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四四章 你的办案思路不对
    等到院中的众多冰雕都被一一解封,后续事宜也处理妥当,司马天元与那位太监就都匆匆离去了。

    只因皇宫这种地方,一向都是阴气深重,煞力郁结之地。

    在有人住的时候还好,皇室成员都身负万民之望,龙气在身,自然可使万邪辟易。可一旦宫里面没有了人烟,那么这里面的阴煞,会将各种样的妖魔鬼怪吸引过来。

    所以这里必须得有高人时时坐镇梳理,才能保持宫内的清净。

    这次也是因诏狱这边闹出的动静太大,司马天元他们是担心此处有妖邪在此作乱。否则这两位,可说是片刻都走不开。

    不过在离开之前,司马天元却在私下里重重的拍了拍李轩的肩膀,语气万分赞赏:“干得漂亮,给我们六道司长脸了。内缉事监的一群人成天想着跟我们别苗头,你这次算是一耳光甩在他们脸上了,至少这一两年内他们都别想狂起来。”

    他还塞了一把飞刀给李轩:“他们要是还不服气,你只管跟他们开干就是。这是几年前总管大人赏给我的护身之物。内中存有总管的一成雷霆刀意,虽然只能使用两次。可一旦引发,保准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轩闻言一乐,差点笑歪了嘴:“这种珍物,我怎么好意思?”

    司马天元不禁哈哈大笑:“这是好东西,可我已经用不上了,早就想在它失效之前赠出去。而如今朱雀堂里面,就你这家伙我看的最顺眼。那个紫蝶妖女,让我追了半年都无可奈何,最后却栽在你的手上,算是出了我胸中一口恶气!

    那个妖女,她也有今天?哈哈哈!你是没看见她在镇妖塔里面的可怜样,被钉住了琵琶骨,还有几十条锁链锁着。整个人蔫蔫的,再也神气不起来。她以前在我面前不知道多嚣张。”

    李轩一阵愣神:“可那紫蝶妖女是自己投案,并非是我——”

    “可也是与你有关,你这家伙,多半就是她的克星。”司马天元再次拍了拍李轩的肩:“就不用推辞了,我这可不单单是因你给我出了气,也是看重你的人。自从土木堡之战,大晋朝中近半高手亡于宣府,我们六道司不得不与妖魔血战连年,十几年间不知折了多少英才。如今正需你这样的后辈栋梁崛起,撑起六道司这一片天。”

    可其实李轩,早就将那把布满了奇异银纹的飞刀收到了自己的袖子里面。

    他压根就没有拒绝推辞的念头。

    虽然这飞刀,只附有伏魔总管的一成‘雷霆刀意’,可毕竟是一位准天位的刀意,非同小可。

    如果用得好,可以让李轩的战力临时提升两三个境界。

    尤其李轩最近才经历过伏魔总管的‘醍醐灌顶’,正可将这雷霆刀意十足十的发挥出来。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所以他非常慎重,小心翼翼的将这把飞刀,收入到了左袖内用于存放符箓的虬皮袋里面。

    这虬皮袋是一件特制之物,可以蕴养符箓与法器的灵机,有助于保存这把飞刀中的雷霆刀意。

    司马天元走后,罗烟却遥遥看着这位的背影,眼神略有些冷冽。

    李轩见状,不禁好奇的询问道:“罗游徼,你这是?”

    “没什么,我只是挺讨厌这个人。”罗烟哼了一声,就转头往牢门方向走了过去。

    李轩摸不着头脑,只能做出这位罗游徼与司马天元可能有旧怨的推测。

    ※※※※

    送走了司马天元,李轩就开始投入到对所有涉案人员的讯问。他将五人分成两组,由他与罗烟各带其中一组。

    除此之外,李轩还另从秦人凤的手下要了两队人,主要是押送犯人,给他们打打下手。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内厂番役被解冻之后,虽然再没敢给几人使绊子,不过他们看李轩的眼神却很不对劲,不甘,怨念之余,又有几分敬畏。

    李轩完全不做理会,他对照着卷宗一个个开始讯问。

    “当时你人在哪里?在做什么事?可有人证?”

    “当晚有没有闻到特殊的气味?是什么样的气味,很刺鼻吗?是不是这种?”

    “是否感觉到地面晃动?程度怎么样?那么御库之内,是否发生过爆震?”

    “也就是说,你看到的紫蝶,当时已经飞在了空中,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火色蝴蝶?”

    基本都是这些问题,只有一些较为关键的人物,李轩才会额外多问几句。

    尤其是负责看守库门的部分禁军将士,李轩不但问的额外详细,还会解开他们的衣物,看他们身上的伤痕。

    ——那些痕迹大约与他在镇东侯府两位老夫人尸身上看到的相仿,胸前有鳞状纹路,颈部下界,胸部下缘还有大腿内侧,都有烧伤的痕迹。

    不同的是,由于没有得到好的治疗,居住的环境也都很恶劣,这些烧伤痕迹都有或轻或重的溃烂。

    而这些人都众口一词,在盗案发生之前,他们就已失去了意识。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御库已经火焰连天。

    足足花了三个半时辰,等到傍晚时分。李轩等人才从诏狱里面走了出来。

    “总算结束了。”

    彭富来走出牢门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拿开堵在鼻子上的布条,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真是受不了了,这些内缉事监的人,他们就不能换个地方关押这些人犯?我估计他们自己都受不了。”

    这是因这座诏狱半埋于地下,里面的腐朽气味远胜于地表。虽然内缉事监在审讯室里面燃了香料,可在里面待久了,还是会感觉到非常不适。

    罗烟则拿着李轩的那份审讯记录翻看着:“石漆一事,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当时许多人都闻到了石漆的气味。不过他们距离御库较远,气味很淡。

    除此之外,司天都与火雀都的问讯都非常周密,没有什么遗漏的。其中共有两个疑点,第一,所有值守门禁的人,都喝过御膳房送来的酒,可就之前的卷宗记录来看,紫蝶妖女从不会采用这种下药手法。”

    “第二,所有失去意识的人,在接下来的两天当中,都感觉到剧烈头痛,紫蝶妖女的幻神紫火,可没有这样的后遗症。”

    李轩此时却很奇怪的看了罗烟一眼:“这的确是疑点不错。可——我怎么感觉罗游徼的目的,是想要证明紫蝶妖女不是案犯,而不是在正经查案?”

    罗烟气息一窒,然后讪讪一笑:“我的意思是,我们的侦查方向,最好是不要把紫蝶妖女作为重点。”

    “原来如此,紫蝶妖女犯案的可能的确很小。”李轩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眼下有三条线索,第一,那些石漆的来处,他们使用的石漆量很大;第二,御膳房失踪的那名厨子,之前因此案疑为紫蝶妖女作案,各方都没有重视;第三,所有监门将士在事发之后三天内,都有头痛,恶心,皮肤发痒的症状,我们可以根据这症状,找找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药物,然后还有一事,我有一点比较在意——”

    李轩看向手里的一叠文档:“几乎所有人都提到,当时火起之刻,地面出现了轻微晃动。”

    “在意此事的,可不止是游徼大人你一个。”乐芊芊在此处插言:“当时枢机楼并未检测到南京范围内有地震,火雀都事后也在宫城的内部,还有附近的民居大规模的调查过。发现这地面晃动的范围很奇怪,大概是从宝库到洪武门呈一个椭圆形,宫外则无人有察觉到震感。”

    罗烟也微微蹙眉:“我也有点在意,不过当时御库燃烧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很剧烈的爆炸,应该是御库内部存放的灯油所致。”

    “总之先就这条线查查看吧。”李轩已经在往南面方向走:“走,我们去御膳房那边看看就回去。”

    南京宫城的御膳房,其实已经称不上是御厨,这里更多是为宫中留守的内侍与值守将士们供应餐食。

    李轩在这边问了一圈之后,就带着几分失望的出了宫城。

    而在返回朱雀堂之后,乐芊芊就埋首到藏书楼存放的浩瀚典籍当中。她将所有有关于迷幻药物的藏书全抽调了出来,然后一一翻阅。

    ——那些书足有好几千本,推起来像小山一样高,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有结果。

    李轩与罗烟两人也在忙,他们需要调查那些石漆的来历。

    大晋朝的范围内已知的石漆产地,共有七处,分布于天南地北,李轩他们自然是没可能亲自赶过去的。不过六道司在各个府县都有分支机构,他们只需将飞符发过去,请那边的同僚帮忙查问就可以。

    只要能调查清楚各地历年的石漆产量,还有去向,不难查出蛛丝马迹。

    然后是御膳房失踪的那名厨子,李轩得找画师给这人画像,然后在整个南直隶范围发布通缉令。

    李轩估计这通缉令用处不大,只因这世界的易容之法与幻术,是超越于他前世亚洲四大邪术的法门,可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在夜晚散班之前,江含韵就一直在他的签押房门口踱着步,还时不时的往房里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