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九十九章 好吃的大童贞灵
    当看到地牢第一层的景象时,李轩不由一阵头皮发麻。

    在他眼前,赫然是足足四十余头有着大致的人类形体,却又恶形殊状的恶灵妖魔。它们或含凶戾,或含垂涎,或含戒备,或含贪婪,或含敌意的看着他。

    根据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之属越像人类,力量与法力就越强大的道理。可以推测此间每一位‘客人’都是阶位不低于七重楼境的上位妖魔,都能够在阳世酿成大规模的灵灾。

    幸在这些‘大佬’们的凶横视线并不是单独针对他,它们对周围的同类们也都是饱怀敌意。

    这些强大的鬼怪们各自分据一角,将这块还算宽敞的殿堂,分割成了数十余份,彼此间相互防备,充满警惕。

    李轩颇有种看西游记电视,孙悟空闯入妖魔洞穴的既视感。不过他眼前的这些家伙,却是真正的怪物,无比可怕,形貌也更加的非主流。

    他也不由自禁的想,自己怀中那文武判官的武力值,今天究竟兜不兜得住他眼前的阵仗?

    “怕什么!”听天獒用很笃定的语气安慰着两人:“我们又不是要硬顶着他们干,只是为破坏祭阵,顺带救人而已,搞定之后就直接跑路。你们知道的,越是规模浩大,步骤繁杂的祭法,容错率也就越低。这次只要让下面的祭阵残缺哪怕一角,就可以让他们功败垂成。即便之后修复,也会错过月残食的时机。”

    李轩倒是很希望事态真能像听天獒所说的那样发展,如果能顺利破坏这里的‘泰山府君祭’,那是最好不过。

    可为防万一,他还是将听天獒给的‘阴阳破界符’放在最方便取用的位置。预备在事态不妙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从地府脱离。

    怎么说呢?无益的牺牲解决不了问题,咱还是留下这有用之身,以待将来。

    虽然因红衣女鬼的缘故,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可哪怕只有一个多月可活,那也是一条命啊。

    当李轩面色沉冷的与薛云柔一起踏下最后一级台阶,那人面狗又带着他们往附近的一个桌案走去。

    “主上他为你们准备了宴席,不过您大概是无福享受啦。月食开始之后就是泰山府君祭,最多还有小半盏茶的时间。”

    当李轩走近桌案,旁边几位‘大佬’看他的目光就变得额外凌厉起来,甚至含着几分杀机。

    “大童贞灵?”那是一头嘴部极大,几乎占据半张面孔,胸部处像是一块白色泥土的人形身影。它看着李轩,然后用湿滑的舌头舔了舔唇角:“许久都没遇到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李轩认出这是‘观音土’,饿死鬼的一种。生于灾荒年代,灾民饥饿之下食观音土而亡,死后化为怨魂,为祸极剧。阶位低的可以让人肠胃堵塞而死,阶位高的甚至可以制造小规模的灾荒。

    “食欲很不错,可我怕你吃不下。”

    李轩冷冷一笑,当即就手握住了听天獒给的红色古印,准备假自己守护灵的虎威将之震慑。可在此之前,薛云柔就已经有了动作。

    这个一直满面红晕,状似春心难抑般把螓首靠在他肩上的少女将衣袖一甩,二人身前瞬时就有一股金光闪现。

    旁边几头兽类化形的精怪当即就发出了一声闷哼,都把眼睛紧闭了起来,一时再无法睁开。即便那些恶灵也没法幸免,它们都没有实体,眼睛只是神魄拟化。可在金光闪耀之后,它们遭遇的冲击却是灵魂层面,更加难受。

    吃亏更大的还是坐得最近的‘观音土’,这位‘观音土’一时间竟连人形都无法维持,几乎显化出了它形状恐怖的原形。

    “这还是掌心雷,只是形式稍稍有了一点变化。”听天獒很轻松的跟李轩聊天:“这一手极是了得,她道法天才的名声绝非虚至。等到她十七岁,应该能追上江含韵现在的修为,打开第三门,坐实这对表姐妹的双璧之名。”

    李轩则暗暗一叹,心想自己还大一两岁呢,结果第二门都还没打开。跟这对表姐妹比起来,自己简直可以羞愧到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你找死!”

    那‘观音土’猛地发出了咆哮,它将大嘴张得像似混沌饕餮,威势异常可怖。

    不过就在这一瞬,上面又有一行人走下台阶。

    那竟然也是一群活人,共有六位年纪不一的红袍道者。中间则是一位穿着白色儒服的文士,他的后方还跟着一位紫衣女性。

    李轩本能的低下头,避开了这一男一女两人的目光扫视。

    尽管这两位没有文武判官形体的灼目,可给人的威压感却绝不逊色。

    且此刻不止是他,此刻这殿堂内几十只开了第三门的恶鬼妖魔,都将躯体微躬,表示出对那文士,还有那紫衣女性的敬畏。

    可这两位对它们的重视程度,却显是非常有限,他们只是冷漠的扫了这殿堂一眼,就直接往下一层的台阶行去。

    两人身后的一位多目童子,则向殿内的众多妖魔大声宣告:“各位请跟过来吧,稍后记住了,所有人都需跟随引导站位。一应血肉之身切忌不可入阵,只需在稍后收取血食就可。阴魂之属也不可胡乱走动,否则你们的躯体难以塑形。”

    等到那神秘文士与紫衣女性都走下台阶,李轩感觉压力稍减,就抬起头询问听天獒:“认出这两位到底是什么来历吗?”

    “认不出来,我都不敢看。”听天獒‘啧’了一声,有些无奈:“这等样的人物,我们只要稍稍有点异动,就会引发他们的警觉。不过那个文士很强,可能是十重楼的层次。女的稍微弱一点,是第三门的巅峰,九重楼的境界,都不好惹。”

    李轩则问道:“比我们的文武判官如何?”

    “文武判官在南京城内的香火地,也是第四门,十重楼的层次。可一旦出了南京城,力量就会减弱。”

    听天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里距离南京五十多里,两位即便有你怀里的神像作为依托,他们的实力也会削弱近半。不过张判官应该能应付——”

    李轩本是打算继续盘问清楚的,可随后却发现薛云柔正仰着头,略有些不满的看着他。

    李轩顿时了然,知道是自己与听天獒的私聊,引发薛云柔的不快了。

    这个时候,他却是不知,已经走下二层台阶的那位紫衣女子,一直都在兴致勃勃的关注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