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二四章 你再说一次(求订阅求月票!)
    镇东侯府招待年轻女眷们的地方,是在侯府的东院,这里有一间面积颇大的水榭,里面可以摆下好几十桌宴席。

    当薛云柔步入这座院落的时候,发现此间的众多少女,都在以异样的目光打望着她,隐隐还可听到她们在窃窃私语。

    “不会吧?她真得看上了那个纨绔?”

    “你们说的究竟是哪位?”

    “李轩,诚意伯府家的,一个声名狼藉的浪荡子。据说这人一年当中,有至少九个月呆在青楼里面。”

    “许多人都看见了,两人之间很亲密,据说还是她主动靠过去的。”

    “怎么可能?薛云柔那可是谪仙一样的人物,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她是眼瞎了吗?还是太单纯,被人骗了?”

    “薛云柔是何等人?整个北京城最出挑的名门闺秀,便是皇后也可当得,她怎么就想不开?”

    “谁知道呢?有些人表面端庄矜持,私下里却是另一幅模样。谁知道这薛云柔真实的性情是什么样的?或者人家就喜欢这种烂泥一样的人。”

    “喂喂,这李轩也不算差吧?我听说那位诚意伯次子早就改过自新了,最近不但武道大进,在六道司内也屡立奇功,前途大好——”

    薛云柔最近修为大进,听力极好。周边十丈之内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的听觉。

    当这些女孩的议论声入耳,薛云柔只觉一阵胸闷,脸色也为之一青。这倒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李轩。

    她的性格,虽然不像她的表姐江含韵那样大大咧咧,彪悍洒脱,却还不至于为这些闺阁女子的话生气。

    翱翔于天的青鸾,会在乎地上一群家兔的言论么?

    她始终记得自己是一位术修,与这些被养在深闺的女子并非同类。

    薛云柔的志气,也一直都在青云之上,而非是埋首于针线与家长里短当中。

    可今天她们非议的却是李轩,这情况就不同了。

    薛云柔感觉很不舒服,肺都要快被气炸了,轩郎以前即便再怎么不好,那也不是她们有资格说的。

    这一刻,薛云柔挺佩服自己表姐的。

    别看江含韵有着‘铁血修罗’,‘血手人屠’之名,可其实她这表姐的脾气涵养,远比外人想象中的好。

    明明本身武力超绝,却能忍着没将那些背后里对自己品头论足,指指点点的人一个个狠揍一顿,那真是需要莫大的克制力。

    反正她薛云柔现在就感觉手痒痒,有点忍不住了。

    她忽然就领悟到,以前的自己原来并非是脾气好,而是没遇到在乎的人。

    “小姐,夫人她都已经在催了,问你怎么还没过来?说是无论什么事,要你尽快,她等着你一起去给老太君拜寿。”

    这个时候,薛云柔的小侍女也凑了上来。在说完薛母的交代之后,她就斜眼看着自家的小姐:“小姐,您真喜欢上那个诚意伯家的二公子了?”

    “怎么?”薛云柔当即眸光不善的回望了过去:“你也有意见是吗?要对我说三道四?”

    “没有!没有!我对李公子还挺有好感的,我知道上次要不是李公子,小姐您都可能回不来了。”

    小侍女忙摇了摇手,然后以手掩唇,‘噗嗤’笑了起来:“我就感觉很好笑,小姐您十几天前还为您姑母的想法匪夷所思来着,说您姑母怎么会看上那个二世祖?还说表小姐嫁过去,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我有这么说过吗?”薛云柔的脸微微一红,然后施展出女性专擅的遗忘大法:“没有!肯定没有,是你记错了!”

    “可小姐你就是说过嘛!我还记得是在那座凉亭里面——”

    小侍女本来是想唤回薛云柔记忆的,可随后她的语声就戛然而止,只因她感知到了自己小姐的死亡凝视。

    “没有就没有吧,多半是奴婢的记忆迷糊了。可夫人那边才好笑,就在小姐您去侯府门口去见意中人的当口,夫人就已经帮着您姑母,把小姐你意中人的母亲拿下啦。”

    “这又是怎么回事?”薛云柔的眸色顿时微沉:“给我仔细说说!不是说下午才要与李夫人见面的吗?”

    小侍女不敢再笑了:“是您姑母临时变卦。如今李公子行情看涨,所以李夫人联系了好几家名门闺秀,准备今天给李公子相看。所以您姑母急了,把时间提到上午。”

    薛云柔的胸中又是一闷,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可小侍女接下来的话,随后又在她胸口重重插了一刀:“您不知道,最初我看李夫人是不太愿意的,她对表小姐似乎有些反感。结果咱们夫人舌灿莲花,只短短几句话就让李夫人变了心意,后来跟你姑母说话热情的不得了。我猜李夫人现在应该是去打听了,如果没有比表小姐更好的选择,估计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了。”

    薛云柔开始深呼吸,努力排解压抑着胸膛中的郁闷,同时在筹谋着化解之法。

    心想娘亲啊娘亲,你疼爱了女儿十几年,怎么偏在这个时候给女儿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就在此刻,旁边有一句娇柔的少女嗓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薛小姐,我劝你一句,别被人骗了。你明明是站在云端上的人儿,为何就非得踩入到那团烂泥里面?”

    薛云柔不由驻足,侧目往那声音的来处看了过去。她一瞬间就认出那个站在水榭栏杆旁的绿衣少女,正是当日许国公府那场斗殴风波的主角席雪儿。

    “被人骗?烂泥?”薛云柔面色异常的清冷,眸色幽暗:“你是说李轩?”

    “不是李轩还能是谁呢?”

    席雪儿状似好心的叹了口气:“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那就是一个人渣。吃喝嫖赌也就罢了,关键还人品低劣。我曾因父亲受过他们诚意伯府一些恩德,所以曾与他在许国公府约见过一次。可结果那人渣不怀好意,对我有不轨之心,很不规矩。”

    最后几句,席雪儿似乎很羞涩,她咬着牙,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薛云柔闻言,却不怒反笑:“刚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次?”

    席雪儿没有察觉到薛云柔的语气异常,用苦笑的语气说着:“本来这件事我是真不想说的。我说,他那天——”

    可她语音未落,这水榭之内就传出了‘啪’的一声重响!薛云柔赫然直接一个耳光,甩在了席雪儿的脸上,也令这水榭之内一阵死寂。

    席雪儿只觉脸部剧痛,唇角溢血,连牙齿都有些松动。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薛云柔:“你,你疯——”

    啪!

    这水榭之内,再一次传来重响,却是薛云柔又一个巴掌,打在席雪儿的脸上。

    “不知羞耻的东西!”

    薛云柔木着脸,用毫无温度的眼神看着席雪儿:“你说的那些话,如果有实据也就罢了。我心里虽然恼火,却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可如果是李轩没做过的事情,你想要含血喷人的诬陷,那我定不能忍!”

    席雪儿已经是目眦欲裂,眸中凶光毕露,从胸膛里腾出的怒火,直冲脑门。

    可面对薛云柔那冰冷的目光,她却是一动不敢动,就像是被凶虎盯着的兔子。

    她眼前的人,可是江南名门薛氏之后,当代天师的外甥女。

    最重要的是,这位还是一位不到十七岁,就已至六重楼境的天才术修!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而此时这水榭之内,也传出几声轻笑。

    “这不是当朝左副宪家的小姐席雪儿吗?快别说人家李轩怎么样了,你自家的名声也不比烂泥好到哪去。”

    “席雪儿?莫非是那位?最近满城都在传闻,据说这位是在北京城有了未婚先孕的肮脏事,才不得不避到南边。”

    “呵!未婚先孕也就罢了,若是真正的情之所至,虽不合礼法,我也还能容忍。关键是这女的不要脸,勾搭了自家姐妹的男人。”

    “她说得自己很清纯很无辜似的,可结果前几天还女扮男装,跑到秦淮河与情郎私会,有人亲眼看到。”

    当这些风言风语入耳,席雪儿脸色已忽青忽白,将她那尖长的指甲,深深扣入到了肉里,眼神则无比怨毒。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女孩匆匆闯入到水榭内,她们的脸上无不含着兴奋之色。

    “大家快去西偏院那边,这次有好戏看了。”

    “那个北边来的张进,他说这次定要让李轩出一次大丑,听说李轩人已经被引到了翠微苑。”

    薛云柔面色微寒,把目光逼视过去:“给我说清楚!什么好戏可看?那个张进,他又想怎么算计李轩?”

    这个时候,那几个女孩才注意到薛云柔的身影,无不都脸色微白。

    “不太清楚。”其中一人在薛云柔的逼视下,语声嗫嚅的回答道:“好像是与客居在镇东侯府的一位高人有关,叫做什么‘剑雨’花神笑,人就在西偏院的那座翠微亭。”

    薛云柔听到‘剑雨’一词,就面色大变,匆匆往翠微亭方向走去。

    而此时在她的身后,席雪儿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也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人大概都是喜欢看热闹的,当两人先后离开,这亭榭中许多女孩互相对视过一眼,就也纷纷跟上。

    于是这座临湖水榭,一瞬间就空了大半,只留下了一些真正性子娴静的少女,她们虽然也好奇,可也没有特意跑过去看的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