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三四章 怎么又大一圈(求订阅求月票)
    小半盏茶之后,李轩就在宫装侍女的引导下,来到了镇东侯府一间别致净雅的小院中。

    当李轩步入门内,首先映入他眼中的,就是桑树之下两位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的美少女。

    薛云柔在他进来的第一时间就往他看过来,然后目光流转,桃腮酡红。

    立在她身侧的就是长乐公主,气质雍容华贵又惹人爱怜,绝丽的容颜在凤冠霞帔的衬托下更显美艳,不可方物。

    李轩眼睑微收,径自走到长乐公主十步内,然后不卑不亢的朝着这位一礼:“伏魔游徼李轩参见公主殿下!”

    “李游徼你是云柔的朋友,无需多礼。”

    长乐公主看向李轩的眸光中不但含着好奇,审视,还有些许期待:“说来本宫在出京之前,就已经得知过李游徼的声名了。有人与我说游徼你不但一表人材,且文武兼资。今日见面,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李游徼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

    李轩心想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你出京的时间是在三个多月前,我李谦之那个时候能有什么好名声?这一表人材,文武兼资又从何说起?

    可见这位公主在官面话上的造诣还是很厉害的。

    他抱了抱拳,面色恬淡道:“公主殿下谬赞,不知公主殿下唤在下前来,是为何事?”

    长乐公主大概是看出他不愿闲扯,于是也直入正题:“这次寻游徼前来,是有一事想要寻你帮忙。”

    李轩没有说话,做洗耳恭听状。

    “李游徼你可能还不知道,就在中元节之夜,南京禁宫遇盗,宫中宝库失窃了大量的财物。”

    长乐公主语声很诚恳:“我想拜托游徼你的事情,就是找到作案之人,把这笔财物寻回。”

    李轩顿时就眉头微蹙,生出了抗拒之意:“殿下,此案既然发生于禁中,那自有内庭的内缉事监与南京刑部负责。再不行的话,还可以向六道司求助。下官只是一个小小的伏魔游徼,且自认能为有限,怕是帮不上公主什么。”

    他想这宫中的事情,自己最好还是别掺和,哪怕是南京禁宫。

    那里面的污秽阴暗,那是外人难以想见的,又涉及皇权,险上加险,一不小心就可能踩雷,自己最好是敬而远之。

    长乐公主眨了眨眼,似没想到李轩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她又看向自己的好姐妹,却发现薛云柔正定定出神的仰头望天。

    长乐公主无奈,放弃了向薛云柔求助的打算,她的小脸发苦,凝神细想:“李游徼,据我所知,你们家世传的武学是‘寒意天刀’与‘寒息烈掌’对吧?”

    “正是!”

    李轩有些狐疑的看着对方,然后他就见长乐公主从袖里面取出了一枚蓝色的晶体:“这是一枚玄寒冰玉,出自昆仑,在高明的炼器师手中,可以炼制出一件冰系的上品法器,能使游徼你如虎添翼。如果李游徼能够侦破此案,本宫愿以此物作为游徼的报酬。”

    李轩当即精神一振,心想你早该拿出来的。既然有如此重酬,那就好说话了。

    不过他的言辞还是非常谨慎:“请问殿下,难道刑部与内缉事监这几天都毫无所获?六道司也没有参与?”

    “所有参与侦破的有司都认定是紫蝶妖女作案,你们六道司也说是疑似紫蝶妖女所为。而现场的痕迹,也与紫蝶妖女之前的几次盗窃案相仿。”

    长乐公主摇着头:“我原本对这一论断并未有疑,可就在刚才,你们在清理陆萱娘自杀现场的时候,我其实在私下里问过了紫蝶。她很不屑,说宫中的失窃案,绝非是她所为。”

    李轩闻言一愣,心想这就有意思了。考虑到今日紫蝶妖女的作为,她这句话的可信度相当高。

    这位身上背着那么多案件,不会再嫌弃一桩皇宫盗窃案。

    “公主殿下怎可听信这妖女的一面之词?”李轩又继续问:“那么敢问禁宫宝库中,到底失窃了何物?”

    这其实是一处让李轩颇觉奇怪的地方,自从太宗靖难之后,大晋皇室的重心一直就在北方。南京禁宫早就荒废,许多建筑都年久失修。

    至于宫中的宝库,里面早就空荡到老鼠都会嫌弃。

    紫蝶能够从里面偷什么东西?换成户部的库房还差不多。

    “当时的宝库内有我们从北京带过来用于祭祀孝陵的全套仪仗与各种祭品,还有我与二皇弟的一些私人物件,以及些许的现银。”

    长乐公主神色中也含着不解:“这也是本宫愿意相信紫蝶的缘由,众所周知,这位妖女大盗最爱的是现金现银,或者可以快速变现的奇珍异宝,她怎么可能会看上宫中的宝库?而让本宫在意的,是本宫在当夜失窃的那些私人物件,里面有一些让我很在意的东西。”

    “原来如此,”李轩随后眼含探究的注目长乐:“可为何是下官?这金陵城内擅于侦缉的差人有好几十位,下官自问在其中还排不上号。”

    “你是云柔的朋友,要比别人可信。”长乐公主语声坦然之余又俏面微红,含着些许迟疑:“本宫那些私人物件中,有些东西不方便被别人知道。”

    李轩当即了然,心想这就像是自己在淘宝网上订购的某种杯具,不希望被别人看见一样的道理。

    理解,理解!

    “公主是薛姑娘的朋友,朋友有难,下官自然义不容辞!可下官毕竟是六道司的一员,职司在身,平时不能擅离。只能在散班之后,抽时间为——”

    “无妨的。”长乐公主没等李轩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只要李游徼同意,本宫会让二皇弟照会六道司,让你来主持此案侦破。朱雀堂的副堂尊仇千秋是二皇弟他在武道上的老师,他一定会同意的。”

    李轩心想这就更没有拒绝的理由了,长乐公主的提议可说是让他公私兼顾。

    关键是那枚‘玄寒冰玉’,对他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

    李轩早就对上品法器的稀缺与珍贵有了准确的认知,知道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

    就如他身上的‘夔牛夜光甲’,彭富来的父亲曾经开价二十万两纹银,还加上三枚地元大丹求购与‘夔牛夜光甲’同品级的宝甲,却至今无人肯卖。

    而这枚‘玄寒冰玉’,不但对他的寒系武诀有着极大的助益,甚至还可辅助他修行冰法。

    ※※※※

    李轩不知道的是,就在离开之后,长乐公主就很没形象的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那一身端庄华贵的气质全无。她手捧着脸,面上全是沮丧与气苦。

    “云柔,你说我怎么就被嫌弃到这个地步了?这整个南京城的男人竟然防我像防贼一样,你看看这个李轩,他一个在青楼里面鬼混了好几年的无赖浪荡子,他竟还有脸嫌弃我?”

    薛云柔听到‘无赖浪荡子’几字,就有些不乐意了:“殿下,李轩他早就痛改前非,不同以往了。”

    在为李轩辩解了一句之后,薛云柔又看在朋友的份上安慰道:“那些家伙都是有眼无珠之辈,不识得殿下你的好。殿下你别搭理就是,你是金枝玉叶,哪里轮得到他们嫌弃?再说了,南京城里可多的是人想要求娶殿下,其中也不乏人中龙凤。”

    长乐公主闻言却被气乐了:“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在想男人。只是这些混蛋,实在太气人!”

    她又手托着下巴,悠悠一叹:“还是羡慕云柔你,自由自在的。不像是我,出生以来就被拘在一小块地方,平日里必须言有所规,行有所止,偶有逾矩,就要被人训诫。好不容易出一趟门,还要被人嫌弃。”

    “那就嫁人啊。”薛云柔替好友出着馊主意:“快点找个男人嫁了,那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你看你的几个姑姑,在宫外多快活。”

    长乐公主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黑,作势去挠薛云柔的痒:“云柔,我看你这是在讨打!”

    她那几个姑姑是什么德性,长乐是清楚的。她今日之所以沦落到这个境地,这几位长辈可说是居功至伟。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行行,我投降,我道歉可以吧?我们家的长乐不想男人,不稀罕。”

    薛云柔躲到树后面,看着气鼓鼓的长乐:“不过长乐,你真打算把皇宫失窃案,交给李轩侦办?”

    那虽然是她的意中人,可薛云柔也知李轩现在的确只是一个小小的伏魔游徼,正儿八经的参与办案,也就只是这一个多月的事。

    “怎么?对你的情郎没信心?”

    长乐挑着眉毛,反过来调侃薛云柔。可她随后就意识到,自己闺蜜的脸皮是超出自己想象的。

    薛云柔的神色自若,竟一点羞态都没有。

    她只能摇头,神色凝肃的看向院外方向:“我是没办法,在这南京城内,我都找不到哪怕一位可信之人。而那些失窃的物件当中,有一件东西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取回来的,非常重要。再说了,刑部与内缉事监的人,也还是会参与侦办的。”

    她又斜睨着薛云柔:“倒是云柔你,如果真喜欢这位李游徼,那就得抓紧了。在我出京之前,他的嫂嫂可是到处给他说亲。其中不乏一些消息不畅的被她蒙骗,对李轩动了心思。”

    “竟有此事?”薛云柔的神色开始凝重了起来,脑里面警铃大作。

    “还能有假?‘李轩一表人材,文武兼资’这句话,确实是有人在我耳边说过的,你当我是在说谎?”

    长乐公主一声笑,然后猛地往前一扑,抓住了薛云柔:“看你往哪逃!诶?才三个月不见,云柔你胸前这两块肉怎么又大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