比作柳下惠,这像是人说的话么?在现代这个词是用来骂人的。

    “真的?”

    明媚少女眼神狐疑的来回看了听天獒与李轩一眼:“该不会是你的神通不够?说来你老娘呢?按照你们谛听一脉与虞子定的灵契,本该是由你们当中神通最强的一位主持此事。”

    “可区区不才,就是江南地面,谛听神通最强的那个。”

    听天獒有些羞涩的再次摇着尾巴:“老娘她不在这边,好几百年前就迷上了一只蠢獒,都不知去哪里没羞没臊了。”

    明媚少女气得倒仰,她忽然又神色一动:“你该不会是怕了他身后的那只守护灵吧?不就是帝王之姿吗?你个怂狗,怕什么?有我在呢,我给你兜底!”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天獒哼了哼,猛地一摇头,从少女的掌下脱身了出来:“我岂是那等样的狗?你这是羞辱我,我回去了。这个家伙怀瑾握瑜,冰清玉洁,我真看不出什么。”

    “可这不对劲!很不对劲。”明媚少女看着李轩,两眼迷茫:“对了,你们刚才的神色有些奇怪,该不会是以前就认识了?而且还有着不浅的交情?你是有意帮他?一定是了。”

    她气得娇躯发颤:“听天你可真无耻。”

    听天獒的脑门,又冒出了豆大的冷汗:“你在说什么胡话?一定是你看错了。嗯哼,老爷他有事相招,本狗狗恕不奉陪了。”

    它很镇定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躯体就蓦然化烟,消失在两人的眼前。

    当听天獒离去,李轩就开始与明媚少女对视,他略含迟疑的问道:“姑娘,请问这是在哪里?”

    “装什么糊涂?你进的既然是选拔理学护法的问心楼,那么这里自然是问心铃的小乾坤内!”

    明媚少女一声嗤笑,然后她的面色阵青阵白的变幻,最终还是哼了哼,把娇躯绕开到一旁:“进去吧,这是最后一关,留下你的道,就可以出去了。”

    李轩还是迷糊,不过他听到‘可以出去’这个词,就心神一振,迈步走入进去。

    这一瞬,问心楼前已经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神色怔怔的看着问心楼那已燃起了灯火的第六层。

    之前楼中的人每登一层,他们都在惊呼,在议论。

    可当这一层的灯火都燃起,所有人都为之失声。

    直到足足二十个呼吸之后,才有人惊呼出口:“这到底是谁?人品竟能如此玉洁无瑕?”

    “传说问心铃早就失控,这样都能够过关,此人怕不是圣人般的人物?”

    “好像很年轻,六道司有这样一位伏魔游徼么?”

    问心楼顶,江云旗已经通体石化,他张大了嘴,石头一样呆在那里。

    “不意此子的人品,竟也是如玉无瑕。”

    权顶天往窗外扫了一眼,然后很同情的看着江云旗:“看嫂夫人的模样,她怕是恨不得要撕了你。”

    此时的江夫人,的确是在磨牙中。

    旁边的薛云柔也很懊恼,她想轩郎他的好,如果只有自己知道那该多好?

    江含韵则是定定的看着那第六层楼,美目中竟熠熠生辉。

    ※※※※

    “接下来是问道!”

    人群的另一侧,王静深深一个呼吸,然后又蓦地振袖,紧紧握住了拳头:“只需闯关之人在铃中的小乾坤内留下他的道,就可成功登顶。”

    “只需?这可太不容易了。”龙睿摇着头:“他留下的道,首先得符合我们儒家精义,其次是要推陈出新,最后需要被虞子与前代二十七位理学护法,也即二十七位大儒的认可。

    说来这一关,在前朝的时候就已很难了。没有精深的学问,没有大儒的水准,可没法过这一关。可问心铃只接受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进入考核。可想要在二十五岁前成就大儒,谈何容易?所以在三十年前,我们理学的诸位大儒就有公议,是不是该改变规则,只需通过第五关,就可授予理学护法一职。”

    “确有此事!”王静点了点头:“可据说虞子与前代诸位护法所遗的护道之力,都在问心铃的最后一关。故而此议,最终不了了之。”

    问心铃内的小乾坤,李轩踏入那朴素的石质殿堂。然后就发现这里面空空如也,周围没有任何的摆设,只有四壁之上挂着的二十几副字画。

    此时那明媚少女,又微一拂袖,在李轩的身前,显化出了一张书桌,一张展开的卷轴,“卷轴是真龙皮制成,可以承载任何大道法理。”

    明媚少女冷冷的看着他:“动笔吧,别浪费时间。”

    李轩拿起了笔,好奇地问:“我写什么都可以吗?”

    “如果写什么都可以,那还要龙皮卷轴做什么?必须得合乎儒门经义,切合自身志向,能够信守一生。普通的文字,你贴在这里不觉丢人啊?对了,你还得推陈出新,必须是前代所无。”

    明媚少女唇角微扬,她双手抱胸,眼神讥讽的看着李轩:“写吧!就让我看看,你能写出什么惊世大作?虞子那个死老头给他那些后辈挖的坑可不轻,他正牌的徒子徒孙都不能过关,何况你这个六道司的武人?”

    她舔了舔唇角,眸中现出了紫泽:“好好写!写得不好,你的元神就是我的了。能够让一个帝王之姿的存在做你的守护灵,你的灵魂一定很美味。”

    李轩暗暗心惊,他觉得这个年纪不知多少岁的伪萝莉,只怕是很认真的对他说这句话。

    他定了定神,开始游目四望,仔细看那些字画。然后只一眼,就被吸引了过去。

    首先自然是虞子的‘存天理;灭人欲’,文忠烈公的墨宝赫然也在其中——‘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再之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道近不必出于久远,取其致要而有成’。

    ‘师心不如师古,师古不如师天,师天不如师物’。

    ‘贫不足羞,可羞是贫而无志。贱不足恶,可恶是贱而无能。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虚生。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补’。

    这些卷轴上的字或长或短,有些只有寥寥一两句,有些则长篇累牍,多达千字。可都无一例外,都是字藏道韵,或铁画银钩,矫若惊龙;或朴实无华而兼纳乾坤;或龙蛇竞走,纵逸张扬,无不让人叹为观止,几乎挪不开视线。

    李轩看完之后,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然后额上就冒着汗,心想这难度真是要命呐!

    他搜肠刮肚,想了大半天,还是想不出什么字句出来。

    关键是那儒学理学,自己本身就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李轩仔细寻思,发现只有一些他那个世界的古人牙慧,才能够解决他眼前的危机。

    “快写啊!”那明媚少女继续催促道:“我可没耐心跟你磨下去,三刻时间再不动笔,我就直接动手了。你反正是写不出来,抬头是一刀,低头也是一刀,何妨爽快点?稍后我可以让你少受点罪。”

    李轩冷冷的瞪了少女一眼,又把目光转向了眼前的龙皮卷轴。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可李轩随后又想,自己真能够做到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这一句,他倒是能勉强做到,只因这更多是与自身心性修为有关。可为往圣继绝学,他没这个能力;为万世开太平,他没这样的大志。

    李轩稍稍凝思,最终在卷轴上写下了四字——‘知行合一’!

    接下来,他看了看卷轴后面的大片空白。在稍稍犹豫了之后,又写下了四句——‘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这一刻,那明媚少女蓦然间变了颜色!

    而此时在问心楼内的第七层,周围的壁灯都在这刻无火自然。而楼内楼外的所有人,都望见了这第七层燃起的灯火,还有从楼内溢出来,覆盖住整个雨花台的氤氲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