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一一章 差点就兜不住(求订阅求月票)
    “那一群因循推诿,尸位素餐之辈,李兄你想让他们出兵救援大胜关,岂非缘木求鱼?”

    这是另一人的声音:“兵驻南京,出了事也不是他们的责任,最多被斥责一句过于持重,坐失战机。可如果同意出城救援,那一旦有什么差池闪失,可是要担天大干系的。”

    庄志成听了之后,脸色顿时就更加难看。

    这次陈汉墓破封,数十万阴军祸及京畿,事后吃挂落的,只能是南京礼部,钦天监与大胜关总兵。

    李承基则回望身后,感激的一抱拳:“老张你能仗义来援,李某感激不尽!”

    那从夜空中踱步行来的中年人大约五十岁许,方面大耳,面貌与张岳有六分相似,正是当代怀远伯张重。

    “你还真得谢我。说实话,如果不是你李承基,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来趟这趟浑水的。”

    张重御空而至,来到李承基身边站定:“可没有五军都督府颁发的军令,我也无法调兵出城。这次只能率家中三百家丁至此,略尽绵薄之力。对了,情况究竟怎样了?”

    他凝神看着外面,然后就‘嘶’的一声:“李兄,这样的场面,你我今天搞不好能搏一个武刚、武德,或者武烈的美谥。”

    可谥号这东西,只能是死人才有,由朝廷赐予。

    在张重看来,关外大胜关七部京营,已经差不多快被那数十万阴军击溃了。

    那位大胜关总兵,如今也是危如累卵的状态。

    一旦那些阴军抵近至大胜关前,这座守备虚弱的关城能坚持一个时辰就很不错了。

    李承基白了他一眼,然后就手按住了腰间的长刀:“你算是来得正好,我得出城去接应溃兵,这里的城防就由你来接手。死守关城不可取,最好是尽快将城中百姓撤离,然后把它们引到秦淮河,或者江上。”

    张重点了点头,明白李承基的用意。现在进城的两营水师,只有在江河之上才能将战力完整发挥出来。

    还有李承基,这位在长江水系周围一百里内,实力可以等同于十二重楼的阳神大修。可在河面之上,这位的战力,还可在这基础上更进一层接近天位!

    “六道司的人已经赶来,应天龙君也应允出兵,帮我们封锁内外秦淮,形势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不过火油,黑狗血,朱砂,桃木,大蒜汁之类的驱邪之物,都必须尽快筹集,越多越好。如有可能,所有将士的兵器都尽量涂银。”

    这最后几句,却是对庄志成交代的。之后李承基的身影就拔空而起,往西面陈汉墓方向飞去。

    他来的时间恰好,由大胜关出击,封锁陈汉墓的八千将士,已经在众多阴军冲击下崩溃。

    远远可见成千上万的骷髅从墓坑之内涌出,半空则有无数携带着恶煞之气的阴魂。

    ——它们弥漫于空,所过之处都是寒冰覆盖,草木枯萎,死气蔓延,生灵死绝!

    还有一具具战死的大胜关士卒,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了身,然后提着随手拾起的兵器,往大胜关的方向行进。

    最让人心惊的是其中一队骑着骷髅战马的骑士,它们的数量足达四千,都是黑衣黑甲,手持着雪亮长刀!

    ——这群装备精良的恶灵骑士,不但是击溃那八千大胜关将士的主力,也是此刻所有溃逃将士最致命的威胁。

    它们散布于原野上,就如双翼张开的雁群,踏着整齐而又舒缓的步伐,轻而易举的就将前方奔走的人类砍倒,斩杀,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生命。

    李承基仔细看了一眼它们身上那些簇新的甲胄战刀,目中微显疑惑之色。

    可下一瞬,他就收住了思绪,身影自高空骤降,如流星般直坠地面。

    “斩!”

    长刀挥斥,卷起千丈寒锋。一刹那间,那地面就被斩出了一道长达六里的巨大刀痕,更有两层高耸的冰墙,在那刀痕之上迅速凝结。

    ——这几乎将整个战场一分为二,拦阻住了所有恶灵骑士的去路。

    李承基的第二刀,则直攻西南方向。

    那边的钦天监少监正李长善与大胜关总兵韩隆,正被数只强大阴灵围攻着,两人浑身都是伤痕累累,却都被纠缠在墓前无法脱身。

    直到李承基充塞数里的刀光降临,这两位才抓住了这一闪而逝的机会,朝着大胜关的方向急速后撤。

    “诚意伯千万小心!”李长善的脸色灰败,一边飞遁逃离,一边提醒道:“这些阴魂与鬼骑不太对劲,应该是常年享用过血食供养,煞力极盛,不能把它们当成刚破封的阴军看待!”

    李承基神色沉凝,闪身落在了李长善的身后。随着他刀光挥斥,顿时引发出‘当’的一声重响,周围两百丈的地面瞬时都在磅礴伟力的冲击下塌陷三尺,无数碎散的刀气来回穿梭,将周围的阴灵一一粉碎。附近的大江之上,则掀起了滔天大浪,又在李承基的绝寒刀气作用下迅速冰封。

    那些寒冰也在地面蔓延,周围足足两百五十头恶灵骑士被他的寒刀封冻。可随后远处云空,就有七朵黑红色的火焰降落,在此地炸出了一片赤红火海!

    仅仅片刻,被李承基刀光冻住的恶灵骑士,就陆续从火海之中踏出——它们竟完全不惧这火海当中的阳火之力,浑身上下依旧血煞充盈。

    而被李承基一刀阻在身前的,是四名穿着大将甲胄,周身黑煞之气鼓荡沸腾的身影。它们并未与李承基恋战,而是再次化为黑气左右绕开,继续追击着李长善与大胜关总兵韩隆的身影而去。

    “休想!给我滚回去。”

    李承基心知自己这两位同僚已经伤势极重,这个时候稍稍耽搁,就有身亡之险。尤其是李长善,就连神魄都已经重伤。一旦被缠住,这次是必死无疑。

    可就在他的第四刀即将挥出之前,前方涌动过来的黑雾中,就有五支箭影如流星赶月,叠二连三的向他穿射而至。

    李承基面色微变,长刀连挡,而此时他每格开一箭,都感觉受力处如遇锤击。还有一层浓郁的黑色死气自他手臂蔓延而上,让他的气血衰弱,真元大黯。

    在这河岸附近,李承基的修为境界,等同于十二重楼的阳神大修。可这箭支主人的力量,竟然只比他弱一线。

    李承基也在一瞬之间猜到了此人的身份。当年汉王陈谅麾下,共有九位打开第四门的大将埋骨于此,其中一人精擅射术,号称湖广第一。

    不意此人化为怨灵,经历三百年岁月洗刷封印之后,竟还能保留生前大半的实力。

    ——这果然是常年被血食供奉过,而且是质量极高的生灵血肉!

    这一刻,李承基都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

    这却不是礼部与钦天监的事,大胜关对于陈汉将士墓,竟疏忽至此!

    “寒意天刀!”

    这是一个无比沙哑,就仿佛是从九幽地府里面透出来的声音。

    “你是李乐兴的后人?”

    李承基听出这语中的无尽怨恨,伴随而至的是极致的戾意与凶念,持续不绝的冲击着李承基的元神。

    他身躯滑行连退三十余丈,然后一刀斩向地面。随着轰的一声炸响,两个身影从地下冲飞出来,一人持鬼头大刀,一人持着双枪,一左一右的向他夹击。

    李承基继续滑退,所御刀势却是不衰反盛,以攻代守,使得他身前爆出无数的刺目火花,毁灭性的罡力澎拜潮卷,无数细小的破碎气芒穿梭纵横,横扫四方。

    他对面这两人虽是阴灵之身,兵器却都是实体,一刀双枪,也都携带摧山断岳之力,不会弱于十重楼。力量也都无比凝聚,没有一丝半点的浪费。

    而李承基在与他们激烈交手的同时,还得防范那隐藏于乌云当中的神射。

    后者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支黑箭射下,让李承基闪避的异常狼狈。

    此刻唯一让他欣慰的是,那些败逃的士卒,已经有许多回到了大胜关的城墙下。李长善与韩隆两人也只差咫尺之遥,就可退入关内。

    可就在李承基心神暗舒之际,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道异常凌厉的气机陡然爆发。

    “留不下他们,拿你这李乐兴血裔的命来抵也是一样。”

    李承基的瞳孔剧烈收缩,他的躯体炸开,化作无数的冰粉四散。可还是没完全闪过那突兀而至,又极致锋锐的一刀。

    当他在三丈之外再次现身,胸口处已经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更有死气蔓延,让他的伤口腐化,还有众多的阴煞之气,像是一条条小虫一样试图钻入进去。

    而此时又有接连三道黑箭,再一次流星赶月一样飞射而至。

    李承基牙关紧咬,意识到自己现在已处于极端危险的境地。就在他心念电转,寻思化解之策的时候。

    他却见眼前那持着大刀双枪的鬼将都化成了一团黑气,转而往陈汉墓的方向飞逝。

    这个时候,李承基也感觉到了源自于地府深处一股异常磅礴,雄浑浩大到让人头皮发麻的阴寒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