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一九章 浩然正气的用法(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就在三十招之后,李轩就主动收刀后撤,退回到了三十丈外。

    “等我回一下气,我们再来。”

    “可以!”

    冷雨柔点头之后,就很公允的给出评价:“二公子的武道已经很不错了,五重楼之下,我估计现在已经没人是公子你的对手。可我观公子你的刀势,刚烈厚重有余,变化不足,而且力道用得太足了。”

    “何止是用得足?他现在的真元气力,怕是耗了将近一半了吧?”

    李炎不解的看着弟弟:“你到底怎么想的?每一刀都一点余地不留,跟人拼命似的。”

    “我这叫扬长避短,本来就不精变化,何必强求?所以干脆就在快,狠,准,重上下功夫,追求威力,以力制人。”

    李轩神色坦然的盘膝坐下:“如此一来,我的真元也确实不够用,所以最好是在前三十招内,解决掉我的对手。”

    李炎仔细琢磨,感觉还挺有道理的:“那么三十招之后呢?你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跑啊!我如果连出三十招都打不过,用一百招估计也赢不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李轩用不屑的目光看着李炎:“所以明天我准备去朱雀堂,把神雷无定诀剩下的部分换出来。”

    ‘神雷无定诀’虽是以变化见长,可最后一式‘雷扬千里’,却是最顶级的雷遁之法。

    李轩认为自己只要习得这式‘雷扬千里’,那以后就牛叉了。

    以后他如果想要跑路,保准连那些开了第三门的武修术修,都很难追得上。

    那时候他不但跑得快,持续力也会很惊人。

    这是因他的电压高啊!国家为什么要在全国范围建那些一百万伏特的高压输电线?就是为减少输电时的电能损耗。

    这用在雷遁法门上,也是同样的道理,电压越高,就越节省真元。

    就更不用说他的寒冰之法,还可以制造出超导效果。

    在他的故乡,荷兰物理学家H·卡茂林·昂内斯在1911年的试验中,发现汞在温度降至-268.8摄氏度附近时,会突然进入一种新状态,其电阻小到实际上测不出来。

    而这种状态,最终被命名为超导态。

    这也是李轩未来努力的方向,他想自己如果能将之运用到自己的武道中,那么在速度与持续力两项上,这世间绝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大约十分钟后,李轩就感觉体内的真元恢复澎拜。他随即一跃而起,持着腰刀再次向冷雨柔攻了过去。

    这一次,李轩斩出的刀光却又有了些新的变化。他斩出的每一刀,依旧是全力以赴,却将些许的力量,用在手臂与刀身,使之不断的微幅震荡,且震荡的力度也在不断变化,使之无迹可寻。

    这让冷雨柔的眼神微亮,她发现自己已经没法准确捕捉李轩的发力点了,可这却更让她欢喜。

    这位二公子在武道上的悟性,的确惊人。

    她却不知推导与总结,是那个世界的学生们最基本的能力。

    这一次,冷雨柔终于没法单纯用剑击解决对手。

    她不但增加了两成剑力,也开始调动周边的自然伟力,使手中之剑形成滔滔大势,宛如一挂从天空悬下的大河,极尽所能的打击着李轩的弱点。又好似一渊深不见底的深潭,包纳吞吸着李轩攻过去的一切刀力。

    双方酣战到大概二十个回合,李轩忽然眼神一动,猛地气沉丹田,喝了一声‘呔’字!

    冷雨柔的剑势,就在这刻顿时一滞。她发现自己的思绪念头,都停滞了刹那。

    不过仅仅万分之一弹指,冷雨柔就恢复了过来,将李轩已经逼至身前的刀影,轻而易举的挑开。

    随后冷雨柔又滑步后撤一丈,惊奇的看着李轩:“你这是,浩然正气?”

    李轩笑眯眯的点头:“正是!我的真元不够,神魄的强度也不行,没法时时刻刻的开着,暂时只能这么用。老头建议我去修一门类似于佛门‘狮子吼’的秘法,可以相得益彰,更增威势。”

    他其实是调动了部分《正气歌》的力量,冒充的浩然正气,果然是有模有样,居然对冷雨柔都有效果。

    当然,这也与他的神魄的量,是常人的九倍有关。

    冷雨柔果然愣了愣神,然后一声赞叹道:“很厉害!”

    据她所知,儒家的浩然正气越是正大堂皇,对于魑魅魍魉,邪祟之物,甚至人心鬼蜮的压制力也就越大。

    所以一些大儒断案,只需喝问一声,就可让那些心志孱弱的犯人不打自招。

    用于战斗的时候,则可震慑敌人的心神。对手越是恶意深重,越是怀抱杀意,对浩然正气的抵抗力越弱。

    可李轩能够在她没有抱任何邪念,任何恶意的情况下,依旧将她心神震慑住片刻,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这种程度的浩然正气,比之许多所谓的大儒都强了。

    “再来!”

    冷雨柔再次提起了手中的剑,对李轩的兴趣更加浓郁了:“还有什么伎俩,尽管对我用出来!”

    ※※※※

    李轩与冷雨柔一直战到了中午,才依依不舍的从校场离开。

    这是因他家里来了客人,他的两个死党彭富来与张岳,还带着妖魔博士乐芊芊,联袂前来探望。

    彭富来与张岳两人见到已经变成囫囵人的李轩,是非常欢喜的。

    之前他们都来探望过,当时都被吓了一跳,李轩瘫在床上,整个人就与废人没什么两样。

    可结果几天不见,李轩人就已经好的差不多,活蹦乱跳的。

    不过两人看李轩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李轩也感觉到了,当即皱眉道:“这么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是有花?”

    他感觉这两个家伙看他的目光,就好像是看马戏团里面在表演的猴子。

    张岳的神色复杂:“听马都尉说,你是奉都城隍老爷之命,将文忠烈公的《正气歌》原本送到了大胜关,还与那里的妖邪大战了一场。拖延了时间,直到都城隍老爷请来的高手到来。”

    彭富来也是满脸的狐疑,有些无法置信:“这是真的假的?我听说文忠烈公的《正气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拿得起来的。”

    这岂非是旁证了,李轩真的是一位正人君子?

    李轩知道这两人所说的,正是都城隍庙那边对外的说辞,也是六道司关于这次陈汉墓破封之变前后经历的官方消息。

    红衣女鬼的存在,显然是已被都城隍老爷刻意抹去了。

    “你怀疑是假的?”

    李轩斜睨了他们一眼,然后又‘哼’的一声,怒瞪着这两人:“呔!你等这几天,可是去喝花酒了?还不给我从实招来,谙?”

    他语调沉冷,声如炸雷。

    彭富来与张岳都本能的避开了李轩的目光,感觉后者那一声‘呔’字,一声‘谙’字都重击在他们的心灵,让他们心虚气短,脑里面的念头,还有一身真元气息都同时僵滞,不能运转。

    可当两人刚要点头招供的时候,就感觉奇怪,咱就只是喝个花酒,跟顶头上司老马拉一下关系而已。

    虽然喝酒的时候心猿意马,可当晚真没有留宿,自然也没有那什么。

    主要是老马担心他妻子找上门,他们两人也确实想要把精力放在修行上。

    这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他们心虚个什么鬼?

    彭富来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退后一步,大惊失色:“这是——浩然正气!你修成了儒门的浩然正气?”

    彭富来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有些崩塌。

    “惭愧,我如今只是略有小成。”

    李轩心里美滋滋的摇着手:“可惜火候还是不够,否则刚才就能让你们不打自招了。”

    这次他依旧是调动了部分《正气歌》的力量冒充浩然正气,可在运用的时候,确实还有些生涩。

    彭富来与张岳两人却不禁面色微变,眼中都生出了警惕防备之意。忖道你这次要是火候够了,我们岂不是要出一次大丑?

    这家伙以后有这样的能耐,是不是尽早割袍断交的好?

    否则日后逛青楼,这家伙问一句‘呔!你们昨天到底几次,一次多久’,他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吹牛了?

    只有乐芊芊,一脸的崇拜与钦佩:“不愧是游徼大人!我听说那日您与妖邪大战,文忠烈公的《正气歌》原本竟然化为战甲助您作战。可这世间能够做到的,包括那些大儒在内,都不会超过二十人。

    这想必就是都城隍老爷挑选您护送原本《正气歌》的缘由吧?游徼大人胸襟坦荡,勇烈无双,有百折不挠之志,也只有都城隍老爷这样的神仙,才能辨识出游徼大人的真正为人。”

    “停!停!我没你吹捧的这么厉害。”

    李轩听得都不好意思了,脸上居然现出几分羞愧的红晕,然后他又不解的询问道:“看你们的模样,好像很疲惫。可中元节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地府的群鬼,还有陈汉墓,不都已镇压?难道还得每天巡街?”

    “巡街倒是不用了,这几天街道上也平静了。可怎么说呢,这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张岳一声叹息道:“是那位紫蝶妖女!不知这女人是又做了什么大案,又或是上面抽了疯,让我们全城大索紫蝶妖女的下落。为这破事,我们都忙了好几天。”

    彭富来也点着头道:“四天之前,紫蝶妖女升到了我们六道司的黑榜第五。朝廷也开出三万两黄金,官升一级的赏格。谦之你得尽快好起来,我感觉我们有机会。”

    他想紫蝶既然是看上了李轩的美色,那么他们以后迟早是会有接触的,这岂非就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