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二五章 腹黑的少女(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水榭之外,薛云柔的小侍女大步流星的疾走,才勉强跟上了自家小姐的脚步。

    “小姐,那个‘剑雨’花神笑很厉害?”

    “很厉害,很强。”薛云柔沉吟道:“半年前他与表姐动过手,结果是五五开。此人的天赋资质,不在表姐之下。”

    她猜自己这个时候赶过去,怕也是为时已晚,只希望轩郎见机行事,别真的与花神笑对上。

    据她所知,那个姓花的不但性格有点霸道,也有点愣,有时候很不讲道理。

    如果轩郎只是被揍一顿也就罢了,可如果是被花神笑种了树,那形象就会很不雅观。

    毕竟树木与花草滋长是需要养料的,所以那什么衣物之类的,多半会被分解掉。更讨厌的是那些藤木与花草的根——它们会无洞不钻。

    以前她在北京,见过一个公子哥被花神笑这么炮制,那形状之凄惨,简直无法言喻。据说事后已无法人道。

    “那怎么办?要不我去通知表小姐?我刚才在水榭看到她了。”

    小侍女一边说着,一边回望,然后她就看到了后面不远的席雪儿。

    这个才被薛云柔扇了两个耳光的少女,满含怨毒、愤恨的与她对视了一眼,就又收回视线,同样脚步匆匆的往西院方向走去,似乎那边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她。

    小侍女蹙了蹙眉:“还有这个席雪儿,与张进他们就是一伙的。我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很不服气。”

    “我知道。”

    薛云柔脸如锅底,双眼冒火,袖子里的小拳头紧握了握:“他们是不知死活,稍后我自然会让他们好看,诶?”

    这个时候,她已经来到西侧院的人工湖侧。眼前的情景,却是让她一阵愣神。

    这里赫然有一排奇怪的‘树’被种在了湖边——那当然不是真正的树。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树干其实是一个个人,却都被众多根植于地的木藤呈大字型的捆在了地上。这些人也大多鼻青脸肿,脸色青紫。

    旁边还有几十个镇东侯府的家仆,正试图把他们解下来。可这徒劳无益,那些树藤竟然能够动弹,像是鞭子一样抽打着一切试图靠近的人。而这些树藤一动弹,二十几个变成树的纨绔公子们就会‘哦哦哦’的惨叫。

    ——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被扯到某个部位了。

    薛云柔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来,只因他们的情况,可以说是极不雅观。浑身伤痕累累也就罢了,关键是身无片缕,那些从他们身上生长出来的花叶也没把他们完全遮住。

    不过她已经确定了,里面没有李轩。薛云柔不由发懵,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席雪儿也是一阵愣神,眼神茫然。心想张进他们不是说好的,要给她出气的吗?怎么自己却被捆在这里了?

    在她之后,一众跟来看热闹的少女们,此刻也是目瞪口呆。

    此时又有几个衣饰华贵的妇人赶来,然后就哭哭啼啼:“杀千刀的!这到底是哪个畜牲,居然敢如此对待我儿?”

    “这是在杀人!找出来,把他找出来,我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快救人呐,你们还不把我儿放下来,别动,你们别动他,快去找一位术修过来!要高明一点的。”

    薛云柔就是实力高强的术修,可她却懒得搭理。在四下扫望了一眼,发现确实没有李轩踪迹之后,她就直接转身而去。同时右手持诀,将一层灵光从她身周氤氲散开,使得薛云柔得以感应整个镇东侯府的灵机。

    这是因李轩与花神笑这两个事主都不在现场,让薛云柔心忧李轩,仍有遇到危险的可能。

    薛云柔很快就有了收获,当她走过一条石桥,来到人工小湖的东面。就见花神笑正踩在一口飞剑上,悬空在五丈高处,正眉头紧皱着扫望下方。

    “花师兄。”薛云柔心神一动,脸上浮起了和善的笑意:“师兄你这是在找什么?”

    两人虽然分属全真与天师(正一)两教,然而而今朝廷在道门中更尊崇天师府,又有佛门的压力,所以两教之间还是很亲近的。

    此外两人又同在北京住过一段时间,彼此熟识,平时都以师兄妹相称。

    花神笑俯视了她一眼,眉头就皱得更深了。他本不欲搭理,可薛云柔也已浮空而起,来到他的身边。

    “我刚才从翠微苑那边过来,看到好多颗树,花师兄你怎么又忍不住了?你师尊不是为这事,重重惩戒过你吗?这一次居然还种了二十三颗,你不怕你的师尊打断你的腿?”

    “他们是活该!”花神笑怒了:“即便是被师尊责罚,我也绝不后悔。那些个混账,他们居然想制住我,想要行那龙阳之事。我,我,我——”

    这位明显气疯了,胸膛起伏,连话都说不全。

    薛云柔更加迷惑了,心想这到底是咋回事?不过这位花师兄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在京城中确实是没少惹事端。直到这位发明了种树的方法,才止住了许多人的觊觎之念。

    她心中好奇,脸上却不露声色:“原来如此,可师兄你怎还不走?那些人都出身不凡,我看他们的样子,怕是不肯善罢甘休。”

    花神笑却是冷笑道:“走什么走?一群凡俗之人,能奈我何?这次不逮住那个李轩,我难解心头之恨!”

    薛云柔眨了眨眼,不解的问道:“李轩?我记得好像是诚意伯府家的次子?他怎么得罪你了?”

    “那家伙,他刚才把我冻住了。”花神笑哼了一声,面容略有些扭曲:“还说什么已经把我炮制妥当,成就龙阳之好。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到底是谁炮制谁。”

    薛云柔的眼珠子一转,终于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她好悬才没有笑出声,心想真不愧是轩郎。

    “可以花师兄的修为,怎么会被他冻住?据我所知,那家伙才只是三重楼境?”

    “是猝不及防,也是我轻敌了。”花神笑的脸微微一红:“那家伙不知怎的,居然掌握了质量极高的浩然正气,我没防备,被直接震晕了霎那。加上那家伙的寒掌也很厉害,不但冰寒刺骨,穿透力也很强,居然能冻住我的真元肺腑——”

    薛云柔想到的也是如此,没有亲眼见过李轩出手的人,是很难想象一个三重楼武修,居然能够拥有那般磅礴寒力的。

    她的轩郎,以前虽然耽搁了好几年。可只要他认真起来,好好修行个几年,日后一定会一飞冲天。

    如今世间这些所谓的天才,只配给他提鞋。

    “如此说来,这人的确是可恶至极,不过花师兄,我觉得你还是别在这李轩身上费心了,赶快动身去京城的好。”

    “去京城?”

    花神笑不解的看着薛云柔,眼里略有些防备。在他眼里,这个薛师妹什么都好,可就是有些腹黑,心机略深。

    这女人难道是在帮那个李轩说话?可这两个人,似乎没有搅合在一起的理由。

    “师兄你不知道?”薛云柔很是惊讶:“你师妹赵惜雪,已经失踪快四个月了,据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其实更奇怪,你怎还有闲心呆在金陵?那个李轩,比师兄你的师妹更重要?

    “惜雪她失踪了?”

    花神笑的面色大变,果然就再顾不得李轩,他蓦然御剑而起,身如流星般的往北面方向快速飞去。

    薛云柔看着他身影远去到视野之外,这才摇着头,把娇躯落回到了地面。同时在想,这个时候的轩郎,他在哪里呢?

    ※※※※

    从花苑出来之后,李轩就很鸡贼的跑到了镇东侯府的正厅躲藏,站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面闭目养神。

    镇东侯不但是开国勋贵之后,也是一位武力强横的实权武将,而今日他的客人当中,不乏九重楼境以上的高手大能。

    即便花神笑追过来,也是绝不敢在这里动手的,此处轮不到他来撒野。

    不过很奇怪的是,一直到中午开宴,李轩就没看到花神笑的身影。

    他暗暗心惊,忖道这家伙看来还是有些心计的,这是等他们出去。不过李轩也已有了应对之法,他刚才见过了到正厅寻找紫蝶妖女的江含韵,于是果断的向上司求助。后者已经向他保证,绝不会任由花神笑乱来,前提是他能撑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所以当午宴开始的时候,李轩很坦然的来到了正院左边的廊房内入席。

    让李轩有些恼火的是,彭富来他们又躲得远远的,隔了两席落座。就连女扮男装的乐芊芊,也是宁愿跟着彭富来与张岳这两个混蛋坐一起,也不愿意靠近他这个正人君子三步之内。

    而此刻李轩落座的这张八仙桌,左边的两个人眼睛里面在对他喷着火,右边的两个人眼睛里则全是森寒之意,对面的两个则是冲着他一阵阵冷笑不已。

    “看什么看?我看你们的眼睛都该治一治了。”

    李轩语声很不客气的说着,同时‘啪’的一掌拍在桌上,然后一层寒冰就将这张桌子整个冻住了。

    他心想我忌惮的是一大群的官宦子弟,即便揍了他们也会惹一身骚,却不在乎你们这寥寥六个官二代。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你们已经落单,被我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