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一零章 龙有逆鳞(求订阅求月票)
    “孽障!”

    城隍元周的口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此时他的七窍开始喷射着星蓝光泽。这让他的力量大增,强行把自己从后方的陷坑中拔出。

    然后元周又一步步向前,步伐坚定而疯狂。

    “你毁了我的一切!几十年的心血,今日都付诸一炬。你知道我为今天等了多少年?”

    “恨呐!自元某封神以来,除被晋国太祖剥夺神位那日,从未这般恨过,噬心刻骨,永世难忘!”

    “所以我要你死!哪怕是魂飞魄散,我也要你这孽障,与我一起同归寂灭!”

    可他手上的判官笔已经蒙上了一层寒霜,他的动作也越来越是迟缓,这让元周看起来,就像是行尸走肉。

    仅仅三个呼吸不到,这位就连抬起脚步的动作都是艰难无比。他全身上下溢出的星蓝光泽,也都覆盖了寒霜。

    听天獒见状,却是哂笑道:“同归寂灭?元大人你有什么资格?你的恨,你的怒,你的神魂本质,又如何能及得上她?我不信,元大人你难道到现在,都还没能认出来么?将军山距离大胜关可不是很远。如果我没猜错,元大人你也有参与吧?没有你的掩护,六道司岂能一点觉察都没有?他们岂能快速的调动地脉?”

    元周微微一愣,定定的看着血眼少女。渐渐的,他的脸上现出不可思议之色。

    “是她?竟然是她,怎么可能会是她?怎会如此?她早该神魂俱灭了!”

    元周先是状似疯狂的低声呢喃,之后又神色恍悟,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我输了,是我输了,输得好惨,竟然输在了一个小女孩的手上。她居然有如此的意志,居然更胜于这个李轩。

    哈哈哈!不过我也赢了,如今陈汉墓已经解封,姜武啊姜武,我看你怎么去应付那三十万阴军?可惜!可惜!元某已无缘亲睹。”

    就在这狂言乱语当中,元周的身躯被一点点的封冻,最终再没有了任何声息。

    血眼少女却并未就此罢休,她的眼中又显出了一抹深红色的光泽。

    然后下一瞬,元周被冰封的躯体,就又‘篷’的一声炸碎开来,散为晶尘!

    郭良辰与那紫衣女子也紧随其后,被她的阴煞之力震成了齑粉!

    “他们不该由你亲自出手击杀的。”听天獒看着漫天的粉尘,然后苦恼的用后爪挠了挠脸:“杀死他们对你没好处,像你这样的情况,必须克制自身的‘嗔’,‘痴’之毒,否则你的情绪会更易失控。”

    可它在看了少女一眼之后,就已明白了过来。

    ——龙有逆鳞,不可轻触!

    而在杀死了元周之后,血眼少女就又把目光再次落在了怀中的李轩身上。她开始小心翼翼的,为李轩清理着其它伤口。

    她没有实体,却在粉碎紫衣女子的冰雕时,从后者身上强抽了一些丝绸,可以为李轩包扎。

    血眼少女专心致志,无比细致的将李轩身上的伤处一个个包扎妥当。可随后她就看着李轩胸前那块已经扩散到大半个胸部的绿斑一阵发愣,似不知该如何是好。

    仅片刻之后,少女就伸出了手指头,往旁边已经在战斗结束之后收缩回卷轴形状的原本《正气歌》上一点。于是后者又开始化为长卷,从她的指尖开始缠绕。

    远处望见此幕的文判官张言,不禁剑眉一扬。

    他注意到这次《正气歌》的那些字迹,是朝向内部的。

    也就是说,这位有着帝王之姿的女孩,她是在借助《正气歌》,进行自我封印!

    这是宁愿承受被浩气焚烧之痛,也不愿李轩受到伤害吗?

    “且慢!”

    听天獒急忙阻止:“李轩他伤得很重,不过神魄并未受损,问题不大。我家老爷手中有一枚最顶级的伤丹‘龙虎大还丹’,保准可让他在几天之内痊愈,身体素质还会更加强健。”

    它发现少女的气息有些不耐,显然是因自己没说到重点。

    “至于他体内的阴煞,虽然无法完全去除,可我家老爷也掌握雷法,帮他化解部分还是能做到的。甚至这《正气歌》原本,也可由大人你带走。可有个前提,大人你得帮我们解决外面的那些阴军。”

    它说话的同时,从自己铃铛中招出了一枚金黄色的印玺,顶在了自己头上,然后前胸趴伏,往血眼少女一拜。

    “陈汉墓三十万阴军一旦破封,整个金陵城必将死伤狼藉。还请大人慈悲,助我家老爷化解此劫。”

    血眼少女这才中止了自封的过程,她侧过头,小脸微带着几分疑惑的看向了那印玺。

    “这是朝廷授予我家老爷的都城隍大印!”听天獒稍稍抬起了头,仰视着前方的少女:“老爷他说印中的神力,权柄,今夜都任大人您取用!”

    ※※※※

    “泰山府君祭被中止了。”

    朱雀堂的枢机楼,当望见那团盘卷在大胜关方位的血气消散,楼内几乎所有六道司成员,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其中部分人更是忙不迭的,擦着额头上溢出的冷汗。

    “真是惊险,我以为这一次会完犊子,整个大胜关的人都得死绝。”

    “不愧是都城隍爷,曾经的江南之主。那些妖邪想在他的地盘上生事,没那么容易。”

    “别高兴得太早,兹事体大,最好是再确认一下。”

    “大胜关那边传来消息了,那边的居民已经没事。虽然三魂七魄都受了一点损伤,可大体还是无事的,以后吃点好的养养就可以。”

    不过人群当中,那目盲老者与仇千秋,还有几位伏魔中郎将,还是神色无比凝重的看着‘周天测灵仪’。

    半晌之后,目盲老者若有所思的问道:“仇老弟,你现在是什么样的想法?”

    “这阴灵的阶位虽低,阴煞之力却异常精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定要比较的话,我猜也只有酆都大帝,泰山帝君,能够胜其半筹。”

    仇千秋抬起头:“至于那浩气,就更加的不可思议了。我一生从未见过,浩然正气能与阴煞共存的先例。我们最好是问一问都城隍殿下,这阴灵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城隍可未必肯说。”目盲老者微摇着头:“你不知道这位的风格,对于阳间的修者,这位可是一概不管,不问,不理。”

    仇千秋点了点头,并不意外:“可如此强大的阴灵,我们六道司却不能不闻不问。她如果有一日晋升天门,或者踏入天位,那该厉害到什么地步?我建议‘枢机楼’与‘神知都’,从今日起给它建档,重点监控查探这阴灵的踪迹与跟脚,优先度提高到紫蝶妖女之上。”

    “也就是黑榜前五位的待遇?”目盲老者稍作凝思,就吩咐身边的一位壮年都尉:“仇老弟所言甚是,你们需得尽快建档,查清这阴灵的身份。”

    “然后是陈汉墓!”

    目盲老者在‘周天测灵仪’的外缘点了点:“既然泰山府君祭已经中止,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城中可以再调度一些人手过去。”

    他抬头看着仇千秋:“我们也得尽快过去,总不能全指望诚意伯。”

    “总管大人所言甚是,我也以为,最好现在启程过去。”

    仇千秋心想看这地府中的动静,那位都城隍殿下未必就没有针对陈汉墓的手段。

    不过正如他们的部属所言,兹事体大,陈汉将士墓连接阴阳两界。他们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地府的那位都城隍身上。

    ※※※※

    在大胜关,李承基据立在城墙上,有些疑惑的往关内方向看了良久。

    他旁边的礼部员外郎庄志成万分不解的问道:“伯爷,您这是?”

    “算是一个好消息。”李承基略有些疑惑的收回目光:“泰山府君祭已经被中止了。”

    这是好事,唯独那股地府内传透出来的异常灵机,让他非常在意。

    那到底是什么?赫赫皇威,九幽绝寒,这是酆都大帝亲自出手了吗?

    “中止了?如此是再好不过。”庄志成顿时精神大振,面上透出了喜意:“也就是说,水营那边的兵都可以上城?”

    大胜关在建关之前名叫大城港,自古以来都是金陵的江防要塞和中转港,此处常有两营水师驻守,受操江水师提督与大胜关总兵双重管辖。

    可之前为防被泰山府君祭影响,未免士卒的气血被抽取,那些临时从水师抽调来的劲卒,只能暂驻于关城之外。

    “可以了。”

    李承基又询问道:“南京那边的京营,还有五军都督府的人呢?他们来了没有?许国公与梁国公那边,又可曾通知到?”

    这两位,正是如今南京五军都督府的首脑人物。

    可庄志成的脸上,却现出了很复杂的神色:“通知是通知到了,可两位国公以为,南京重地,更不可有失。南京京营,必须固守城池,不可轻离。”

    “这是什么屁话?”李承基一阵错愕:“那么这城外数十万郊民,他们就弃之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