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九十章 爱因斯坦从小问为什么
    薛云柔却顿在了原地,没有挪步的打算。

    听天獒回头看了一眼之后,却一点都不在意:“薛姑娘,别忘了你已立下的誓言。你不愿去可以,可老爷许诺的事情,你也再别想了。

    还有,你别看李轩现在修为低弱,可在这冥狱,他的重要性可要比你强得多。这次的事情以他为主,自然是有着缘由的,老爷不可能无缘无故让他下来。”

    “他?”薛云柔再次看向李轩,满眼的狐疑与不信任。

    她对李轩并无恶感,反倒是有点小欣赏,尤其近日李轩做的一些事情,让薛云柔对这个纨绔子刮目相看。可这次的事情实在过于凶险,薛云柔实在放心不下。

    “看我做什么?”李轩眨了眨眼:“其实我也很好奇来着,我一个三重楼的武修,有什么地方能帮得上城隍老爷?”

    薛云柔不由失笑,她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不甘的跟了上来:“先说清楚,我不一定非要求助城隍殿下不可。如果有危险,我随时会退出。”

    “那你我就是英雄所见略同了,我也是这么跟它说的。”

    李轩一边走,一边扫望四周,然后好奇地问:“獒兄,你刚才说这里是地府?也就是说,这里就是所谓的阴曹地府?”

    “阴曹在酆都,这里只是南京城的地府,我们城隍老爷的治下,也可说是地狱,阴间,冥界,冥狱。”听天獒随口解释道:“这是两个地方,彼此间并不通连,虽然也能过去,可很麻烦。”

    “这不都是地府?”李轩有些不解道:“还有,你们家老爷穷到了这个地步吗?连灯都不舍得点?”

    他在刚才走过的路上,发现了许多灯盏与石灯。里面明明有着灯芯与灯油,却都没有点燃。

    按说是不至于的,南京城的城隍可是被太祖敕封为‘都城隍’,‘承天鉴国司民升福明灵王’的存在,是大晋朝所有城隍中唯一封王的。

    而这位城隍生前不但是江南半壁的国主,更是武力超绝,与孙策一样号称‘小霸王’。一身成就,却还要胜过孙策。

    所以这位不但在南京城香火极旺,在整片江南地域,也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不点灯是有缘由的,这个我稍后再说。”听天獒语中暗含无奈:“幽冥之界因人而生,所以一城一地聚的人越多,当地的地府也就越广大。可南京城距离酆都那么远,沿途那么多荒郊野岭,哪里能连在一起?

    酆都大帝受历代帝王册封,理论上来说是管着所有的阴界,可其实只能影响蜀地。位格在酆都之上的还有东岳大帝,还有佛门的地藏菩萨,阎王,我家老爷都不鸟他们——”

    李轩听懂了,把这些城隍与大帝当成划地自治的军阀就对了。至于幽冥之界因人而生,却不知是什么缘由?是人的阿赖耶识?

    他直接问了,听天獒却摇着头:“缘由我怎么知道?反正事实就是这样。天底下的地府都是一块一块的。还有,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李某初入地府,自然好奇。”

    李轩心想这可是冥府,阴间耶!对于一个生长在红旗下,自幼就被唯物主义熏陶的接班人,当然处处都是疑问,处处都很好奇。

    他承认自己现在就是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见世面了。

    还有,人家爱因斯坦可是从小就在问为什么,最后才成长为大科学家的。

    就在这个时候,李轩气息一窒。他看到前方一座敞开的宫门,而在那宫门的门洞中,有一位有着常人三倍高的身影,正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他的身姿异常的魁梧伟岸,却穿着一身飘逸的文士白袍,右手则拄着一把巨大的关刀。

    这位哦虽是简简单单的立在那里,气势却像山一样沉雄,厚重,有着无与伦比的威严。

    李轩仅仅看了这位一眼,就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为之僵滞,脑海里面几乎没法转动任何念头。直到一股寒力从他的背后灌输过来,才让他的思绪恢复正常。

    李轩正心想这莫非就是城隍?却听旁边的听天獒语声恭敬道:“小将见过判官大人!”

    “是听天啊!”那魁梧文士转过头扫了他们一眼,而后眼神一凝:“殿下说的两个凡人就是他们?”

    “正是!”听天獒依旧恭恭敬敬的答着:“小将已奉老爷之命,将他们招至地府。”

    “知道了。”魁梧文士神色淡淡的微一颔首,就回过了头:“你们先行一步,我与郭兄会随后跟上。路上千万小心,这些妖魔鬼怪,如今是闹得越来越欢畅了。”

    听天獒再次点头一礼,才带着李轩二人继续向前。

    等到走出宫门,李轩就又询问道:“这是武判官?”

    “是文判官!”听天獒纠正道:“谁规定的只有武人拿大关刀?你没看过他在城隍庙中的塑像?”

    李轩还真没注意,上次到都城隍庙也是为找听天獒。再说了,谁没事会去看陪祭的文武判官长什么样?

    薛云柔则眼神钦佩的回头看了那伟岸身影一眼:“那是南京城隍座下文判官张言,昔日太宗靖难,以至于大晋南北大战不绝,无暇外顾,当时这位驻军宣府,以不到三千人的弱旅独抗南下的蒙兀人大军,最终力战被俘,不屈而死。”

    “私以为大晋开国以来殉节之臣中以此人为最,气节更胜于房孝儒之上。‘予生则中华兮死则大晋,寸丹为重兮七尺为轻;予之浩气兮化为雷霆,予之精神兮变为日星’,其人浩然之气,跃然于纸上。”

    “还有那位武判官郭良辰,也是一位极有气节的人物。”

    李轩于是也神色凝重的回过头,认真的看了那文判官一眼。可惜他修为有限,看一眼就感觉目中刺痛,根本无法看清那文判官的相貌。

    他摇了摇头,又继续打量前方,然后他眼中的惊奇之色更加浓郁。

    “这就是你们地府当中的街道房子?看起来好假,好魔幻。”

    李轩看到了许多像树一样的房子,有些则像是扭成麻花一样的蘑菇,还有些则像是船,总之是各种奇形怪状。

    不过它们的外面无一例外,都存在着大量的道门符箓。

    然后李轩还感觉到这些房子里面,有着一道道森冷的‘视线’,正在注目着自己。

    “地府之物,难道还能有真的?你们祭祖时烧的不都是纸做的房子?”听天獒一声嗤笑,然后眼神凝重道:“那些不但是房子,也是监牢,你不要去理它们。”

    李轩的注意力其实已被转移。他看到前方几十排巨大的木桩,木桩上面则钉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阴魂。

    他甚至还望见了远处的刀山火海,还有血淋淋的石磨,沸腾的油锅。

    李轩不禁一阵愣神,一声呢喃:“原来书上说的十八层地狱,十八种酷刑都是真的?”

    他眼前的这幅画面,像极了书中对地狱的描述。