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一八章 战力+10(求订阅求月票)
    六道司朱雀堂内,江含韵埋首于案牍之间,处理着血无涯案爆发以来的各种卷宗。

    她恰好翻到了李轩那一组人,诛除夺目鬼的一份记录文卷,然后就不自禁的一阵失神。

    江含韵是想起了都城隍庙前的那一幕——

    “——当时他挺身站在我面前,为我舍生忘死。试问这天下间的女孩,有谁不喜欢这样的郎君?”

    “哪怕表姐你反悔了,我也不会让的。”

    “我不像是表姐你,既然喜欢上了他,那就一定要用一切方法,将他牢牢的抓住!”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江含韵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这几天总是时不时的就想起这些。

    明明薛云柔对她说的那些话,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那个家伙!”

    江含韵好不容易回过神,然后用手中的毛笔,在李轩的签名上重重点了点:“他到底有什么好?”

    她感觉不可思议,也忧心忡忡:“云柔那丫头,该不会真喜欢上了这个浪荡纨绔子?看起来好像是认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位伏魔都尉匆匆走入进来:“大人,总管有事相招!说大人空闲下来了,就尽快去见他一面。”

    江含韵微觉惊奇,然后就站起了身:“我现在就过去。”

    她书案上的这些宗卷都不是很紧要,什么时候处理都可以。可伏魔总管每月招见她的次数,一个月都不到五次。

    ※※※※

    总管召见江含韵之地,在朱雀楼的第九层。

    这是朱雀堂的主楼,高二十九层,是整个南京城内,高度唯一可与‘大报恩塔’比肩的楼宇。不过这里平时的作用,是存放各种案件卷宗。

    ——自一千二百年前‘六道司’初具雏形之后,六道司人员处理的几乎所有案件,都能够在这里找到相应的记录。

    当江含韵登上第九层的时候,那位目盲老者正在这层楼的南侧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卷,在聚精会神的“翻阅”着。

    等到江含韵见过礼,目盲老者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道:“数日之后镇东侯府的老太君大寿,你们家应该会收到请柬吧?”

    “是有收到,可我已经准备回绝。”

    江含韵回话的时候想起了她母亲,那位正一门心思的要筹划着撮合她与李轩。

    而这次的镇东侯府大寿,她母亲就似在谋划着什么。

    江含韵既然已经猜到了,当然不会主动往枪尖上撞。

    她同时很奇怪,这位总管大人为何会问及此事?

    “我就是不希望你回绝。”

    目盲老者‘看’了过来:“神知都收到确切消息,紫蝶妖女这次可能会对镇东侯府下手,最有可能的动手时间,就是镇东侯府老太君大寿之期。我的意思是,让你们明幽都也参与到对紫蝶妖女的追捕上。”

    江含韵不由错愕道:“可如今正在追捕紫蝶妖女的,是司天都与火雀都。”

    有可能的话,她当然希望能再建功勋,将这个黑榜第七捉拿归案——不对,就在几天前,这女人已经成为黑榜第五了。

    关键是这妖女非常难缠,是个烫手山芋。大半年来,朱雀堂的众多伏魔都尉连这位的一片衣角都没摸到。

    江含韵虽然一门心思要在‘明幽都指挥使’任上干出成绩,可她绝不莽撞,对自己的能耐还是有点数的。

    此外这紫蝶妖女也没干什么罪大恶极之事,不就是抢了一点权贵的钱,让那群为富不仁的家伙出点血吗?

    江含韵虽然不认同那妖女的做法,可要她下力气去追缉此女,江含韵感觉自己会提不起劲,有负她加入六道司的初衷。

    ——斩妖除魔,护民卫道才是她想要的。

    “火雀都当然也会继续查,你们明幽都从今日起也需跟进,我会让朱雀楼主,给你们准备一应关于这紫蝶妖女的卷宗。至于司天都——”

    目盲老者犹豫了片刻:“你可知这紫蝶妖女为何会从黑榜第七提升到第五?就在中元节当晚,紫禁城中的宝库失窃了。”

    江含韵当即恍悟,大晋的紫禁城有两座,一座在北京,一座在南京,是皇帝的居城。

    而司天都,可以说是大晋皇权在六道司中的体现。

    “盗窃紫禁城宝库的,是紫蝶?”

    紫禁城中的宝库,如果是被紫蝶盗窃,那么负责追缉这妖女的司天都,自然是难逃罪责。

    江含韵心想这事被封锁的挺严的,她竟然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还未能确证,现场的证据是似是而非,只能说是有嫌疑。”

    目盲老者摇着头道:“可不管是不是她,我们都得尽快将此女捉拿归案。这个紫蝶,在外面也已经悠哉的够久了,不能让她如此逍遥。”

    “属下明白!”江含韵动作干练的抱了抱拳:“那么镇东侯府大寿之日,我们明幽都定当全员出动。只要那紫蝶妖女敢现身——”

    “全员出动你个头!我没让你打草惊蛇。”

    目盲老者用手杖敲了敲江含韵的脑袋:“关键是镇东侯本人也不肯配合,认为那是大喜之日,而差人不祥,会冲撞了他家的喜气。所以那位不但拒绝了我们六道司,也不许应天府与五军都督府派人过去。

    所以那位老太君大寿之日,我需要你带几人潜入进去,一来可以待机应变,二来也可试着找一找那妖女的蛛丝马迹。那紫蝶当日很可能会混入到拜寿的客人当中,尤其是女眷。”

    江含韵摸了摸额头,有些委屈的看着总管,心想是你不早点把话说明白。

    “那么属下去找镇东侯多要几张请柬。”

    “能要得到的话,还用得着你去?”目盲老者很无奈的摇着头:“不过你的部属中倒是有几位,是一定拿得到请柬的。”

    江含韵仔细想了想,然后就恍悟道:“总管你是说李轩的那一组人?”

    以那几个官二代的家世,的确是有资格出席这次的寿宴。

    ※※※※

    李轩这份努力的成果,也直接就展现在苏醒后第三天,刘氏解除对他的禁令之后。

    李轩找李大陆练刀,结果一招就将李大陆给冻住了。

    此时他虽无法动用‘浩然武意’,可刀法的格局,对刀势的掌握,都与以往大大不同。一身真元,也是大气磅礴。同样是八成力量的一刀,声威胜过以前何止两倍!

    李大陆与李轩对招之前还是自信满满的,他一身真元已经积蓄到接近五重楼境,修习的也是李家珍藏的顶级武诀。除了十重楼后的部分观想法有缺失之外,其余都并不逊色于主家的传承。

    可结果李轩平平无奇的一刀,就把他冻在了冰块里面。

    李炎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李大陆从冰块里面拎出来。又用他的炎火之力,逐步化解李大陆体内的寒力。

    李大陆浑身直打哆嗦。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少爷他就是借机报仇,恨我这几天一直盯梢他。”

    李炎也觉得是这样,他弟弟确实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李轩却很无奈,他一来是没能自如驾驭真元,二来是低估了自己修成‘浩然武意’之后,自身刀法的威力增长。

    而旁边观看的冷雨柔却兴趣大增,她探手一招,就将旁边一口青钢剑拿到了手中,然后飞跃到了李轩面前。

    “二公子,我们来试一试。”

    李轩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一刀斩了过去。

    他母亲的这位侍女,可是一位七重楼境的武修,是与他兄长李炎并驾齐驱的存在。

    李轩知道自己的刀法再怎么厉害,都很难伤及冷雨柔的毛发。

    事实也果然就如他的所料,接下来李轩斩出的刀芒,任是怎样的狂猛凌厉,雄厚霸道,任是雷霆狂闪,寒力沛然,都无法将之撼动。

    冷雨柔都没用几分真元,脚步也在原地一动不动。只那长剑挥洒似如细雨,就编织出了一张密不透风,坚不可摧的防护墙,让李轩不能逾越雷池。

    李轩感觉这女子的剑,就好像是一个无比坚韧,有着极大弹性的圆球。可以容纳无穷无尽的压力,然后把这份压力原原本本的返还回来。

    她甚至都没有动用势,意,就只是用普普通通的剑击就做到了。

    ——这显然是一种极其高深,以柔克刚的武道技法。

    此外让李轩倍感难受的是,冷雨柔的剑尖总能准确的击中他的发力点,让他无法顺畅的施展刀诀。以至于李轩斩出的每一刀,威力都减弱近半不止。

    这让他略觉沮丧,自己穷尽了气力,却连让冷雨柔稍微认真一点都做不到。又猜冷雨柔如全力出手,可能自己一剑都未必挡得住。

    自己在武道上果然还是差得很远,不能因掌握了上乘武意,人就飘了——

    可此时李轩斩出的那些刀光,却也让李大陆为之发愣,让李炎与冷雨柔都眼现出惊艳之色。

    在他们的观感当中,李轩的刀法磅礴大气,大开大阖,威势厚重,又迅猛狂烈。

    ——尤其那‘幻电天刀’,就真的似雷霆闪电一般,深得快,狠,准的刀道之要。

    换成‘寒意天刀’,则是大气磅礴,刀势厚重猛烈,隐隐然有封冻一切的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