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五四章 我选择避开火葬场
    李轩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一阵心伤不已。

    他想自己的寿元,现在不知还剩多少?

    反正是必须以天数这个单位来计算了,之前动用‘弱点洞察’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阴痹感在逐渐增强。最严重的时候,心脏起搏都开始变缓。

    李轩心想今天这样的大战如果只要再来一次,自己的小命估计就得凉凉。

    此时的李轩,竟感受到了几分沮丧与自哀,这与他前世知道自己寿命无几时的心境截然不同。

    李轩心想这大约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牵挂的缘故。

    他有一对宠爱着自己的父母;有一个平时对他冷嘲热讽,却很关心他的兄长;有一个虽然暴力却很爱护下属的女上司;有一个心仪他正在倒追的薛仙子;还有跟随着他,让人怜惜的守护灵。

    不舍啊,好想要守住这一切——

    对了,还有自己的处男之身!这在他前世,也是很遗憾很扎心的事情,总不能死后也去当一个童贞灵吧?

    真希望这个时候,能够从天上掉一个美女,能够任自己为所欲为。

    就在此时,李轩闻到了一股无比诱人,让他身体蠢蠢欲动的香气,脑后也是香香的,软软的,肉肉的,弹弹的。

    李轩心神一振,蓦然想到一个可能,忖道这莫非是网文中大众喜闻乐见的膝枕?可给他膝枕的是谁?

    他当即睁开了眼,然后就看见江含韵那娇俏的脸庞,正含着几分忧心的看着自己。她手中拿着一个瓷瓶,似乎正在打算给他喂药。

    李轩心里不禁‘啧’了一声,稍稍有点失望。

    倒不是不喜,而是这母大虫,他没法为所欲为啊。

    “校尉大人?”

    “醒来了?”

    江含韵俏脸微红,当即将李轩的身躯扶正坐好,同时将她手里的伤药塞到了李轩的手中:“你醒来的正好,这是我父亲调的太乙生元露,专用于调理内伤。”

    没了膝枕,李轩又觉遗憾。早知道他就该多晕一会儿,或者装晕。

    可随后他就四下扫望,追觅着乐芊芊的身影。

    让他心神一舒的是,乐芊芊看起来安然无恙。她就坐在二十丈外,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外,看来没什么大碍。

    李轩又用目光找寻他的嫂嫂素昭君,可却没找到素昭君的身影。

    “芊芊她的元神遭遇冲击,元气损耗也大。不过她体质特殊,是最好的通灵体质,绝大多数伤势,都由附体的神明替她承担。所以她只需将养几天,就没有大碍。至于你的大嫂,她见我赶来,就追击那位黄袍人去了。”

    江含韵说完这句,就蹙起了眉头:“没想到这些贼寇如此凶顽,在南直隶地面拿出高达七位的第三门!我动身时邀请司马天元一并前往援手,可他也在出城后不久被人拦住了。”

    李轩一边听着,一边把江含韵给的瓷瓶打开,将里面的药液一饮而尽。可随后却面色大变,发现自己身后背着的那个鼎盖没有了!周围也没有!李轩环视一眼,都没看到那个鎏金圆盘。

    李轩焦急了片刻,又心想不对!以红衣女鬼对那东西的在意,她会任由鎏金圆盘从眼前跑掉?会善罢甘休?

    当他存神感应,果然在自己的元神里面,发现这圆盘的踪影。这尊‘四足鎏金霸下金龙鼎’,已经恢复了全貌。气势更加的煊赫华美,且更多了几分厚重。

    ——继续用霸下金龙四字可能不太合适,李轩认为这鼎的全称,应该换成‘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才贴切。

    红衣女鬼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那鼎盖也缩成了芥子形状,拖入到了他元神当中。

    然后那正气歌的卷轴,此刻也被放入到鼎身当中。

    至于那血眼少女,此时正把那鼎盖顶开一线,用那双血眼状似无辜的往外面张望。

    李轩暗暗失笑,终于收住了杂念,专心与江含韵说话:“别说是校尉你,我也一样没想到,这一捅就是马蜂窝。”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谨慎的了,可结果还是差点让全队人都葬身于此。

    李轩又将韩掌柜与那负剑女子的对话简略告知江含韵,随后神色凝然道:“可惜人已被灭口,否则应该能问出一些东西。不过这些人,怕是所谋甚大。”

    “这些贼子,上面也早有关注,不久前仇副堂尊查出端倪,带队在宁国府捣毁斜阳观,诛杀三百七十二名邪修。其中近半人,都是血刀老祖的门人,其中有两位还是血无涯的师弟。”

    江含韵的神色凝然:“此事堂里会全力追查,而我们明幽都也当仁不让,必须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不过日后如有类似的行动,必须慎而又慎,宁可无功,不可有过。”

    “下官也不想就此善罢甘休!”

    李轩心想跟着这样的上司,可真爽利。可他话没说完,就又一阵猛咳,吐出了大口的黑血。

    “这是淤血,吐出来就——”

    江含韵原本想说‘吐出来就没事了’,可随后她却灵机一动,轻咳了一声:“嗯哼!我看你这伤势很严重的,创及肺腑了。这样吧,稍后你随我去我家一趟,我让我父亲他给你好好看看。”

    李轩闻言一愣:“这不好吧?为了下官的事,劳动他老人家?我感觉现在轻松了很多,好像没什么大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知道江含韵的父亲江云旗,乃是江淮一带鼎鼎有名的医道宗师。号称是无不可医之人,无不可治之症。

    他早年培养的几位弟子,也都已是当世名医;其名下的‘江氏医馆’,更是号称江南翘楚,隐隐有医界派阀之势。

    不过这位因修行上遇到难关,近年已很少出手为人诊治了。

    即便是金陵城的勋贵世家,也不敢去劳动江含韵的父亲。

    “什么没大碍?八重楼武修的一刀岂同小可?他的刀意,夔牛夜光甲也未必拦得住。且我看你最近又是阳气虚衰,又是流鼻血,最好还是让我父亲看看。哪怕没事,开些药方调理一下身体也好。”

    江含韵可能是感觉自己太急切了,她侧着头,看着远方:“你要不愿意,那就算了!”

    李轩发觉这位校尉大人的脸上,不知为何竟浮现出了几分可疑的晕红。他正感觉奇怪,就见素昭君的身影,正从远处御空返回。李轩不禁心神一紧。

    “愿意,怎么不愿意?”

    李轩心想这简直就是救命稻草!江含韵的邀请来的太及时了,否则他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借口,避免回诚意伯府那个战场。

    “还是被他跑掉了!”

    素昭君万分遗憾的落了下来,然后随手将一件东西丢在地上:“那个家伙简直滑不留手,我只留下他半只手臂。”

    李轩注目细看,发现那果然是半条手臂,还有黄色的布片缠在上面。

    “江校尉江含韵对吧?天师双璧,我听说过你。”

    素昭君说到这里,忽然神色微动,眼现狐疑之色:“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好像以前见过你?”

    “我却是头一次与素姐姐见面。”江含韵也同样英姿飒爽的一拱手:“我看那人的神通,怕是许多九重楼境都得避让三分,素姐姐却能在极短时间内将之击败,还留下他一只手。‘纯阳仙子’之号名不虚传。含韵这里还没谢过素姐姐援手我这些部属之恩呢。”

    “谢我做什么?难道还能看着我这小叔子惨死人手。”素昭君笑着摆手:“该我谢你才对,早就听说我这小叔子,是在大人你手中转了性情。”

    李轩看着两人商业互吹,然后素昭君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你现在伤成这样,怕也没法处理公务,要不随我回去,我与父亲给你调养一下伤势?我乘坐的船,就在运河那边通关。”

    李轩心想果然,他面不改色的回应道:“劳嫂嫂忧心,不过校尉大人刚才已邀我前往江府看诊。他父亲乃天下名医,机会难得,小弟绝不愿错过。”

    “我知道,江校尉的父亲乃是江左神医。”

    素昭君不由狐疑的看了江含韵一眼,心想这位对自家小叔子可真不错,似乎不是普通上下级的关系。

    不过她也没多想,当即眼含喜意的一抱拳:“那就有劳江校尉照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