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一零二章 到了思春的年纪
    薛云柔还是一阵发愣,定定的看着李轩。后者则转过头,朝她展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你只管专心御器施法,其它都不用担心,有我呢!”

    李轩唇角的血丝非常刺眼,可薛云柔不知自己是否脑袋迷糊了,只觉李轩这个笑容略有些小帅,也非常的阳光温暖,差点就把那光照入到她的心底。

    薛云柔也感觉心弦一颤,呼吸都稍稍粗重了些许。本能的就回忆起之前,她把身子紧贴着李轩的时候,那从后者身上传递过来的,无比浓郁的雄性气息。

    她随后就面泛红潮,猛地摇了摇头。同时心中暗嘲,自己在这个时候犯什么花痴?居然还是为一个吃喝嫖赌俱全的浪荡公子,声名狼藉的二世祖。

    云柔啊云柔,你如今也到了思春的年纪了么?这是发的什么春呀?

    该醒醒了喂!这个家伙碰过的青楼女子不知有多少,惯会撩动女人心。

    当初你可是认定了,自己怎么都不会瞧上这个李轩的。

    “喂!喂!蠢妞你别发呆啊,我真顶不住了——”

    李轩的骂声,总算把薛云柔唤醒过来。

    “你才蠢!”

    薛云柔骂了回去,同时单手一挥,就将阴元伞张开的灵障恢复到极盛状态。

    这是他们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关键,也是薛云柔消耗的大头。

    这一层薄薄的灵力法障,可以隔绝周围妖魔鬼怪们的各种神通能力。无论再怎么诡异,再怎么罕见,也很难作用于二人之身。

    不过此刻,他们的一部分注意力,却还是被前方的战况吸引了过去。只因那些‘神仙’的战局,已经到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

    文判官张言,已经在武判官郭良辰的掩护下披荆斩棘,接近到了距离城隍元周不到十丈之距。

    他的关刀大开大合,气势则沉雄浩大,每一击都携带万千雷霆。虽缺乏变化,却以拙胜巧,举轻若重,含蕴千军辟易之势。

    那紫衣女子御使的四枚弯月钩刀虽是灵巧无比,变化无穷,却始终都无法突入到张言身周一丈之内。那些开了第三门的妖魔,也无人敢正撄其锋。

    可就在张言与那城隍元周,进一步接近的时候,那一直背负着手,冷笑观战的神秘文士,却终于有了动静。

    他微微一笑,语中充斥着讽刺之意:“这气势果是勇烈无当!虽为文士,却有着战将之勇。如果此地是在金陵城内,甚至连我都未必是你的对手。可眼下,你以为能在我面前如愿趁威?”

    这位探手一指,天空中就有一座巨山从空中压落。那本是一枚朱红色的印玺,到了半空中,就赫然化作了名山‘栖霞’之形,从半空中压落。

    张言一瞬间就被压落到了地面,不但整个人半跪在地上,他一只脚更直接沉坠到下方青石地板内足足三尺,并使周围的地面大面积的开裂。

    那紫衣女子的四枚弯月钩刀,也趁机侵袭到张言身周一尺内,最近的一枚,距离张言甚至只有半指之遥!

    幸在后方的武判官郭良辰长枪连刺,将那越来越近的四枚弯月钩刀轰飞出去。

    张言则目光平静的与神秘文士对视了一眼,他的气息则依旧刚烈如故。

    “敌虽百万,吾无畏也!”

    随着刀光一闪,那压在他头上的巨山,就被剖开两半,张言的身影,也得以继续往前,接近到城隍元周五丈之地。

    “安敢放肆?给我滚回去。”

    神秘文士抽出了一根拂尘,如长鞭一样甩出,到半途中就化为无数的龙蛇巨蟒,朝着张言噬咬撞击。

    而此时整个地牢内,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拂尘发出的阵阵蛇嘶。

    张言则无惧无畏,依旧是一刀轰下。

    “给我碎!”

    轰!

    随着这一斩,那数百龙蛇有一半被断去了头颅。可文判官张言的神躯,也在此刻散发出了强光。

    ——这并非是他大发神威,而是神力遭遇重挫的征兆。

    那躲在远处的四十余头上位妖魔,虽是只能躲在远处,避其锋芒。可它们的法力,神通,却是结结实实的作用在张言的身上。

    之前这位文判官还能抵御抗衡,可在神秘文士也出手之后,张言却只能将他几乎所有的力量,用于与这文士的对抗。

    张言却是夷然无惧,他的关刀连斩,一道道恐怖刀光,不但将神秘文士的法术一一粉碎,也使得距离较近的几位上位妖魔被逼迫得狼狈不堪。其中之一,甚至被他重刀斩伤。

    可他的身影,此时却非但未能继续靠近,反倒是往后退出三尺。他神躯散出的灵光也更加强烈,如火如烛。

    更致命的是那紫衣女子的弯月钩刀,正一次又一次的向他的要害发起冲击,且一次比一次的距离更近。

    他后方的武判官似也陷入苦战,再无法为他提供任何助力。

    “你们做不到的。”

    神秘文士身浮于空,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南京冥神,那目光就好像是在看戏台上的戏子,兴致勃勃之余又充满着欣赏与嘲弄:“有何意义呢?最多一百个呼吸,你们的神力就会消耗殆尽,神躯元神都将被我擒拿。”

    张言皱了皱眉,眼眸微黯,然后他又长吐了一口浊气。

    “不堪百折播孤臣,一望苍茫九死身;独挽龙髯空问鼎,姑留螳臂强当轮——虽以螳臂当轮,吾亦往之!”

    张言几乎是一句句的发出这浅吟声,他的一身神力也在这刻随之沸腾。

    而下一瞬,随着一道霸道而又凄冷的刀光闪耀。他眼前的一切阻碍都被破开,那再次化作栖霞巨山要在他头顶压落的朱红印玺,还有化为数百龙蛇,缠绕着他身躯噬咬的拂尘,都被张言一刀破开。

    那摇山振岳,欱野歕山般的磅礴浩气,蓦然从张言的体内喷发出来,形成擎天巨柱,赫然横塞于天地之间,下抵九幽,上冲斗牛!

    这一瞬,薛云柔的神色为之一凛:“不堪百折播孤臣,这是张大人就义之前的绝命诗。”

    然后她就看到张言破开了一切,将一道苍茫刀光,直斩到神秘文士的身前。

    后者再无法保持淡定,他的面色凝肃,将双手都抬在胸前。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器,竟在胸前形成了一面旋转不休的太极阴阳鱼图。

    可张言的大关刀,还是斩入进去,强行破开了太极阴阳鱼图,斩伤了神秘文士的一只手臂。同时他的身影,也成功接近到了城隍元周身前不到三丈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