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零三章 是他!(高潮求推荐)
    PS:本书元旦一月一号上架!求各位书友支持!

    ※※※※

    “成了!”

    当望见文判官张言成功接近到城隍元周三丈之距,薛云柔的脸上就不自禁的现出喜色。

    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张言施为,斩断那些锁链。

    李轩也是一喜,可随后他就感觉一阵莫名的不安。心想这次的事情,真有这么简单?

    他脑里面的思维势如电闪,一瞬间就掠过了从进入大胜关到现在,他们经历的所有一切。

    王胜与朱猛这两位夜游神说的应该是实话,听天獒的谛听神通,不是什么人都能瞒过的。这两位夜游神只有坚信他们自己说的是实话,才能够让听天獒相信他们的言语。

    可这城隍府内又确实是一个陷阱,神秘文士的目的,就是要将他们引诱进来。

    而最让人奇怪的一点,是这文士发难之地,是在‘泰山府君祭’的祭阵之上。这岂非是将破坏祭法的机会送到他们手中,他们也确实轻轻松松的完成此事。

    李轩一时想不明白,只能暗暗提升了防备。

    “薛小姐,我们还是得小心,不可大意。”

    就在这个时候,他望见文判官张言大刀斩下,一刀就将城隍元周身周的锁链,破开了七成以上。

    而这位城隍周身被固锁的神力,一瞬间就恢复了不少,周身开始散发着神力荧光。

    “元大人,我们走!”

    张言大关刀再扫,竟又将那神秘文士迫开数步,然后身躯向前,去扶城隍元周。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言的视角余光,却望见那文士的眼中,闪过一丝浓郁的讥诮之色。他没有半点的惶恐慌张,或者恼怒之情,那神色依旧像是在看一场戏剧。

    张言心中一警,正不知所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胸腹之间,一股无比凌厉的气息袭至。

    他愣了愣神,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城隍元周,同时本能的闪避,试图让开要害。可这位城隍在极近距离轰出的判官笔,还是重击在他的腰肋部位。

    随后那些被斩断的锁链,就好像是一条条毒蛇,各自腾跃而起,往张言的周身上下锁拿过去。

    而正在发生的这一幕,让远处的薛云柔与李轩,都是面孔发白。

    “这怎么可能?”

    薛云柔同样无法置信:“城隍之躯,四品神身,何人能够伪装?”

    “是真的神躯。”听天獒闭上了眼,重重的一声叹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那就是大胜关城隍元周本人。”

    “气撼山河!”文判官张言又一声震吼,他的身外现出了千万刀光,将那些缠卷过来的锁链一一粉碎。

    可这一刻,那位神秘文士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他手中也是一根判官笔现出,直接轰打在张言背后的要害处,使得张言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很惊讶是吗?堂堂的城隍却与妖魔为伍,要将他看守的数十万阴军释放,将他的香火子民献祭?”

    神秘文士的身影,竟在瞬息之后,与城隍元周的三丈神躯合二为一。并在须臾之后,膨胀到五丈余高,他探手一抓,就用水缸大的巨手,牢牢抓住了文判官张言的脖颈,同时操控着一根根的锁链飞腾而至,缠卷在张言的周身上下。

    “这只能感谢大晋的太祖,他夺了我的神位。让我元周以孤魂野鬼之身看到了新的世界,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

    此时他手中的拂尘再次化为龙蛇,将扑过来试图救援的武判官郭良辰轰飞击退。

    “知道我为何要放你们进来吗?只因张大人你,才是我最心仪的主祭品。百折不挠,无畏无惧的大儒元神,无双国士,不知今夜会在我这‘泰山府君祭’中绽放怎样的光辉?你让我倍感期待啊,张大人!有了你,还有这大胜关满城百姓,本神至少可造五万妖鬼大军!”

    那城隍元周哈哈大笑,声如震雷,然后整个牢狱都随之剧烈震荡。整个第二层牢狱的地面随之垮塌,暴露出下方的第三层。

    ——那赫然也有一座完整的祭阵,且规模更加的恢宏庞大,中央处则是一根必须十人合抱的巨柱。

    此时文判官张言的身影,已经被那些锁链拉扯着,往那巨柱方向移动。

    “你们都走!”

    武判官郭良辰闪身降临到了薛云柔二人的身前,将附近围绕过来的妖魔恶灵都全数横扫轰飞。

    薛云柔俏面发白,她看了看已经快要被捆到巨柱上的张言,又望了望下方已经开始发动的‘泰山府君祭’,眼中闪过了一抹黯淡,懊悔与不甘。

    她知道这祭阵一旦成功启动会是什么样的后果,那将是三百年来,南直隶最猛烈的灵灾。

    可薛云柔也知此刻自己即便留下,也无力去阻止,所以不甘。

    ——如果自身的法力,能够再强些就好了。似她表姐江含韵那样的境界修为,此时就一定不会无能为力。

    “走!”

    武判官再次震吼,他已将手中的大枪插在身前,双手持着一双短戟左右挥扫。

    薛云柔再不犹豫,她与李轩二人几乎同时将袖中的阴阳破界符引发。

    可就在都城隍存于其上的神力张开,即将扰动破开阴阳两界之刻,不远处却传出了一声女子的轻笑。

    “防备你们多时了,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

    此时四道弯月刃光,自他们周边咫尺处闪现。它们分袭二人,两道直扑李轩,还有两道则闪逝到了薛云柔的身前。

    李轩面色微变,心内惊悸不已。此刻那都城隍的神力,还来不及包裹他的全身,那双银色的弯月就已经破入进来。

    就在他暗觉不妙的时候,自他身后忽然探出十六根红色的飘带,将那弯月刃光轰飞出去。

    可旁边的薛云柔,却在这一霎那陷入绝境。她张开的阴元伞,在一瞬间就被那刃光破开。其中一道插入到了薛云柔的右肋下缘,又从背后破出,带出大量的血雨。另一道,则是穿入她的衣袖,趁着‘阴阳破界符’还未完全展开之际,就将之完全绞碎。

    “瞧瞧这是谁?当代天师的外甥女,龙虎山天师府三十年来最出色的外门嫡传,这又是一份意外之喜——”

    紫衣女子微微笑着,眸中闪现得意之色。可随后她又一愣,面色青紫的看向了李轩。她刚才竟没能如愿,阻止李轩展开符箓。

    可若此人溜走了,她拦住了薛云柔又如何?

    而这个时候,薛云柔的脑里面几乎一片空白。肋部的剧痛让她完全没法思考,只有着一些短小的念头。

    这一瞬,她想到了卧床不起,晕迷已五载的兄长。

    想到了为薛家辛苦操劳了十余年,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

    又想起了十二年前,那个带给她无限欢乐与美好的家。

    好痛!肋骨那里真的好痛!

    自己,这是要死了吗?

    谁来救救她?她还不想死,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做。她想要母亲重展笑颜,想要兄长的重伤能够痊愈。

    太乙救苦天尊在上,无论是谁都好,让她离开这里。

    薛云柔的四肢僵冷,感觉心胸也被寒意侵袭。

    可就在她整个被绝望覆盖的这一瞬,薛云柔感觉一只手将她抓住,将她扯入到一层温暖而凝实,却非常狭窄的神力护障中。

    薛云柔错愕回望,发现正是李轩。

    可这‘阴阳破界符’显然是无法同时将两人送出阴世的,所以李轩又往前踏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