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九十三章 大无畏的李轩
    “不然呢?”

    听天獒回头看着李轩:“老爷他的意思是让你们出城去西边——”

    它话音未落,李轩就双手抱拳,朝着听天獒拱了拱手:“獒兄,我感觉这事我兜不住。你我后会有期,各自珍重!”

    说话的同时,李轩开始将真元散开,同时把腰左边扭一扭,右边扭一扭。

    他刚才就仔细观摩过那些恶灵,看它们究竟是怎么从此界逃离的,现在是照猫画虎,依法施为。

    李轩心想让自己一个小小的三重楼境武修在此情此境下出城,简直是开玩笑!那边的妖魔大军里面随便一个大佬就可以把他捏死。

    他又不是大军中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

    薛云柔不禁噗嗤一乐,为之莞尔:“你这样扭是没用的,那些恶灵之所以能够逃出阴界,是因有人在外接应助力。”

    听天獒神色则很是无奈:“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当然是还有人护送,我们的文武判官都会随行。我还能不知道以你的修为现在出去是送死?所以我们还特别请来了这位薛姑娘,她有一件法器可以带着你们从九幽冥河绕开城外的这些妖魔大军,经五十里外的大胜关去陈汉墓。”

    “原来如此,你早把话说清楚啊。”

    李轩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可他的眼中,却含着狐疑:“所以,你们认为这些妖魔,是从那座陈汉墓进来的?可陈汉墓那边,朝廷难道就没有人管?”

    “原本大胜关的守将会岁时祭祀,同时负责修复封禁,南京礼部也会遣大员监督。可最近因大胜关的军械库失窃案,大胜关副总兵已经被下狱论罪,总兵也停职待查,南京礼部尚书则已空缺了三个月。按说南京礼部与钦天监也不会忘了这件事,可现在偏就没人理会。

    所以我家老爷对你父亲很是赞赏,说当代诚意伯不愧为意寒神刀李乐兴之后。即便在停职代勘的时候,也不忘公事。如果大晋的官员,都能像你父亲这样尽忠尽职,哪里有这么多麻烦事?”

    听天獒感慨了一番之后,眼神就变得异常凝重:“除此之外——有问题的还不止是陈汉墓,还有大胜关,我是说地府的这座。昔日仁宗为防陈汉那三十万阴军作乱,也为防阴阳两界打通,曾经下旨给我家老爷,让我等提供协力,将阴世大胜关的城墙加固加长,将陈汉墓封堵在南京三百里阴土之外。”

    “所以理论来说,只要陈汉墓的封禁完好,只要大胜关还在,那些妖魔应该是进不来的。我们怀疑,不但这大胜关已失陷于妖魔之手,大胜关城隍可能也遭不测。”

    薛云柔吃惊不已:“大胜关的城隍我记得是元周?怎么可能?那可是前代南京城隍!”

    她见李轩现出疑问之色,又为后者解释了几句:“大晋开国之初,本城城隍并非明灵王殿下,而是另有其人。那也是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姓元名周,乃是前元的一位名臣,死后被蒙兀皇帝册封为金陵城隍。

    要说此人的治政之能还是很厉害的,为人也算清廉,可金陵百姓对他并不信服,太祖也恶其投效蒙兀,身为贰臣,气节有亏。于是在开国之后,将祖籍吴郡的明灵王殿下指为南京城隍。不过在仁宗年间,这位又被朝廷册封为大胜关城隍。所以这位的神力极其强大,远超普通的府县城隍。”

    “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

    听天獒看着两人:“老爷他的意思是让你们去那边看一看,大胜关与那座墓如果出问题,那边被封印的几十万阴军就已非常可怕,更可怕的后果是阴阳两界被打通,从此生人死者,还有众多妖魔都可从陈汉将士墓出入阴阳两界,这可是乱世才会有的景象!”

    “只怕不止去看看而已吧?”薛云柔冷笑道,语中含着质疑:“此外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你们非得要带他一起过去不可?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多问,可如果我连基本的情况都搞不清楚,凭什么要陪他一起冒险?”

    “你猜对了,如果那边的情况糟糕,老爷还需要你们将这一轴书卷,送至那陈汉将士墓前。”

    听天獒一边说着,一边跳到了墙上的城门楼内,然后往楼中正中央位置摆放的一张卷轴指了指:“至于缘由,薛小姐你可以试试看拿取此物。”

    薛云柔没有迟疑,当即伸出秀手去抓取。然后她的脸色就微微一变,现出了错愕惊奇之色。

    这张卷轴不过五尺长短,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沉重之物制成,可薛云柔却感觉它有数十万斤之重,让她使尽了力气都没法将之抬起分毫。

    听天獒一副早有所料的神色:“拿不起来吧?你再让李轩试试。”

    “怎么会?这么轻的东西。”

    李轩很奇怪的伸手去拿,发现确实很轻松。比他预计的稍微重了一点,可相较于他现在的力量来说不值一提。

    “很轻嘛!怎么可能会拿不起来?”

    李轩将卷轴放在手里抛了抛,然后又将之打开。发现里面是以龙飞凤舞般的大字书就的一首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这是李轩很熟悉的一首诗赋,他身处的这个名为大晋的世界,与他的故乡有着许许多多的相似之处。

    这首《正气歌》与作出这首赋的人,都是其中之一。

    李轩却很不解:“把这卷轴放在陈汉将士墓前就可以?这有用?”

    “当然有用,这可是文忠烈公就义之前亲笔书就!”

    薛云柔看着卷轴,眼神震撼失神:“我之前说过吧,前元之时,金陵百姓对蒙兀皇帝册封的元周并不信服。那时许多百姓都在私下祭祀文忠烈公,认为这位才是真正的金陵城隍。所以死后封神的文忠烈公,当年其实也有参与建造大胜关前的那座陈汉将士墓。那边的神力封禁,据说都是文忠烈公所遗。”

    听天獒则是点头道:“当年文忠烈公被太祖册封为北平城隍,却将这《正气歌》原本留在了南京,防的就是某天大胜关前的阴军作乱,危害到敬奉他的金陵百姓。可只有心存正气,如文忠烈公般百折不挠,有大坚忍,大无畏心志之人,才能够拿得起这《正气歌》。”

    李轩不由用手指了指自己,眼神迷茫。心存正气他承认,可这‘大无畏’从何谈起啊?

    这听天獒该不会搞错了吧?

    薛云柔则根本没去听他们说话,她正眼神错愕,无法置信的看着李轩——这个金陵城著名的大纨绔,浪荡子,他既不是儒生,修为也仅仅只有三重楼境,居然能够拿得起文忠烈公的原本《正气歌》!

    她想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或者是出幻觉了。

    薛云柔也莫名的想起自家丫鬟,曾经对她说出的那句话——‘那只听天獒它亲口说李公子乃世间罕见的正人君子,貌似荒诞不羁,放浪形骸。其实持身以正,秉心以公,行有所止,言有所规。听天獒遍查他过往阴私,又监听其人心声,觉得李公子的人品无懈可击。’

    难道说,这听天獒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认真的?这个平日里流连青楼,吃喝嫖赌俱全的家伙,还真是持身以正,秉心以公的无瑕君子?

    听天獒又略含得意的笑道:“这金陵城内能够拿得起这本《正气歌》的,总共都不到千人。而这位游徼大人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也是你们进入陈汉将士墓的关键。他的先祖李乐兴,不但主持修建了大胜关,也是这座陈汉将士墓的筑基之人。此外他另有能为,可以让你们此行的风险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