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零五章 浩气勃发(高潮持久求推荐)
    “拦住他!”

    城隍元周眼神阴冷,已无法坐视,他知道李轩正在意图破坏祭阵。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耗资巨大的‘泰山府君祭’,他没有准备第三座。

    而李轩往下方轰出的雷霆一指,最终击打在紫衣女子疾速斩来的半月弯刀上。

    轰!

    随着指刃交轰,巨大的冲击力,让那弯刀在爆退的同时一阵巨烈的颤动,竟发出了阵阵哀鸣。

    紫衣女子不由一声闷哼,她感知到李轩此刻的力量,竟然直追之前全力出手的张言。

    可这个时候,正在主持祭阵的城隍元周,已经无法全力以赴了。

    “区区竖子,以为借助北京那位的正气歌,就可猖狂无忌?”

    她秀手一招,赫然自半空中显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剑丸,足有茶壶大小,从里面喷射出数百上千的剑芒,往李轩的头顶斩落。

    可李轩一概不理,又是一指往地面轰击。

    哪怕是此刻的他眼前又生出了诸多红线,都指向了对方的弱点要害,李轩也是不管不顾。一指全力轰出,不留任何余地。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兵法之道,攻其必救!今日他李轩能破此祭,就已是赚到了。

    至于自己的小命,李轩已置之度外。

    那紫衣女子的脸色一时满布阴霾,那些剑气最终在斩落于李轩头顶之前变向,间不容发的轰击在李轩的手指前方。

    这一瞬间,这地牢内劲气四溢,横扫四方。无数被李轩轰碎的剑气,四散射开。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李轩往前连踏两步,变指为掌,轰在了前方一头妖魔身上。后者已经化出原形,近二十丈的虎躯,浑身上下都是骨刺,气势凶横威猛。

    可李轩的这一掌,还是将这头七重楼的妖魔,硬生生的冻在了原地!

    他放声高歌,一往无前,精神意志与正气歌中的浩然正气交合辉映,以至于周身上下,都散发出了银白色的滔天气芒。下冲九幽地渊,上溯星河之源!宛如擎天银柱一样,梗塞于这地牢当中。

    唐哉皇哉,气焰熏灼,遮天盖日,将这整个位于阴界的地下牢狱,照得恍如阳界。使得此间所有的恶灵,都不自禁的避让。

    那些阶位高的还好,一应低于五重楼的恶灵之属,无不都是发出了惨嘶,浑身上下开始燃烧起银色的火焰。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李轩又前进三步,用的是神雷无定诀,雷光电闪一样跨越二十余丈。沿途一共发出了三掌四指,几乎每一掌都冻住了一头妖魔,每一指都轰散了一只恶灵。

    这些开了第三门的强大存在,竟都不敢硬接他的掌指。李轩就只攻不守,且几乎每一次出手,都是往地面方向轰击,这些妖魔恶灵纵有千般神通,万般变化,都无济于事。

    在城隍元周的操控之下,它们只能挡在李轩的身前,只能穷尽力量去阻止李轩破坏祭阵。也只能在李轩那沛不可挡的力量冲击下,被轰成雷渣冰坨。

    在这片刻之后,李轩的身影,竟冲击到了紫衣女子的前方。而后者的脸色,已是殷红似血。

    “放肆!”

    随着紫衣女子的喝骂,附近的六位道人,就合力将一面金红色的小盾祭起,挡在了她的身前。

    紫衣女子又抬手一招,不但操控着那四枚银色的弯月刃光,分别从四个方向突击轰落,上方处更有一团炽红色的火球,往李轩的头顶坠下。

    此刻的李轩正唱到‘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一句。那从‘正气歌’原本中喷出的恢弘正气,也在这刻由银白转为淡金,使得周围一百丈内所有六重楼境的恶灵,都同时燃火,发出了惨烈哀嚎。

    “雷洗天下!邪祟宵小,都给我滚!”

    李轩一声震吼,往前一指点出,无数的银白雷霆在他的指尖聚而为一,然后又猛地爆发开来。

    这一刻,这双手套上蕴藏的某种精神意志也似被他引发,开始与他的神念交合为一。使得那雷霆,益发的正大堂皇。也令前方金红色的小盾如流星一样被轰飞出去,远处的六位红袍道人都同时口吐鲜血。

    那紫衣女子也面色微变,在这刻滑退二十余丈。她的残月弯刀也好,术法雷火也罢,刚才都被李轩的雷霆余势横扫破灭。

    而李轩点过来的指尖,也让紫衣女子不敢正撄其锋。

    李轩则再进十丈,看着距离已经不远的城隍元周,看着那锁住张言的巨柱。眼中杀机凌厉,战意澎拜。

    而这一瞬,在李轩的后方,武判官郭良辰则看着李轩的背影,一阵失神。

    他的神力之前就已差不多消耗殆尽,所以全程都没能够帮上什么忙,只能跟随着李轩的身影前进。

    之前武判官还只是惊讶,可这一刻,李轩那所向披靡的身影,蟠天际地的气势,摧枯拉朽的声威,却是彻底将他震撼住了。

    “很惊讶吧?”听天獒已经转移到了武判官的身上,它也看着李轩,眼神中也同样波澜起伏。

    “我们老爷说他的神魄之力,比常人要强出九倍,承载之能也自然比常人强出许多。不过关键还是心境神意,他的意志越是坚韧不拔,越是舍生忘死,越是守正不阿,越是博大刚强,就越能引动文忠烈公留存于书卷内的阳刚正气。而文忠烈公,那可是在慷慨就义之前,将儒家的浩然之气推升到人间极限,接近圣人般的存在。”

    “不过我猜这情况,却是老爷他万万没想到的,李轩他竟能将这《正气歌》引发到这个地步!我也是被惊住了,这个家伙,竟能壮怀激烈至此?我觉得,这次搞不好真能靠他翻盘。”

    翻盘吗?

    武判官呢喃着,他看着李轩背影的目光中,情绪略有些复杂。

    而就在听天獒语落之刻,城隍元周已经不得不从‘泰山府君祭’中分心。

    “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挡不住,你们都是一群废物!”

    他明显恼怒已极,一声怒哼,就使那朱红小印从李轩的头顶方向轰落,半空中化为‘栖霞’巨山,亿万斤的力量加诸于李轩之身。

    强大的压力,使李轩嘴里吐出一抹朱红,双足也陷入到了地底,浑身骨骼发出咔嚓嚓的响声。脚下则有一条条的裂纹,往四方散开。

    ——可这陡然临身的法器,却更让他心胸之中的浩气化火,气焰狂燃。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起!”

    随着李轩这一声嘶吼,他上方的‘栖霞’巨山赫然被撑起一丈。而他的手指,在一瞬间连续刺出,将那紫衣女子趁机斩来的四枚弯月刃光,都一一击飞。

    然后他就硬顶着这巨山,继续往前。

    “予生则中华兮死则大晋,寸丹为重兮七尺为轻;予之浩气兮化为雷霆,予之精神兮变为日星!”

    李轩的眼中似藏蕴着两颗太阳,目光灼然的与城隍元周对视。

    “今日我即便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