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一六章 这不是钱的问题(求月票求订阅)
    李轩睁眼之后,就死死瞪着李炎,试图用目光传达怒意与悲痛!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煎何太急啊!

    李炎则是冷冷的笑着,一点都不在乎的以眼神回应。痛失万两纹银之仇,为兄岂能不报?

    李轩正恨得牙痒痒,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剧痛。那是已经回过味来的刘氏,她已满面怒火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好哇,你竟敢欺骗为娘!果然是长进了啊?”

    这一晚,李轩比他父亲李承基还惨,不但被刘氏训斥的狗血淋头,耳朵也都被揪红了。

    足足大半个时辰之后,口干舌燥的刘氏才停了下来,然后从冷雨柔的手中接过一碗茶汤润喉:“还有一桩事,五天之后,镇东侯家的老太君大寿,你随为娘去走一趟。”

    李轩当即皱眉,他洞察到了刘氏的意图:“不去!我得好好养伤。”

    “千两纹银,要在那里呆足一天。”刘氏浅浅的喝了一口茶,神色无比淡定。

    她知道该怎么说服自己的次子,可这次李轩的回应,让她意外了。

    “不去!”

    李轩的神态很坚决,他现在手里面的钱是足够的,自从赢了李炎的万两纹银,他的腰包已经重新鼓了起来。

    他才不愿为这区区千两,去那种无聊的地方。

    “娘你听我说,孩儿如今已修为大进,在六道司中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您真没必要为孩儿的婚事这么操心的。”

    刘氏蹙了蹙柳眉,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轩:“给你两千两,不能再多了!”

    在六道司认真当差才不到一个月,就遇到了两次生死危机。这孩子再继续当差下去,怕是两三个月后人就没了!

    果然还是得给他找个又白又富又美,家中权势也不缺,最好是武力高能打的媳妇,以后就在家平平安安,富富贵贵的养着岂非更好?

    李炎听了之后,却不由有些失态,他这里过得紧巴巴的,一两银子要当成二两花。自己的弟弟倒好,娘亲还贴钱求着让他去相亲。

    这也太偏心了,自己当初可没这待遇。

    李轩则微微动容,一刹那间他有些心动,可在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他还是坚定的摇头:“娘亲,这可不是钱的问题。”

    李轩想自己堂堂一个来自于新社会的有为青年,岂能为这五斗米折腰?

    他叹息着,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娘你还是别费这个心了,孩儿大概能猜到娘的心意,可孩儿真不愿去攀附权贵,去吃女人的软饭。总之我是不会去的,娘亲你给钱给的再多都没用。”

    可随后李轩就感觉自己心中一悸,发现刘氏正用狮子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为娘可不是与你商量,李轩你到底去不去?”

    刘氏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同时把手中的茶盏重重拍在茶几上,发出了‘啪’的一声重响。

    李轩一阵发愣,然后吞了一口唾沫:“我去!”

    几个呼吸之后,他又心有不甘,弱弱的询问道:“那您说的那两千两银子呢?”

    刘氏已经换了一副茶盏,毫无温度的冲着他一笑。

    ※※※※

    刘氏走后,李轩就神色默默的继续注视着李炎,眼中满满都是质问之意。

    “我还就出卖你了,你能怎么着?”李炎一点都不怕,他似笑非笑的瞪了回去:“小弟你要是不服气,伤好后可以跟我去校场打一架。”

    李轩确实无可奈何,他只能在心里给李炎记上一笔。心想大哥,你这路真的走窄了。

    此仇不报,我李轩胸中气恨难平。

    他想起了李炎很在意的那枚‘寒蛟珏’,暗忖这说不定能做文章,自己有空的话,可以将这件法器的跟脚来历打探清楚。

    在这之后,李轩才从李炎的嘴里知道,今日居然已经是中元节之后的第四天了。那天从都城煌庙里出来之后,他居然昏迷了这么久。

    他随后又问后续之事,才知当晚陈汉将士墓虽被都城隍借高人之力镇压,可还有零星的阴军恶灵做了漏网之鱼,在金陵周边炮制了数十起灵灾,死伤五百余人。

    就更不用说大胜关一镇兵马也伤亡惨重,死者已达千人。

    此事在整个南京,掀起了滔天大浪。

    司天监少监正李长善,南京礼部包括礼部员外郎庄志成在内的几位官员,以及大胜关总兵韩隆,当天就被朝廷飞旨下狱。

    五军都督府也没讨到好,据说皇帝对于南京五军都督府的坐视不救震怒已极,不但下旨训斥了许国公等人,还夺了这几位的官职。

    所以这几位南直隶的军中大佬,如今都是以戴罪之身暂摄职司。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那么我家呢?”李轩抱着几分期待的询问道:“父亲他的罪名,还没有洗去?总该有个将功抵罪吧?”

    事关全家老少,李轩对这事不能不上心。

    “我家?”李炎一声嗤笑,神色无奈道:“你就别想多了,大胜关与陈汉墓并非是父亲职守,他又是停职待勘的状态,这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头他这次不被治罪就算很不错了,还想要功劳?可笑的是,为了这次陈汉墓解封的事,他孤身一人独当六名开了第四门的鬼将,又受伤不浅,胸前留了好长一道刀口。这事他都不敢跟母亲说,只能偷偷喝药养伤。”

    李轩顿时皱眉道:“可我记得好些天前,你就说过父亲他身上有伤?”

    那是揽月楼案之后,这对父子刚回府的时候。

    “那是以前的旧伤,所以我原本以为,这次的停职对老头来说其实是件好事,正好休息一阵,将养伤势。可谁想到才没过多久,又有了大胜关这一出。”

    李炎叹息之后,又语声一转;“不过老头的身体还是比以前好了不少。此外我还听说朝中的许多清流对父亲他都很有好感,礼部与兵部的几位给事中,还有都察院的几位御史,都为他上了奏章辩解。于少保也在朝堂上亲口说了,老头他公忠体国,竭诚尽节,是朝中难得的干员。朝廷正该仰赖其能,不可以小过论罪。”

    李轩听了之后这才心神一舒。只要朝中不是一面倒的状态,自家就至少不用担心整个伯府被抄家问斩。

    尤其那位于少保,乃是自大晋开国以来,又一位接近圣人层次的人物。十数年前力挽狂澜,救大晋国运于危亡之间。

    如今这位主导着兵部,负责整个北方的边防事宜,在朝中权势煊赫。

    “对了!”李炎又想起一事:“朱雀堂那边让彭富来给你带了消息,让你清醒之后,就尽快去朱雀堂一趟,我猜他们是要为你论功行赏。期间我们的仇世叔也来过,探望了你好几次,他对你喜欢的不行。啧,我看他的样子,是恨不得让你当他儿子。身有功勋,又上头有人,我估计你这次的好处是不会小了。”

    李轩精神大振,他很期待这次在朱雀堂那边会有什么样的收获。

    可惜的是,刘氏已经给他下了禁足令,在伤好利索之前绝不得踏出府门一步。她甚至不允许李轩碰触刀枪,并让李大陆全程盯梢。

    于是李轩就只能做日常的修行,还有参悟武意。

    当天晚上李轩搬运真元,就体会到了听天獒说他‘修行雷法,可收事半功倍之效’这一句,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现在不借用任何丹药的助力,就可在观想的时候,将神霄绝灭雷的电压提升到两万二千伏特。除此之外,李轩的五脏六腑,他的骨骼血髓,对于雷系真元也有了极佳的适应力,已经可以彼此交融。

    这导致李轩搬运周天的时候,体内有更多的元气被纳入其中。

    而众所周知的是,李轩的修行之法很奇葩,雷法观想与冰法观想一直都是相辅相成,相互增益的。

    雷系观想的强化,也直接让他的冰法观想,提升了将近一倍的效果。

    关键是,次日李轩醒来,发现自己胸前的绿斑没有任何的扩张。可能还有微幅的收缩,可李轩暂时感觉不出来。

    ——总之这是自红衣女鬼附体以来,少有的几次修行速度超过阴煞侵袭之速的一天。

    李轩大喜过望,确证了听天獒没有对他说谎,这阴煞对他侵袭的力度,确实降低到不足以前的十分之一!

    李轩已经准备在近期再收集几枚上好的丹药,给自己狠狠的回一口血。

    只因李轩一想到自己才只余不到二十天的寿元,就觉坐立不安。这实在过于危险了,怎么也得延长到两到三个月左右,才能算是安全。

    否则未来如有什么变故,让他没法做到每日修行不缀,那岂非就得立刻翘了鞭子?

    不过在欣喜过后,李轩环视四壁,又莫名的感觉有些寂寥。

    昨夜他按照听天獒给的方法,内观过自己的识海了。那卷《正气歌》是孤孤零零的飘悬在里面,那血眼少女则不见了踪迹。

    这下好了,自己即便将麒麟臂解封,也找不到观想对象了。毕竟他在这方面的能耐,还远没到心中无码的境界。

    李轩就这么定定的在床上坐了许久,然后就暗骂了一声自己有病,而且病得不轻。接着他就匆匆的穿好衣服,往校场的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